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五卷 序章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3:27

网译版

翻译 陈泽威

可怕, 可怕,可怕….

我是甘织玲奈子,还是高一学生,如今已经被逼入墙壁的一角。

眼前站着的人是,如同蛇看着青蛙般眼神的女孩子

她正在午休期间的空教室里, 正对我实施着壁咚。

“是不是该回话了吧?我有东西想问你呢”

“呃!”

她淡淡阐明来意,我则瑟瑟发抖着。

整齐无暇的乌丝黑发, 而我则与世隔绝般被围困在了她的体香中。

她是琴纱月, 性格刚直。但对朋友却有温柔的一面, 其实她是个非常棒的人……虽然有点难以启齿,但她是我入学以来很重要的朋友呢。

本该如此的.

“甘织“

铿锵有力的声音传入了我的耳朵。

十月上旬。冬寒夏暖的日本最舒适的秋天里。 我却汗流浃背…….

午休的校园那儿,传来了男生运动时喧哗的声音,面对马上要开始的球技大会, 每天他们都闹的挺欢的。

但是,鸦雀无声的教室里,只能听到我的喘息声。

我头昏目眩了

“不,不可以~~…”

我就如同人脱线偶般发出了十分没出息的叫声。

“纱月你怎么可以成为我的恋人!不行不行!”

这件事的起因全部来自于沙月送给我的一个短信。

在此之间,我也发生过很多事, 虽然我做好了某种觉悟,但是……

但是这种觉悟, 已经远远不够了。

我后悔与否, 但是已经不是这种层次问题了。我不认为紫阳花她们,可以轻易接纳这种行为,我压力山大。然后现在后悔也为时已晚。啊啊啊要死了。

…先抛开这些不谈….

纱月顺水推舟地向我告白。

“也和我交往吧,甘织”

虽然随意践踏他人的真情实意是万万不可的,但纱月真不逢时。

因为,这是我刚交恋人之后哦?

“也和我交往吧”是个什么话? 真有这样子告白的吗!

所以我这段时间一直回避着她….

终于今天 午休之际,被她成功逮到了, 然后被带到了空无一人的教室,成了现在这种情况。

纱月继续保持壁咚的姿势,用手托起我的下巴问道。

“为什么?”

“为什么!?”

仿佛是在问 小宝宝是怎么来的?这种天真无邪的问题。

说不定,她是真的不懂也说不定。要好好告诉她。

“因为呢, 我已经, 那个….有女朋友了….”

我回避着她的脸回答道。说出口后,现实这颗子弹瞬间贯穿了我的胸膛,我也深受其害。

沙月停顿了稍许,又问道。

“所以呢?”

不!不!不!

“所以不行呀!”

“你现在多一俩个女朋友,也没什么吧”

“你,你这种说法真是过分!”

我看向纱月,和她四目相对.

据我所知, 她是明星中也能脱颖而出的顶级美少女,只要脸靠的稍微近点的话,我怕不是要迷上她。

细长的睫毛装饰着冷若冰霜眼瞳,她有着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美人般孤芳自赏的美艳。 明明身高比我高那么多,为什么脑袋却这么不开窍呢?

她不止是亭亭玉立,身体更是花柔玉软。悄悄告诉你,其实我曾有幸一览她胸部,形状秀色可餐十分好看……(小声)

超级美少女的脸气势咄咄逼人,我快顶不住了。 我竭力振作快要屈服的内心,勉强撑住了。

因为就是算是面对纱月,我又有也绝不能妥协的事情。

“我,我并不是带着那种,玩玩的心情交往的… 我是认真考虑后,才做出的决定….”

我欲言又止了,因为沙月发我的短信,我已读不回,弃之于不顾。

终于把它说出口了。

只是, 说道最后却渐渐有气无力了, 这也是不可避免的…呜呜…

被我宛然拒绝的纱月沉吟不语,我偷偷看了下沙月的脸色。

沙月一副好像事不关己的脸, 神态自若地回应了我。

“嗯—?”

你有认真听我说的话吗?我感到不安。

“……而且, 纱月你也不是特别喜欢我对吧….”

