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六卷 第一章 冲击性的宣言,我的心脏已经不行了!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9:14

翻译 陈泽威

校对 星冰乐 溶解莉莉丝 不是星海

甘织遥奈,打小就是个精明的孩子

小时候,俩人一起玩得很晚被家人找到的时候,她就无耻地耍小聪明装作反省的样子而逃过一劫。我却因为是姐姐被臭骂了一顿。从那时起,我就知道妹妹有点东西。

如今,她不仅体育优异,从中学起开始打羽毛球,现在她的社团已经能打进省大赛(?)了。而且明明她每天社团活动都精疲力尽忙到很晚的,她却还是个超级学霸。人与人差距咋这么大啊。

妹妹如果是个,学校里没有朋友,不敢与他人对视,跟在我后面拉着我衣摆一边喊“姐姐,姐姐….”的撒娇鬼的话,那我还能宠宠她,然而她完全不是的。

当然她朋友也多,而且既活泼开朗又胆子大不怕生。

因为她是个运动女生,她的身材又好腿又修长,身高也超过了姐姐。更过分的是她比我还会打扮,颜值也高到爆表…

我之所以自卑大多是这家伙的锅吧。我人生里总被拿来与比我小又比我优秀的女孩子比!可恶!.

…这么说来,能和妹妹一起生活却没有心态崩溃的我,才算厉害吧?

也就是说,厉害的是我才对…

…唉,对没出息的姐姐来说,甘织遥奈真是个优秀得让人讨厌的妹妹呢。

早上被闹钟吵醒后,我走向洗漱台。一边梳着乱糟糟的头发,一边懒洋洋地刷牙。今天的早上比平时更加的安静。

平时的话,妹妹早就做好了准备,然后和我争夺洗漱台(然后大概是我输)。而这一天,只有我一个人。

我心情略感微妙地回房间之际,瞥了一眼妹妹的房间。

“…….”

我我屏着呼吸,慢慢打开了房门。

从门缝里偷看一眼后,她还在被窝里。

….还在睡吗?

再不做准备,就快要迟到了哦。

你真不打算去学校了吗。

我无法释然地关上了门。

要是妈妈打听我妹妹的情况我也头疼,我赶紧走向玄关。

我对家里打了声招呼。

“我出门啦”

妈妈回了我一句一路小心后,我就去上学了。如今我觉得这样子去上学已经是理所当然了,

妹妹本该也是如此的。

“我回来了——”

因为没人约我,今天我回家比平时要更早。才不是因为我很在意某人呢!

妹妹的鞋子,理所当然地摆在玄关前。

那家伙,真的翘课了啊。

我回房间放下背包后,缓了口气,然后听到有人敲了敲门。

“姐姐”

“嗯?”

身穿居家服的妹妹,她一脸问心无愧的样子,打开了房门。

翘了课还能摆出这种态度…你吃了熊心豹子胆啊……

她伸出手说道。

“借我个游戏玩玩吧”

“游戏….?”

“嗯,我要打发下时间,一天可太漫长了——”

“emmmm…”

在我踌躇不定之际,妹妹走进了我房间。她一脸陪不感兴趣的朋友逛街似的表情,盯着我心爱的游戏柜。

“我完全不懂游戏呢,有什么推荐的吗? ”

“这话说得像是寿司店的常客一样似的”

我坐在椅子上。明明是自己的房间,却莫名感觉有点如坐针毡。

“昨天,我还没问你呢”

“嗯?”

“你为什么….不去学校了啊?”

我小心翼翼地问了句后,妹妹瞪了我一眼。呜呜。

“我有必要跟姐姐汇报吗?”

“是,是没有必要….不过”

她这冷若冰霜的态度,让我不禁想打住对话。

但是…

“对啦,妈妈表情也有点微妙呢”

“….姐姐说这话不害臊吗?”

确实如此呢!

曾是个不上学的家里蹲的我,已经一败涂地了。

“别以为现在你好好地上学了,就代表以前你那些事情不存在了哦。而且你也不想被揭伤疤的吧”

“呜呜….不,不过….”

“得了得了”

妹妹不烦恼地挥了挥手。 聊天结束了。得救了。得救个鬼啊!

“话说,到底哪个好玩啊?”

“这里的游戏都很好玩呢….”

不知为何,感觉我被妹妹牵着鼻子走了。

“用枪对着人射,很爽吗?”

“会上瘾的哦!”

“呜哇…”

我明明如实地告诉了她,她却吓了一跳。她用看罪犯一样的眼神看着我。真受不了,这种游戏和现实分不清的家伙….!

“唉—,那到底哪个最好玩啊?”

“哪个最好玩…?”

我手托着下巴思索着。

哪个最好玩呢?…真是个究极难题呢。

不对,妹妹她是什么都不懂才问我的。哪怕我仔细解说完各个游戏的独特之处,也没有任何意义。不过是我自嗨罢了。

所以,我只要随便挑一个游戏说这个最好玩就行了。

嘻嘻,我也能如此自律的一天呢。

我胸有成竹地开口道。

“这个三人组队对战的online FPS游戏很好玩哦,但已经开服很久了,萌新现在上手可能有点难。这个是新作,虽然玩家数量很多非常火,但是游戏平衡不太行,未来可期。 还有这个游戏萌新上手很快的,现在玩这个也不错。虽然可能看起来像儿童向游戏,但其实相当硬核很值得去钻研呢…” (注:FPS 是指第一人称网络射击游戏)

说完后….我捂住了脸。

为什么我丝毫没有长进啊。

每次一有聊游戏的机会,我就不分人物场合地点,滔滔不绝地将自己的知识说个不停。我真是个愚蠢的女人啊….

不过,妹妹静静地听到了最后,然后点了点头。

“这个的视频我看过,就玩这个吧。游戏呢?”

