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四卷 第五章 序言 或者关于王冢真唯的事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41:33

翻译:天辙

校对:凛雨流霜烟雨

永远的谎言,是对真实的另一种称呼。

接下来要讲述的,是一位少女的恋爱故事。

她坚强而美丽。

她聪明且充满信心。

她讨人喜欢,崇尚以和为贵。

面对任何困难,她也从不屈服。

她靠自己的力量翻越无数的高墙,无论何时都高高在上凝视前方。这就是王冢真唯,芦谷的理想型恋人。独一无二的光辉太阳。

但是,真的是这样子吗?

玲奈子应该已经知道,无论是谁都有或多或少的烦恼,背负着痛苦依旧挣扎向前。

无论立场和性格如何,活着就意味着苦恼和挣扎,哭着也不得不继续前进。

又或者,就算世界上78亿的人都是这样――也只有王冢真唯是例外,玲奈子如此深信不疑。

接下来要讲述的,是甘织玲奈子绝对不会知道的故事。

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不会知道。

因为这是一个恋爱中的少女所期望着的故事。

第一卷 第五章 派对之后

「为什么要做那种事?」

那天,真唯和来到日本的母亲在餐厅吃饭。

借酒店的会场开派对的事,好像已经传到了妈妈的耳朵里。真唯若无其事地将手边的开胃菜送到嘴边。腌橄榄的酸味异常强烈,刺激到使人清醒。说实话,她并不喜欢这个味道。

「我也到这个年纪了。」

和一年中大部分时间都在法国的母亲谈话,大多是用法语进行的。真唯很在意自己明明是个混血儿日语却不是很好这件事,所以日程安排和工作指示也都是用法语。

「别太张扬了,毕竟你还只是个学生。」

「我知道。作为负责宣传玫瑰皇后的模特,我自有分寸。下次我会尽量少乱来。」

「如果真能这样的话,我也不用在巴黎的办公室里为在东京发生的各种意外头疼了。」

咔嚓咔嚓移动餐具的声音。

「所以,就像我事先说的,今年夏初我会忙上一阵子,详细的日程安排会告诉花取经纪人的。」

「好,今年的业绩如何?」

「就业绩而言,大体上还不错。只是设计怎么说呢,还远远称不上最高杰作。只是挪用了已有的想法而已。」

她的母亲王冢琉音是玫瑰皇后的顶尖设计师,公司的业绩取决于她的头脑和手指。年复一年,随着公司的壮大,母亲的压力也日渐增大。

和女儿谈论工作,也是从这几年开始的事情,也许她再也无法独自承受了。不过即便这么说,真唯能做的最多也只是像这样倾听母亲的抱怨。

「近年来,最能激发出我灵感的是你的成长。女儿放开了我的手,逐渐变成陌生人的样子,对我来说是一种新鲜的体验。」

「虽然我和妈妈本来就是不同的人。」

「当我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是你10岁开始对我叛逆的时候」

「叛逆什么的,太夸张了。」

真唯苦笑了一下。

母亲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让人怀疑这是否是她选择成为设计师的理由。

和一个不知道自己真实想法的人交谈,就像在吃掺杂了讨厌的东西的沙拉。不知道在哪里会咬出苦涩的味道,只能小心翼翼地反复咀嚼。

「所以呢,也就是说…」

她开口道:「On n'a qu'une vie」(★注:法语,大概意思是"人生只有一次")

「人生只有一次,但我并不后悔,我也不希望你会为你的人生后悔。所以万事要三思而后行,玛榭俪。」

「……好的。」

这是她重复过很多次的话。虽然说是为我着想,但它真正的含义恐怕――。

(你所希望的‘不后悔的人生’,不就是要我模仿你的样子吗?)

真唯在心中责问道。

身高167厘米的真唯在日本先不说,但在法国顶级模特中也是比较矮的、不怎么引人注目的。虽说有一头明亮的金发,但这在外国并不稀奇。

本来她就没有成为国际顶级模特的才能,如今能够被重用也只是因为,自己是她宝贵的女儿罢了。

仅仅就因为这个理由,真唯便淘汰掉了其他优秀的竞争者,成为日本顶级模特中的一员。大多数被真唯打败的竞争者们,只能放弃自己的梦想。

这就是为什么真唯必须要让自己强大,也是为了被她淘汰掉的那些人,从金字塔的顶端掉下是绝对不可原谅的。

但对真唯来说,做模特也就意味着被身为琉音的女儿这个身份所束缚。真唯的人生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而是被母亲牢牢控制着。

