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四卷 第六章 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倒也不是不行!)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1:49

翻译:DONKIKORA

校对:栖 烟雨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走向舞台。

如果真的有不被任何人所讨厌的方法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

就是变得「普通」。

喜欢的事也好,讨厌的事也罢。如果一切都是和大家一起的话,就不会再被周围的人攻击。也就形成了无敌的屏障。

我想过和大家待在一起。一切都去迎合他人,希望就此变得「普通」。想过成为一个正经的人,也想过成为一名量产型的女性。

为此,我尽量不在外面说自己喜欢玩游戏。 因为沉迷于FPS的女高中生可并不普通。

我调查了普通人对什么感兴趣,也尽了力去喜欢普通的东西。

为了不脱离社会的圈子,每天都小心翼翼地行动着。 话虽如此,可是毕竟是我,所以很多事情也都不太顺利……但我还是留意到。

「随处可见的普通女孩」,这句话对我来说是一句莫大的赞扬。

不成为班里的红人也没关系。我仅仅是想成为不会遭到任何人讨厌的普通孩子。

在入学典礼上向我搭话的王冢真唯是个「特别」的女孩。

所谓特别,就是普通的上位存在。

特别的人,正因为有着过人的优点与闪闪发光的魅力,所以才不会被任何人讨厌。 亦或者被人讨厌也可以不用在意。反而会使讨厌的一方显得可悲,那样闪闪发光的存在,就是特别。

第一个。或者说是唯一的一个。我作为一名黏在王冢真唯身后的普通女孩,顺利的享受校园生活。我本是这么打算的。

然而,我错了。

在六月的晴天,我逃到了天台。

没能彻底变得普通。

如果特别是普通的上位存在的话,那么连普通都做不到的家伙是什么?

没错,吊车尾。

尽管如此,当真唯看到了我真实的样子时,却仍旧认为我很特别。

之后只属于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关系开始了。那时我非常开心。

被真唯特殊对待以后,明明自己没有半点长进,却有种得到回报的感觉。明明我就是个连普通都做不到的吊车尾。

以「挚友」这个词为挡箭牌,拼命地想要隐藏真实丑陋的自己。

因为,女生之间互相交往之类的,那种事一点也不普通。 自己的恋人是艺人之类的,一点也不普通。我和那么厉害的人在一起之类的,一点也不普通。让人难以置信。

我一边沉溺于此,一边死死地趴在那棵名为「普通」的稻草。

因为我脆弱到无法独自一个人游下去。

真唯所在小团体里的大家都是特别的女生。有着我所没有的光辉,向着不同于此的某处前进。 纱月也好、紫阳花同学也好、小香穗也好、大家都很厉害。

不想被他人讨厌而胆怯着的,一定就只有我一个人吧。怀着这样悲惨的心情,我露出了自卑的笑容。

一直以来都是如此。

但是啊。

如果能重新开始的话。

那一天的我,待在昏暗的房间中如同向往光明一样憧憬着手机画面中映出的阳角们。

无论何时,从今天开始,如果允许我向新的自己伸出手的话。

这次——。

有必须要向真唯传达的事情。

我缓步登上舞台。

走吧,去往真唯的身边。

这,就是我的舞台。

***

真唯

整个活动舞台从前到后,聚光灯的光线就像刺穿身体一样锐利。正因为是主舞台,观众的数量更是多得惊人。

三位cosplayer并排站列着。正对面是王冢真唯。身后则是紫阳花同学,我像是被两个人夹着一般,傻乎乎地站在中间。

「介绍一下吧。 她们是我的朋友紫阳花,还有玲奈子。」

真唯一向观众说话,就会响起热烈的掌声。在舞台上听着,就像地面在摇晃震动一样。说实话我非常害怕。

但是,现在的我好像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冷静。

大概是因为脑袋里已经是一片空白了。(不是逞强)

