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短篇 我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后辈!不行不行!(※并不是不行)后篇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7:55

网译版 转自 真白萌

翻译:殒裂

***

前辈也许不错。

在学校生活中,别说是老师了,就连前辈和后辈也完全没有接触过。所以,我把在同一所学校的高年级和低年级学生归类到了只是在同一所学校上学的人。

那又怎么样呢。试着像一下,前辈当然应该对后辈很温柔。不,其中也有严厉地去随意使唤他人的人……。就像姐姐对妹妹蛮横行为一样……。

但是!像紫阳花一样,有对弟弟很温柔的姐姐,所以也有一定数量的对低年级学生很温柔的前辈……。其中一人一定是咏前辈。

特别是,有理由的温柔这一点让我很高兴。因为年长所以对年纪小的人很温柔,这是可以理解的。如果能想得通的话,就能接受。因此,我一不小心就完全沉迷于第一次得到的「后辈」这个位置的舒适感之中。

年纪小真好。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跳级。像虚构中的女孩子一样,小学生的年纪能上高中的话,一定会被大家疼爱的吧。结果,大家都是为了自己最受宠爱的位置而活着。那就是人类……。

这样的心情,试着向香穗轻轻地坦白了。

「我可能对‘前辈’很软弱……」

「咦?什么?是罪恶的话题吗?」

「不,不是!?」

休息时间。我和香穗从女厕所出来。一边用手帕擦着手一边走在走廊上,咏前辈从对面偶然(命运!?)地走过来了。

「啊,咏前辈。」

轻轻地挥手。于是,注意到我的前辈轻轻地举起手,停下了脚步。我对香穗说了一句对不起之后,小跑着跑到了咏前辈身边。

「前辈,你好。是移动教室吗?」

「不,我去买点喝的。玲奈子也要吗?我给你买。」

「诶?多不好意思啊!」

「不,因为我才是受到照顾的这一方。你想要喝点什么?」

并肩走着,到达了自动贩卖机处。

咏前辈从零钱包里拿出硬币。那个美甲也华丽,与温柔的咏前辈的插曲也也很有趣。

「那,那我喝拿铁咖啡吧……」

「呵呵,好~。」

「哇。」

坦率地露出高兴的表情。与其在这里继续表现出我不满的态度,不如像后辈一样高兴,即使是请客,咏前辈心情应该也很好。

话说回来,实际上确实很开心。立刻,就被前辈疼爱了……!

「像这样子的事我还是第一次。在中学的时候,因为没有认真地参加社团活动,所以有点憧憬前辈请客之类的!」

「是这样吗?那还好跟你打招呼了呢。」

她小心翼翼地抱着拿铁咖啡,咏前辈又露出了微笑。

「真可爱啊。」

「啊!?」

「我是说玲奈子你哟。」

「又说一遍吗!?」

好厉害。感觉可爱的连击无情的向我袭来。

头发随风飘动,咏叹前辈的许多带耳环的耳朵显露出来。即,即使是这么可怕的人,也会疼爱我……!这就是后辈……!

