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三卷 第四章 暑假已经结束了!不行!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37:15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紫阳花脸色发青的按着胸口,反复喘着气。

“紧张起来了……”

这可是件大事……!

我的内心如同被摇晃着住窝的仓鼠一样,但至少表面上装作冷静的样子努力鼓励起紫阳花同学来。

“没关系的!完全没关系!因为可是紫阳花同学哦!?那种事肯定会被原谅的!无论紫阳花同学做什么在有期徒刑六万年之前都是无罪的”

再说了,要说起让家人遭遇不幸的话,我可远是前辈。我在中学可是因为家里蹲而一直在给家人添麻烦哦。……要是这样说的话就会真的被担心了所以我不会说的!

我们在电车中紧挨着坐在一起。

马上就要到距离紫阳花同学家最近的车站了。

好像有事先联络过,她的母亲和弟弟们也会来接她。

因此,紫阳花同学很害怕和他们碰面,事情就是这样。

“因为,我整整两天都放下他们不管,给大家添了麻烦……。怎么办,如果他们变成不良少年的话!要是他们染成金发戴着耳钉还在身上纹身的话……”

“短短三天就!?”

我紧紧握住了紫阳花同学的手。手指尖好凉!

“所,所以说没关系的……。即使紫阳花同学不在,大家也都悠闲自在的生活着哦……。啊,不,我不是那个意思,紫阳花同学是全家人的顶梁柱哦!所以大家肯定度日如年的等你回去呢……不,呃,那个!”

不行啊,我安慰人的技术绝望性的差过头了!

无论我怎么挣扎,都无法拯救紫阳花同学的心灵……。

“至少,如果你感到担心的话我也会和你一起去的……。好吗,好吗”

“呜呜,小玲奈”

不知所措的紫阳花同学以憔悴的笑容回握住我的手。

呜,呜哇……好可爱……。真希望紫阳花同学能永远如此憔悴。然后希望她能永远只依赖,依存于我一个人……。就由我来守护你哦紫阳花同学。

才不想让她这么憔悴!紫阳花同学一直满面笑容,开朗活泼且元气满满的就好!

我啪,啪,啪地用手掸去了妄想。就在我同自己邪恶的内心展开圣魔战争的期间,电车到站了。

虽然我的内心还没做好丝毫准备!我们下了车。

啊啊,是东京。

明明只是稍微离开了一段时间,却感到已经离开很久了。风中没有掺杂着海水的味道,也没有遍地的坡道,这里是我们的故乡。

话说好热啊!

“呃,不,不要紧吧?紫阳花同学,能走吗?”

“嗯,嗯……。我会努力的……”

紫阳花同学在努力着……努力走着……能用两条腿走路好可爱……。

我们背着旅行包,登上台阶走去换乘。

究竟,紫阳花同学的家人会对离家出走的紫阳花同学说些什么呢。

如果是和好的话,那就再好不过了。

那如果,他们过分指责紫阳花同学的话,到那时……我,我就,不辞再次带紫阳花同学走!

因为已经没钱去旅行了,所以这次就去我家!

诶,要带紫阳花同学回家吗……?要像软禁一样把紫阳花同学关在我的房间里……?

一回到家,紫阳花同学就在我房间里孤零零的等着我吗?

“呐,小玲奈。今天要玩什么呢。什么都可以哦。我只有小玲奈了……”会像这么说吗?我们会变成互相依存的关系?

那太色了……不,我可没有那么看待紫阳花同学……。

等下,我是在想紫阳花同学不和家人和好的话就好了吗?

不要啊!不要为了自己的私欲而祈祷紫阳花同学的不幸!会下地狱的!

过午的空车站。我边纠结边走着,就能看到。

检票口的对面,站着两个小小的男孩子和一位修长的漂亮女性。那是紫阳花同学的母亲。好年轻……是位看上去很年轻的,美女妈妈……!