我噘着嘴,眼睛向上看向纱月。

反正,肯定她会说出像之前 “我爱你爱得不行亲亲~~!”之类的甜言蜜语吧。

但是。

“的确呢“

纱月轻抚自己的乌丝黑发,意料之外的回答。

不如说连人情世故的面子话都不说了…!

“!反正你是为了找真唯的茬,故意利用的我是吧!沙月你到底是怎么看我的呀!? ”

“.…”

即使我如此竭力声嘶,沙月也不为所动

反倒,还愈发将脸贴近了我。

“等等”

这种展开很危险!

如同雪原盛开的小花般晶莹剔透的唇映入了我眼帘。

我——.

“不….不可以!“

我本意想推搡沙月的胸部。

却力不从心地扑倒在她身上, 纱月只是稍退几步, 完全就是不动如山。厉害。

我稍微松了口气,不对,现在可不是放松的时候。

“说,说了不行啦… 纱月, 因为….”

心里小鹿乱撞, 现在若不拒绝的话, 她肯定会一吻亲上来的吧。

纱月的感情让人琢磨不透, 我也不确定她是不是真心对我有意…….真是薛定谔的吻呢

“…是么”

用手指摆弄自己嘴唇的纱月,面无表情的她看上去若有所思。

她不会是生气了吧?

“我,并没生气哦”

“你又对我用读心术…!”

“我没用读心术, 只不过你太单纯了而已”

明明我对纱月的行为的意义一无所知, 她却对我了如指掌, 真是狡猾呢….

“最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我用手绢擦了下额头的汗。

我发问后,纱月也还是沉吟不语……

“真抱歉呢, 耽误你这么久”

她打算似乎翻脸就这样走掉。

我仿佛被抛弃一般的感觉涌上心头.

“啊!”

被提过分要求后,然后我拒绝了—— 这种让人难受 的回忆好像在哪发生过。这是成为我初中时被人排挤的契机的事件。

——被人邀请的时候, 绝对不能拒绝。

仿佛是旧日的伤痛复苏了一般,我脚跟都站不稳了。

我不由自主的喊住了纱月.

“等等,纱月!”

纱月的脚步停下了

“我想!永远,做纱月的朋友!!”

听罢,她微微一震。

毕竟,明明我们好不容易才成为的朋友。

“所以,刚刚的那是在开玩笑对吧….?”

生咽下一口唾沫, 我仿佛祈求般地问道,

“纱月,你”

做好最坏打算的我,没有选择语言的余地。

坦率地,寻求着,她的回应。‘

“纱月,你应该,不会喜欢我的吧?”

纱月慢慢转过身来。

她脸色略带微笑。

“当然咯”

面对着这么说的纱月

“再怎么说你也太自恋了吧,不要得意忘形了,玲奈子”

我仿佛膝盖都要失去力量般地, 松了一口气。

“确实呢!”

脸色也恢复了光彩。

“毕竟纱月就是个不食人间烟火, 对恋爱结婚的将来都不感兴趣的人呢”

“将来么”

“不对,刚刚我是不是说的有点过了? 总之就是这种感觉呢”

我把桌上的便当盒和文具夹拿起, 和纱月并肩一同走出了教室

与其说是安心感,不如说是解放罪恶感般, 我一直不停地和她聊着。

“话说!开那种玩笑, 太过分了吧纱月!再怎么要好的朋友,也有不能做的事呢!,你明白了吗!?这次就原谅你了。”

沙月无可奈何地吐了口气

“啊对对对,我错了”

终于,曾经的纱月回来了。

得救了…!这正是我所期盼的…!

这种毒舌的纱月,正是我所期待的.

“ 没关系哦,无论是曾经,还是将来,喜欢你的人打宇宙一开始就不存在呢。”

话说, 她的毒舌是不是有点过了!

“再多陪我聊会天把”

虽说如此, 能被那俩人同时喜欢上时, 我毫无疑问已经是人生巅峰了!

