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短篇 我怎么可能成为一个好的后辈!不行不行!(※并不是不行)前篇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7:39

网译版 转自 真白萌

翻译:殒裂

***

芦谷有各种各样的教师。有可怕的人,有严厉的人,有温柔的人,也有毫无干劲的人。有人气高的老师也有人气低的老师。无论什么时候,学生们都会像老师评定她们一样评定老师。

高一A班的班主任。广崎美知留是英语教师。是一位三十多岁且个子娇小的女老师。总的来说是一个很温柔且受欢迎的老师。

因为一点也不摆架子,平易近人的氛围,所以没有和大人接触的紧张感,很容易说话。阳角他们(不,我也是阳角)总是小美小美的叫她,我也不认为这是她被小瞧了,所以我折中叫她美知留老师。

放学后我被她突如其来的叫了出去。

夏天过去了,这是我和真唯,还有紫阳花的关系暂时平稳下来之后的事——。班会结束后,我被「能稍微说点事吗?」这样搭话了。

虽然觉得不是说教的气氛,但是美知的老师总是这样,所以无法判断……。我呆呆地站在办公室里的美知留老师的面前,环视着很难访问的办公室。

感觉办公室的规模比起初中,多多少少变得宽敞豪华了吧?

有一种说法是,阳角和老师关系很好。与阴角相比,阳角会被老师们宠爱,也会被老师们偏袒。但是,不知为什么我完全没有享受到那个恩惠。是的,因为和老师关系并不好。

讨厌啦,如果我在高中出道的时候,用更加轻快的语气喊着「小美」缠着老师的话。怎么说呢,假如换成是我被这样叫的话,感觉一定会变成「哈?连我人生一半都没度过的小鬼们……」。我本性是个阴角啊!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有什么方法可以和年龄相差悬殊的人搞好关系啊!

像香穗那样被普通的喜欢,真唯也很受老师的尊敬。不,真唯太特别了吗。

综上所述,怀着紧张的情绪站在老师的面前,等待老师讲话的时候。美知留老师转动椅子,面向我。然后,双手合十。

「抱歉,甘织!其实我有事情要拜托你……」

「要拜托我…吗?」

用一半害怕一半好奇的语气回问道。

「嗯。这件事,只能拜托甘织了。」

嚯!?只有我可以……。

这该不会是和老师搞好关系的机会吧?

不,要是能搞好关系的话就太理想了。我和四人组关系变好的过程中深切地感受到了这一点。向有权力的人献媚,真是快乐!

在暧昧的笑容背后,隐藏着像恶代官一样的想法继续听了美知留老师的讲话。(注。恶代官:日本电视剧中经常出现的江户时代的反派类似于恶霸地方官)

「我虽然做着美术部的顾问。但是明明画画也不怎么好的。」

「是啊。」

「是啊?」

「啊,不!你看!偶尔会在黑板上画动物的画吧!怎么说呢,很有独创性,感觉骨头都快断了!」

「算了,怎么都好。」

美知留老师用圆珠笔在手边的记事本上画了一幅骨头快要断的,很有创意的四足动物的画。我想是狗、河马或者是羊驼。幸好没有受到被问「这是什么」的骚扰。

「所以呢,那个美术部人手有点不够。」

「诶!?我也画不好啊!?」

「没关系,没关系,不是你想的那样。」

「唉。」

和其他从小学开始就喜欢漫画的女生一样,我在那时也学习过一段时间的绘画。与其说是学习,不如说是在无聊的课堂上,在教科书空着的空间里画画。

所以,我的专攻领域是美少女的正脸画。不,称之为专攻领域也太不自量力了。没用的,我只能做到动笔把白纸涂脏成黑色。

但是,不是那样的。

「是搬东西之类的事吗?」

但是那样的话,没有必要拜托我吧。如果不是想让我肌肉酸痛的的话,叫男生就好了。

「详细情况请先去美术部接受说明。」

「哦,去美术部啊……啊,现在开始吗!?」

「嗯,已经和她们说过了了。」

「明明还没有决定答不答应……」

美知留老师在记事本上写了一个「给甘织」,递给我。

「总觉得甘织是不会拒绝我。」

「从哪里得到的信赖啊……」

确实如老师所说,我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拒绝过老师的请求……。我接受了美知留画家画的四足兽的纸,露出了「嘿嘿」的笑脸。