只有那次,母亲所说的「叛逆」,是真唯用画笔亲身画出的唯一一条人生轨迹。

「如果你想早点安顿下来,只要跟我说,我随时会帮你安排。不需要有任何担心的地方,因为你是我最重要的女儿啊。」

「……谢谢你,妈妈。」

只有夜色在一点一滴地流逝,这是一个明明和最了解自己的人用餐,却只剩满腹空虚感的夜晚。

第二卷 第五章 在输掉比赛后

「输了,呵呵,输了……我真是个失败的女人啊……」

玲奈子和纱月离开后,真唯依旧瘫在椅子上消沉了一阵子。

这是拼上一切的竞争,以玲奈子的婚姻为赌注,和纱月,玲奈子三个人之间胜负。结局却以真唯的惨败收场。

在真唯的记忆中,自己很少会有输得这么惨的时候。而现在的真唯就是个彻彻底底的败犬女。

一边默默注视着败北者的身影的……正是花取。

「小姐,是否需要我给您拿点暖和的东西呢……」

「呵呵,谢谢,花取小姐。」

眼神飘乎的真唯,即使是在这种时候也不会忘记跟自己好好道谢,花取对她的性格感到由衷地敬佩,另一边泡上了和往常不同口味的薰衣草茶。

通过品尝符合自己身份的高级香茗,真唯能稍微调整一下心情就好了。

要是在平时,花取肯定放了下杯子就郑重离开,但如今看到失去了往日霸气的真唯,花取很想说几句鼓励她的话。

「请恕我冒昧,小姐……甘织小姐从以前开始就经历过这种比赛了吧,所以您不必太在意……」

「不,花取小姐,不是这样的。」

真唯摇摇头。

「不管是什么样的比赛,既然接受了挑战,我就会全力以赴。不能将其作为输了之后安慰自己的借口。」

「我,我……对不起,小姐……! 「

花取变了脸色,闭上了嘴。

「我这是说了什么话,玷污了小姐那高贵而纯洁的精神……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请您吩咐吧,小姐!」

真唯却给了跪着的花取一个温和的微笑。

「没关系,花取小姐。我知道你只是想安慰我罢了。你的善良总是能够治愈我,所以从今以后你也要继续在我的身后支持我。这就是我的命令。」

「小姐……!」

花取本想上去拥抱真唯,但那略有不敬,只以鞠躬收场。

真唯抱住双腿坐在椅子上。她把脸抵在膝盖上面,心不在焉地说道。

「是啊,那我稍微说一说关于玲奈子的事情吧。」

「……是,在下洗耳恭听。」

「呵呵,不要摆出一副为难的表情啊,花取小姐。我当初因为妈妈的邀请,究竟是选择去法国上学,还是留在日本的高中呢,那时候的我不也有过这样的烦恼嘛」

想起中学时代的真唯,花取微微一笑。

「是啊,那个时候您也告诉我了。」

「好怀念啊,那时你以我的名字和头发在日本太显眼为由,向我推荐了去法国的学校。」

「是的。那样您就可以和家人一起生活了。」

那个时候的事情还清楚地记得,平时性格开朗的真唯,有段时间一直摆着一副闷闷不乐的表情,花取因为担心真唯甚至瘦了3公斤。

那时花取也做好了移居法国的准备,提出只要是为了真唯就好。

真唯倾斜了杯子。

「但是我选择留在日本的高中。」

可能是对母亲小小的反抗。但是,花取现在觉得真唯当时的选择是正确的,因为。

(因为和琴小姐成为了同班同学)

听到真唯提及的关于纱月的往事,花取很受感动。如果不是还有别人,一定会禁不住流下眼泪吧。

如果琴纱月小姐愿意一直跟真唯做朋友的话,真唯以后就不会孤独了。花取一直这样相信着,为她们坚固的友谊而放心。但是……

(两人本来都是生活中不需要其他人的类型,也许她们之间的日常相处,也不是那种互相依靠的关系吧。)

真唯和纱月之间的距离,似远而近,又似进而远。但真唯需要的,并不是把彼此定义为对手来互相提高内在的关系。

即便平凡,却能够信赖的关系……

「在那里,我遇见了玲奈子。」

真唯的话,令花取像被菜刀割伤了手指一般痛苦。

「……那位小姐。」

「怎么偏偏是她……」花取能忍住不说出来,完全是出于对主人的忠诚。

甘织玲奈子,无论容貌还是性格,都只是一个普通少女的风格,从她的身上看不到任何特别的地方。不管在高中还是大学,像她这样的少女随处可见。

尽管如此也不认为在人生经验上,真唯有丝毫不如自己的地方。撇开选择高中这样的岔路口上的经历不谈,真唯从小就和很多有魅力的人打过交道,看人的眼光应该已经锻炼得足够好了。

