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五卷 纱月篇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5:44

翻译 陈泽威

资源 烟雨

“我真是受够了….”

小香穗独自在房间里唉声叹气道。

放学后偶然逗留在学校,被玲奈子叫去后。结果却被高田卑弥呼率领的一派人给逮着了, 被卷入了近乎暴力般道歉的旋涡中。

就算道歉本身是个善意的举动,但却极其考验被道歉方的忍耐力呢。香穗真的心累。

“没想到,高田卑弥呼和根本托米的相遇,居然是那么悲惨的往事……”

夕阳西下时回家的香穗,无所事事地走向书桌。是看漫画和追番呢?还是为下次漫展做准备呢?

Cosplay展之后,香穗的粉丝数量与日俱增。

虽然总有不懂风趣的人拿我的漫展排名开玩笑,但是漫展出场的地位,带来的好处似乎更多呢。

于是乎,最近cosplay的兴致又高涨了起来。

趁现在赶紧大赚一笔,搞不好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夏天, 就可以出写真集了……!

对于沉迷漫画中长大的香穗来说,她梦想就是出自己的写真集。

说到底,写真集这种东西,五花八门的……要是自己的卖不出去了, 那可就蓝瘦香菇了…….

“ 就算烦恼以后的事情也无济于事!算了,做衣服吧——!”

正起身之际,家门铃响了。

“咦?”

话说回来,我今天约了人呢。一路小跑去玄関。来客正是穿着芦谷高校制服的黑发美少女,琴纱月。看来她的伤已经痊愈了,太好了。

“晚上好”

“小纱月,欢迎回家!”

“多多打扰了”

琴纱月优雅地间鞋子脱掉后摆正,然后轻抚着头发站了起身。

“哇塞—……”

“….怎么啦?”

“你简直超级上镜!”

纱月虽然一脸不知所云,但也习以为常了。

琴纱月归根结底对香穗来说就不是一类人。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恐怕纱月也一样,完全和香穗没共同语言。

香穗喜欢追番看漫画。而纱月基本读纯文学类的书。一直寄身于图书馆。纱月也爱看轻小说,但小香穗熟悉的网络用语却总让人云里雾里的。

“小纱月。 为什么我俩突然好上了呢?”

“没有啊,我们关系哪好了?”

“我哭了!亏我还那么爱小纱月,的这张美颜呢❤!”

“是吗。 我也爱你,给我的劳动报酬呢。”

搞不好她们俩,可以一直这么随心所欲地一言一语地畅谈下去。

利用和被利用,这种明确的关系。让人身心愉悦。

(嘛。纱月的脸,毫无疑问是长得挺讨人喜的)

刚招待纱月进房里,就让她试穿刚做好的cosplay服。

纱月预定再次在下次摄影会上露面,今天就是来试穿衣服的。

香穗这个瞬间,乐不可支了起来。

“可还行!?纱月!”

“……不算很紧。尺寸刚好,但是……”

新造的衣服。看着大腿暴露色气满满的V字紧身衣,纱月眉头紧锁。

“…啊这,布料面积没偷工减料吧!”

“唉? 是吗。确实呢,但皮革紧身衣才是卖点呢!简直是小纱月量身定做的异世界女剑士!”

“是吗……”

纱月用无法释怀的表情,确认下镜子里自己的样子。

同时,名为纱月的台风袭卷了香穗的心。

(啊啊,小纱月…!真是天仙下凡…!简直就找不到,二次元衣服这么合身的人…!我仿佛听到我造的衣服的欢呼声呢……!)

香穗兴奋地都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了。

(这就是货真价实压倒性的光芒……!纱月给衣服锦上添花,衣服给纱月如虎添翼…!虽然很不情愿把这个给人分享,但对衣服制造者来说是无上的喜悦…….! 嗨到差点没人格分裂!)

香穗乐到身体癫狂地颤抖。

香穗有阳角和阴角俩副面孔,但时不时会向纱月玲奈子等人混淆自己的感情。这种时刻,香穗再也压抑不住自己本性。变成了宅女阴角小柳小香穗。

“小纱月,认真搞cosplay吧!你有征服世界的才能呢!”

“我不要,没兴趣”

“呜~~~~!”