「只是,去就好了吧。」

「对对对,只是去就行了。仅此而已。」

「这本记事本不是报酬吧。」

「说不定哪一天会变得值钱哟(笑)」

「那么就等值钱了再给我吧……」

「就当是卖我一个人情的机会,就帮帮我吧。」

美知留老师笑着送我出去。

「哎……」

嘛~,总有一种被强迫了的感觉,不过对我来说也是因为能体会到「和老师关系变好了!」这样的心情……其实没有那么坏。

早知道会变成那样的话,干脆拒绝就好了!

***

美术部在校舍的二楼。在特别教室楼的里面。

当然,因为在美术课时使用这间教室,所以去过好几次。但是……。

从门的窗户往里看。

里面一片寂静,有好几个学生正在摆着画布。而且都是高年级学生。

在这里,我用「大家好!是美知留老师叫我来这里的来的!」这样一步一步地踏入美术室的话,对我来说门槛很高呢。(注:此处原文为「『ちわーっす! みちる先生に言われてやってきましたー!』」用的词比较偏向那种开朗系的人,与主角本性是「阴角?」不同)

应该早早地转移到计划B吧。是的,也就是说在美术室前徘徊,等待有人跟我打招呼的作战……!

如果谁都不跟我打招呼的话?到那个时候……好痛苦啊……。

因此,我为了尽可能地提高计划B的作战成功率,决定假装不停的往美术部中窥视。没错,这就是全力以赴。怎么样,真唯,紫阳花。看,我有在努力着——。

体感时间两个小时后(实际上还不到五分钟),当我对自己行为的无意义感到疲惫时,终于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

「咦……那,那个,甘织同学?来美术部有什么事吗?」

「诶!?啊,对!」

一看。是同班的长谷川同学。和平野同学,总是让我提心吊胆,不管怎么说都是老实的不起眼系的女孩子。

啊,对了!长谷川同学是美术部的!

「啊,嗯!是的!我是被美知留老师叫来刚刚才到的!但总觉得有点不好意思打招呼!是刚刚才到的哦!」

即便现在阴阳角鉴定师9级的人来鉴定的话,一定会被「嗯,这家伙是阴角呢!(笑)」这样判断。我焦急地思考着,并想着要快点说明情况才行。(9级算低吗…)

再说长谷川同学本来就认为我是阳角,所以并没有特别怀疑,「啊,是,是这样啊!」和我打了招呼。我的心终于平静下来啦。

「那么,请,请进」

长谷川同学带着僵硬的笑容带领我,向前走去。

「啊……」

然后「咚」一声撞在了还没打开的门的右手边的墙壁上。

「没,没关系吧」

长谷川同学蹲了下来。

「好痛……。所以……这不是梦吗……?只有我亲眼目睹了在黄昏的走廊里沐浴着夕阳伫立的美少女,并带她去了我的美术部,这可是对文化部女生来说垂涎已久的场景啊,难道不是只有我能看到的幻觉吗……?」

「真的没问题吗!?」

长谷川同学在那里小声的嘀咕着。

她听见我的声音后吓了一跳,扶着额头站了起来。

「嗯,嗯!没关系的!诶!?诶~~,甘织同学在这里……!啊,不,没关系的,真的没关系的哟!没关系的!」

「这,这样啊……。那就好了……」

被名为「没关系」的回复打断了,我只好点头。长谷川同学情绪异常高涨,打开了门。

「大家好!」

跟在兴奋地突入教室的长谷川同学身后进入到教室后,我吓了一跳。视线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啊,部长!甘织同学好像是被广崎老师叫来帮忙的!」

长谷川同学向长头发的女性这样报告道。我也慌慌张张地把双手放在裙子前,轻轻地低下了头。

「听,听说需要我的帮助,我被广崎老师叫来的。我叫甘织玲奈子。请多关照。」

部长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哦~~难倒道说是那个那个美少女集团,五人组的……?」

连其它年级的人都知道!为什么?!