唯独一直注视着真唯。

「那么,马上就是第一个环节了。 虽说是提问嘉宾,对了~,在这之前要是你们俩有什么想向我提问的可以先问」

尽管真唯说的内容我有一半左右听漏了,但我还是开了口。

「为什么没来游乐园? 」

真唯本想把麦克风递给我,但停了下来。

她在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没有使用麦克风,而是直接回复了我。

「不是说过了吗,那天我突然有工作。」

「是因为我回复了紫阳花同学的告白吗? 」

「已经到第二个问题了吗? 节奏真快啊。」

「但是,我有说过的吧,不是那样。 那为什么真唯你要自作主张呢……」

观众席上人声嘈杂。

他们几乎没听到我们的声音吧。 在歪着脖子想着这到底是什么演出的观众面前,我进一步追问真唯。

「我说过我会认真考虑的。 那是因为我就是这种人,虽然可能会让真唯感到非常不安……但是……」

「我没有感到不安。王冢真唯不可能怀有那样的感情吧。」

真唯满不在乎地微笑着。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了紫阳花同学的声音。

「是啊,小玲奈也有错。」

「诶? 」

「小真唯那时非常不安。所以,也想了很多不好的事情。因为就算是小真唯,也一直在烦恼着。」

「这样啊,原来如此。」

胸口一阵刺痛。

没错,明明我本就应该知道的。就算是真唯也是会受伤的。

因为我一直只考虑自己。

真唯仍然保持着微笑。 但瞳孔中渐渐带了些认真。

「紫阳花。 也没必要在这种地方谈那件事吧。 现在正在工作呢。 下次再说。」

确实,此刻正是舞台的高潮。 真唯必须让活动顺利地进行下去。 再给我一点时间这样的请求,想必也是强人所难吧。

但是,究竟为什么呢?我有预感,如果错过了现在这个时刻,真唯就不会再理我了。 因此我感到踌躇。

之后不久,观众席上传来了声音。

「看样子现在麦克风好像出了点故障!王冢真唯小姐对大家说:请再稍等一会儿! 」

声音响彻会场,吓了我一跳。

而更令我吃惊的是,喊出那些话的是纱月。

诶,为什么纱月她……? 要为我做那种事?

「纱月……」

真唯的表情最终还是崩溃了。她皱起眉头。与此同时,这次换成是小香穗大声喊道「情况就是这样!」随后又咳咳地咳嗽起来。

我和纱月对视一眼。 她的眼神仿佛是在说,我已经尽我所能,之后就随你的便吧。 我用力捏紧了握着的拳头。

真唯如同被逼到绝境一般,郁闷地嘟囔道。

「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大家都希望小真唯你能够幸福哟。不仅仅是我们。在会场里的小真唯的粉丝们,大家都是一样。所以,希望你能明白这些。」

真唯像是要对紫阳花同学的话语表示拒绝一样,摇了摇头。

「这也太多管闲事了。紫阳花,我没想到你会多管闲事到这个地步。」

「你现在无论怎么说我都行。但,我不希望小真唯逃避。」

「我没有逃避」

我。

朝着真唯走近了一步。

「真唯认为我和紫阳花同学交往比较好吗? 」

那一瞬间,真唯的脸皱成一团。

宛如裂缝般决定性的的话语。

「那个……啊啊,当然了。紫阳花比我温柔得多,是个很棒的女孩。一定会让你幸福的。你们俩就应该交往」

「小真唯!」

我用手制止了想要跑近的紫阳花同学。

轻轻地闭上眼睛。

啊啊,心扑通扑通的跳。

交往,意味着要背负起对方的人生。

因为真唯也好,紫阳花同学也好,她们那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无价之宝。

我一直觉得那些时间不应该浪费在我这种人身上。

我没有令她们逃避我的价值。

但是,并不是如此吧。

如果说我配不上为我费劲心思的那两人的话。如果我拒绝了她们,令她们露出一副伤心表情的话。不是很简单的事情吗?