「今天放学后,我也很期待。如果可以的话请来吧,我等你。」

「好,好的。」

眼里泛着泪光,看着咏前辈离去了。

总,总觉得心跳加速了。是高年级学生的魅力吗……。我为了稍微冷静一下,决定到院子里吹风。

啊~~……再认真一点地参加社团活动就好了……。如果能这么疼爱我的话……。不不不不说不定只是咏前辈特别的温柔……。

「又勾搭别的女人了吗?玲奈亲」

「哇!」

突然从背后被搭话,吓得快要跳起来了。

「为,为什么!?香穗!?」

「哎呀,感觉有点奇怪,不知不觉就追上来了。气氛真好啊。」

「没有什么气氛!只是前辈和后辈所以……!」

「所以?」

「没有所以!」

「这样啊。那么换个话题,玲奈酱的话,无论是谁,只要是对自己很温柔的人的话,都会喜欢上的传说是真的吗?」

「话题根本没变啊!」

稍微喘口气。

也许是因为捉弄了我一阵而满足了吧,香穗咯咯地笑着。所以阳角模式的香穗很强。咬牙切齿。

「呜,对我不温柔的同年级的香穗……」

「也很喜欢吗?」

「喜欢!总之!我和咏前辈不是这样的!」

香穗微微歪着头。

「咏前辈?」

「咦?啊,嗯,好像是咏前辈想让我这么称呼她。」

稍微想了想,装模作样地看着香穗酱。干,干什么……。心虚的地方一点都没有……?只是前辈和后辈哦……。

像这样,内心冒出了冷汗。

「嗯,但是啊——,就算玲奈酱这么说……。」

「咦?什么什么?希望你别这么暗示,好可怕。」

「你看,我的耳朵比较好,学校里的各种信息和传闻都会聚集在一起吧。」

「嗯,嗯。耳朵好应该不是这个意思吧&……。」

香穗也在自动贩卖机买了饮料。是个爱撒娇的家伙。

于是,在院子里并肩站着。总觉得我还很珍惜地抱着买给我的拿铁咖啡。

「伏见咏前辈,是有各种各样传闻的人吧。」

「啊,是啊。嗯,果然还是因为美术比赛而出名?」

「嗯,那倒是。从小就获得了很多奖项,在我们美术部好像是最优秀的哟。」

嘿嘿。我竟然让那么厉害的人给我画画吗。这也许又是个可以向妹妹炫耀的事件呢。之后再写在「炫耀笔记本」上吧。

「只是,那个外表看起来,好像没有关系很好的人。所以。」

香穗好像从这里开始是正题一样,放轻了声音。

「有时候,好像请低年级的女孩子做模特。」

「啊,那是本人也说过的。」

确实,在稍微低迷的时候,被拜托了。

香穗更靠近了脸。

「但是,实际上拜托那个女孩的不仅仅是模特——」

从那以后,是我不知道的话。

「……诶?」

我对香穗说的内容睁大了眼睛。因为从香穗口中说出的那个人,和我所知道的咏前辈像完全不同。

那个咏前辈竟然……?

在我的我手中,冰的拿铁咖啡好像变得温暖了一点

***

「那么,今天也请多多关照。」

「……请多关照。」

我和前天和昨天一样,彬彬有礼地坐在咏前辈的面前。

寒暄也差不多,咏前辈认真地动着笔。

……。关于从香穗那里听到的事情,其实还半信半疑。不,香穗是可以将蹦极的救生索交给她这样的完全信赖,但是传闻终究是传闻。

「啊,今天谢谢你了,咏前辈。买饮料给我。」

「没关系,我也想做点像前辈一样的事。」

「是吗?前辈的画也画的很好,如果你希望的话,要获得多少人望都可以……」

我这样回答她后,咏前辈过了一段时间,才突然开口。

部内の问题が面倒になってしまって。だから、あえて人を远ざけるようにしたんです」

「我变得很郁闷。」

「啊?」

「我从以前开始就画得很好。经常被各种各样的人打招呼。也经常被人骂。我只是想画画,所以这样的部内问题变得麻烦了。所以,我才故意疏远别人。」

这样说来咏前辈的打扮,确实是一般学生看了会觉得害怕的类型。

香穗也说过。没有关系好的人。

「啊,所以……」

「有一段时间,我也有意地去使用脏话,但是广崎老师劝我还是不要这么做比较好。以前照片上的我,真的很土。」

「哈哈,那也是种高中出道啊……」

原来如此,本来就很受欢迎的人,为了远离别人……。

和为了进入人的圈子而以量产型女子为目标的我完全相反。有各种各样的出道形式啊。

「但是,玲奈子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害怕。不愧是五人组的人呢。」

「哎呀……那确实,可能多少有些吧……」

虽然不是不良,但真唯也是一头耀眼的金发,咏前辈锐利的眼神也比纱月有时像是要杀人的眼神温柔得多。

是吗,和那帮人辛苦地交往中,我的恐怖耐性也「升级」了吗……。

「不过,刚开始还是有点害怕。我马上就意识到,啊,前辈说不定是个好人呢。」

「呼呼~,这可不一定哟?」

「诶!?」

在我吃惊的时候,咏前辈把手放在嘴边,温柔地笑着。前辈好可爱……!

虽然咏前辈曾经是完全不认识的人,但是到了第三天,总觉得气氛很融洽。这当然不是说我的交流能力急剧进化了,只是咏前辈在担心我。仅仅是这样而已哦,玲奈子。可不要得意忘形了。

但是,这样下去的话第三天也、甚至最后一天的第四天都会顺利结束吧。太好了!一开始我还以为我是模特什么的会变成什么样呢,但不管怎么说,咏前辈也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感觉。带我去空教室。有前辈真好!

