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三卷 濑名紫阳花的故事 第四章 我的心意,会好好传达给你的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37:42

高中一年级的夏天在逐渐流逝。

一成不变的每一天里,只有时间多得出奇。

濑名紫阳花提早完成了暑假作业,增加了一些平时觉得麻烦而不会尝试去做的菜样,还独自通关了放置已久的,有难度的动作游戏。

规规矩矩地度过时间。

打那以来,没有和玲奈子联系过。

突然哭出来的自己实在是过于羞耻,现在回想起来仍会想要苦闷地扭动身体。

开学后自己究竟能否冷静的和她碰面呢……。

但是也没必要杞人忧天。也不能因为这点事就不去上学,所谓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此想着就几乎要放弃了。

已经整理好心情了……我想。大概。

果然,时间是解决一切的万能药。

是因为做好觉悟了吧。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日子流逝的很缓慢。

每一天都宛如曲终人散般安详。

那是暑假临近结束的某一天。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将茫然眺望着窗外的紫阳花拉回了现实。

“会长,会长~”

“诶?”

地点是家庭餐厅,包括自己在内共四名女高中生聚在一桌。

她们是中学时代的朋友,现在都各自升上了其他高中。自己因要照顾弟弟而一直没有答应出去玩的邀请,可她们却不厌其烦的来邀请了自己很多次。她们都很有耐性,自己对她们感激不尽。

“会长你怎么样?高中生活过得很好吧?”

坐在我旁边的女孩子一副“肯定如此”的样子点着头。

“完全没法想象会长落单的样子”

紫阳花有些困扰的笑了。

“都已经毕业了,我不是会长啦—”

她们面面相觑。

“就算你那么说,可会长就是会长啊”

“那要叫什么呢。小……紫?”

“好违和—!”

其中一人拍着手笑了。

“诶—,有那么违和吗—?”

紫阳花从中学二年级开始担任学生会长,之后就一直被大家叫做“会长”。即便是现在,同一个中学升上来的还都叫紫阳花“会长”。

她们亲密无间的热烈谈论起了往事。

“会长果然人气爆棚啊”

“我们这届的偶像……莫不说,是传说级的?”

“貌似毕业之后也被口口相传啊。濑名会长的英勇事迹!”

“啊哈哈……”

紫阳花露出了干涸的笑容,将插在冰镇红茶中的吸管含在嘴里。

她们三个所说的“紫阳花是多么美好的人物啊!”之评价包含着大量夸张成分,如果一 一吐槽的话就没完没了了。

“会长那届学生会,真的很厉害呢”

“大家都信赖着学生会。不管有什么困难都会去问会长呢”

“说起来因为体育馆的使用日程而吵起来那时也是—”

别人会觉得麻烦而不想做的事,对紫阳花来说完全算不上辛苦,事情仅此而已。完全没什么大不了的。

明明自己只是像那样每天埋头工作着而已,但回过神来就已经被拜托去做各种工作了,这还是相当出乎预料的。

“呐呐,会长在高中也进学生会了吗?”

“嗯~”

芦谷高中的学生会选举将在暑假结束后举行,届时会开始招募额外的成员……自己只知道这一情报。

不知为何,身旁的女孩子笑着回答道。

“进了对吧。濑名会长不进学生会也太浪费了吧。常言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嘛”

“但是呢—。我现在还有些烦恼”

她们被吓了一跳。

“是这样啊!?”

“是参加社团活动了吗?”

“有关家人吗?”

“不是那回事啦—”

只是不知不觉的想着,中学时代就已经在学生会做了很久了所以算了吧。如果要比那时更努力的话,大概很多事会出现问题的吧。

看到态度暧昧的紫阳花,坐在对面的少女激动不已。

“啊,我知道了!是交到男朋友了!”

听到她的话,其他两人笑了出来。

“会长有男朋友了!?”

“无论被谁告白都不会点头的会长有绯闻了!?”

“呐,是个怎么样的人?”