要说我能为这两个人做些什么的话, 那就是——。

我,必须成为配得上她们的人。

告白就是为此而举行的表露决心的仪式。

「我也喜欢紫阳花同学。你的心意,确实的传达给了我。尽管我配不上紫阳花同学……但是,和紫阳花同学在一起的时候我很开心,一和紫阳花同学说话,我的心就会跳个不停。」

听到这句话,不知为何,紫阳花一脸悲伤地捂住了嘴。

「是吗,既然这样! 」

「嗯,所以。」

我深吸了一口气。

曾经有过一次,我拉着真唯的手跳进游泳池里。

那个时候,耗尽了我人生当中相当一部分的勇气。 也许一下子消耗了甘织玲奈子三年份的勇气。

既然如此。

这一瞬间的我,一定是把今后人生全部的勇气都用尽了吧。

我直视着真唯,宣告道。

说出那个夏天的回答。

「我,要和紫阳花同学交往。」

鼓起勇气。

「为什么……」。紫阳花同学小声嘀咕道。

然而,真唯却露出了一副解脱似的表情。

「啊啊,是吗?」

完全相反的两个人。光明与黑暗。真唯和紫阳花本应展现出的表情就像对不上的拼图一样,完全不一致。

「太好了。这样,我就还是原来的王冢真唯了。」

「我说,小玲奈,这是为什么?」

紫阳花同学抓住我的胳膊。

就是因为你是如此的温柔啊,紫阳花同学。

比起自己得到的回报,反而更替真唯感到伤心。正因为有着那样的紫阳花同学在,我的学校生活才多姿多彩。

但真唯对我来说也是一样。

我凝视着微笑着的真唯。

真唯总是为我尽心尽力。就像太阳一样照耀着我。而只盯着自己脚下阴影的我,一直都很忘恩负义。

我最喜欢这两个人了。

所以,我。

我——。

「我也要和真唯交往! 」

――已经不再需要普通了!

「………………哈? 」

「欸………………? 」

好痛。

沉默像火柴刺一样来回扎在皮肤上。

我非常,非常不想看她们两个的脸……。 只是刚才那句话,就耗尽了我一辈子的勇气……。用完了的话就没有了……。

可即便就这么说完,然后来一句 「那么我先走了!」离开会场之后从学校的天台上跳下去,最后也只会登上第二天的新闻。因此我也不得不继续说下去……。要是人类没有嘴巴就好了……。

「我要和紫阳花同学交往,也要和真唯交往!」

重复的话语里没有任何新的信息。硬要说的话,就是我的脸皮上用油性笔写着「人渣!」二字的程度。

观众席中传来了纱月认真语气的「垃圾……」的感想,要是是幻听就好了。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不,还没完。我还有嘴。人类最古老的智慧,就是语言!

「我喜欢紫阳花同学!正如我刚才说的,我一直喜欢着紫阳花同学!尽管我没觉得这是恋爱之情,但是回想起来感觉似乎从一开始就是恋爱之情了,只要一看到紫阳花同学,几乎每次心跳都会加速!紫阳花同学我喜欢你!」

「嗯,嗯…………」

紫阳花同学无法理解我话语的真意,感到不知所措。也是,至少比吓到傻眼要好一些,虽然可能已经傻眼了!

「然后!我也喜欢真唯!从在天台上被真唯帮助了的时候开始,我就觉得我一定是被真唯迷住了! 因为被真唯推倒的时候也没那么不情愿!对不起,是我太固执了!我也喜欢过真唯! 」

「啊,啊…………」

宛如被话语的气势所迫,真唯僵硬地点了点头。 这是难得一见的王冢真唯张口结舌的画面。

今天,我再次认识到,语言作为人类最古老的智慧,正是引发至今为止无数次战争的契机。

不不! 还不到放弃的时候!