不知为什么长谷川同学在那高兴地点着头。

「没错!没错!她是其中最美的美少女,最美的美人,也是班上最受欢迎甘织玲奈子哟!」

喂啊啊啊!

怎么想都是『甘织啊,那家伙是在五人组中最弱小的……。比最终迷宫的魔王城周边出现的杂鱼怪物还要弱的中boss……』吧!我是!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说阴角不擅长说话啊!再怎么说,如果这个不否定的话……。

「没,没那回事,我就是,那个,不起眼的人。」

「啊哈哈,对不起,看到了稀奇的东西呢。但是,第一次看到真人,果然很可爱呢。谢谢你来了。」

「不,没什么!」

糟糕,脸一下子烫起来了。能得到这样高年级的姐姐的夸奖,高中出道真是太好了……!

「所以,其实有事要拜托你」

部长环视教室时,坐在窗边的一名女学生发出了声音。

「——这里」

是一个留着明亮头发的女子。随风飘动时,偶尔从头发的缝隙中,窥视到很多耳环,稍微有点可怕。气氛总觉得有点厌世,即使在很多人中也能一个人放出光辉,有着这样奇特氛围的女子。

她给我的印象是从远处眺望的话,既漂亮又养眼。但是不慎靠近的话,自己会变得遍体鳞伤。

因为在同年级没见过,所以我想大概是前辈吧……。

部长悄悄地走来。

「她是伏见咏。是美术部的二年级学生。其实拜托你的事,是关于伏见的。」

「请到这边来。」

被冷冷的声音命令,我不禁挺直了脊梁。

那,那个……?我求救般地看着部长,部长为难地微笑着。看来想不去是不行的了。

我迈出步伐,长谷川同学从后面传来「甘织同学,请加油!」的支持声。难道后面要做的事我必须加油吗!?

在伏见前辈面前停下脚步。伏见前辈只是坐在椅子上,什么也没做。

从上到下一直盯着我看。好可怕啊。

「你叫什么名字?」

「那个,我叫甘织玲奈子。」

「是吗?我是伏见咏。请叫我咏前辈。」

是那种「初次见面就被强硬地要求用名字来称呼她」类型的前辈……!?

「是,是的。咏前辈。」

「很好。资质也不错。」

站起来的咏前辈,在我周围再转一圈。不知道接下来开始会对我做些什么,我提心吊胆地像电池用完的芭比娃娃一样地定住了。

「那么,这次就用坐着的姿势吧。今天准备了椅子,姿势由我来指定,就像这样……」

「那个……?」

当我还没搞清楚事情的全貌时,一瞬间就被准备好了。

双手放在膝盖上,脚斜着坐。总觉得像女播音员一样,贞淑优雅的美女姿态……。

「嗯,很好。那么,就请你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了。」

咏叹前辈准备了画夹、画布和一套绘画材料,我终于想到了一个让我非常不想去面对的可能性。

「那,那个!?」

「嗯?」

夕阳照射下的教室。其他的部员一边沉浸在自己想做的作画当中,一边时不时地往这边看。其中,长谷川同学正在用闪闪发光的眼睛凝视着我。

这个气氛让我很不舒服。对于不太喜欢别人的视线的我来说,现在的这里简直就像是地狱一样,这是……。

「虽然我觉得不太可能,我现在,不会是在做绘画模特吧。」

就在这时,一直保持着尖锐眼神的咏前辈放松了下来。

「咦?你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来的吗?」

「是!」

我用力点头。然后咏前辈拿起了个木炭一样的东西。

「是吗?」

「嗯,不,就是这样的……!」

她的手干净利落的在画布上舞动。

啊,那个……!?总感觉…时间重新开始了轮转,就如同暗示着对话在此刻终结一般……!?