要是她是玲奈子的话,肯定就不暇思索地向她扔石子了。但是是纱月的话那就没办法了。

为维持家庭生计而打工,光明正大沐浴阳光之下的人上人纱月,将自己喜爱的世界拒之于不顾。香穗不知为何心中却有种莫名喜悦,这就是宅女不好的一面吧!

“我好喜欢纱月…这种冰雪无情的地方!”

“我可以脱了吗?”

“可以再让我拍亿张吗!?”

“我脱了”

就算纱月厉言正色,香穗还是满面春风。

“喂”

重新换上校服的纱月,一边摆弄着一边寻问道。

“你喜欢我吗,香穗?”

“咦”

罕见的问题。话说,纱月能对人感兴趣就很罕见了。居然在意起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平日一直对他人毫无兴趣的纱月,也有可爱之处呢…小香穗一边思索着,一边回答道。

“嗯,我喜欢你!特别是你的脸!我推爆!”

“是吗”

沉默的间隔。

纱月凝视了会儿香穗,然后

“那么,我们交往吧”

香穗不明所以。

“这是,什么意思?”

面对香穗的反问,纱月无言以复。

她慢条斯理地起身站起。

“没什么。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等等,小纱月——”

看着仿佛是将情感也一同抛弃般,快步离去纱月的背影。

香穗直觉告诉她。

要是这么目送纱月走了,那么她再也不会谈及此话题了。

香穗并不是不会因此而困扰。

“等下!”

“呀——!”

香穗搂住纱月腰间。合为一体跌倒。

被紧拥的纱月,回头怒斥道。这反应是理所当然的。

“突然一下干嘛啊你!?搞什么啊!?”

“还不是怪你什么都不和我说!”

“突然对人施加暴力才不对吧!”

确实哦。

“对不起,小纱月”

面对毫不犹豫就下跪认错小香穗,纱月也无语地叹了口气。

“真是,没头没脑的…….你是被甘织给传染了吗”

“那就是吧!”

跪在走廊的香穗,抬头看向纱月。

“怎么了吗?啊,我懂了。因为小团体里就我和小纱月是单身狗。所以要不就我们俩人一起交往吧?的意思吗?”

“才不是呢…”

纱月整理着头发。看来,她没有立刻要回家的打算了。

正当纱月犹豫之际。香穗抱起双臂,脑内灵光一闪。

“你难道,喜欢小玲奈吗……!?所以才这么悲痛欲绝…….!”

“小心我揍你哦”

因为不想被揍,赶紧换话题。

那么说。

(感觉猜对了,有种不好的预感)

一边想着,一边又问道。

“你喜欢真唯吗?”

“……”

纱月,意料之中地闭口不言了。

香穗自己以前也向真唯表白过,多少有点尴尬。

但是,纱月却直截了当地说

“不喜欢”

“呃”

这种态度,那就是真不喜欢了。那么,香穗也百思不得其解了起来。难道说!

“你喜欢紫阳花吗!?”

这不是陷入泥潭了吗!

“我喜欢濑名……但,并不是那种喜欢呢”

我懂的。香穗也喜欢着紫阳花。又温柔,又可爱,胸又大。但是,似乎并没到那种地步。

“告诉我吧,小纱月”

香穗拉着纱月制服袖子问道。

“抱歉呢,我不是很懂小纱月呢”

纱月将香穗手撩开。

“…你为什么要道歉呢”

“因为,朋友明明很烦恼,自己却无能为力”

“这可真是……自负的说法呢,我又没求你,和你毫无瓜葛呢”

“确实呢”

即便此时,香穗也能淡然点了点头。

“我,平常不都在瞎闹吗?虽然在学校里和大家和睦融融,被大家疼爱。但是呢,其实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和人相处呢”

“…….”

纱月闭口无声,静静听着她的话。

“其实我完全不懂,怎么和人聊人际关系更深的话题呢。总是敷衍,或者开玩笑。但是,现在我决定不再这么做了,我打算坦诚相待了”

“…坦诚相待吗”

“嘿咻”

香穗竖起食指。

摇了摇头。不行不行,表示不可以这样哦。

“所以,那么小纱月…….告诉我,你内心的想法吧。不想和人谈的话题的话,更应如此呢”

“……你真是,不会聊天呢”

纱月挠了挠香穗的头。

“啊…就算我装阳角,但我能力有限也不是无所不能…….但糊弄人倒是挺牛的”

纱月无可奈何叹了口气。

“你有过喜欢的人吗?”