***

途中和纱月道别后,咚咚咚地爬上去楼顶的楼梯。

行云流水地打开面前的铁门。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的秋日里,我也神清气爽。

楼顶的天台一望无垠,俩个女孩座在那里。

“唉,小玲奈,你终于来啦——”

“哟, 玲奈子,今天秋风飒爽的,楼顶超舒快呢 ”

正吃着便当的俩人, 春风满面地着迎接着我。

其中一位是濑名紫阳花。

蓬松柔软的头发散披在身后,如同棉毛般柔软吹弹可破的女孩子。眉目传神的眼瞳配上楚楚可人的芳颜。简直就是理想中女孩子的模板。全人类都会认同她是最理想的女孩子吧。紫阳花非常温柔,是所有人都向往的女主角般的女孩。事实上她也有主角般强大的一面, 我作为人类十分尊敬紫阳花, 不如说十分崇拜紫阳花。紫阳花简直就是天使!

旁边坐着的另外一个人就是王冢真唯。

那一目了然的天然金发,是真唯身为法国人的证明。真唯散发的气场,说是比太阳还要光彩照人的金色光辉也不为过

作为现役顶流模特,她的举手投足也如同公主般风度翩翩。她毫无疑问是芦谷高中的红人。 她的昵称也是完美小姐。 和真唯说上话都是三生有幸了,总之是个超级无敌的女高中生。

然后——

“不,不好意思, 我来晚了,哈哈…”

至今为止都被纱月给缠着….我没将这话说出口

紫阳花和真唯一起腾出了个位置,给我让座。

被俩人包夹的我, 生硬地打开了便当盒。如同第一次穿中学校服般,莫名其妙的尴尬和喜悦洋溢我的心头。

“这….这样和俩人一起吃午饭, 真开心呢”

听着我吃东西时口齿不清的声音,紫阳花真唯俩人相视一笑。

“今天的纱月和香穗都不知道跑哪去了呢”

“难得三人单独一起呢, 这还是第一次呢, 偶尔这样也挺不错呢”

“嗯嗯~”

我们,有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

不能对人说的秘密,在他人看来十分背德的秘密。

我被真唯告白,又被紫阳花告白, 却没有选择任何一方。

———不对,我同时选择了俩人, 然后。

我。我们三人,在一起三人行交往着。

我的恋人紫阳花,她向真唯询问道

“话说,真唯你不要紧吧?活动会场那次,我听说了不少……关于我们的流言呢”

确实如此….!

众目睽睽大庭广众之下上演告白戏之后,SNS网上铺天盖地的评论弄的我心力交瘁。

“嗯嗯,多少有点影响吧, 不过,也还是可以无视的”

我的恋人真唯拿起了手机。

“如果是我交了女友之类的流言的话,确实会舆论哗然呢。但事实上,我们玩的比那个更花呢.”

“确实呢”

“网上似乎并没有,王琢真唯和俩个女生同时三人行交往,之类的流言呢。应该被当成什么莫名其妙的表演了吧。某种意义上,要谢谢玲奈子呢….”

我的恋人真唯,眉目传神地看着我。

“怎么啦吗, 玲奈子”

“唉?”

“小玲奈, 你的脸好红呀”

“啊,这,这”

我的恋人紫阳花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柔若无骨的玉手柔情似水轻抚之下,我全身激昂地亢奋了起来。

“没,没事的, 没发烧的,没事,没事….”

“是吗….”

“嗯嗯!我是完美的玲奈子哦”

看到我的恋人紫阳花忧心忡忡样子,我挥了挥手。

不好….我已经神志不清了,连说话都口齿不清了!俩人都是我的恋人? 我怕不是还在做梦吧….?

我感觉整个人都飘飘欲仙的像充满了氢气,然后我参与了眼前俩人的对话。

“真,真棒呢,真唯! 因为我们的流言, 真唯的工作也变少了呢,不愧是我,我该向真唯母亲下跪了!”

“你不要为此事自责,玲奈子,这是我自己的责任,就算我们三人的事情暴露,我的利益因此受损。 我也绝不后悔此时的选择”

紫阳花嗯嗯地盈盈一笑。

“我也是哦, 小玲奈。和真唯不一样,我并没有重担在肩….和真唯相同的是,我也不后悔此刻的选择”

“真唯….紫阳花….”

多棒的俩人啊,我差点不能自已地哭了出来。

我脆弱的心灵却不由自主告诉我说“和俩个这么棒的人交往,你配吗!赶紧叫个催眠师消除下自己的记忆吧!” 我强忍着内心的阵痛。

不行不行,我做好觉悟了。我该做的,可不是抱怨。

为了让俩人继续喜欢我,我要继续勇往直前。

为了不让俩人“不后悔”这句话不化为谎言,我也应该全力以赴

因为我说过了, 我要加油。

“嘿!”