难道不应该大家先商量一下,「是吗是吗!?不知道情况就来了啊,那真是抱歉啊,要不把广崎老师叫过来再好好谈谈吧」,应该像这样的氛围吗……!?)

明明是那个五人组的我在这里发言啊……!?(四处张望)

「对不起,如果你能不要在那里东张西望,那就帮了大忙了。」

「啊,是的!对,对不起!」

「如果累了的话马上可以休息的,请随时说吧。」

「好、好的……!」

啊,说不出口……!在这个静谧的教室里,决不能打破这名为平稳的画卷!周围的人,大家都在认真作画啊!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一天,我凝视着正面的咏前辈,只是一味地度过了一段让我不舒服的时光……。

为什么是我啊!如果是做模特的话,不是还有很多比我更合适的人才吗,美知留老师!

***

「呀,果然甘织是最……。」

「最什么!?最好搞定 的是吗!?还是说最容易被骗的!?」

第二天的放学后,我在办公室向美知留老师气冲冲的顶撞着。

「说的真难听呢。谁也没有想骗你啊。我只是在想,如果是甘织的话,会不会很顺利地接受我的邀请呢?」

我真是太没看人的眼光了……!

对这样阴角的我,是什么惩罚游戏吗!?虽然很想这么大喊道,但要是这样喊出来,好不容易大获成功的高中出道就葬身大海了……。不舒服……。

「啊,又不是一直要你当模特的。几天就会结束。拜托了,甘织。」

「嗯。但是,这样的话找王冢同学不是……。」

「那是做不到的!」

被一本正经地告知。嘛,嗯……。

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真唯自己是个大忙人。就算不是那样,如果真唯作为模特出现在美术部的话,好像能看见其它部员无从下手的场景。说到底,作为模特的费用,到底要花多少钱都不知道。

「那么……!」

那紫阳花和纱月怎么样。刚要这么说,就把话咽了下去。

纱月有兼职。像那样带着不想浮出来的笑容去接待客人,就算是讨厌的事情也会很认真地做着。很努力地支援着家庭开支,是个的非常了不起的人。

而且紫阳花平时也是为了照顾弟弟们而早早回家的。如果我「模去变成模特!」这样拜托她并得到答应的回复的话。在这种情况下,抢了紫阳花的时间早点回去的我做的只是游戏。那样的家伙罪该万死。

「那么,小香穗怎么样!」

「小柳好像也有事。」

「嗯。」

我捂住了胸膛。香穗一边在做洋装,一边在拼命地拍着cosplay照片,努力推荐活动……。为了向全世界传达自己的喜欢的东西……。

只有我……什么都没有的,全世界只有我……。美知留老师做出的是最好的选择……。

「对不起,老师……。像我这样什么都没有的小姑娘,顶嘴什么的……」

「突然怎么了?」

「模特,能让我做,真是太感谢了……嘿嘿,真的非常感谢谢,老师……。不是其他人,而是选择我甘织玲奈子……」

「不,如果能帮我做的话就太好了……」

美知留老师怀疑地突然看着突然判若两人,自卑的我。没关系,像我这种人……。成为五人组中其他四个人的替身,是最有价值地使用时间的方法……。嘿嘿……。

「嗯,嗯。如果你能欣然接受的话,那就太感谢了。」

「我会诚心诚意,努力去做的……」

但是实际上,对五人组的大家来说,我在日常生活中得到了太多太大的恩惠了。如果不定期报恩的话,我的心就会被膨胀起来的恩情压扁的啊。

就是这样到了第二天。今天也要被部员们刺过来的视线刺成刺猬吗!我这么想着干劲十足地(重新开始)去美术部了。

「咦?今天不是在美术室吗?」

「是的。」

我被叫出来的是第二特别教室。平时……这里平时是做什么的教室呢。总之,没有任何人,是个空荡荡的房间……

隔着帆布板,我和咏前辈面对面。没有其他人了。

「我不太喜欢那个房间夕阳照射的角度。而且……」

「而且?」

咏前辈稍微停下手,移开了视线。

「……玲奈子同学,你好像不擅长别人的视线。」

「诶!?」

被,被看穿了……?太厉害了。她竟然识破了我这个完美拟态后的弱点。是洞悉眼吗。不愧是美术系的人。

话说回来,所以为我租了一间不受欢迎的教室,难道是咏前辈,是个好人……!?明明看上去,是个很冷漠的人!