“啊,游戏机在那里…. 等我一下”

我抽开电线,和妹妹一起去她房里。

妹妹的房间,比我房间更女孩子气一点。

首先就是,她的衣服比我多不少。她衣柜都塞不下,只能挂衣架上。

课桌的书柜里,放着几本羽毛球的教程。还散落着几只肥嘟嘟的狼玩偶,是妹妹最喜欢的玩偶。

话说回来,我感觉好久都没来妹妹房间了呢。

上次来的时候,可能还是暑假时她带朋友来家里玩的那次呢。

妹妹只要有事,她就毫不客气地来我房间,但我基本都不去妹妹的房间呢。

我给几乎没怎么用过的电脑显示屏接上游戏机接口后,屏幕亮了。我新创了个号后,把游戏手柄递给了妹妹

“怎么玩啊?”

“那个呢,一开始有新手教程的。”

我坐在她身旁,一点点教导着她操作方法。

毕竟妹妹也不是完全没玩过游戏,很快她就学会了。

不知为何,我回忆起了教纱月玩游戏时的点点滴滴。

“原来如此,我懂了。4 V 4团体对战游戏对吧”

“对对对”

“不过,这个被队友坑了肯定超不爽吧”

“的确呢,是很搞人心态呢。 只要你一直坚持玩下去,就能练成处事不惊的心态呢”

“姐姐完全没练就这种心态嘛”

“…….”

有一说一她说的没错,我沉默不语了。沉默才是正解。

我突然发现了。妹妹右手处,贴着几个创可贴。

“咦,你受伤了吗?”

“啊,对。不小心擦伤的”

是吗。我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看着她打游戏。

妹妹无所畏惧地打了好多次匹配,每次都让她眉头紧锁。

“怎么完全射不中啊”

“你最好换新手用的武器哦”

“不过这个更可爱啊”

“那么,只能贯彻信念地好好练习了”

明明我说的都是理所应当的道理,她却白了我一眼啊。为什么啊!?

“从刚刚起你就这么嘚瑟,姐姐玩的真有那么好吗?你不会是随便胡扯的吧?”

“瞧你这话说的!”

我抢来了她游戏手柄,打开设定面板。调成了我平时玩的设置。既然你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就露俩手给你看看吧!

我拿起妹妹玩不会的武器,开战!

“哇塞——”

很快,我将钻研了很久的操作秀给了妹妹看了看,妹妹发出羡慕的感叹声。嘻嘻嘻,怎么样?妹妹。

“虽然第一次看姐姐玩枪战游戏,完全搞不懂你在干什么….但好恶心啊….”

“你说什么!?”

我要是玩得菜,她就会说“果然你很菜“”呢,我要是玩的好她又骂我, 她这也太无懈可击了吧! 你叫我怎么办嘛!

很快游戏就打完了。我指了指比分榜上俩位数的击杀数。妹妹别开了脸, 所以我对着屏幕拍了几张照片,然后给她手机发了几个张

“知道啦知道啦! 啊对对对你厉害行吧!”

我扬眉吐气地扬了下头发,把设置调回去后把手柄还给了妹妹

“妹妹加油的话,有朝一日也能达到这种水平的哦。 只要付出99%的努力,和1%的才能的话,对吧? 加油~~”

“区区姐姐居然说得出这种话….!”

听到甘织·爱迪生·玲奈子的名言后,妹妹咬牙切齿的。真神清气爽啊!

充分展现姐姐威严之后,我满足地站了起来。

“那我走了,加油吧。玩腻了我还有很多别的游戏,都能借你的哦”

“嗯…总之,我再多玩几把看看吧。姐姐,谢谢你陪我玩啦”

“啊,嗯嗯”

离开房间前,我看了看妹妹弓着身的背影。她盘着腿,抱着抱枕坐在地上,她似乎意识到了我的视线,回过头来。

“怎么啦”

她那双一闪一闪的大大的明眸。还有刚从美容院整过的,容光焕发的长发。皮肤和身材也很好棒。

这样的妹妹称之为美少女也无可厚非。

我摇了摇头。

“没什么,拜拜”

门关上了,我叹了口气。

……结果,最关键的话,一句也没谈。

可能因为是妹妹,所以我才不知道怎么介入呢….但主要还是我光顾着秀操作了,完全没有聊那个的气氛。

我真是没用啊……

我心如乱麻。

带着仿佛是地下城里一个都宝箱都没找到的失落心情,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妹妹的确是个精明的孩子。不如说她对我来说简直就人类的楷模一样。

这个倔强的性格,是妈妈传给她的吧。无论什么事,她心里都有一个是非对错的标准,每次我头脑发热犯傻时,她都会明确地告诉我那么做不行。

妹妹进入裁定模式后,讲的全都是正确的道理,我以前经常因捅马蜂窝被她训。

妹妹教会了我许多。

常识相关的东西,更是如此。

“喂,姐姐。无论是谁的滴水之恩,你最好都要说谢谢哦。别人的一番好心,不感谢的话,对方心里肯定会过意不去的”

这是她在为我阴角转变阳角的特性中,说过的一句话。

她总是以“喂,姐姐”打头的话语,来教导了我许多人际关系中重要的东西,我挨了她不少训。

不过,这些话被我接受之后,才成就了今天的我。

我对来说,哪怕妹妹是个一无是处的普通人,仅靠她的这份正义凛然,就足以令我尊敬吧。

不仅如此,她还特别有才能,而且还老对我高高在上的,真让人火冒三丈啊!

不过…正因为如此,今天妹妹这个避重就轻的样子,才让我感觉不自然

***

再怎么说她也该去学校了吧。不是,她明天也该去了吧。

我就这么偷看着妹妹动向,过了三天。

妹妹一如既往,丝毫没有去学校的意思。

虽说如此,她并没有整天闭门不出,晚饭时她还是会好好露面的,而且也会帮忙做家务。

虽然爸妈也找她谈过,但似乎都束手无策了。 每次听到他们谈,我就感觉胃疼地厉害。

因为,不上学而导致家庭不和,正是我曾经犯下的罪过…!