“诶,诶”

紫阳花的脸红了起来。

“不,不是的。男朋友什么的,还没”

三个人不理会摆着手的紫阳花,再次自顾自地热烈讨论起来。

“要是会长交到了男朋友,得在中学联络网传开才行啊……”

“感觉这附近一带会举行个失恋派对……”

“我们也去参加吧……”

“不,不是那样的……”

只是她们说的很夸张而已。自己在中学被告白的次数没那么多……也就是比别人稍微多一点吧。

“但是,你有在意的人吧?”

“因为,你看,脸红了。会长好可爱~!”

“诶诶—……?”

一把手放到脸上,她们就露出了窃笑。

“不,不是那样的……。怎么说好呢,但是,我不会向她表白的,吧?”

“诶,为什么!?”

“没事的,会长那么漂亮,不管什么样的人都会一下沦陷的啦!”

不,也不是那回事……。

紫阳花皱起眉头笑了。

“因为我们,不太合规矩的”

三人一脸察觉到了什么的样子。

她们互相交换眼神,小声讨论着。

“那难不成是……”

“和学校的老师……”

“婚外情……”

“诶,诶?”

在紫阳花惊慌失措的期间,她们团结一致了。

“我们想要支持会长……但还是觉得不行啊,那种的”

“是啊,会长会变得不幸的……”

“还是不要和那种不负责任的人交往会比较好!毕竟你本来看上去就很适合和年长男性谈那种糜烂的恋爱了,会长!”

“说,说了不是啦!”

虽然明确否定了这点,但三人已经不再过问了。而是神色认真的商讨着,得单独和紫阳花的男朋友来场四方面谈以好好判断才行。

紫阳花“呼”的舒了口气,看向窗外。

不要交往比较好,吗。

感觉到被突然切中要害,紫阳花的心中想起了一位少女。

没事的。我知道的。

早就意识到自己原本就不适合谈恋爱。因为总是光在意别人。

如果自己不插足进去的话,就不会发生额外的争执。

就能一如既往地和大家在一起了。

(我已经决定应该那么做了)

在和玲奈子一起从离家出走之旅归来的那天,在那个车站,我认真地下定了决心。

这次一定要做个好孩子。

对话的间歇,紫阳花露出笑容说道。

“没关系的,大家,谢谢你们为我担心”

紫阳花如此说罢,她们终于认可了,继而转向了下一个话题。

不久后到了时间,紫阳花她们离了席。

和老朋友一起的近况报告会满是快乐,既不会感到悲伤也不会感到痛苦,时间转瞬即逝。

事情发生在回家的路上。

走出家庭餐厅后,一股闷热的暑气扑面而来。但最近的不快指数已经下降到可以忍受的程度了。今年的秋天或许会来的比往年早。抬头仰望太阳高悬的天空,紫阳花如此想到。

正走向车站时,其中一人发现了什么而抬高了声音。

“咦,那里怎么那么多人。呐,呐,像不像在拍摄什么?”

不自觉地走进去看了下,看来像是在拍外景。这附近从以前起就经常被选做街拍的地点,时不时能像这样看到艺人。

朋友们唧唧喳喳的兴奋了起来。

“骗人,难不成那是”

“诶诶—!?那不是王塚真唯吗!?”

紫阳花瞠目结舌。

出现在那里的是,被工作人员和游客团团包围的,自己的同班同学。

不……现在的她看上去并不像在学校时那样。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出色而独立的模特,王塚真唯。似乎是在休息,她向周围的人露出了笑容。

朋友们在我身后说道。

“呜哇—……果然,真人好厉害啊”

“该说是气场不同吗,她果然很别具一格啊”

“要是我有王塚真唯的长相就好了—”

她们如此说完后,便一同放声欢笑。

啊啊真的好漂亮啊,紫阳花也这么想。

如果是再前一段时间的话,自己也毫无疑问会加入身为自己朋友的真唯的圈子中吧。

但是,紫阳花已然知晓。

自己是无法变得像她那样的。

自己只是为真唯及玲奈子她们所生活的世界献上祝福的,天使丘比特而已。

从某处,传来了声音。

——真的吗?