我强颜欢笑着, 真唯和紫阳花惊慌失措地询问道。

“怎么啦?玲奈子”

“我在排除邪念!改过自新!我要一直向前成为充满勇气和爱的使者!”

“不用这么拼哦,不要勉强自己哦,小玲奈, 按照自己节奏来努力就好”

我心中的堕天使玲奈子马上就出来来动摇我的意志。

既然紫阳花都这么说了~~爱死这么宠我的紫阳花姐姐啦~❤ 不必急着洗心革面哦,没关系的!没事的!

“所以,请看这里”

我从文件夹里掏出了俩张纸。

然后递给了真唯和紫阳花。

俩人用平平无奇的语调读道

【恋人事业计划书】

紫阳花一副不明所以地样子,看了过来

“这,到底是什么…?”

我用手托了一下不存在的眼镜,然后昂首挺胸。

为了这一天,我处心积虑筹划着,为了让自己能更滔滔不绝我看了不少演讲的视频。用字正腔圆的声音说道。

“既然我和俩人成为恋人了,于是想签一份契约协议。 所以最近我一直着手与此事。目前,我分成了四期,也就是说三个月重新续约一次的恋人契约”

“恋人契约?”

“三月重新续约一次?”

我点点头.

“请看第三页,所谓恋人契约就是, 几天前cosplay展会中双方同意后达成的契约。当然,真唯(甲方)和紫阳花(乙方)无论何时都可以单方面终止契约,此外还可以更改契约的签约时间”

真唯紫阳花面面相觑地看着对方。然后总之我就当她们听懂了,然后继续说明道。

“重新签约的时候, 甲方和乙方要对我的服务进行评分记录”

“被小玲奈叫成乙方了呜呜….”

“嗯嗯,评分满分为一百分吗,上面写着请自行酌情评分呢,有不少小项目呢”

“总共有20个小项目呢”

像通讯簿一样的被分成了五段,种类里包括诚信度,温柔度等性格方面,还包括了约会满足度等作为恋人而努力的项目。这覆盖了所有我能想到内容。

“我虽然向二位宣言说我要加油,但具体怎么样,怎么做,做到什么程度都不清楚, 所以我采用了这种可以量化的评分表”

我会加油的,这种话,谁都可以随便信口开河。

不对, 正儿八经的人说这种话还是有分量值得相信的。

因为玲奈子至今为止的人生,都是曲折坎坷的,所有她对自己基本毫无自信!。

但玲奈子还是决定加油,不如说玲奈子再不加油的话自己都要讨厌自己了,除了加油外别无他法了。

但是无论玲奈子,无论自己再怎么说“我已经加油了,所以请认可我吧” 也只不过是自说自话而已。

我会坚持不懈加油的,此外,要好好让她俩幸福。这才是用行动展示自己,这才是正确的加油方向,

所以。

“请三个月一次的评价一次丙方的努力程度, 如果不及格的话,就请中止下次恋人契约的签约”

我严肃地发表完提案后,却没迎来俩人的拍手和雀跃声。不如说俩人的反应冷若冰霜。

诶?

“小玲奈——”

刚开口的紫阳花被真唯用手制止了。

“玲奈子”

“是的,我是丙方….”

“我懂了,让我填下这表吧”

“小真唯!“

不知为何紫阳不快地瞪着我们俩人。 紫阳花这样子是在是罕见, 我不禁望而生畏了。

但真唯却盈盈一笑。

“不也挺好的吗,玲奈子她,希望自己努力结果得到反馈。考核也好评分也罢,都是想亲眼见证自己努力成果的评价呢,很有意思的想法”

“虽说确实如此…但我想说的,不是这个”

“当然,紫阳花,我懂你的”

真唯面向我说道。

“但是呢,还是不要设定及格分为好哦”

“诶?”

我惊慌失措地看向真唯。

“为什么呀?这可是我为了让顾客们满意!倾力打造的恋爱事业计划书呢!”

“是呢,你为我们加油的心情,已经传达给我们了”

“但是….”

宛然一笑的真唯面前,我的自信心迅速消散着。

“….我, 难道我已经不及格了吗….?”