妹妹可能也没有那个意思….但我却有种被反复掀开伤疤的感觉。

我每天都备受煎熬。

***

“我开动了”

在学校食堂坐席上,我活泼地说道。

“我,我开动了”

第二天上学,五人组久违地五人相聚一起吃午饭。

“哇塞!小真唯,这什么啊超豪华啊!?”

“今天,我家佣人太忙了。于是休息时就点了外卖便当。不过,因为我职业的缘故,有太多东西不能吃呢,要是你们能帮忙吃些就太好啦”

真唯脸上挂着闪闪发光的笑容。她是我们五人组雷打不动的C位,是现役顶流模特的美少女。

她成绩优异,运动能力超群,日法混血,母亲是女皇玫瑰(Queen Rose)服装品牌的公司社长。她的事迹光是说说就够写满一张作文纸了,她是个闪耀无比,非同凡响的女孩。

她在芦谷被称为“完美情人”,简称完美情人。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对她追捧至极,要是她真的找到恋人了,毫无疑问肯定会上新闻的吧。哈哈……

“怎么啦,玲奈子?”

真唯这个如梦似幻的美少女,正盯着我的脸。

在她蓝瞳注视下,我不禁僵住了。虽然我们已经认识了半年,但我想我一生都难以适应这美貌吧。

“怎,怎么了?”

“没什么,我在想,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在真唯的关心下,我又僵住了。

虽然我心里却是有数…但我还是很犹豫。

我家里的问题,在这里说不太好吧…

然后,旁边坐着的另一个黑长直美少女喃喃道。

“你难道看到别人失落时,都会一一上去打招呼吗?”

真唯耸了耸肩

“那实在太难了。我也分身乏术。我只关心和我关系特殊的人。比如玲奈子。当然也包括你哦,纱月”

“….话说,以前有一次,我因为喜欢的书的结局而备受打击的时候,你还曾打算买机票打算带我去亚历山大图书馆呢…”

“好像是有那么一回事哦。毕竟你很喜欢图书馆嘛”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在你面前失落过了,你有何感想啊?”

“你能一直这么精神,我也很开心哦”

“纱月,住手,别用书打人啊。怪吓人的”

琴纱月用书轻轻拍了下一旁嬉皮笑脸的真唯。纱月有着一头长长的乌丝黑发,如果说真唯是个活泼的美女的话,纱月就是个安静的美女。

真唯无论是神情还是谈吐都十分温柔,而且和人十分能处。不过,纱月却截然不同。她则是百分百的美。无论是那硬核的美貌,和咄咄逼人的眼神,以及那无懈可击的举手投足,一切都是那么优美。

一顾倾城的她足以称得上红颜祸水,不过她其实十分温柔,而且还是母亲着想的可爱女孩子。

此外,她认可了我是她独一无二的好闺蜜,虽然之前我们出了点小意外,不过我们是友情永恒不变的交情呢。真受不了呢,纱月可真是喜欢我喜欢到不行呢。

“甘织,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我脑子里在想什么,不是我的自由吗!?”

被她锐利的眼神注视着,我仿佛是被狙击给瞄准的士兵一样颤抖着。纱月洞察力恐怖如斯跟超能力者似的。感觉她的感知测试能考满分。

王冢真唯,纱月,小香穗,紫阳花,还有无药可救的路人脸量产型女生的我,五人一起加起来是芦谷高一A班的和睦小团体。我们被称为五人组。

随着话题发展,紫阳花也担忧地看向了我。

“小玲奈,怎么啦吗?”

“emmmm,那个…”

众人的目光一同聚集到了我身上

我和这四人有许多的故事,她们对我都是重要的人,虽然她们也很关心我…但是一码归一码,我还是很怕被别人注目!

不过,我也有所成长了!我立马想到俩个应对这种状况的办法。第一个办法是,开个小玩笑来圆场,让大家笑笑。不行!

于是,我选择了另一个选项。为了不坏了气氛,我选择了沉默。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个了。

“……”

“……”

咦!?气氛怎么这么僵啊!?

为什么没人接下话茬啊!?这和平时不一样啊!

因为我不懂得临机应变看人脸色,只要行动按正确的套路来,我就能少烧点脑子的说!这下,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罢了”

纱月看了看不知所措的我,随意地开口道。

“谁都有一俩个难言之隐吧。强行向甘织打听也不太好吧”

纱月….! 谢谢你!

不愧是全身上下都是难言之隐的人,说的话就是不一样!(我是在夸你哦)

“罢了,也是。话说,最近我啊——”

然后小香穗也见机行事,终于将弄僵的气氛整活了.

我舒了口气,正当我以为完美收场时…

“…”

“……”

我没察觉到俩个心事重重的人。

这天放学后。

真唯罕见地对我说道。

“一起回家吧?玲奈子”

“唉?Emmm,也行吧”

“我送你回去吧”

王冢真唯居然主动找人打招呼了,真是前所未有呢。

平时我就礼貌地拒绝了吧,不过我可是在球技大会上喊王冢同学为真唯的女人。

周围的人也认可了我这个特权….真的认可了吗….?我也不清楚。我有点害怕了。要是太得意忘形的话,怕不是要被人拉到学校后面教训。

我小声地说道“谢谢你…王冢同学…”

真唯面露不悦。

“感觉你有点见外啊…”

“唔…谢谢,真唯….”