「我认为这种时候通常来说应该是认真地选择其中一人,然后向另一个人道歉。话说回来,我本也是这么打算的。 但,我绝对不想对露出一副被甩了也是理所当然的表情的真唯,说出「那我就和紫阳花同学交往了哟」之类的话来……」

「你在说些什么?」

「就算是紫阳花同学也是一样!正因为太过温柔,所以才比起自己被选中,反而满脑子都只顾着真唯会被甩这件事!难道不是这样吗?要是说错了,我会道歉!因为我对紫阳花同学完全不够了解……但是,如果真如我所说的那样,那就承认吧!」

「那个……」

紫阳花同学将手指放在唇上,避开了眼神。还好她没有说出:「是啊~,从中途开始,小玲奈的事怎样都好了呢~」。不对,还好个鬼啊。

「所以我才不需要什么‘普通’。」

双手放在胸前,我如此宣言。

「我并不是谁都不选。而是两个人我都要选。我知道这样做是很过分的要求。但是,我想跟真唯还有紫阳花同学你们两个人都交往。」

她们二人听完我的话——。

「…………小真唯」

「紫阳花……」

互相对视着彼此,好像在商量着该怎么办一样。

总觉得,有种像是犯罪三人组的感觉,真是太棒了!有点情绪高涨!

「我说,小玲奈」

紫阳花同学凝视着我的眼睛,强烈的视线让我喘不过气。她开口说道。

「我知道,小玲奈在为我们着想。谢谢你。但是,既然那样,果然比起我还是……」

「等等,紫阳花」

真唯抓住紫阳花同学的手腕,中途打断了她的话。

「我不许你再说下去。你本就是那个应该获得幸福的人,紫阳花。」

「小真唯……」

两个人再次相互对视着。

「所以说!不是那样的!」

我粗鲁地挤进了两个人中间。

「我想要说的,什么也没传达到! 不是那样!是我想和你们两个交往!这和你们两个人的想法无关! 是我,希望着,盼望着,能牵着你们的手! 」

我紧紧地抓住真唯和紫阳花同学的手。

她们二人那因无以伦比的美貌而值得夸耀的脸庞,就在我的眼前,我都快不由自主地谢罪了。

一想到我配不上她们,就忍不住要放开手。但那样的话,不过是重蹈覆辙罢了。

这不是应付场面的台词,我必须要好好的展现出我的觉悟。为了让她们相信我而竭尽全力。

「我说,要是……我和真唯交往的话,紫阳花同学会怎么做? 」

「诶……那,那个……」

紫阳花同学的眼神摇摆不定。

「我,会,好好的,支持你们,的。」

眼睛里噙着泪水!

「不要!我才不要这样!我还想和紫阳花同学好好的继续约会下去! 」

「继续约会,那是……诶,那个,摩天轮的……? 」

紫阳花同学的脸转眼间就变红了。我飞快地点了点头。一边点头一边背上直冒冷汗,我到底都说了些什么呀。这样的话,不就像是在说我只是想和紫阳花同学接吻吗……。

不,要是说想还是不想的话,那个……那个,就是那个啦!

「真唯呢!?要是我和紫阳花同学交往的话会怎么做!?」

「去法国留学,在遥远的天空下为你们的幸福祈祷。」

「你在说什么!?那才是绝对不行的吧!给我等一下哟,你是那样打算的吗!?诶,紫阳花这不也惊呆了吗!」

「……小真唯……?」

真唯用一种像是在开玩笑却又不是玩笑的态度,微微地点了点头。

「有我在你们旁边的话,紫阳花也会感到不安吧。不知道什么时候玲奈子又会和我重归于好。既然那样,保持距离对彼此都有好处。」

「虽然这个理由很有真唯的风格!但我不要!我不想和真唯分开!」

就像维系着羁绊一样,我用力握紧系着的双手。

「因为我,喜欢真唯……」

「可你对紫阳花。」

「紫阳花同学我也喜欢! 」

我完全豁出去了。

「因为你们两个人太温柔了,所以互相之间才会这样想要这样退让。这可不行。因为我对你们两个都很中意。我为了自己已经竭尽全力了,所以只希望自己能够获得幸福!你们两个不和我交往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

「小玲奈……你在说啥呀……」

见我一副拼命的样子,紫阳花却只是对我嫣然一笑。

「可是,这是脚踏两条船吧……? 」

「……确实呢」

我老实地点了点头。没错,世人好像称呼我这种行为为脚踏两条船。 而且通常被认为是最为恶劣的品行。听说做这种事的人偶尔会被捅两刀。好恐怖。

紫阳花同学像是在平复心跳一样,来回抚摸着胸前。

「我,初恋是从被脚踏两条船的状态下开始之类的,这种事,还真是让人吃惊呢。」

「就是说啊………………漫长的人生当中也是会有这种事出现的……」

糟了。 她们越吐槽我越是察觉到我说了多么荒谬的话。对象是紫阳花同学竟然还脚踏两条船?那种家伙现在马上跳进黑洞不就好了吗?