“正相反呢,玲奈子”

“诶….?”

我扬起了脸。

小心翼翼地发问道。

“正相反? 你是说我满分的意思吗?”

“正是如此”

原来,如此——!?

我恍然大悟。

“不行!我没法轻易接受!因为真唯太宠我了!我还是没什么自信!”

“拜托了,紫阳花”

“嗯嗯, 那个,小玲奈”

是波状攻击!

紫阳花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前,用向上的眼神看着我,呜呜…感觉瞬间被俩个柔软翅膀包裹的感觉….!

“我也好真唯也好,都是喜欢玲奈子才会告白的哦, 我希望你可以和我们在一起….”

完了,看了这个开头就知道,我最终肯定会被说服。 这简直就是预知未来….!

“所以说,其实最重要的人,是玲奈子哦。如果硬要打分的话….那就满分吧, 不对, 完全不能用分数评价。”

“呜呜,给我打满分的….这么认同我的紫阳花…呜呜….呜呜呜”

头埋在紫阳花怀里闷声哭着。

真奇怪。我的心仿佛被净化似的。明明自己就走在光明的道路上,为什么每次我都步入阴暗呢….?

再者,明明不想让别人的评价来决定自己的价值,自己却又沦陷于紫阳花和真唯对自己的评价中。

这明明不是我的本意….!

“我,想改变自己… 不管花多久,从今天开始, 我要做一些我力所能及的的事情….我想成为真唯和紫阳花那样的人~~!”

仿佛从泥沼中爬起来般, 我的双手向太阳伸了过去。

这双手被紫阳花和真唯,一起轻轻的握住。

“没关系的哦,小玲奈,我也很开心哦,小玲奈为了我们这么认真的考虑过了,我已经懂了,我不可能会不高兴的“”正如同她所说,玲奈子。我不认为你可以追上我的脚步哦。 你自己有自己的步调。不用和人相比,和人比前先看重自己,再来看齐我们就好了”

无论何时这俩人都温柔似水。

“紫阳花~~真唯~~~”

像洗刷黑色墨水一般, 俩人的温柔流淌在我的心间。

“自己独当一面这点, 十分了不起呢,玲奈子。了不起, 真是努力的女孩呢”

“但是,你不必一个人独自努力,三人一起携手共进吧。因为我也满心期待呢, 毕竟, 梦境般的日子才刚开始呢”

“嗯嗯。小玲奈,我也有时想这想那的,考虑太多。 失去了乐趣,反而不好呢”

紫阳花也可爱动人地盈盈一笑,真唯也笑逐颜开。

我仍紧握着俩人的双手,心中早已泪如雨下。

“好温暖….你们俩人, 都好温暖….”

恋人… 这么棒的俩人,都是我的恋人…….

这份沉重的责任仿佛感觉压垮我一般,我却不想被压垮…

因为我, 因为我…….

我被俩人如此特别的对待, 温柔照顾, 我真的幸福至极~~~~~~!

我被刚刚情绪弄得满面疮痍之后,又被紫阳花和真唯安慰。

明明这件事的元凶件就是脚踏俩条船优柔寡断的我,自作自受作茧自缚一般的午休结束了…我到底 都做看些什么啊…(真是的)

独自走到走廊的途中,旁边突然一个黄色的头带出现了

“脚踏真唯还有紫阳花酱俩条船,我劝你好自为之哦”

“小香穗…”

熟悉的面孔突然出现,她是如同缠人般小猫咪一样美少女,小柳香穗。

嘴前显眼的虎牙是她的特征,活力四射,而且有十分开朗和讨人喜欢的性格,绰号被称为芦谷高校的妹妹。因为她不管去哪个小团体都备受欢迎,或许她不是家猫而是野猫也说不定。

香穗是我们的朋友。 我还最近才发现的一个惊人事实,那就是我们小时候其实是青梅竹马。因此也吵过架,头也被撞了,不过现在和好如初了。

顺便一提,纱月也一样,因为我做脚踏俩条船宣言的时候她也在场, 我和真唯和紫阳花同时交往的事情她当然也已经知情了。

“对啦,香穗酱,我可以说个很差劲的话吗….?”