“不客气”

真唯欣然一笑。

我们习以为常地,坐上了她在学校附近停靠的豪车。

驾驶席上的人,还是王冢家的佣人兼真唯的经纪人的花取小姐。她其实是个死忠的真纱党,是个把真唯当成神崇拜的美女大姐姐。而且按摩特别厉害。

“啊,您好”

我和花取的关系也不是不熟!(不是那种涩涩的意思)我笑着和她打招呼说道:

“你好”

然后花取也回了我一句。感觉我们的隔阂消除了!

没错,花取是真心希望真唯能幸福,为此对我和真唯交往这事颇为不满…不过,我是真心实意对真唯的,因此她也给我了一定的理解。

或许有朝一日,她也能展露笑颜地对我说“请快上车吧,甘织小姐!”的吧。

不过,前提是我的秘密没有暴露的话。要是暴露的话可就要被她鲨掉了呢。嘿嘿~~

(注:鲨掉了处的 原文是刑法199条,日本刑法199条是指杀人要处于5年以上的刑法,这里上一卷也说过,日文直译太让人摸不着头脑就直接翻成暴露的话可就要被她鲨掉了呢)

豪车上已经有个来客了

嗯?

“你好呀——”

这个可爱笑着对我招手的天使,正是濑名紫阳花。

为什么啊 !?

“出发吧,花取”

“遵命”

啊!

我,真唯,紫阳花三人一起坐在了车的后排。

什么啊,这是 什么情况…!?

“抱歉,让你困惑了。只是,我实在太担心你了”

“嗯嗯…果然午休时的小玲奈,表情有点古怪呢”

俩个女孩一左一右轮番对我耳语着

俩人温柔得让我开心得快落泪了。

但问题是——

我感到了股杀气腾腾的眼神

“从上次球技大会起我就明白了,玲奈子是个爱独自挑担子的孩子呢”

“嗯嗯。 所以,再跟我和小真唯一起谈谈吧。因为,我们可是小玲奈的….”

“——啊啊啊啊!”

我突如其来地怪叫道,真唯和紫阳花一脸诧异。

我在后视镜里和花取四目相对。花取只是轻轻眉头一皱,我不清楚她的感情变化。

话虽如此,这种情况完全不能大意。

“的确呢!你们俩个,都是我…….重视的人呢!哈哈好开心啊!因为太高兴了,不小心叫出了声来!啊哈哈哈!”

没错,我和紫阳花,真唯。三人行同时交往着。

这倒也还好。不对完全不好! 不过也行。不过没关系。这是三个人商量后决定的,至少我们都能接受。

问题是现在这个开车姐姐——花取小姐。

她是真心希望真唯幸福的,真唯被脚踏两条船的事情万一被她知道了,我肯定要被她鲨掉的。

罢了罢了,就是假设一下嘛,毕竟怎么可能真的会有对真唯脚踏两条船的人啊……那不就是我嘛!

“是吗,小玲奈。嗯…当然,你也是我们重要的人呢”

“嗯嗯。因为我们可是发誓过要一起同甘共苦的关系呢”

该如何是好啊。性命危机之下,俩人这么令人感动的话语我是完全听不进去。

“所以,小玲奈,如果可以的话…”

“嗯嗯。你有什么问题,能和我们聊聊吗”

“哈哈哈!是吗!真是的,你们俩对我真的太好了,我感觉冷汗都流下来了!好开心啊!”

无论如何,无论如何在这个场合都不能说出“恋人”这个关键词,只能在不让花取发现自己脚踏两条船的情况下推进话题问题是,我真的做的到吗。不过做不到就是死路一条,只能上了!

“抱歉打扰了,大小姐”

吓得我心脏差点都跳了出来。

“怎么啦吗?花取”

噗通噗通噗通。

我仿佛能听到花取说“不是,难道说这个女人,一边和大小姐交往时,还一边和其他女人交往吗?”然后我就只能嚣张地回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我先说好,鲨了我真唯可是会难过的哦!?你清楚吗你!?”。这样的事发生的话

,真唯和紫阳花以后就不会喜欢我了。不要啊啊…

“没什么,请问先送谁回去啊?”

“哦,我忘记说了。拜托先送紫阳花回家吧”

“遵命。谢谢”

紫阳花低头行了一礼。然后微笑着看向了我。惊…

“小玲奈!? 感觉你脸色不对劲啊?!”

“是,是吗?可能是错觉吧”

我咧嘴假笑着,我想,搞不好我已经石化了一半了。

她们俩人轻轻相视过后。

“…果然小玲奈,还是不想说呢….对吧?”

“的确呢….要是我们能帮到你就好了,是不是我多管闲事了呢….”

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在场所有人都没有错。不对,难道说是我有错吗….? 我只是希望幸福地生活下去啊…!

不对,还是说正事吧!都已经被逼到生死边缘了,我也没必要隐瞒了!

“不,不是的,那个,就是!其实,我的妹妹,她不去上学了!”

说罢。

“遥奈她不上学了?”

“唉,为什么啊?”

真唯和紫阳花神色大变。

话说回来,她俩都是妹妹的相识!

“她也不肯告诉我理由…我也有点不方便细问她,所以就没问出个结果来”

五人组里,也只有纱月知道我曾是个阴角了。我曾是个家里蹲的事情,我没法和任何人说。

真唯面露难色。

“这种事情,亲人确实不方便聊呢”

“的确呢…原来如此,难怪小玲奈,会那么的难过….”

紫阳花比我还难过地低下头。抱,抱歉,只是我的求生欲在作祟…

“因为她已经三天没去学校了…我实在是很担心”

嘛,我的确很担心。为了妹妹也是为了我,每次在家和她见面时,就仿佛看到了中学时的自己。

他有什么困扰,能和我谈谈就好了。虽说我可能也帮不上什么忙….但也不是完全帮不上忙…

这时,真唯提了个惊人的建议。

“emmmm…. 要不,我们去和遥奈聊聊吧,你觉得如何?”

“唉?”

紫阳花拍了下手。

“的确,这方法可能能行….”