而且看。和高年级的同学关系很好,总觉得有点帅呢。是可以得意的要素吧。咏也请我喝过果汁,分数应该很高吧。

呀~~,我可能很适合适合做后辈呢。今后一辈子都是一年级学生吧。感觉被父母猜中了。

就这样,我一边担任模特业,一边放松着内心和脸颊。

被注意到了。

咏前辈的手停了下来。

像那样一直在拼命作画的咏前辈的手停下来了。

本人也用认真的表情凝视着画布——怒目而视。总觉得教室里的空气都变得紧张起来。

我在犹豫是否可以打招呼,不经意间咏前辈喃喃自语。

「可能不行……」

那个……?

怎么办。还是问一下比较好吧。糟糕,作为后辈,现在应该以怎样的态度来面对才是正确的,完全不知道。难道气氛变得融洽了,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吗!

「对不起,玲奈子。我不行了。」

「那个……。怎,怎么了?突然,发生什么事了……?」

咏前辈用手臂粗暴地拂去了画布。

「诶——!?」

飞过去的画布板、发出声音倒下的画架、目送着滑在地板上的画,我呆呆地看着咏前辈。

「是,是失败作吗」

咏叹前辈轻轻地点了点头。

但是,但是……。

「明明画得那么漂亮……」

画布上画着的是我面向正面的脸。涂上了各种各样的颜色,现在也很期待完成。虽然我确实对艺术一无所知,但是……。

「不,不行吗,咏前辈。」

「……不行,完全不行。」

咏前辈静静地摇头。

「没有活用任何模特的优点。」

「我觉得完全没这回事!」

艺术的「好」我一点也不明白,不过,只有那个我可以自信喊道!

假设那幅画在比赛中出了名,如果我被介绍的话一定会被说「诶——,画上模特儿是真的存在的?」。大家一定会说「啊,诶……。画得真好啊」吧!这种程度我还是明白的!

「但,但是明明画得那么好……。现在像这样,往好的感觉去修改一下怎样。」

「……」 

咏前辈低着头。

我把倒下的画架重新立起来,准备把画捡起来立起来。

「我在美术部被特殊对待着。」

咏前辈的声音如挤出般说道。

「那,那个……?」

「这些全部都是因为我画得很好。因为我有很好的实绩。但是如果我的画变得不好的话,那就已经不行了。变成只是染了头发戴着耳环,没有朋友的可怜的不良少年。」

咏前辈的情绪以惊人的速度坠落着。完全跟不上!

「不,不,没有那样的事!咏前辈看,即使画得不好,也是个温柔的前辈!」

「你那是暗地里承认我画得不好吗?」

「虽然没有承认才对!」

那个方向不太妙。换个方向吧。

「咏前辈的画画得不好这种事绝对不可能!因为现在不是也非常努力吗!啊,你看,话说回来这个就像是为了摆脱低谷的练习台吧?那么,就以轻松的心情完成不就好了吗!」

我这样诉说的时候,咏前辈抱着头。

「一开始当然是这么想的……。但是,越了解玲奈子,就越觉画的越不像你……」

「这不是本末倒置吗!?」

为了摆脱低谷而乱写乱画,又会陷入低谷吗……!

那当然是因为,无论什么样的东西都想画得很好,也许是这样……。但是因为做不到,所以叫了模特来调整吧……?

怎么办。我觉得我一个人无法说服。也许叫美知留老师比较好……。

就在这么想的时候。

「……玲奈子,我……」

咏叹前辈用手指描着我立下的画布。

为了读懂那双眼深处的感情,我凝视着。什么都不懂!因为和我居住的世界太不一样了!