“当然咯,我会视情况的揍你的喵”

笑着脸捏紧拳头的香穗酱。好恐怖。

我有气无力地笑道

“希望你听完别打我…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同情我,然安慰我…”

“一开始你就很差劲了, 难道你还可以更差劲吗….!?”

面对惊愕的香穗,我垂头丧气的耸落双肩。

“我,果然还是感到不安…明明决定已经要加油了, 可是无论如何加油,都感觉配不上那俩人”

这毫无疑问,就是我的心声。

这并不是谎言,也不是给自己至今的决心拆台…想加油的心情,和内心的不安, 俩个都是我的心声。

越是这么想,我就越是不安。所以,我想和香穗聊聊!只是和她聊聊天的话,就不算出轨对吧!?

面对我这差劲的发言,香穗她。

“—啊—, 确实如此呢”

总而言之, 获得了她的同情, 好开心, 香穗酱我爱你…

“话说这个,不应该是交往前就该明白的事情吗?”

“话虽如此,但是….”

没收到她的慰借。已经够了,谢谢你。能有人听我抱怨,就已经感激不尽了。

虽然我在大舞台上信口开河说些 “和我交往吧”“我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之类的话,但自己却完全没自信,一想到搞不好自己加油的方向都错了, 我反而更不安了。

无敌的玲奈子到底在哪儿呢….我好想见见呢……(无助)

终于到教室了, 我们的高一A班

“喵?”

香穗一头雾水。平日对我夸赞有加我的神明长谷川,在门前愁眉苦脸地应对着不速之客。

对上视线后,她反应过来。

“甘织, 小柳, 有人找你们”

“找我们?

我不禁沉吟了起来。

长谷川的面前, 站着五个女高中生, 不是我们班上的人。大概是隔壁班的吧。

其中看到了一个和我八字不合的人脸,不由自主地后退了一步,大概长谷川也一样吧,是面对不讲理顾客投诉一般的表情吧。

只有香穗酱她气定神闲举起手打起了招呼

“有什么事情吗?”

五人整齐划一地瞪了过来, 哇啊。

领头的美女,用大到可以传到校庭的声音扬声道

“小柳! 还有甘织!你们好呀!”

“你,你好…?”

她的名字叫高田卑弥呼,高个子黑发,比起真唯和纱月个子更高,身高超越了一米七。

她是隔壁班老大,用香穗的话说就是敌方五人团体的头目, 我每次擦身经过她的时候她都会咂舌头示威,超可怕的!

顺带一提五人组说的就是芦谷高校一年A组的女学生五人小团体,里面的成员有真唯,紫阳花,纱月,还有香穗,还有一个阴角一样的女孩在末席当守门员。

在我六神无主之际,香穗对长谷川说道“谢谢你,你可以去了哦”然后放走了长谷川。长谷川的眼神像热恋中的少女一般,然后说道“谢谢你小柳…”,然后就离去了。小香穗则一脸气定神闲,开启了女强人模式…!

“额,对啦, 请问,找我们有什么事情吗….?”

“就是呢!甘织!”

哇,高田仿佛向大狗威吓小狗似的咄咄逼人。

高田将手别在胸前,比刚才更从容不迫地说道(或者说是自我陶醉般的感觉)

“从四月入学以来,到至今为止的这半年的时间里。虽发生过几次摩擦,但作为我们势均力敌的对手,一路走到了今日…….”

“诶?”

说的和真的一样似的,我从未和高田在学校里有过任何来往…不如说是身不由己的….

莫非是只有我不知情, 其实我们小群体私下和高田她们的关系其实很好吗?我们小群体在没我的群聊里,每天都和她们开心的畅谈….呜呜呜, 讨厌, 黑暗之门又打开了! 在我拼命加固内心防御之际,高田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

“但是,我意识到,这种如温水般和平的日子,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你们赶快,和我们一决胜负吧!必须让芦谷学园的学生看看, 谁才是这个学校里的老大”

高田张开双手, 看上去像蓄势待发的相扑选手似的。

我很想说句“啊对对对,是的是的,” 然后赶快闪人。但我按耐住了这个冲动,因为要是我逃了香穗酱就孤零零一个人了。话说我才是被找茬的那个人呢!

“一,一决胜负…?”

“没错”

高田眼色咄咄逼人。惊!