可是,为什么真唯会那么在乎玲奈子呢。

「新生活让我兴奋不已,至于能不能适应新的学校。是啊,我也会和其他人一样感到不安。毕竟是拒绝了妈妈的邀请留在日本,但并不认为我做出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那是……我理解您的心情。」

虽然琉音是个好雇主,但一切都以她自己说了算。琉音的真实想法即使连花取都捉摸不透,似乎从一开始就不想和女儿好好对话一般,明明两个人是彼此唯一的家人。

「我已经习惯了在班上被其他人疏远,像异类一样被对待。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和其他人一样享受作为一个高中生的日常生活,被这样仅存的一点希望和迷茫强烈地动摇着。」

「原来是这样……」

就算是面对花取,真唯也不愿意展示出自己的不安。即使在一切结束之后,能够像如今这样坦白,却始终无法摆脱内心的焦躁。

「但是,因为她我的这些不安都消失不见了。」

「……因为那个少女?」

真唯就像融雪后发芽的花蕾一样,脸上绽放出了笑容。

「——她跟我说‘和我做朋友吧。’」

「竟然……」

能够主动与王冢真唯搭话的人并不多,如果不是出于好奇心和兴趣,那就更不用说了。花取惊讶地吸了一口气。

「现在想想,也许那时我已经爱上她了。」

「小姐……」

「花取小姐,我一定会成为配得上她的女人。」

真唯在花取面前宣誓道。

「……是这样啊,小姐。」

能让真唯奉献出了一切的女人,既然真唯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花取选择相信真唯并坦诚地支持两人的恋爱――。

(虽然心里丝毫也不这么想)

总之,花取决定用繁重的工作中积攒下的储蓄委托调查。查清关于那个甘织玲奈子的真实身份,还有她究竟是怀着什么目的去接近小姐,如果是聚集在花上的毒虫的话,等到那时……

不过,花取心想,能够帮助真唯早日摆脱入学时不安的心情,这个功劳也必须得承认。

第三卷 第五章 紫阳花告白后

那是在暑假结束,第二学期开始不久的时候。

「我回来了。」

纱月打完工回家的那天,看到玄关有一双陌生的鞋子。

纱月不动声色地看着它。不知道为什么,从幼儿时期开始就神奇地习惯了玄关处有各种陌生女式鞋的场景。

哗啦一声门打开了。在那里,有一个面朝着墙壁坐着的小个子女性。荧光灯反射出的金黄色头发,一如往常地闪耀着。

「有个大孩子呢。」

一边叹气,一边放下包,顺便把明天要准备的东西塞进了包里。因为如果一犯困,什么事情变得很麻烦,所以想先收拾一下。

在这期间,王冢真唯也几乎是一动不动,仿佛变成了摆设一般。

开始说话之前就一直会是这样,纱月从心底觉得麻烦。

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个想法,就是拿出以前真唯对她说过的话反问她: 「你不是已经不再依靠我了吗。」但不管怎么说纱月还是没有薄情到能说出这种话的地步。