「对不起,玲奈子。今天就到这里吧。」

「但是!」

「没关系的。我今天可能也有点累了……。明天见,拜托了。」

咏前辈当场深深地低下头。

我什么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她就像抚摸孩子的头一样摸着画布。

「……我也没能在你上面好好作画,对不起。下次我会更加努力的。为了让谁都能认可,我会努力的。」

那简直就像是哄着年龄相差悬殊的妹妹的姐姐一样,不知为什么我的心被紧紧地束缚住了。

在空教室前分别。

「那今天就到这了……今天我给你看了我不好的地方,对不起。明天见,拜托了。」

对再一次深深地低下头的咏前辈说再见,我暂且凝视着那个背。

即使是那么有才能且温柔的人,也有不顺利的时候……。

而且,不是被谁指责了,而是像这样自己不能认同自己……。这样的事……。

我抱着乱糟糟的心情回到教室。想办法把咏前辈的想象在自己身上,但是很难办到。

我没有陷入低谷的经验,我……。说到低谷,人生会一直处于低谷中吗……。所以,我确实觉得回家好好休息是解决办法之一。

其他有什么我可以做到的事情吗

总觉得不想就这样回去,我把脚转向了美术部。当然咏前辈不在,不过,注意到我的长谷川同学出来见我。

「咦,甘织同学,怎么了?」

「啊,不,稍微有点事。」

咏前辈很早就回去了这件事,还是不说比较好吧,但是因为想不出其他的理由,所以就沉默了。

这种情况下,长谷川先生也没再深入,我们之间尴尬的空气流动了!

但是,那个瞬间,我的脑海中一下子闪过一个想法。也许是为了摆脱尴尬,我的大脑全转了。谢谢你,我的的大脑!

「对了!长谷川同学!」

「啊?什么?」

我向前倾斜着,询问了一下长谷川同学。

「呐,咏前辈画的画,哪里会有呢?」

我想到了。我真的不知道那个对前辈有没有好处。但是,说不定我也能做的事。

「咦?画吗?那样的话,大概是在美术准备室吧。」

「我想看看!不行吗!」

「啊,嗯,那样的话,大概要取得广崎老师的许可……」

「我知道了!谢谢你,长谷川同学!」

「啊,那个,脸太近了,糟糕,香味,好甜,甘织同学!」

我用力地挥手,在违反校规的边缘,快速走了起来。

因为,为了好不容易认识的前辈。

作为被疼爱的后辈,我也想尽可能的去做能做到的事呀!呐!

***

预定的最后一天。咏前辈的脸上还是写满了失落。

「前辈,您果然还是……」

「诶?不,没那回事哟。昨天晚上睡得很好,嗯,没关系的。」

咏前辈无力的笑着。

「而且,这幅画我还是决定修改后好好活用他。就算是从这里开始,我也会想办法的……。如果能发挥我平时的‘力量’的话,嗯,一定……」

「……」

无论怎么想去隐瞒,但因为是面对面的缘故所以马上就知道了。平时就连和他人对视都很少有的我,在这四天里,我每天连续看了三个多小时的咏前辈的脸。搞不好加起来的时间已经比和同班同学半年的时间加起来还多。

我对艺术家一窍不通。

但是,如果是咏叹前辈的话,我可能稍微能够明白一点。

「那个,咏前辈。」

「啊,嗯?」

「在不妨碍的程度里,但是……我能稍微和你说几句话吗?」

咏前辈,今天完全没有进展。不知是否是注意到了自己的样子,她露出苦笑。

「是的,当然。今天你要和我说什么超有趣的话呢?」

「咦,是指咏前辈的画!」

在潘多拉的盒子打开之前,我大声喊。

咏前辈吓了一跳,反复眨眼。

「我的……?」

「是的,那个,其实我一直在看看咏前辈以前画的画,拜托了长谷川同学。」

「……诶?」

像这样一个完全外行的女人,竟然对内行的人说出感想,真可怕。但是……!

因为前辈为我着想,还对我很温柔!那么,我也是!怎么说呢,作为聪明的后辈!

「无论哪一幅都很棒的画作。因为我是绘画的外行,所以完全说不出机灵的话,但是怎么说呢,我觉得这是一幅很有魅力的画!获得了很多奖,也让人有种接受的感觉……。所以,没关系的!前辈的画可以打动人们的内心!」

我拼命地向她诉说着。

虽说如此,换做是我的话,从连艺术的字都不知道,三天前刚认识的后辈那里得到称赞的话,一点也不会受到影响吧!

即使那样也没关系的心情,我只做我能做的事!因为决定了要努力!

就在我这么想着的时候——。

「……玲,玲奈子……」

不太对!咏前辈变得泪眼汪汪的!

摇摇晃晃地被抓住袖子。就像刚学会抓起来的幼儿一样。

「被五人组的玲奈子说了这样的话,我,我……」

竟然受到了这么大的影响……!