内心不要气馁。头脑要保持冷静……。 无论怎么被道德观逼得走投无路,我都会回忆起这双手的温暖。

「但是啊,至今为止我对真唯说了很多次,却一次也没有被相信过。我啊,在遇见真唯之前,同性之间交往对我来说并不普通。而这却被强硬的改变了。」

「是这么一回事吗?」

真唯像是才刚听说的一样吓了一跳。喂。

「所以说啊,既然如此,为什么只有我非得被一对一交往这种普通所束缚呢?这次我希望你们能迎合我。」

「……………………」

面对这种过于牵强的逻辑,真唯和紫阳花同学再一次陷入了沉默。

嗯……嗯?

好奇怪啊……。明明被告白和选择的那一方都是我才对,究竟为何,我反倒像是在对那两个人说「等等!不要抛弃我!」然后紧紧地缠住她们不放一样。

打破沉默的是紫阳花同学。

「我说」

紫阳花同学对真唯露出一副困窘似的的笑容。

「怎么办好呢,小真唯……既然这样的话,我们两个人交往? 」

「我和紫阳花……吗……。原来如此。」

「等等!不要抛弃我! 」

我死死的抓住她们。

如果这时候被孤立的话,我就没有信心再活下去了!

「我会让你们幸福的!绝对会让你们幸福的! 」

我当场跪拜在地,牵起二人的手。完全找不到之前训斥照镜子的小香穗时那副自以为是的女人的模样,那副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超级花心骑士。

「既然这样,三年时间!到高中毕业为止和我交往吧!在结束的时候,我一定会让你们觉得‘和我交往真是太好了’ ,一定会把你们迷的神魂颠倒的! 」

我仅仅是大喊着。

「我再也不会说什么‘为什么选我这种人’之类的话了!也不会再怀疑你们俩说喜欢我这件事了!为了让你们两个一直喜欢我,我会努力的!我一定会成为配得上你们的恋人! 所以,所以………………」

眼泪突然涌了出来,话噎在了口中。

因为,我说的话毫无依据。

我喜欢她们是事实,想和她们交往也是事实。但是,能不能让她们幸福则要看我自己。

没有保证。也无法做出约定。就让她们相信这种话,实在是太自私了。

尽管那样,我仍希冀过。希望她们能相信我。因为这样的话,冥冥中我就有种预感我一定能做到。

「请,和我交往吧,真唯、紫阳花同学……。我一定会让你们幸福的……。因为,我最喜欢你们了……」

就像是撒娇的小孩子一样,超逊的告白。

我已经毫无隐藏了。

今后的未来。我们……不,至少我已经将最让我幸福的世界展现了出来。 这就是我的,一点也不普通的喜欢方式。

之后就要看她们了。

「说了捉弄你的话,对不起,小玲奈。」

紫阳花同学抱住了我的头。

就像是要藏住我的眼泪一样。

「不是的,你想说那些,是理所当然的。毕竟我对你们俩说了很不得了的话呢……」

「……我啊,果然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因为完全没有想象过这种形式。也怀疑这样真的能让大家幸福吗?会不会发生比现在更加痛苦,更加悲伤的事情之类的。」