“就由你们五人组, 和我们5deesse五人进行比赛, 看看谁才是芦谷高校的老大吧!一决高下吧”

芦谷高校老大这事先放一边。

“5dessee 是啥呀? ”

“是5deesse 不是5dessee!”

无所不知的小香穗,也用茫然不解的视线请求着说明。 高田后面的一个女生解释道。

“5dessee, 法语中是女神的意思, 用日语来讲就是女神,用英语来讲就是Goddess,,甘织”

“原来如此….”

被素未交谈过的人直呼其名,莫名有种抵触感, 而且这个人,说话方式和紫阳花有几分神似… 有种嗲嗲的感觉,气氛却完全不一样。

“哼哼, 也就是说队名是女神的我们, 从队名上就开始就已经爆杀你们五人组了, 对吧, 卑弥呼”

“是啊,很遗憾 ,世间的评价可不会给你们留情面,不如说胜负已分了.….但是我还是给你们一次直接挑战我们的机会”

“哇——,真温柔呢——”

听完这话的香穗面无表情地应付道,抱起双腕撑着脸。

“话说,你说的机会,是什么? ”

“嗯,嗯, 完美的赛场,不已经准备好了吗? 没错,就是班级决胜的球技祭典”

高田像罗密欧看着高台上的朱丽叶般似的,抬头向斜上伸着手。

“——班级对抗球技大赛”

一旁的香穗小声嘀咕道 果然如此啊。

“唉,是让我们用球技大赛,来一决胜负的意思吗?”

“正是如此,这样就可以堂堂正正, 光明磊落地向全校展示,谁才是老大了对吧?”

诶诶诶…

就在此时,我察觉到。 一个光彩耀人的光芒,走到了我的身旁。

“——原来如此,挺有意思的嘛”

王琢真唯, 小团体的女王!

B班不知何人呜哇的感叹道。

好强。我刚刚还畏手畏脚的感觉,从真唯突然出现后就烟消云散了。现在的我就好比,萌新被最高段位的FPS玩家带着起飞的感觉。

高田用一本正经的表情,看向真唯。

“王琢真唯, 你是要接受这场挑战吗?”

“如果是针对我的话,我随时可以奉陪”

真唯苦笑着,她的旁边还有两个人。

“我不干,好麻烦啊”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的,纱月”

“我觉得,完全没有必要,一较高低呢”

“原来如此,谢谢,紫阳花”

纱月和紫阳花来到这里, A班门前走廊里五人组集结完毕。

果然五人齐聚后,视觉上人让人眼花缭乱的。

虽然我对高田他们一无所知,但普通的路人看来, 就算是除开我,然后4对5也不会输吧….

“就是这样,不好意思呢,高田,我们都是和平主义者,大家都挺温柔的,对吧,玲奈子”

“呃,啊,对,嗯”

我仿佛是被拉入主舞台的普通路人,我拼命地点着头。

“比,比赛什么的,我完全没有自信,不好意思”

说罢。最先攻过来的,就是刚刚过来搭话,说话方式和紫阳花很像的那个女生

“喂,紫阳花!你总装成一副对班级地位不感兴趣的样子,却又精明地在小团体里坐享其成呢”

“诶?我是这样被人看的吗?铃兰桑”

“你还能被怎么看?你总是这么高高在上!”

这个名为铃兰的女子, 用剑拔弩张的态度用手指着紫阳花。伴随着那叫嚣的声音的开始,一个又一个的B班的人开始接话。

一个没精打采的在叹气的长刘海女孩, 找起了纱月的茬。

“我懂你的。你嘴上说着麻烦,其实是怕输吧?要不,早早的认输吧?反正没兴趣的话,输赢也无所谓吧? ”

“我对不感兴趣的东西,压根不想花时间”

“啊对对。 我懂的, 毕竟知道自己会输的人,都不想比赛呢”

对这句挑衅纱月爱理不理, 纱月只是很麻烦般的,看向了窗外。

一个小巧玲珑的女孩子跳着来到了香穗面前,对她嘻嘻一笑。

“喂喂,香穗怎么样, 你就不想和我们比比吗?”