效果拔群……。

「画了画,真是太好了……」

「这,这样啊。这个,这比什么都好!」

像这样的我说的话,竟然能发挥出像火箭筒一样的威力……。这样啊,不知不觉中我,也许是作为五人组的一员也获得了成长……。

就像听古典音乐长大的花一样,我日常生活中都在听五人组里大家的声音……总觉得,像这样,我的声音或许也获得了成长……。

「谢谢你,玲奈子……」

「不,不,不,不用谢。」

用纸巾擤鼻涕的前辈,带着红着鼻子一边反问到。

「其他呢?」

「诶!?」

嫣然一笑的咏前辈。

「我的画,你还有其他喜欢的地方吗?」

「嗯,嗯,那个,颜色很漂亮,很棒!感觉是获得奖项的人的品位!眼睛很幸福!」

「好开心……」

又是啜泣的咏前辈。

和死谁没有关系,为只能一个人不停地在艺术道路上前进的前辈的背后推一把的话,我也感到很荣幸。让我感到做模特是有价值的——。

「其他的怎么样?」

嗯……。

真不愧是我,到了第三次,终于意识到有点奇怪了。

「感觉氛围非常温柔!我这么想到,但像这样尖锐的画也非常帅气,各种风格都按照画的主题分开使用,我觉得很厉害!」

「还有呢?」

「怎么说呢,有各种各样的的主题呢!我想画本身有各种各样的,但是离高中生的级别太远了!我觉得着眼点很好呢!我觉得那个果然,想象力比别人还要强!」

「嗯嗯!其他的呢!?」

「是啊!请稍等!」

我用双手按住太阳穴争取时间。

咦……?我的工作应该是模特,为什么要这么全力地表扬咏前辈呢……。

但是在一瞬间清醒过来的时候,眼前的咏前辈的眼中就像星空一样,眼睛闪闪发光地注视着我,「已经没有了!」这样的怎么也说不出来。

我拼命地挤出段子(和冷汗),想起了香穗的话。

「但是,实际上拜托那个女孩的不仅仅是模特。总之,在平复心情之前,好像要不停地表扬她。所以,在美术部表现得像女王一样。」

原来如此,啊……!

「呐,还有其他的吗?没有其他的吗?呐,啊,可以的话要再去看一次画吗?呐,去吧,玲奈子。」

但是,一边捏着我的袖子,一边浮现出灿烂的笑容的咏前辈,与其说是女王,不如说是任性的小公主一样的气氛。

我已经不去抵抗了,被咏前辈拉去。

摆脱低谷的方法——!哦——原来如此啊——!

***

结果——。

直到放学前,我都对咏前辈赞不绝口。

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第二天放学拜访到咏前辈,前辈完全恢复了平时的状态——反而完美地摆脱了低谷——昨天的后续以飞快的速度结束了。

修改后的我的画,在外行人看来已经很美了,我很高兴……。看得太入迷的话,可能会被要求继续昨天的「表扬」了,所以我逃了出来。

我还以为是完美的前辈呢!

然后现在,在这里。

「你是不是全都知道,美知留老师?」

我用眼睛盯着她看。职员室,坐在椅子上的老师,努力地盯着斜上方看,但不久就放弃了,露出了苦笑。

「呀,对不起。这次算我欠你的,呐。」

「嗯……。嘛,没关系……」

如果老师装作不知道的话,再怎么做也没用,说起来我一直在借屋顶的钥匙的立场。尽管如此,如果坦率地承认并说是欠我一次的话,嘛,是妥协了呢。

「如果知道的话,一开始就告诉我不就好了吗!」

「呀……。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下,你的条件符合了。」

「……是模特的条件吗?」

「嗯。不,虽然不是伏见说的——。但是,如果能得到鼓励的话,还是发自内心的话比较好。」

「嗯,如果是老师事先告诉我的话,那就会变得像樱花一样的感觉……」

「就是这样啊——。即使不愿意也太好了。伏见同学的干劲复活了,真的是太好了。这也全是甘织的功劳哟。」

两臂被砰砰的敲着,我鼓起了脸颊。那——就——好——,但那种害羞的样子,我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吧——?

「但是」

美知留老师挽着胳膊,深深地喃喃自语。

「不能说啊。美术部的王牌摆脱低谷的方法,竟然是让长相可爱的低年级学生一味地表扬她。如果这样的传闻传开的话,伏见就不能来学校了。」

「那确实是!」

伏见咏前辈在下一部作品中又获得了大赛的大奖。

一想到我的力量也许对那个获奖有一点点贡献,总觉得作为后辈很自豪。

但如果要让我再做一次模特的话,我绝对会拒绝的!?

<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