「谢。谢谢您!」

「不,不,请不要误会,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如果模特一直僵硬着脸的话,就完全画不出好作品了。」

咏叹前辈说得有点快,就像是在找借口一样。

果然是个好人!

我心中的紫阳花笑着判定。直截了当地举起了「好人!」的标语牌。不,不行!如果是让紫阳花来判定的话,全世界的人都会变成好人!

我决定向心中的纱月同学请教。「你不觉得咏叹前辈是个好人吗?」纱月是这样说的。

「人类这种表面上装好人,也不知道背后在做什么。眼前的女人,也有可能是个下载无名艺人画的画像上传到推特上,并说着「是自己的新作呢w虽然不太擅长w」的垃圾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我立刻把心中的纱月轻轻地锁在了金库里。这样会变得不相信任何人的!

垃圾……不对!坐在咏前辈的前面,面向正面。

这样的话,和昨天一样,必然会和咏前辈对视的。

「……那个、咏前辈」

「嗯,怎么了?」

视线又怼上了。

「玲奈子同学,今天的妆化的是不是有点浓?」

「诶?不,和往常一样啊,大概吧!」

慌忙把手贴在脸颊上。为什么呢。也许是因为只有两个人的情况吧,和昨天不同的紧张感袭来。

「这样啊。嘛,请不要太紧张。」

「好,好的。」

被容貌端正的高年级姐姐凝视着……。我虽然不擅长很多人的视线,但这不代表我很擅长一个人的视线。

话虽如此,咏前辈从刚才开始一次也没休息过,拼命地动着手,所以必须不好意思打扰她……。

安静的室内仿佛连画笔摩擦的声音都能听到。

咏叹前辈一心一意地画画的样子,和香穗用认真的表情制作cosplay服装时的脸也很像。

……我只是坐着,真的有用吗。

总觉得很抱歉……。

开口的话。

「那个,我有一个比我小两岁的妹妹。」

「诶?嗯。」

我决定表演我唯一的段子。

「那个妹妹啊,我说咯。「姐姐说借我手机。」我听她的解释,好像把自己的手机弄丢了,说想打一下电话。没办法啊,我就把手机借给她了,但是总觉得有种不好的预感。真的十分讨厌的感觉,我都后背发凉了。然后竟然有人接了妹妹的电话。而且还在那头说「喂,我是甘织遥奈」。妹妹明明就在眼前。我当时已经毛骨悚然了,想都没想就说到「我这边的才是遥奈啊!?」

「诶」

咏前辈看了我两次。

「你在说什么……?」

「不,那个……」

空气异常沉重。

咦,好奇怪啊……。这个,明明本打算说个搞笑段子的……。

不由得像求救一样摇动视线,但这里除了我们谁都没有。从某种意义上讲,我现在脊背发凉。

「是在说恐怖故事吗?」

「不!其实妹妹把手机忘在朋友家了,那个朋友没办法接了电话,但不知为什么却借用了妹妹的名字,真是超级有趣的故事!」

「是……。超有趣的故事……」

「是,是的。」

咏前辈一脸抱歉的样子。

「对不起,我笑不出来。」

「不……」

「但是,超有趣的。」

「没关系的!啊……我要去死了!」

我一时冲动想从窗户跳下来,结果被阻止说道「等等」。

「那个,但是突然怎么了。竟然说出那样的超有趣的话。」

「不,那个…………」

身为阴角的我流露出兴趣就会变成这幅愚蠢的模样,我已经再也无法掩饰,小声地开口。

「妹妹咏前辈在很努力地作画,我却只是坐着,我无法忍受……」

「一直不动并忍耐,不是很辛苦吗?」

「那个算不了什么!」

为什么呢。突然想起中学时代,为了完全消除气息,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只看着手表秒针的记忆正在复苏……。