「那么,发生了什么事?今晚怎么来了?」

纱月泡好了速溶咖啡再回来。看真唯还是没有什么反应,她打开了课本,然后过了一会儿。

真唯开口了。

「……我也许被全世界讨厌了。」

「………………」

刹那间虽然很想把她赶出去,但现在还好,还能忍得住。如果是这种程度就受不了的话根本无法胜任作为王冢真唯的青梅竹马的工作。

「……所以呢?」

「不,不可能,即使我什么都不做,也会被周围所有人喜欢上的……」

还是把她赶走吧,她看起来并不像是有什么麻烦的样子。但之后不久。

「只是,我不是最好的。」

真唯的声音听起来很寂寞,纱月回过头。

真唯抬起了头,她的眼睛像被训斥的小孩子一样低沉。这是其他任何人都看不到的,只在纱月面前才会表现出来的王冢真唯。

「……发生了什么事?跟我说说看。」

真唯消沉到这种程度,最近是相当少见。上了高中之后的真唯,并不是不再依赖纱月了,只是精神稳定了下来。无奈之下,纱月停下笔,转向真唯。

真唯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从到我家开始就一直这样。

「其实…」

真唯一点一点说了出来。

实在太令人惊讶了。

「濑名,她要向甘织告白吗? 嗯?」

的确,紫阳花似乎很喜欢玲奈子。就算如此,也一直认为那也只不是友谊的延伸,不会有什么实质行动。

纱月从很久以前开始就是个善于察言观色的少女。有时候就像读心术一样能够看穿对方正在想什么,还能敏锐地觉察出周围的气氛。

虽然不太想承认,但这一定是继承了仅靠人际交往就能顺利地在社会上打拼出来的母亲的特征。

但是,能够读懂空气是一回事,它能否在各个场合发挥作用,则是另外一回事。

纱月拥有这个能力的结果,是她的择友观变得异常挑剔,取而代之将全部休息时间用于埋头读书。就像是眼光敏锐的人居住的城市的狭窄街道,硬是和其他人打交道是很折磨的,纱月想要的只是平静的日常。

现在所在的小团体的成员都比较有安定感,因此很满意。

也有今后想要结交的朋友。

濑名毫无疑问是其中之一。甘织……甘织嘛,先放一边。

「……原来如此,我理解情况了。」

那个甘织的恶行被曝光得一清二楚。

「所以,真唯和濑名两边都没有给出明确答复?怎么说呢,甘织……真是个不可救药的女人。如果我在场的话,可能会揍她一顿。」

纱月也明白了真唯一直纠结的理由。无论怎么解释,纱月都一定会对玲奈子生气的。

「但是,那无所谓。因为决定好好谈一谈的人是我。」

真唯静静地摇了摇头。

「只是,不知怎么的……当紫阳花对她说喜欢的时候,玲奈子那时的表情一直历历在目。」

「……表情?」

「嗯。」

真唯心不在焉地笑着,这笑容就像在任何地方的普通女孩都会露出的那种无力的笑容。纱月心想。

「那正是——一个人陷入恋爱时的样子,不是吗?」

真唯一定是抱着极大的念想才说出这句话的。

「那是……」

纱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是否属实,此时此刻,已经无所谓了。

比起那个,问题还是在于。

(如果你这么说的话……如果你这么想的话……那不就已经变成那样的事实了吗?)

胸口堵得慌。

现在事实不就相当于败北宣言了吗。

纱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不安。

只是,不想看到轻易向别人认输的真唯。

「你……想怎么办? 」

「我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又没有到无法挽回的地步。)

如果是平时的真唯,一定会挺起胸膛,说「我一定会让你刮目相看。」的吧?

当你在工作上失败,或者和妈妈吵架时,你都会来我家,抱怨一阵子,倾诉你的烦恼。

但当你说完,便会一脸轻松地对我说从明天开始继续努力吧。

(可是,恋爱什么的……)

王冢真唯不可能被那种东西牵着鼻子走。

恋爱什么的,就像是班上没有其他娱乐活动的少男少女沉迷的垃圾食品一样。

如果已经尝到了恋爱滋味的真唯,因为失恋失去了再次独自站起来的能力的话……

如果我现在对她说「我会让你忘记那女人。」并夺走她的嘴唇,真唯就会回到原来样子吗?又或者说,自己心中的焦躁会得以平息吗?

(不是那样的问题吧……)

抖掉那些奇怪的想法,因为已经这超出了正常朋友的范畴。

如果这能让真唯恢复正常也就罢了,且并不觉得自己和她接吻有什么意义,单纯地讨厌这种只有自己在吃亏的交易。

真唯微微张开桃红的嘴唇,移开视线。

「只是,我现在在想,只要玲奈子能幸福就好了。」

「……那是什么。你什么时候变成如此圣母一般的女人了?」

真唯什么也没说,不经意咂了咂嘴。

纱月现在有很多话想对真唯说,对玲奈子也是,如果有必要的话对紫阳花也是。

但是,即使把自己的想法一吐为快,感到畅快的也只有自己一个人罢了。

如果真要这么做,那么一开始就不应该装出一副好脸色和真唯商量。

所以纱月不能说,什么都不能对她说。

重新坐到真唯身边,把手放在她的背上,像是竭尽了全力问道。

「真的,没关系吗?」

「我……」

「即使你不在玲奈子身边?」

纱月的问题,真唯没有回答。

像没事人一样笑着,在一旁守护着最喜欢的人变得幸福的样子,这无异于扼杀自己的心灵

真是个愚蠢的想法,纱月打心底里这么想。

无论想要什么都可以得到的女人,居然会抱有这样的想法。

(但你一直都是这样,真唯…总是想着不能辜负别人的期望……你真是个笨蛋……)