那是从自己体内传出的,本已封存了的思念。

我。

把手放在感到刺痛的胸口之上,紧接着。

便和真唯四目相对。

“啊”

被那碧蓝色的瞳孔所注视着,突然感到无法呼吸。

一瞬间,她那明亮的声音在脑海中清晰地复苏。

“——我喜欢玲奈子”

如此说的真唯,她那过于动人的表情闪闪发着光——。

紫阳花被吸引住了。

“啪—”的一声,宛如烟花绽放于夜空中。

那一天,那个夜晚,本已舍弃于庙会之上的这份心意,开始有所动摇。

对将自己喜欢玲奈子这件事告诉了我的真唯,其实。

——其实我。

回过神来,紫阳花已经迈进了圈子中。

这次一定不会借助任何人的力量,而是依靠自己。

“小真唯”

围观人群喧嚣起来。看到紫阳花的身影,有谁风传道“那个人也是模特吗?”。还“好可爱~”的极力夸赞着。朋友们“等,等下会长”的阻止紫阳花。可是那一切,都没有传入紫阳花的耳中。

真唯看到同班同学,便露出了更为灿烂的微笑。

“呀啊,紫阳花。真巧啊。你能来和我打招呼我很开心”

“小真唯,我”

紫阳花的表情就像是被训斥过的小孩子一样。

看到紫阳花这样,真唯微微歪了歪头,而后轻轻露出微笑。

“说吧,紫阳花”

一大群人在旁看着,但她们的世界中却只有彼此。

“我”

面对静静等待的真唯。

紫阳花恳切地说出了。

那一天没能说出的话。

“我也……喜欢,小玲奈”

挤出这一丝话后,紫阳花顿感全身脱力了。

真唯稍稍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抬头看向天空。

紫阳花也随着她抬起头,看向那开始掺杂着一抹红霞的广阔蔚蓝。

真唯开口问道。

“紫阳花,之后有时间吗?”

“……啊,嗯,今天没有安排”

“是吗”

真唯露出娇艳的微笑,向紫阳花发出邀请。

“那,可以陪我一会儿吗?”

安稳的谢幕声中,开始混入了一种异样的声响。

对于在众目睽睽之下采取大胆行动的自己,紫阳花多少有些后悔与紧张。

夕阳西下之后,紫阳花和真唯乘坐电车来到了都内的水族馆。

紫阳花紧紧握着门票,跟在真唯身后。走在宛如隧道般的黑暗中的自己,就像是迷路的少女一样。

对朋友们直截了当的说“我要和小真唯去玩”时,不出所料被叽叽喳喳问了个不停。

“会长和王塚真唯认识吗!?”

“说起来你们都是芦谷高中的!”

“那个,我们也可以一起去吗!?”

真唯以一个微笑推脱掉了她们的话。

“抱歉。我们两个有重要的话要说。稍微借下她喽。紫阳花是我重要的朋友。今后也要拜托你们关照她了”

被如此拜托后,就没人死缠烂打了。

拐过转角,视野一下子开阔了。

眼前是一片宽广的海洋。

稍微走在前面的真唯,在水槽前停下了脚步。

“我偶尔呢,会一个人来水族馆的”

“这样啊”

“啊啊,因为周围很昏暗。所以不会有人去看别人的脸。感觉能在真正意义上一个人独处,很能静下心来”

紫阳花并排站在了真唯身旁。

“……感觉,我或许有点懂”

真唯对紫阳花露出了笑容。

“如何,要牵手吗?”