“唉? 有吧……真唯算一个”

怎么说呢。这个答案好像有点似是而非。真唯只是理想的恋爱对象,真正喜欢的人……

其实是……

自己变幻莫测的感情成形前,纱月先开了口。

“我之前从未有过呢”

“嗯”

看着就像。

“恋爱对我来说,只存在在故事里,像童话故事般。我多少也受家庭环境影响。恋爱对我的人生,完全没有必要”

纱月寂寞寥寥地倾诉着。

到底怎么回事呢?

“但是,我才高一呢,没谈恋爱的人,不也挺多嘛。只不过我们身边,有点特别呢”

“没关系的,因为——”

纱月满怀不甘咬牙切齿说道。

“那个真唯,居然已经,有恋人了”

那不成…?

“香穗”

“嗯”

然后,香穗呜喵地叫到。

纱月用手掌,塞住了香穗的双耳。

当着什么都听不见的香穗的面,纱月动着嘴唇。

“——那个真唯,曾无论做什么都彷徨若失的真唯。 居然露出仿佛找到自己归宿般的表情。恋爱真有那么让人沉醉吗?那么,为什么我什么都不懂?真唯她却可以…”

纱月的一言一语,仿佛是锤钉子的锤子般的沉重。

不过,香穗却听不到她那话语,只能看着纱月的样子。

“…….她却可以那样,破涕为笑…….”

国际展示场的舞台上。被玲奈子和紫阳花互相拥抱的真唯,看上去万分幸福。

这件事无论怎样都不能释怀。纱月向香穗倾诉,而是深藏于自己内心。

“我也好想尝尝,爱情的酸甜苦辣”

真唯的成就,对纱月来说只不过是个开始。

那么现在,再接再厉。

“我想看看,我和真唯,谁能够笑到最后——”

说罢,纱月的手便放开香穗的俩耳。

“我说完了”

香穗心不在焉地凝视着纱月。

“小纱月”

“嗯嗯”

“虽然有点对不住你,但刚刚我什么都没听到哦”

“那我就放心了”

不需要任何人安慰的纱月,撩起自己的乌丝黑发。

“万一你听到了,我就得要宰了你了”

“不要堵住人耳朵,还说这么瘆人的话啊!”

香穗觉得,这确实得要正当地抗议下。

此时。

万籁俱寂的走廊里,传来了震动声。

纱月换上冷若冰霜的面孔,面无表情地接了电话,嘀咕到。

“……真罕见呢”

获得香穗视线的许可后,纱月背身接了电话。

“喂,你好?阿姨?”

仿佛是教室面前一般,纱月用客套的声音回复着。然后,这下又变成了无懈可击的美少女了。

“嗯嗯,没关系哦…我明白了,好的.”

很快挂了电话,纱月再次站起来,简短地道别。

“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罢然后走向玄関。

“等等,小纱月!”

“还有什么吗?”

目送着在玄関穿鞋的纱月,香穗心怀不满地说道。

“我虽然不是很懂,但小纱月要是脱单了,我就成小团体唯一的单身狗了,那也太寂寞了吧!”

“那到时再向甘织告白呗?”

“你是想让小玲奈欠多少情债啊你!?”

本想送她到车站,但纱月已经速速孤身离去了。

香穗回房抱起抱枕,心神不宁地看向天空。

虽然不是很懂爱情。但香穗同样也有着这份躁动不安的心情。

五人组是个让人舒心的小团体。如果到高三这五人关系都一成不变的话,那就幸福了。但是,并非如此。

“然后大家,慢慢像这样变成熟呢……”

香穗喃喃自语道,然后躺下了。

然后,在香穗不知情的地方,纱月的物语开始了。

***

琴纱月来到一尘不染的会议室里。

接到电话后,纱月就被专车接走了。车的目的地,正是引领时代潮流情报的根据地,涩谷女皇玫瑰商业大厦。

亭亭玉立的纱月的举手投足配现代建筑简直恰到好处。谁都会认为纱月是人来人往的模特中的一员吧。

纱月在前台带路下,来到会议室。马上出场的女人,正是这个威武庄严地方的城主。

“你来了”

门嘎吱地打开了,她是王冢真唯的生母——王冢露娜。

她一如既往,不拘小节的穿搭,散发着沉浸于研究的科学家般的气氛。然后,她身旁有一个助手般的少女伴随左右。

“久日不见,阿姨”

“嗯,随便坐吧”

她座在了露娜斜对面的椅子那里。

纱月有点好奇墙边站着的那个少女。

“请问您是?”