纱月一言不发地抚摸着真唯的后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做,只是这样持续了一段时间。

第四卷 第五章 目送游乐园的约会后

幕张Cosplay峰会,最后的主要活动。

紫阳花和玲奈子一起,走向真唯等待着的舞台,然后——。

――稍微回溯一点时间。

「小真唯。」

紫阳花在走廊上叫住了真唯。

游乐园约会的第二天,是周一学校的休息时间。

「紫阳花啊。」

真唯像在捉迷藏里被发现的孩子一样微笑着,她那泰然自若的态度让紫阳花说不出话来。但她还是先迈出了一步,开了口。

「那个,关于昨天的事。」

当两个人停下来时,路过的学生向她们挥着手。真唯立刻浮现出往常的笑容,也向着学生招了招手。

「啊,是啊。我也觉得有必要和你谈谈,好像拖了很长时间了。」

想必紫阳花的表情也是相当凝重吧。

「我们要不要找个地方冷静一下,好好聊聊??比如说水族馆之类的……不过,在学校感觉不太方便。」

「有个好地方。」

说着被真唯带到了个平时没有什么人去的地方,学校的屋顶。

一打开铁门,风就吹了过来,吹散了紫阳花的头发。

「哇,屋顶不是禁止出来的吗?」

穿着室内鞋踩在水泥地上,心情不可思议地变得高亢起来。

明明地表以上的高度应该和地面差不多,但好像只要伸出手就能触碰到晴朗的天空。

站在紫阳花后面的真唯笑着说道。

「当然是禁止的哦。所以,这是我们两个的秘密。」

「呵呵,原来是这样啊,原来是不可以的啊。」

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屋顶的边缘。围栏很低,只能够到腰部。这是一条很简单的边界,只要你稍稍用点力,就可以跨越过去。

「总觉得有点可怕。」

「不要离栏杆太近了。」

真唯一边凝视着远方,一边小声嘟囔着。

「因为现在的我,不能在天空中翱翔吧。」

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是,对紫阳花来说,真唯确实给人一种能在天空飞翔的印象。但现在……她有点踌躇。

「过来。」

被真唯用手招了过去,紫阳花和她并排站在离栏杆不远的地方。

「那个,小真唯。」

「怎么了?」

「游乐园的那天,其实一开始是有工作的吧?」

仰望着的蓝天深邃又清澈,像被画笔拉长般的云缓缓流动。

「你邀请我和小玲奈,是为了让我们两个单独在一起?」

「你为什么这么想?」

「嗯~……只是直觉。」

只是约会那天,真唯打来的电话让我觉得不太对劲。当时说我今天去不了了的真唯,就好像早就知道会变成这样,沉着冷静的缘故吧。

所以,我一直在思考,真唯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呢。

紫阳花能想到的理由,只有一个。

真唯简短地停顿了一下,自嘲般地微笑着。

「那个答案是…………不想说啊。」

不像她平时风格的强硬拒绝,紫阳花的瞳孔在震动。

「小真唯……」

「如果可以的话,我不想对你撒谎。你是我在这所学校遇到的为数不多的想平等地交往的朋友。」

「那个,我也是一样的啊。」

紫阳花轻轻地触摸着真唯的手臂,毫无疑问是一个女孩子的纤细手臂。

如果是以前的紫阳花,绝不会向已经被拒绝过一次的人让步。

但是,让她拥有那份坚强的人,也是真唯。

「因为有小真唯在背后支持着我,才会有现在的我,我真的很感激你。喂,小真唯,你为什么想和我单独在一起?」

尽管如此真唯还是没有回应。

紫阳花把手放在胸前,低下头。

说出了一句狡猾的话。

「我啊,亲了小玲奈哦。」

在真唯柔软的内心深处,就好像被利爪深深划过一般。

「心跳得厉害呢,那天我和小玲奈两个人牵着手回去了。呐,小真唯对我说过了吧,让我不要担心你什么的……但是」

抬起头,偷偷看向真唯的表情。

「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赢的哦……? 」

真唯已经不战而败。

「小玲奈,会成为我的东西哦。小真唯……这样真的可以吗?」

怎么可能。

明明如此,真唯却。

「如果玲奈子幸福的话。」

「小真唯!」

紫阳花抓住了真唯的手。

卸了力一般,真唯愣在那里。

「你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果然是因为我向小玲奈告白的错——」

「不是的,紫阳花。你没有做错什么,一切都是我的错。」

紫阳花的气势有些挫败。

「你说是你的错……?」

真唯仍旧低着头,紧咬着牙。

「最近一直觉得自己其实很任性。以为只要保持以前的样子,就不管做什么都会被原谅。虽然我还年轻,但世界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