同时,各种各样的黑暗记忆快要喷发出来了,我慌忙关上了潘多拉的箱子。这个最好不要再开封,掉到岩浆里去。

「呼~~……」

咏前辈把手放在嘴边,眯起了眼睛。

「噗,哼哼哼哼……。所以才说那个超有趣的话……」

「咦,咏前辈?」

「哼哼哼哼哼……。第一次看到这么做的人。哼哼哼……」

……好像是在爆笑。

把身体弯成「く」字,咏前辈发出一阵笑声。

从结果来看,我的作战非常成功……?不,不是。这个是经常听到的「你,有趣—女人w」的家伙!

「对,对不起……总觉得,结果妨碍了工作……」

「不,你真是个幽默的人啊,玲奈子同学。」

这绝对不是称赞的话吧!?

呼~~,咏前辈把手放在胸上,调整呼吸。

「……我也,变得紧张了吗」

「诶?」

「你想让我放松下来不是吗?玲奈子同学」

不,那完全是误解……。

咏前辈温柔地微笑着。把头发染得明亮的耳环的高年级学生的姐姐,投来简直就像慈母一样的眼神。与那个外表的差距,不由得让我……。

「不愧是那个五人组啊。」

呜咽。

我,我………………。

「没,没那种事……我……」

也不能否定,只能接受了咏前辈的话……!

因为,如果真的被说成是五人组的话!已经不是我一个人的问题了!如果我是垃圾的话,整个五人组的评价就会下降!没办法啊!?这是合法的!

一只名为良心谴责的啄木鸟,朝我的太阳穴咚咚地打过来,让我头疼不已。

咏前辈凝视着远方,张开用鲜艳的唇膏点缀的嘴唇。

「从突然的意义上来说,我们也是一样的。对不起,请你做模特。玲奈子同学,你一定很忙吧?」

「啊,那倒也没什么,完全没有,对美知留老师来说也是,只是卖她一个人情……」

说实话,又被人笑了。就像真唯给外面的人看到的那样,是个很有品位的笑容。

「我最近有点着急……也许是因为到了低谷期。所以,我想用描写同龄女孩的人物画,找回一点感觉。」

咏前辈呆呆地眺望着画布。昨天让我看了一下进展,写实画风的素描非常好。我简直就像个美女。

从今天开始,从底稿的上面开始,好像要去一点点地涂上油画的颜色?

「嗯,是康复训练吗?」

「是的。为此,我拜托广崎老师帮我找一个模特。没想到那个五人组的玲奈子同学会来,真是吓了一跳。」

「五人组,连高年级学生都理所当然地知道……」

「谁知道呢?只是我特别喜欢观察芦谷的学生罢了。」

羞涩微笑的咏前辈。画画的,就是这样的家伙吗?

「那么可爱的人聚集在一起的话,那已经很吸引人了。我喜欢可爱的人,更不用说了。」

「是啊,是啊。都是可爱的人吧……。王冢同学、纱月同学、紫阳花同学、小香穗等。」

有着细长眼睛的咏前辈,微微前倾,把脸靠近。

「而且……还有甘织玲奈子同学啊。」

「吓……。」

不由得失声了。

因为高年级的姐姐这么无防备地逼近,人生中也不是那么多次的事!不,是物理意义上的逼近!?

「能拜托玲奈子同学当模特,真的很幸运呢!」

在黄昏照射进来的教室。只有我们两个人。总觉得这样不太好。不,这只是画家和模特面对面而已,没有什么不好的。

偷偷地看着窃笑的咏前辈。

「怎,怎么样……?我能做模特吗……?」

咏前辈重新坐回了原来的位置,笑容满面地点头说「嗯」。

「真是帮了大忙了。画着画着很开心哦,玲奈子同学。今天的进展也只有一半左右,剩下的只有一点点了,请继续陪我一下。」

交往……!

不,不是!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注:付き合う:有“交往”和“陪伴”两种意思)

「这边才是,拜托了。」

<后篇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