“不,不过”

我不知所措之际,她们继续讨论着方案。

“嗯。大家一起去的话,怕不是会把她吓到了。对吧。要不一个个的去问吧?”

“的确呢。就这么定了”

眼看话题终于要结束了,我赶紧插嘴道。

“你们这么照顾我妹妹,我也过意不去”

“不过….”

比任何人都温柔的紫阳花,小心翼翼地开口道。

“不仅仅只是因为她是小玲奈的妹妹哦。和小遥奈交换过联系方式后,她就像我后辈一样。而后辈此时有无法诉说的烦恼,作为前辈的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紫阳花….”

比任何人都有人情味的真唯,也盈盈一笑。

“总之就是如此,玲奈子。你觉得如何。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跟她谈一谈吧,是不是会麻烦到你们呀?”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那我……

我也只能微微摇了摇头

“不,不会的……完全没有!那我就放心了…! ”

我可能做不到,不过由真唯和紫阳花来打听的话,那就不仅仅只是光明了,简直是太阳般的闪耀。

无论是多么微妙的难题,在这俩人面前都是小菜一碟,妹妹肯定能敞开心胸的吧…

至少肯定比我要强不少的!

紫阳花又说道。

“对啦,小玲奈。这事,要不要和小纱月小香穗也说一下啊? 我想中午她俩也挺担心的吧”

谢谢你,不过…

真唯轻轻地握住了我不知所措的手。

“只是和她们说说,也无妨吧。 我想纱月和香穗,都不会为难你吧”

听真唯这么温柔地一说,我也同意了。我内心的冰也因她而化掉了。

“嗯…只要,不给她们添麻烦的话….”

“好的,嗯嗯”

紫阳花从另一侧握住了我的手。

身旁的俩人温柔无比,并不是因为是我的恋人才那么温柔。而是她们人美心善。

自从我进入高中以来,受尽朋友的恩惠。搞不好,她们可能是我此后一生都

难遇到的伙伴…

刚才我还只想着如何糊弄花取,以求自保。我反省了下。人与人,只要好好交谈的话肯定能互相理解的。

说不定花取人也没那么坏。可能只是因为她眼神和语气太过苛刻所以让人误解了,说不定她会轻松饶过我脚踏两条船的事…(今天太困了,明天再看)

因为她是真唯的佣人。近朱者赤,她应该也像真唯一样心善吧。没错,就像我一样——

真唯微笑着说道。

“等我和玲奈子结婚的那天,她就算我的义妹了。她对我来说就是一家人了呢”

“——!?”

她开的这个玩笑,让我瞠目结舌。

“真,真唯可真大胆呢……我心都砰砰直跳了”

紫阳花用手给自己扇了扇风。

“呵呵。话说,紫阳花有什么打算呢?”

喂——

“唉~~….我还没想那么远呢……怎么说呢…”

腼腆的紫阳花,红着脸,侧目看着我。

等等!

死忠的真纱党(花取)现在正在听着呢。

“……”

花取一言不发地开着车。

没事吗…? 刚才的没事吧!?因为只有真唯是明说了的,紫阳花说得很模棱两可呢!?除非她从一开始就怀疑我脚踏两条船,不然是不可能察觉真相的吧!?花取你说是吧!?

花取送紫阳花回到家后,然后把我也送下车时,直到最后花取什么都没说。没事了对吧!?

我开始疑神疑鬼般的各种猜测

我没能询问她是否察觉了我脚踏两条船,我可能一辈子都要胆战心惊地过下去了。人生真是艰难啊!

第二天,我再次说明了妹妹不上学的事情。

纱月和小香穗,都以自己的方式帮助了我。她们真是我最棒的朋友们。

这时,我心中的花取拉响电锯对我耳语道“都说近朱者赤,为什么你却….”

不要啊!花取你别到我心里来啊!我狂按删除键。幸好从那以后,心里的花取就没再出现过了。

可是,迟早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花取出现吧…….

不管了!比起我还是妹妹更加重要!!

***

“小玲奈,走吧”

“好的!”

紫阳花笑着朝我招手。

啊啊,她好可爱….真可爱啊…

为了拯救甘织遥奈,我集结了四个美少女。今天首先由紫阳花来我家。

可惜谋划人的真唯最近工作太忙,要等她没安排的一周后才能过来。

话虽如此。

虽说是首发,但来的可是紫阳花啊。她的姐姐能量完全不是我能相提并论的,反正她能将妹妹属性的女孩一击秒杀吧。嘻嘻嘻。

不过为什么,紫阳花和我独处时,就没怎么说话了!为什么啊!?

回家路上。到车站一起坐电车时,紫阳花也沉默不语的。我几次偷看了下她脸色,但就是奇怪地对不上视线。

什么情况……!?

“难,难道说,紫阳花你很紧张吗?”

反正我现在很紧张!

还是说…

我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性。

难不成,花取直接去找她谈话了吗….?

她会不会告诉我 “抱歉呢。小玲奈,花取派杀手来找你后。虽然你活下去的可能性很低,但姑且请加油哦www”之类的话啊。

如果不是那样的话,是不是我无意间失礼冒犯了紫阳花啊…?

不行了!我脑子想不过来要爆炸了!

而且紫阳花还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抱,抱歉。我刚刚想了点别的事情…….”

“哦,原来如此。是吗,太好了…不是我的错呢….我还以为无意间说错了话,搞得紫阳花心情不好,要跟我绝交什么的呢…我还以为我人生已经完了呢…”

“我可不会因为仅仅一次过失,就而和小玲奈绝交的哦!?”

紫阳花像平时一样吐槽道。

啊啊,紫阳花的吐槽。让我五脏六腑都舒服了。

“话说,就算对象不是玲奈子,我也不会简单因为这点事而闹矛盾呢!”

“啊啊,再来一遍吧…真是太满足了…”

“唉,什么?”