比起约会那件事,真唯更想说些埋藏在心底的话。

紫阳花因为想知道真唯的真实想法,便看着她端庄的脸庞。

「……让我听听」

「我没有自我。」

真唯这么说道。

「无论何时,我都在扮演妈妈所期望的‘王冢真唯’这个角色。那是一个玫瑰皇后追求的女性形象,她坚强聪明,被这所学校的人们喜爱。让我自己也觉得自己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简直就像在谈论别人的成就一样。

「只要我是王冢真唯,我就能把一切都做得很好,就能一直做一个优秀的人。紫阳花,在背后支持推动你的,也是王冢真唯。她,并不是真正的我。」

「但是…… 不管是哪一个小真唯,对我来说都是小真唯哦。其实我也是,不仅仅是个好孩子,也有狡猾、任性的地方。只是因为被认可……我做到了这一点,小真唯也一定可以的。」

紫阳花微微地摇了摇头。

「……我第一次恋爱了。」

真唯把手放在胸口。

「我陶醉在激情澎湃的兴奋中,迷上了她的一切。我放任自己内心的冲动,并以此为乐,因为我以为这就是真正的自由。然而……」

真唯的视线落了下来。

「我伤害了那个孩子。」

「小真唯……」

「我明白,我喜欢的样子不是她想要的。我只要还是这样的我,就无论过多久,她都不可能爱上我。」

「那种事情…….」

「那么,至少要竭尽全力温柔一点。纱月的时候也好,和你的时候也好。但是如果这样的话,下次就不知道怎么缩短彼此之间的距离了。因为,作为大家的王冢真唯,绝对不会偏爱任何一个人。」

真唯的话语冰冷沉重,就像一堵厚厚的冰墙。

任何人都戴着适合当下场合的面具,紫阳花也是这样。在家里的她、在学校的自己、和在玲奈子面前的自己都不一样。即使在每个不同的朋友面前,也略有不同,这都是理所当然的。

但真唯的面具太坚固了。也许可以称之为诅咒,甚至宿命。

「尽管如此,我还是喜欢玲奈子。我真的不想放弃,但是、但是……」

真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

「我害怕被讨厌。」

被其他任何人讨厌都行,被怨恨也没办法。我一直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生活下来的。

但是,唯独不想被玲奈子,被你们所讨厌。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真唯说着低下头,紫阳花一时说不出话来。

至今为止一定发生了很多的事情吧。真唯作为模特这个行业里的常胜将军,发生过很多紫阳花也难以想象的事情吧。虽然伤害了别人,但也只能这样生存下去。

心情舒畅地说「没关系的」什么的,说不出口。

尽管如此,但还是想为她做点什么,于是紫阳花温柔地抱住真唯。

「……小真唯」

真唯低着头,喃喃道。

「你为什么要哭啊,紫阳花。」

「对不起……因为我和真唯不一样,内心很脆弱……」

「不对,那只是因为你很温柔,这是我始终无法明白的东西。」

真唯从背后搂住紫阳花。

「如果你能让玲奈子幸福的话……紫阳花,我就已经……」

「不行,那样绝对不行,不能因为那样就放弃你的感情。要是那样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紫阳花轻轻推开真唯的身体。

泪水涟涟的眼睛瞪着真唯。

「要是这样,我就会真的讨厌小真唯哦。」

真唯悲伤地垂下了眼睛。

「那样的话……真痛苦啊。」

一下子把话咽了回去,紫阳花摇了摇头。

「不是的。讨厌什么的,我才不会呢。我喜欢小真唯,会一直喜欢的哦。所以,不要让我讨厌你。」

紫阳花轻轻伸出了手。

像是与真唯和解一般握住。

用手帕擦去泪水的紫阳花,凝视着真唯。

倒映在那双眼睛里的真唯,简直就像是一直在幼儿园等不到父母的孩子。

紫阳花强颜欢笑着。

「呐,真唯。下次和我约会吧。」

「……和你?」

「嗯。下次,不带上小玲奈,只有我们两个人。我有很多话想和你说。我也想对拯救过我的真唯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不,请让我这么做吧。」

「……让你说到这个地步,总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顽固任性的地方,也让小真唯发现了呢。」