“说实话, 怎么都无所谓喵, 但是,如果真唯想比的话,我就跟着真唯一起比喵”

“诶诶,一起来玩嘛,来嘛来嘛”

香穗无动于衷的被结巴的女孩子摇动着身体。

我突然意识到了。

…. 总觉得从刚刚开始,我们的角色属性好像重复了?

我们这边五个人,和那边五个人。到底是偶然呢?还是故意地给重复了?

高田自信满满的女王架势一直在和真唯对抗着, 其余三人的气场也是的, 女子力满满的紫阳花,冷若冰霜的纱月,还有妹系的香穗……

不,如果是这样的话。

和我一样的那个人…到底在哪里?

会出现什么样的孩子呢。 如果是那种紧张不安,连眼神都不敢和人接触的阴角该怎么办呢?

这不就是现在的我吗!?

不对, 我现在是个阳角了。不管别人怎么说,我都是阳角了!我完美无缺地从高中出道了!没暴露过自己是阴角!

所以最后一个女孩子,一定是很普通的量产型女孩子吧…

从前面走出来的是。

眼睛里闪着星星,非常可爱动人的女孩子。

“玲奈子, 其实我早就想和玲奈子聊聊的。嘿嘿,虽然是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们的相逢一定是命运的安排吧!我是,照泽耀子!”

“为什么呀!”

“诶?”

我情不自禁地叫了出来, 为什么她可以这么,又开朗又温柔又十分努力的感觉, 简直就是曾看过的少女漫画主人公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对吧!仔细看看我!

“咦,玲奈子,你是不是,不相信命运啊占卜啊之类的啊?是吗, 总觉得献丑啦,呜呜,不好意思。但要是能和你交朋友就好啦,嘿嘿 ”

“住口!”

“诶诶!?”

我不顾及旁人眼光地喊了出来。不要这样夺走我的心啊!这人和我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啊!

而且这孩子,是高田团体中最可爱的….! 当然也十分戳我XP,身高也和我差不多,而且剪的恰到好处的蓬蓬头也光彩照人……

“总,总之我想和玲奈子一起,挥洒热汗,加深友谊呢。 请多多指教呢!球技大赛, 加油吧!”

“请, 请手下留情….”

她一鼓作气冲过来,抓起了我的手,我全力转开我的脸。

不要,主动贴上来的阳角,真可怕…真可怕呢…!

呜呜,我本也是阳角呢…当然,光线有暗淡之分,看到比自己更闪耀的东西后,我就像被闪瞎眼的生物一样了…….

真唯似乎也察觉了我的苦恼和难处后,说道。

“那怕有一人不愿意,我们小团体就不和你们比试”

啊,万分抱歉。真唯又因为了我而婉拒她们。因此,我都快被自己内心的黑暗给吞噬了!

高田打量了一下我和纱月,然后自鸣得意地说道。

“我明白了,午休也快结束了,我就先走了。但,我可不会轻易放弃呢。我一定,会让你们如我所愿的”

转身的高田她们,说着各自的台词,然后走掉了

“玲奈子,再见咯!”

“再,再见….”

我回身在空中挥着手。可以的话还是不要见面为好,但这么说是不对的呢….!

我们小团体的五人,回到班上。

我默默长叹一口气。

因为真唯一直伴随我左右,我的高中生活也获益良多。

我也因此变得万众瞩目了起来。连洗手台前的八卦闲聊的女生,看到我都会 “哦,甘织不好意思呢~”然后笑着给我让位。再也没出现占着坑不让我去的情况。

男生和女生,和我聊天时也基本和睦融融的。对于中学黑历史经验丰富的我来说, 这是多么难以置信的事情,我当然比谁都清楚。简直就是开挂了般似的。

虽然偶尔被男生约去玩,或者被一些嫉妒的女生砸舌。但也是因为我曾是个不懂人情世故的阴角,才吃了这么多亏。比起现在这简直就是微不足道。

因为身处小团体里面让我受益匪浅,让我偿还其中的代价也是理所应当的。

这次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

这场小小的骚乱,如同蝴蝶效应渐渐成为巨大的台风般,发展成一个动摇我情感大事件 ——

刚刚交到的女朋友的我(这种美少女给自己简直就是暴殄天物!)(而且还是同时有俩个!),每天竭尽全力地全力以赴!

我校园生活中的烦恼,简直就说是难以想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