紫阳花的吐槽就像恩泽的雨露一般。被她这么认真一问,没什么,只是我感觉太幸福了。

“那个,小玲奈…”

紫阳花羞答答地叉着手说道。她好可爱啊

“怎么啦怎么啦?”

“就是…虽然有点难为情,但我想还是得好好和你聊一下”

紫阳花欲言又止一阵后,终于下定了决心。

看着她这可爱的态度,我相信她不会对我说什么过分的话吧。真的不会吗?不过我这个人啊…

我怕她会说出“果然,我们还是分开走吧,小玲奈….一起回去要是被朋友八卦了也挺难为情呢…”这种地狱般的拒绝语。

“趁俩人独处,我想问问….你是不是讨厌,我之前的那个啊?”

“……”

我沉吟不语。之前的哪个啊….?

她在说什么啊….?

是说花取开车送我们回家的那天吗….?还是一起吃午饭的那天…?还是说更早的事情……?

我将我出生以来的一切都用走马灯过了一遍。不过,我没有半点讨厌紫阳花的记忆。

过了大概电车行驶一站的时间,我摇了摇头。

“我一点都….不讨厌的哦…?”

“是,是吗…?”

紫阳花看似很不安。可能她要花老半天才能回答我(同上改了改)。

“….不过,那么做不是很好呢。那个,当着小玲奈的面,和其他的女孩子亲热…”

“唉!?”

“因为…我姑且是玲奈子的,女朋友呢…”

紫阳花的脸颊染上了红晕。

“——”

令人瞳孔巨震的冲击,让我脑子短路了。

原来如此!

她说的是买鞋子的那天。

紫阳花指的事情是。小香穗坐在紫阳花腿上,然后紫阳花从后背抱住了小香穗的那件事。

紫阳花大人!?她一直很在意那么早之前的事情吗!?  

这简直和我一样…!

“不是的,那个!”

我慌张地摆了摆手。

“不,我完全不讨厌的哦!”

“不过,你当时好像很不爽呢….?”

不是这样的!是因为小香穗故意在我面前显摆!所以我才来气的!不爽也是冲小香穗去的!

总之冷静一下,重新组织下语言。

“那,那个。我从不会对紫阳花感到任何不爽哦!无论紫阳花和任何人聊天,我都只觉得紫阳花好受欢迎啊!”

“…是,是吗? 不过,你会….嫉妒的,对吧?”

“才没呢! 一点都没! 我才没嫉妒紫阳花呢!”

我拼命一口咬定道。

紫阳花却一脸失落。 

为什么啊!?!?!?

“是,是吗…….”

“对! 因为紫阳花是大家的宠儿 !芦谷高校的天使!我怎么可以独占紫阳花呢!”

“是么…….”

我越是解释,紫阳花越是失落!帮帮我吧纱月A梦!

我不禁握紧了手机,不过要是我放着紫阳花不管,然后给纱月打电话的话,肯定会进入无法回档的纱月线的。我忍住了。

必须用我自己的力量!让紫阳花打起劲来!

“那个那个……紫阳花? 你今天,也好可爱啊…?”

不行了。我声音小地跟蚊子一样。

“诶嘿嘿~~~就算这么夸我,我也只能回你个微笑哦~~….”

然后紫阳花强颜欢笑地摆了个peace。

呼,太好了。还好没事了….没事才怪了!?开什么玩笑!

“抱歉,紫阳花! 其实我什么都不懂”

“小,小玲奈…?”

我放弃抵抗低头道歉。要不是这里是电车的话,我甚至就要下跪道歉了。

我厚颜无耻地问道….

“你意思是,我嫉妒会更好吗….?”

“emmmm….”

紫阳花憋着气一样似的抿着嘴。

她移开了视线,念念有词地呢喃道

“是我决定要好好和小玲奈聊聊的…虽然有点难为情, 但话必须讲清楚呢对吧…嗯….”

她做好决心似的转过头来,点了点头。

“…要是你对我无动于衷的话,我也….有点寂寞的”

“原来如此啊…”

“…嗯嗯”

是吗,我稍微嫉妒下,她会更开心吗…

“那我加把油….学会怎么嫉妒….”

“你也别太勉难自己哦…?”

“嗯嗯! 我决定好要加油啦! 加油去嫉妒咯! 喂,紫阳花的制服!你也配穿在紫阳花的身上吗!你这家伙!”

“我不是这个意思啊!?”

我搞错了吗…被紫阳花训了……我真是一无是处啊。

“你能不能示范一下啊…?”

“唉!?”

紫阳花涨红了脸。

“示范…?.是示范怎么嫉妒吗….?唔唔”

“做不到的话,也没关系!我会好好学习的!我多读点心理学的书”

“我意思不是学术性观点上的那种嫉妒!”

紫阳花沉吟不语了一阵后,微微张口说道。

“举个例子哦….小玲奈,和小纱月一起聊天时….我就会很好奇你们在聊什么呢…之类的”

紫阳花张皇失措的举动,让我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这就是嫉妒吗…我学到了!”

“…刚刚只是举例子哦,只是举例子哦!”

紫阳花强调道。

我学着妹妹,爽朗地笑道。

“当然了,我懂的。 紫阳花可是大家的宠儿,芦谷高校的天使啊!紫阳花可不会嫉妒我这种量产型女孩子的,我没放在心上,我真的懂的!嗯嗯!”

紫阳花鼓着脸轻轻捶打着我的肩膀。

她干嘛打我!?为什么啊!?

回家途中,我拼命察言观色地看紫阳花的脸色,到家时我已经身心疲惫了。不行不行,得赶紧振作起来。

哪怕有紫阳花,我也不能让她把担子全挑了。为了让谈心顺利地进行,我也要加油咯。加油咯!

“我回来了”

“欢迎……咦?”