很年轻。大概是高中生吧。但是,此人绝非模特。

怎么看个头都不够高,更何况,模特根本不会当着露娜女帝的面前淡定自若地打哈欠。

“请不必在意我”

即使她被纱月盯着看,也只是耸耸肩。总感觉她气氛十分诡异。

露娜将手里的资料扔在桌上。

“你和这件事,有关系吗?”

“…”

纱月大概也能猜到,自己为什么被叫到这里。 以前王冢露娜也时不时想挖纱月来当模特,但也只不过是想打听一下王冢真唯的情报。高中入学以来还是第一次被叫出来。大概也是那个吧。

明明自己安插花取来报告自己女儿全部的私生活,王冢露娜还总是美其名曰“反正收不到律师函警告呢”。曾担任过这份恶人工作的纱月,也感觉旧日的伤口隐隐作痛。

万一自己和阿姨幽会的事情暴露给了真唯,那就有口难辩了。话说真唯也说不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和母亲见面吧?纱月自圆其说的说服着自己。

但是,这次被亮出的照片资料上显示的,却是意料之外的人物。

是甘织玲奈子。

“…这?”

“这是你高中同班同学。对吧?”

“没错”

为什么王冢真唯母亲,王冢露娜会有甘织玲奈子的照片呢?

不对,确实对不能说她和真唯毫无关系,不如说她和真唯的关系非同寻常…….

大难临头的感觉,如同热气球般膨胀着。

“我曾在展会上见过她一次,那时她自称真唯朋友呢。不过,要真只是朋友的话,花取就没理由请侦探来调查玲奈子呢”

“……花取居然干了这种事情?”

“是的”

这也,

不算太糟吧,纱月移开视线。

甘织玲奈子姑且也算自己朋友(被纱月认可的朋友),要是她葬身于东京湾了, 会有人伤心的,必须得要给她圆一下子……

露娜像是阐述新作的大纲一样似的,淡定自若地描述着事实。

“这份调查报告,寄到了我家。虽然很对不起花取,我在花取过目前就把这个拿走了。所以,我们这儿的一切,花取都不知情”

“是吗?”

“那个——”

这时,墙边花一般的少女插嘴道。

“我知道这么做不对,但是,因为同校而被选为侦探实习生的我,是不敢违抗女皇玫瑰社长的命令的。所以,才写出了这份结果报告”

看来她也是侦探调查员,这就是少女侦探吗?

仔细想想确实如此,像这种担任母亲任务的女性在世间司空见惯的。

为什么花取单衣会要调查甘织玲奈子身边呢?当然是在怀疑她主人和甘织玲奈子间的关系吧。

那不切实际的三人行关系没被花取知晓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但可能因此,会对玲奈子更加穷追猛打了也不好说。

还偏偏暴露给了真唯母亲。

“你真的一无所知吗?”

照片不只甘织玲奈子,真唯和濑名紫阳花也在上面。

已经是决定性的证据了。

纱月踌躇不决着,自己多少冒着引火上身的危险也要为甘织玲奈子辩解,然后半义务感的开口说道。

“阿姨,她绝不是那种人——”

露娜仿佛是要掩盖此话似的,扬声道

“——据说她,居然和四个少女同时交往。”

……….

纱月瞠目结舌。

四人?

“……还有谁?”

露娜用怜悯的神情看着纱月。是露娜前所未有的表情。

翻了翻资料。那儿,有琴纱月,和小柳香穗的照片。

空教室里纱月壁咚玲奈子的照片。

还有,玲奈子和香穗,体育馆前偷窥时身体交织在一起的照片。

“…….啊这”

“不管什么样恋爱经历,对真唯有益的话,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这实在是做的太过分了。脚踏四条船?还全是女生,在日本高中,岂有此理?”