紫阳花伸出舌头笑了笑。

她竭尽全力滑稽的动作是为了让真唯的心情放松下来。但是,看到真唯的眼睛,还是一副落寞的样子。

尽管如此,但还是太好了。因为真唯坦率地对她说出了这些事情,紫阳花相信自己也还有其他可以为她做的。

「嗯,紫阳花……这样真的可以吗?」

紫阳花点点头说「当然」。真唯松开手,打开手机,但她确认日程时的表情看起来很纠结。

「暂时……不行,没有时间。」

「是吗……看来小真唯真的很忙啊……」

就这样等一个月、两个月,也很难办啊。实在不行就算了,但紫阳花决定再任性一下。

「那么就像暑假的时候一样,等你的工作结束,怎么样?」

「那对你太残忍了。」

「如果觉得对我残忍的话……那就要早点陪我啊~」

像是蛮横无理的女朋友一样的台词,紫阳花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也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那样的话……嗯,这个休息日下午只有一个上台的工作。所以,在那之前,或者之后的话有空。不过可能得让你在会场等我一会儿。」

「没关系的,我喜欢看小真唯工作。」

用手指小小地划个圈圈,微笑着。

「是吗,那就这么办吧」

「嗯。」

紫阳花微笑着点了点头。

只是——。

在内心里的某个地方,也认为自己在做一件奇怪的事情。

明明只要真唯放弃玲奈子的话,就能迎来自己的恋爱。

明明不是抱着′为了自己变得幸福'这样半吊子的想法告白的。

――但那绝对不是「自己的任性」。

希望别人获得幸福的同时,也希望抓住属于自己的幸福。

但是,连抓住幸福的方法都有自己的原则什么的。

和真唯一起离开房顶,一边用手关上铁门,一边在内心想着。

(也许我比我想象的还要任性啊……)

或者,那也许是对拯救了自己的真唯的模仿——但即使那样也挺好的。因为那天的真唯比任何人都要美丽,比任何人都要帅气。

活动当天,来到会场的紫阳花看到的,是低着头道歉的真唯。

「对不起,紫阳花。」

「诶诶~……倒是没有关系啦~……」

「缺了一个人」的现实是没有预想到的。

事情很简单。本来应该和真唯一起参加活动的模特感冒了,请了病假。

如果是在平时,真唯一个人就可以掌控整个舞台。但这次,真唯穿着的衣服似乎是一个拼图的一部分,如果没有另一个的话就无法完整展示出来。

就在这时,出现在现场的紫阳花被运营方注意到,「这孩子,是王冢小姐的朋友?不是挺适合嘛!」,就这样紫阳花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的Cosplay。

「真的好难为情啊……明明不是像真唯那样的美人……」

「哈哈,但很适合你哦。紫阳花,你真的很可爱。」

「要是那样的话,就好了……嗯?」

抬眼望去,只见真唯笑得很开心。

「小真唯原来也会做这样的工作啊。」

「这次只是碰巧,玫瑰皇后有部分赞助。因为这个缘故,我也决定出演了。虽然对动漫不太了解,但已经仔细阅读了这次的材料,也对原案做出了些修改。我不想做让我的粉丝失望的工作」

「噢——」

紫阳花拍了拍手。果然,做模特时的真唯格外帅气。

「那么,我也要努力用功到最后一刻! 」

「是吗?明明是来帮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不不,就算是临时的,也总比什么都不准备强吧?」

会场的休息室里,只剩下了真唯和紫阳花。虽然不断有工作人员出入,并不是只有她们两个人。

但是,她们两个人的身体紧贴在一起,盯着小小的手机屏幕,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她们两个人一样。