我紧张了一下后,然后敲了敲门后打开妹妹的房门。妹妹在打游戏。

看到我身后的美少女后,她眼睛都瞪大了。

“紫阳花前辈?”

“嗯嗯。你好呀”

紫阳花礼貌地行了一礼,妹妹马上扔开了游戏手柄。喂你还在打比赛呢!?

我慌慌张张接住游戏手柄。啊,好险啊。

看妹妹打完游戏后,妹妹伸了个懒腰后,给紫阳花腾了个位置,准备了个坐垫,这就是运动系女孩吗…!

“谢谢你”

“不客气!”

紫阳花坐下了。因为没给我准备座位,我自己从房间里拿来了个坐垫。坐在了紫阳花旁边。

“话说,紫阳花前辈有何贵干啊?”

“我是来看看妹妹的哦”

“来看我…?”

` 在一脸疑惑的妹妹面前,我给紫阳花使了个眼色。

那就拜托了前辈!请用人性的温暖解冻这小丫头冰冷的心吧!

“就是呢”

紫阳花双手合十,露出了个令人欣慰的笑容。这笑容满分一百分!

“我听说,小遥奈休学了来着?”

“啊,对啊”

妹妹表情,仿佛料到了她要说什么。

“不好意思,紫阳花前辈。是姐姐对你说了什么对吧。劳驾你特意来到这里….”

“不是的,小遥奈是我的后辈。有困难的话,我想助你一臂之力呢”

我原以为妹妹会眼睛里闪着爱心说 “哇——天使唉~~~我这就去学校里报到”然后跑着离开房间。

“嗯——确实我也没什么要帮的—” 

她理所当然地答道。

你说什么…

“不过,你休课了对吧”

紫阳花为了照顾对象感受,一点点小心翼翼地打听着。

“我彻底不打算上学了”

“唔。这么做,肯定有理由吧”

妹妹托了托下巴,妹妹托着下巴眼神瞥向斜上方问道。

“不如说,为什么我非得上学不可啊?”

唉?

紫阳花眨了眨眼。

“你问我为什么?”

“的确中学是义务教育,不过上不上学也是学生的自由吧。我不想上学你也不能强行拉着我去吧”

“啊这”

“我现在,有什么问题吗,难道这么做不行吗?”

妹妹这么一问,紫阳花明显不知所措了。

“不想去虽然,也不能逼着你去,不过…”

这种场合,紫阳花肯定不会上头说出“别废话去就是了”这种话的。紫阳花肯定会先打听对方的状况,然后理解过后再一起解决问题。

不过,这种场合的话…

“不过,和我聊聊的话,说不定有所帮助哦”

紫阳花刚想打听一下事情,妹妹就坚决地摇摇头说道。

“不用了,这只是我自己的问题,和紫阳花没什么可聊的”

“是吗…?”

紫阳花张皇失措地问道。

等等…? 怎么感觉情况不对劲…?

妹妹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

“很抱歉,就是如此。回绝特意远道而来的紫阳花前辈,真的并非我的本意。”

“嗯嗯”

妹妹对察言观色能力优异紫阳花,充分地传达了自己的意愿。然后提了个建议。

“要不这样吧!紫阳花前辈! 一起打游戏吧! 我渐渐越玩越好啦!”

紫阳花不知所措地回头看了看我。

我也不清楚该说什么好,只能点了点头。

然后紫阳花陪妹妹一起打了会儿游戏。

虽然我和紫阳花的目的没有达成。但至少我和紫阳花一起打了会儿游戏,关系应该更好了点吧….但也仅仅只是如此了。

难不成,这丫头……很难搞定….!?

入站口目送紫阳花离去后,我叹息了一口。

老实说,我还以为马上就搞定了呢…可能是我想得太简单了吧。

紫阳花之前的微笑也仿佛诉说着,似乎要花一点时间了呢。没想到用了紫阳花这个外挂,竟然也不能一次性通关。

可恶的妹妹……居然,居然利用了紫阳花的温柔…! 

累了….回去了回去了。

…嗯?

我突然有了个不同寻常的发现

在车站楼梯附近的沥青路边上。

有个双手抱膝而坐的女孩子。

“唉!?”

我不禁诧异道。 不是,因为,有个女孩子嘛!她坐在超市前,是不是身体不适啊!?

我不知所措地走来过去。emmm….

然后,女孩子抬起了头

和我四目相对了。

是个罕见的银发少女。肌肤似雪,看上去不是日本人。虽然我在五人组里看惯了美少女,但她真的美貌绝伦,有种气宇不凡的高贵….

但为什么高贵的人会坐在这里啊。

而且,和我四目相对后,我也不能假装没看到她地走掉….我举起勇气,开口道。

“请问……May I help you….?”

“???”

她满头雾水地歪了歪脑袋。

“你好”

“唉!? 你好!?”

她声音非常地冷静沉着。这要是社交舞会倒是没什么,但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前蹲坐着,太格格不入了!

她抱着膝盖,用洋娃娃一样的瞳孔看着我问道

“你是坏人吗?”

“大概不是吧!啊,虽然算不上好人!”

“那就好”

女孩起身了。哇,她脸蛋比我要小,但是身高比我要高,大概有真唯和纱月那么高。岁数嘛….外国人我不懂啦。不过感觉像是个高中生吧。有种神秘的气场。

“我们走吧”

“去哪里啊!?”

“去露西的家里”

Emmmm…面对不熟悉的语言,我问道。

“你叫露西吗?”

露西点了点头。

“我是甘织玲奈子”

“是吗。玲奈子”

语言交流得上呢?

“露,露西,你要去哪儿啊?”

“回家”

“也就是说,你迷路了吗….?”

我问道,露西的脸突然像荧光灯一样发光了。哇,是美少女的光辉….!

“没错!玲奈子大人!”

“大人!”