露娜的声音里,透露的并不是愤怒,单纯只是疑问。还有困惑。

该如何以对呢?

“这确实,不能原谅呢……”

“那么她,为何不牢底坐穿,却还悠哉悠哉地享受着校园生活呢。早知如此,我就不由分说地带真唯回法国了”

虽然这是理所当然,露娜垂下眼帘的样子,和真唯颇有几分神似。但却隐藏着和真唯截然不同的软弱。

作为母亲,想挽救女儿,她大概是动了真格吧。

少女手放在胸前,哈——地叹了一大口气。

“我本来也难以置信的! 而且那个女孩,我稍微和她调一下情,她就轻易露出一副动心的样子……她差点没脚踏五条船了!社长 ”

“你”

我想起来了,曾在哪儿看过的女孩。

“你是B班那个小团体的吧”

“我和卑弥呼不是很熟呢”

“但是,你是那个名字蠢爆了的小团体的一员吧”

那少女噗呲一笑

“五人团体对抗,明明只有四个人却取名五女神(5desse),确实有够蠢的呢。没办法”

然后,少女又继续说道。

“她在王冢真唯交往,还和濑名紫阳花交往,然后和琴纱月关系暧昧,而且还称呼小柳香穗为亲爱的打情骂俏的…所以社长才说不能放任她不管呢.”

少女照泽耀子竖起食指,点了点头。

纱月又看向了露娜。

“阿姨,其实。她并没有脚踏四条船。至少,和我没有…….”

刚开口。

纱月就陷入了思考中。

这种情况下,玲奈子真陷入窘境了。搞不好真的会葬身大海。不管是脚踏俩条船还是四条船。罪的重量都相差无几,大差不差了。

但是,或许,可能

对自己来说

【我想知道何为爱情】

纱月内心响起了考验自己觉悟的声音。为了一直渴望了解的爱情,自己要得付出多大代价呢。

我————

纱月,抬起了头。

“阿姨”

纱月淡然一笑。

“确实,我也觉得不能放任不管。但是,甘织玲奈子的控制力还是很强,单纯想说服真唯,只会起反效果吧”

“插手自己女儿的恋爱,对于家长来说,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更何况,真唯尚且是学生身份。而且”

露娜看了下表,事与愿违地说道。

“…已经过15分了。总之,现在对我女儿来说,是重要的时期。为了让女皇玫瑰闻名世界,她的帮助是必不可少的”

露娜起身了。

“好的”

纱月,让自己紧握的拳头尽量不被看见。

她似乎是不想让自己喜怒形于色似的地缓了口气,然后将手放在胸前。

“所以”

纱月申述道

“请把甘织玲奈子,托付给我吧——”

现在可以名正言顺地提议,你可不能忍气吞声,受同时脚踏四条船的女人的屈辱呢。

露娜用那和女儿一模一样的蓝色眼瞳,凝视着纱月。

“托付给你?”

“没错”

纱月狠狠点了点头,露娜一定不会怀疑我的。她和她女儿一样,虽然很笨,但人不坏。

但是——耀子却出手了。

“那么,我们来比赛吧?”

“……比什么?”

“我本来就打算接受这个工作的。社长也很担心女儿对吧?那么。刚好,分手也是作为侦探业务一环呢。也就是说”

仿佛是提案事业计划的女强人一般,耀子张开双手。

“我和你,谁可以让甘织玲奈子和王冢真唯分手。谁就可以得到甘织玲奈子。你觉得怎么样?”

“…”

纱月沉吟不语,看向耀子。

她虽说要比赛,但莫名其妙的。这女孩,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如果只是想要钱的话,大概会帮忙的吧。如果只是要钱的话——

纱月慎重又缓慢地开了口。

“随便你吧。我有我的目的”

耀子稍稍盯了纱月一会儿后。像少女漫话主人公一样爽朗一笑。

“呵呵,了解。回头再聊吧。感觉学校后面的日子,有的是乐子呢”

“…嗯,确实呢”

纱月魅魔一样微微狡黠一笑,耀子也暖暖一笑。

对照分明的俩人笑容前的露娜。

“On n'a qu'une vie 人生仅有一次。我可不希望你后悔呢。真唯——”

露娜用暗淡的眼瞳,注视着照片上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