「嗯……」

在大家守护着的舞台上。

在充满光的世界里,「但是呢」紫阳花同学开了口。

「向着不知今后会如何发展的方向上迈出一步的正是我自己。尽管是那样,我却不想就这样不分青红皂白地否定小玲奈鼓起勇气对我说的那些话。」

我抬头看向紫阳花同学。

她脸上浮现出一抹温柔的微笑。

「因为小玲奈对我说了啊。想要永远三个人在一起玩耍。」

感觉好像我是有说过这句话。

三个人一起度过的那个暑假,真的非常开心。

原来紫阳花同学也一直记着。

「因为即便是任性的、爱发脾气的我,也最喜欢小玲奈了……」

紫阳花同学的声音如同温暖的雨一样,

「紫阳花同学……? 」

我一瞬屏住了呼吸。

「总之,是到高中毕业为止吧?嘿嘿,我这边才是,还请多多关照。」

「哎,那,这么说……」

我缓慢地站起身来。和紫阳花同学对视。紫阳花同学重新握起我的手。而那是恋人结。【校注:十指交握】

作为班级里的红人,一直都是我的憧憬对象的紫阳花同学。

紫阳花同学害羞了起来。

「下次,再继续约会吧。」

现在,从这一刻开始。

紫阳花同学成为了我的恋人。

我一阵恍惚,感觉就快要倒下了。又或者是现在就想在舞台上来回狂跑。

「谢谢你,紫阳花同学,谢谢你! 」

「呀」

我一用力抱紧她,就听到了紫阳花同学可爱的悲鸣声。哎呀,可不能把衣服弄脏了。我端正地回到原来的位置。

不用急也没事。今后有的是机会做这种事……不对,虽然我也不知道这种事指的是哪种事啦。话说回来,还没结束呢!

还有一个被我表白了的女孩子在。

也必须好好地听到她的回复。

我悄悄擦了擦眼泪,回头看向了真唯。

「真唯」

在比任何人都要显得般配的舞台上,真唯露出一副仿佛没有容身之地般的表情。

必须传达的话,其实还有很多。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我一直在向真唯胡闹,对不起。一直没有勇气和自信,对不起。但是呢,我想过要改变自己。我想要改变。因为我觉得现在的话,我希望和真唯一起走下去,所以。」

面对忍受着痛苦,仿佛轻轻一碰就会崩溃的真唯,我伸出了手指。

所有的起因,都是缘于赌上了挚友和恋人宝座的我们之间的胜负。

现在就要做个了结。

「……记得有一次,你抱着我,跳进了游泳池对吧。」

「……嗯」

「我记得,那是指即使我变得不能再在天空中飞翔,你也会和我一起分享悲伤的意思。」

「嗯」

无论真唯怎么失败,我都会在她的身边安慰她。我本想那样说的。因为「重要的人」意味着不仅仅是快乐,就算是悲伤也想要一起分享。

「听到那句话,我真的很高兴。从那一天开始,我就变得更加喜欢你了。但是……如果,你说要和我,还有紫阳花同时交往的话。」

真唯一边眼中含着泪一边询问我。

「那一定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呀。温柔的你,将会承担起两人份的辛苦。通过这次的事,我知道了自己多半也是个麻烦的女人,那今后你打算怎么做?。」

怎么做?

要承担两人份的悲伤时,那时我该怎么做?

那就是。

「努力」

我的回答一点也没有改变。

面对着瞪大眼睛的真唯,始终贯彻着自己的话语。

「我会努力的。总之,拼命的努力加油,我会变得比现在更加强大。那样的话,就可以更好地支撑住真唯了。」

――其实呢,这一个月我一直在思考。

无论何时,从今天开始,如果允许我向新的自己伸出手的话。

我就要像纱月一样坚强。

像紫阳花同学一样温柔。

像小香穗一样坦率地面对自己的喜好。

想成为像真唯那样闪闪发光的自己。

尽管那一定是个高大到一抬头脖子就会痛的目标。

我的身边有四个人。很「特别」的四个人。

要是每天都和那样的她们交谈的话,是不可能不产生憧憬之情的。而且啊,大家也都认可我,觉得我偶尔也能派的上用场。 所以,就算是自虐,就算是虐待自己,哪怕只前进一毫米的程度我都会高兴得不得了。