会场里的氛围震耳欲聋般地热闹,就在此时,真唯突然开口说道。

「紫阳花,真是个好孩子啊。」

「怎么了?就算你突然夸我,我也只会害羞的哦。」

不经意间瞥到了真唯的侧脸,可能是因为舞台化妆的缘故,有着比平时更加不真实的美。心跳开始加速,紫阳花急忙转换话题调侃道。

「真是的,这么说来,最近你总是在夸我……如果再这样,我也许会真的喜欢上小真唯的。」

「我喜欢紫阳花你哦。」

「所以,那是……」

无意识中,变成了撒娇般的语气。紫阳花结结巴巴的,这都是真唯的错。

「我想过,如果没有玲奈子,而是被紫阳花告白的话,我是否会接受呢。」

「嗯~……? 那,会怎么样?」

虽然听起来有些突然,但对内容本身还是很在意。

「不会觉得不好吧。如果时机对的话,也很有可能会接受。但是,是否会吻你,又是另一回事了。」

「和小真唯接吻……」

紫阳花盯着真唯的嘴唇,慌忙地看向手机,双手在膝盖上挤在一起。

「啊,总觉得,明明并不是告白,却感觉被甩了一样呢。」

「哈哈,对不起,但是真不可思议啊。只有玲奈子是特别的…… 究竟‘喜欢’是什么呢?」

真唯的眼睛仿佛不是在看手机,而是在望着目光中浮现出的玲奈子的身影。

微微点了点头,紫阳花明白真唯在说什么。正因为明白,所以不明白。

「嗯……到底是什么呢,喜欢是……为什么和别人不一样呢……」

「玲真好友」

真唯动了动嘴唇。

那是之前听说过的,只用来描述真唯和玲奈子两个人的关系的词语。

「也许,就像我喜欢紫阳花一样,玲奈子曾经也喜欢过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果然做了坏事啊」

「……小真唯。」

「最近啊,有点害怕在支持我的人们面前露面。」

真唯抬起手,用另一只手支撑着。

「果然我的身体是为了玫瑰皇后而存在的啊。但是,如果混入了杂质的话,至今为止一直注视我的人们会怎么想呢?我大概是真的喜欢上了玲奈子,正因为如此,才会担心这份感情会不会暴露出来。」

「……才不是什么杂质呢。」

而且,恋爱给工作带来的影响,不只有坏事。因为,恋爱中的真唯,是如此可爱,以至于即使被同性的我看到都会感到心碎。

「大家都很喜欢真唯,所以没关系的。你看,模特也不像偶像那样被禁止谈恋爱啊?」

「是啊,但如果我的演出因此而受影响的话,大家会很失望吧。」

「那么,只有努力避免变成那样……」

突然,紫阳花握住了真唯的手。

「但是,那并不是说要放弃小玲奈哦?」

「嗯,谢谢你,紫阳花……啊,真烦……」

真唯抱住自己的身体。

「我讨厌这个被你鼓励着的软弱的自己、我讨厌不能堂堂正正地登上舞台的自己。忍受不了可能会辜负大家的期待,这类的事情。这是我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心情。」

真唯咬紧牙关严肃的脸庞,是紫阳花从未见过的。

那个王冢真唯,现在竟看起来如此脆弱。

「自从爱上了玲奈子,我就只能看到自己厌恶的一面。恐惧、胆怯、窝囊等等,都是从恋爱中学会的……我不知道恋爱是如此消磨心灵的事。只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泰然自若,明明曾经是这么想的……」

想到无论心情多么糟糕,都必须带着笑容参加各种场合的真唯,让紫阳花感到心痛不已。

「呐,真唯,如果可以的话,稍微出去透透气吧。」

说到一半,紫阳花被真唯紧紧地抱住,手足无措。

「哇、哇……那个,小真唯,妆粘上去了……」

「在脆弱的时候被温柔对待,就会喜欢上对方,这原来是真的啊。紫阳花,无论多少次都想对你说声谢谢,你是我的朋友真的太好了。」

结束了一个短暂的拥抱后,真唯将下巴微微抬起,推开紫阳花的肩膀。

「能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吗?没关系的,在正式演出之前,我会重新振作起来的哦,你等会儿再来舞台就行。」

「但是,小真唯……」

「没关系,因为我是专业的。」

这么说着微笑着的真唯一定是在勉强自己,但是自己却无能为力。

在身为专业人士之前,你只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子哦。

这是真唯交给我的宝贵话语。

但是,只有那句话,却怎么也说不口。即使说出来了,真唯也一定会露出悲伤的笑容吧。

(啊啊,一切都是因为我鼓起了勇气……)

从座位上站起,手放在胸前。

我喜欢玲奈子。但是,真唯也是我无可替代的朋友,你们都是我最喜欢的人。

然后,对紫阳花来说,朋友是——。

(只想带给你快乐,而无论是悲伤的还是痛苦,我都愿意替你全部承受。)

紫阳花手按着休息室的门,回头看着。

真唯的背影,看起来小小的。就像沉在黑暗中的湖底一样。

(对不起,神明大人)

希望。

(我不会再要求想要获得幸福了,所以)

按着充满泪水的眼睛,强忍着不哭出来。

如今,能让她幸福的人不是我,而是只有她。

(请让我最喜欢的真唯幸福。……拜托了,小玲奈)

然后在会场闲逛的紫阳花和纱月相遇了,之后。

走向真唯等待着舞台。

(拜托)

——牵着玲奈子的手幸福地走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