“好像约会一样呢”

“呵呵,艺人王塚真唯秘密约会。震惊,她的恋人竟是同班美少女,就像这种感觉吧”

这种说法很有趣,一直紧张着的紫阳花也有些忍俊不禁。

真唯把手伸了过来。如同将其包覆住一般握住了紫阳花小小的手。很温暖。

牵着手游览馆内,让紫阳花产生了一种仿佛同真唯缩短了心与心之间的距离一样的错觉。

“我配不上小真唯的”

“玲奈子也经常这么说啊”

“也许,大家都会这么想吧”

紫阳花笑了。她的笑容中仿佛有着某种轻松与释然。

“工作中的小真唯非常漂亮,如果被这样的人告白的话,无论是谁都会喜欢上你的”

“如果是这样,就好了”

两人伫立在格外巨大的水槽前。

映在亚克力玻璃之上的两位少女牵着手,看上去很亲密。

“小玲奈是个好孩子呢”

“是啊”

“小真唯会让小玲奈幸福吗”

一条大鱼悠然横穿眼前而过。

真唯没有就那样接受紫阳花的话。

“当然我是非常想那么做的,但她似乎想要依靠自身的力量获得幸福”

“依靠自身的力量”

“没错。她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虽然我坚持说由我来带给她幸福,但目前的战况也就五五开吧”

“真厉害啊,小玲奈。好强”

能和那个王塚真唯相抗衡的人,在芦谷之外也没几个吧。

“紫阳花”

“嗯”

“我喜欢你”

这还真是让人吓了一跳。

“小真唯你,诶诶,不是那种意思吧……?”

“当然了,是作为朋友的喜欢”

“也,也是呢。我有点慌张了……。我还想,是不是下次就要和小玲奈抢小真唯了呢……”

真唯扑哧一笑。也许她是知道会如此还故意吓紫阳花的。

“所以呢,我也想实现你的愿望。因为我喜欢你”

“那,但是”

紫阳花的双眸摇曳着。

“我也喜欢小真唯哦”

“原来如此,我们是两情相悦啊”

“……呵呵,那我就很开心了”

紫阳花向真唯传达着感谢。

这份本来只会就此封存的思念,因为有真唯在,才能得以倾诉。因此,堵塞在胸口的疼痛得以减轻,紫阳花的痛苦也有所缓和了。到达这种程度的话,就能一直忍耐下去了吧。

全部都是多亏了真唯。

所以,紫阳花只想向真唯道声谢,仅此而已。

明明是这样的。

真唯露出了微笑。

“但是,不要紧的,紫阳花”

她那比大海还要深邃的瞳孔注视着紫阳花。

“你很温柔,所以可能是在对我有所顾虑吧。但是,没有必要那样的。你应该传达出你的那份思念”

“……但是,如果那么做的话”

“我不会为难的”

真唯断言道。

“看着紫阳花每天怀揣着无法传达的思念而痛苦,才更让我无法忍受。玲奈子也一定和我是同样的心情”

她的手稍微用了些力。

“你说不会为难是为什么”

“要问为什么的话”

真唯笑了。

“那是因为,玲奈子最后一定会选择我的”

紫阳花“啊啊”的抬头看向真唯。

紫阳花甚至觉得,自己至今为止或许对真唯一无所知。

真帅啊,小真唯。

人心善变,一天前说过的喜欢并不牢靠。所以真唯会感到不安。会因为知道玲奈子和紫阳花一起出去旅行而慌忙追上来。在听说两人住在同一件房时,还会慌张成那样。

真唯和自己一样,只是一个陷入爱河中的小女孩而已。

可她现在挺着胸膛。

只为了让紫阳花安心,就毫不犹豫的断言了。

自己和玲奈子的未来不会改变。

所以,你应该去做你想做的事。

虽然有些拐弯抹角,但却比起任何人都更有真唯风格的,为紫阳花鼓了劲儿。

咽下软弱与迷惘。只为了眼前苦恼着的朋友。

她那高尚的姿态,在紫阳花看来,无比美丽。

“我,没有胜算吧”

紫阳花露出了笑容。

“玲奈子她很温柔,所以多少会有些迷茫吧。但是没关系的。被紫阳花告白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倒不如说,我对你做了不好的事”

“不管我怎么使出全力,都无法传达到吗?”