在被窝里想起的,可不仅仅是坏事哦。

像是碰巧在考试中取得了好成绩,被纱月同学夸奖了之类的,紫阳花同学被我说的笑话逗笑了,小香穗选我和她一起组队,真唯对我露出了微笑。即使是高兴的事,我也记得很多。

自己躲在自我贬低的话语背后,虽然很少,但脑海中也会浮现出认同自己的话语。

到初中为止都长期闭门不出的女孩子,和朋友一起站在舞台上这种事,并不容易吧。 即使是这样都还是一点也不认同自己,那才是不可能的吧。

因为我有努力了呀。

从上了高中开始,我就一直非常努力。

以「不想被任何人讨厌」为目标,真是痛苦啊。

不管我怎么努力,怎么努力,决定一切的,都是来自他人的评价,那种事,真的很讨厌。

我,想要改变。

我说,甘织玲奈子。即使失败之后受到挫折,以前的事就放在以前。给MP充上电,再一次站起来吧,要去习惯失败。【校注:MP指游戏中的魔力值】

因为我是已经努力过了的。

为了让你也稍微重新评价一下我,我一定会努力的。

「今后我也会努力的,真唯。不是用语言,而是用行动来表现。」

「我希望」

真唯的眼睛中映照出色彩。

「你能相信我,真唯。」

真唯的瞳孔里,闪烁着光芒。

光芒化为水滴,顺着脸颊淌了下来。

「我想和真唯成为恋人。既不是挚友,也不是恋人未满,而是恋人。」

「玲奈子」

「我喜欢你,真唯」」啊啊「真唯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从没想过会有这么一天。」

真唯、王冢真唯正哭泣着。

她脸上正扑簌簌的掉下了绝不愿让我看见的泪水。

「我不想……啊……。因为我最喜欢玲奈子了,不想把你交给紫阳花……。 但是,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糟糕的那一面,我一直以为,我能为玲奈子做的事,就只剩下这个了……」

紫阳花同学抱住了真唯的肩膀。

「嗯,嗯……小真唯,已经,可以了哟。不用再一个人强撑着了。」

这样的真唯,我是第一次看到。

实在是太过可爱,太过惹人怜惜了。

我感觉我又要哭了。

「就是啊。真唯有点太倔强了。之前也是,一个人开什么恋人募集派对。那个时候也是吃了不少苦头呢。」

我和紫阳花同学一边微笑着一边紧紧地抱住了真唯。

聚光灯下,大家的眼睛里浮现着类似的泪水,总觉得有点奇怪。

我既喜欢真唯,也喜欢紫阳花同学,这种感情充满了内心。

喜欢的感情快要溢了出来。

这么多的爱究竟沉眠在我的哪儿呢?

居然会因为太过喜欢而哭出来。

「我最喜欢你了,真唯」

「我也是,最喜欢你了。 我爱你,玲奈子。」

我们彼此贴着头。打扮好的发型上,沾染着真唯的气味。

我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这样一来,我和真唯也是恋人了。

又是新的关系。

「哎,我也最喜欢你了哦,紫阳花同学。」

「嗯。 我也喜欢小玲奈呀,最喜欢你了。」

我们额头互相挨着。紫阳花同学的温度传达给了我。

「我绝对会让你们两个幸福的。为了成为配得上你们的恋人,我会加油的。」

那很明显一定是我得意忘形的发言。

但是,现在我已经听不到「像我这种人」这样的心声了。

因为这既不是约定,也不是契约。只是一个愿望,是对未来的誓言。

我打算就这么活下去,今后一定会发生很多非常麻烦的事情。不安的因素也数不胜数。再说了,同时把真唯和紫阳花同学当作女朋友,又和她们很般配的女人,那究竟是怎样的女强人?

而且,虽然我还不太清楚,但是似乎总有一天会出现某个带着强烈嫉妒之情家伙。我可能也无法与之匹敌。

就算是这样,之后的事之后再说吧。

没事的。虽然之前因为草率的决定,失败了好几次。但我已经对失败习以为常了。

今后也会一次又一次地面对自己的无力吧。

每次都会拼死地烦恼着,挣扎着,焦躁着吧。

即便是这样,只要哭着往前走就行了,仅此而已。

没关系。虽说是遥远的目标,但也并非一定是遥不可及。

毕竟,我可是甘织玲奈子。

可是那个令她们二人喜欢上的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