“果然你是好人呢!带我回去吧!”

“等等等等!我不知道你家在哪啊!”

我仿佛像是阻止扑上来的大狗狗似的,伸出了手。然后露西,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是一张笔记。

“这里就是露西的家。你清楚吗?”

上面画着一张到地铁站的简单地图。唔,没有标明所在地的地图,甘织玲奈子也看不太懂呢…

不过,小露西,露出了幼儿园宝宝看保姆阿姨般天真而又信赖的眼神,我也不好开口说我也不懂…

“哦,这里写着住所呢!”

好耶!我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那我就懂了!

“玲奈子大人….?”

“OKOK, 这下就能带路了。好了,走吧”

“玲奈子大明神!”

“呜哇”

她紧紧抱住了我。仿佛是被玩偶熊抱住的感觉。

“等,等一下!普通喊我就行!叫我玲奈子就行!”

“玲奈子大人”

“嗯~~~!罢了,也不是不行!”

我妥协后出发了。然后,露西自然地伸出了手。

罢了,真没办法呢…可能她在陌生的国家很害怕吧。我牵着她的手,迈起步来。感觉就像牵着一个小孩走一样。

“小露西,那个,你是外国人吧? 最近来日本的吗?”

“对,没错”

“是嘛。啊,不过你日语不错嘛”

“我来过好几次。不过,现在住这里了”

原来如此,搬家过来了吗。就算语言没问题,她也挺不容易吧

要是把我一个人扔美国的话,我绝对不行的。感觉我也没法去国外旅游。

“啊,顺便说下那是派出所。要是下次迷路了,就去问那边吧,他们会热心地指导你哦”

“那玲奈子大人呢?”

“唉?要是我路过的话,我倒也能帮…”

但不可能那么巧的吧…我还没说完,露西喊道“玲奈子大人!”,然后拥抱住了我。唉唉,贴太近了吧!

“不过,不可能每次都那么巧哦!?”

“那你星期几的几点在啊?”

“你这不是在打听嘛….!”

总之,我将大概上学和回家时间告诉了她。然后露西一脸满足。

“我明白了。我有事就会在这个点来车站”

“新手跟踪狂!”

露西也太奇怪了吧,虽然我也不想告诉她,但是….我认命了,我从口袋掏出手机。

“交换下联系方式吧…你手机呢?”

“手机”

我从上看到下,露西两手空空的。

“我有手机的哦”

是忘家里的意思吗。难怪迷路呢…

“是,是吗……那,下次见再说吧…

“好的”

虽然她几乎面无表情,但我隐约明白了她在开心地微笑。

话说…一回想过去的自己。我也曾是她这样。虽然不是坏孩子,但是有点怪。我对这种孩子没法置之不理呢。

拜其所赐,我也多次被卷入纷扰中,不过,她也没什么恶意….而且,我也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完美的人,大家都一样…

能清楚表达自己想法的人,真厉害呢。我就做不到。

“不过,你刚搬家完全没有熟人,你每天都怎么过的啊?”

“每天都工作”

“难道你入社会了吗!?”

真的假的….? 这个连车站到自己家都不会走的,蹲坐在车站前的女生….? 她都能工作的话,那我上我也行吧!?(失礼)

“还有,我在家一直打游戏!”

“!”

露西所说的游戏,正是世界流行的,最近我最沉迷的FPS游戏呢。

“你也玩啊….?露西,顺便问下,你排位赛段位….”

“我铂金段位”

“我也是!”

我不禁握紧了她的手。

“好耶——我好开心。我从没见过和我一样打FPS游戏的女生呢……呵呵,好开心啊,你玩什么英雄啊?”

“虽然地图和队伍不同我玩的也不一样,但我主玩的英雄是——”

然后我们滔滔不绝地聊FPS聊了好一会儿。不对,是我一个人在说个不停吗…? 不是的!肯定应该是我们一起聊的吧!

兴趣的话题,就像试探一样。如同投球时要一点点地用力,要确认对方是否能接得住话题。

无论我提出什么样的话题,露西都能接得住。

“啊,这策划的运营方针真的有问题吧! 更新完之后之前的热门英雄,完全就进下水道了嘛!使用率也下去了,他们可能是想让更多冷门英雄登场,但这也太那个啥了吧!”

“的确呢。因为那个是露西的主玩英雄,我也好难过。虽然那英雄打排位赛都看不到了,不过,其实还有很多能操作的”

“唉,是吗!?”

我越说越上头。不过,露西也没有退缩地回答着我。我们愉快地相处了一会儿过后——

“啊,那难道就是露西的家吗?”

“没错”

笔记上的地址,是个仰头看看都让人脖子疼的高层公寓。而且还有前台管理员。

“你住的地方好厉害啊”

“是啊,就算和人对狙,这个射击角度也很安全呢!”

露西宛然一笑。对狙,是指FPS的狙击手用语。露西能说得这么自然,说明游戏没少玩…!

“那么,玲奈子大人。今天,真的谢谢你啦。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啊,没什么。不用谢啦。我也很开心哦!”

露西原地低头行了一礼。银色头发飘扬,在太阳的反射下,散发着清河底下贝壳般美丽的光芒。

“下次一起玩吧!”

“嗯嗯,一言为定”

突然露西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抬起头,然后小跑靠近了我。我满头雾水。然后她紧紧从正面抱住了我。呜哇!

她在我耳边窃窃低语道

“真的谢谢你啦…Merci du fond du cœur”

(注:Merci du fond du cœur 法语意思是,由衷地感谢你)

“唉?唉?”

莫名其妙的声音,让我情不自禁僵住了。

露西放开我后,又低头行了一礼,然后回公寓去了。

我揉了揉变热的耳边,心脏怦怦直跳,我喃喃道。

“刚刚…那是哪国语?”

我尚不知晓,和迷之少女露西的相逢,究竟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