“很遗憾。在朋友看来,紫阳花的确很有魅力。但是,不得不说你选错对象了”

每每和真唯交谈,心情都变得越发轻松。

回想起来,说不定真唯在庙会上,也是想这样说的吧。自己喜欢玲奈子。所以,你可以放心去表白。

若是那样的话,那这是多么,多么笨拙的话语啊。

不像无论什么都能做好的真唯的风格。

但那正是,真唯以自己的话语直面紫阳花的证据也说不定。

Image

这样啊。

我可以传达的啊。向玲奈子,传达这份思念。

东跑西窜,被感情所摆布,还做了很多不像自己风格的事,即便如此仍努力将其抑制,而后本以为终于可以放弃了的,这份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思念。

感觉它好像一下融入了身体,成为了我的一部分。

“那个……。我,很害怕”

“啊啊”

“所以我告诉自己,一直保持现在这样就好”

“我懂”

“因为这就是我所希望的,因为我就应该保持这样,所以我一直压抑着”

但是,已经无法封闭住不断膨胀的感情了。

总有一天,心中的水槽会破裂开来的吧。

真唯放开牵着的手,抱住紫阳花的肩膀。

“所谓活着,就是要改变。根据环境的变化,以及不同的相遇,人类会无止境的变化下去。经过漫长的岁月,遨游在海洋中的鱼儿甚至可以变成翱翔于空中的小鸟。如果放弃变化的话,人类就无法成为何物”

“即便如此呢”

紫阳花看上去很痛苦的捂住了胸口。

“我一定,无论何时,都想做小玲奈的天使”

“你在说什么呢,紫阳花”

真唯侧着头,靠了过来。

感受到她的体温。

“On n'aqu'une vie。人生只有一次。既然生为女孩子,就该谈一场恋爱”

真唯低声细语道。

“以及,你从一开始就一直都只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哦”

紫阳花的视野模糊了。

“感觉……我好像,被告白了一样……”

“……是呢,我好像比你先一步鼓起了勇气”

真唯如此说着笑了。

对于她感到紧张这一事实,紫阳花莫名感到有些奇怪。

“小真唯,真是,谢谢你了”

“不客气。紫阳花才是……谢谢你,听我讲话”

水槽前,两个影子重叠合一。

“如果当感到难过或是悲伤的时候。互相支持彼此的就是恋人。那么,无论面对何种困境,都坚信自己能够重新振作起来,并能够同我一起走下去的。就是对我来说的朋友”

真唯好像有些害羞。

“虽然不可能会有这种万一,但即便鼓励你会对未来的我产生不利,我也仍会这么做。如果打那种算盘而让朋友后悔的话,那我就不是王塚真唯了”

紫阳花也用手搂住了真唯的后背。

真唯如此为自己着想,这令我感到有些得意。

无论今后发生什么,和真唯的友情都会持续下去的吧。因为不管彼此怎么改变,喜欢上同一名少女并互诉衷肠的这个瞬间,都是永恒的。

所以,已经不要紧了。

紫阳花离开真唯身边。用食指擦去眼泪。

而后露出了微笑。

“小真唯,要看着哦”

“啊啊,如果你如此希望的话”

大口地深呼吸,然后。

紫阳花拨通了电话。

电话接通了。

“啊……那个,小玲奈?现在,方便吗?呃……嗯,那个啊……”

决定说些任性的话。

“之后,能见个面吗?嗯,嗯……稍微一会儿就好……嗯,谢谢”

将地点定在了玲奈子家附近的公园后,挂断了电话。

紫阳花头晕眼花,快要倒下,真唯支撑住了她纤细的身体。

真唯表情柔和的对她笑着。

“做得很好,紫阳花”

“嗯……有点紧张了”

两个人相视而笑,宛若友好的共同遨游在水槽中的鱼儿们一样。

而后,仿佛要挣脱种种重力一般,紫阳花迈出了步伐。

迈出,那轻快的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