就在这时,走在我身旁的紫阳花同学走上前去。啊,啊。

紫阳花同学就那样小跑着穿过出站口,跑向家人的身边。

然后用双手紧紧抱住了弟弟们。

虽然从我这里无从得知他们在说些什么……。但我越过检票口,目送着那副光景。

弟弟们也一定很寂寞吧。他们紧紧抱住了许久不见的姐姐。

感觉……我掺和进去就有些不合时宜了,于是便站在原地。

但是,嗯。

看到那一家人的样子,我就觉得,我的担心是不必要的。

因为那不是理所当然的嘛,那可是紫阳花同学的家人哦。那必定是群好人。

我放开紧紧握住旅行包背带的手,终于,放松的呼出一口气。

三天两晚的离家出走之旅,这样一来就真的真的结束了,是这样,没错吧。

那么……我也回家吧。

就在我转过身后不久。

“小玲奈—!”

从检票口的对面,传来了大喊的声音。

回过头一看,紫阳花同学正朝着我用力挥着手。

虽然她脆弱的样子也很激起人的保护欲,令人欲罢不能,但是,果然还是笑容最适合紫阳花同学。

“真的,非常感谢—!”

我的胸中一下子涌出了温热的东西。

我帮上紫阳花同学的忙了。

我露出了笑容,回以一个V字手。

“嗯”

这次,我和紫阳花同学的旅行才真正的迎来了结束。

Happy end! 完!

***

然后——。

我一回到家,就躺在了客厅的沙发上。

“呼诶—…………”

还是家里最让人平静……。

虽然旅行也无比开心就是了啊。因为和紫阳花同学一起,才能跨越各种困境。而我所付出的巨大代价就是,消耗掉了三头鲸鱼分量的精神力……。

一两周大概是没法完全痊愈了……。

“呜哇,姐姐。怎么感觉你每次一从外面回来就跟死人一样?”

穿着校服的妹妹看上去刚社团活动回来,她走向客厅。

咦,已经是傍晚了?我在这躺了几个小时了?

嘛这种事也是会有的啊……。我接受了现状,正准备再次回归虚无之时,一只手伸到了我眼前。嗯?

“干嘛?”

“纪念品呢—?”

“不,没有啦。我又没钱”

“呜—哇—”

这呻吟声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用那种轻蔑的眼神看我……。

果然这家伙和我没有血缘关系,是假货吗……?

但是,和我没有血缘妹妹的真正妹妹,现在一定正享受着同数日不见的家人们的团聚吧,所以就先用假货忍耐下吧……。

我横躺在沙发上,妹妹一下子把我的脚拨到地上,然后坐在了我旁边。

干嘛啊。

“所以,玩的开心吗?”

“算是吧,因为一直和紫阳花同学一起啊。之后真唯也来了”

“……哼—”

她冷淡的回话总觉得有些不自然,令我很在意。

哦 。

难不成,就像紫阳花同学的弟弟们一样,这家伙也感到寂寞了?

我这个姐姐不在,家里就剩下自己一个。寂寞感很难熬吧。没办法。纯正的阳角可是忍受不了独处的呢。(偏见)

这下充分体会到平时你瞧不起的姐姐有多可贵了吧?嗯?嗯?

“呼,呼呼呼”

我站起身向妹妹张开了双臂。来吧,姐姐会抱紧你的哦。

“不用担心了,接下来一段时间姐姐会在家陪你的哦。嗯?要一起打游戏吗?你很寂寞吧?嗯嗯?”

“好恶”

…………。

为什么你能把那绝对不能对阴角说的两个字轻易说出口啊?你生下来就丢掉了体贴别人心情的功能吗?

因为和紫阳花同学这一“仁爱”的化身一起待过一段时间,所以姐姐我可是很惊讶哦,这就是人世间的冷漠吗。社会真可怕。

妹妹“啊—啊”的抱怨着,很不文明的将细长的双腿搭上了桌子,然后靠在沙发上。能看见内裤哦。

“能和朋友去旅行什么的,高中生真好啊—”

“诶?啊啊,嗯。什么嘛原来是那种理由啊……”

并非是感到寂寞了,而是单纯羡慕我而已啊。不,被妹妹羡慕感觉心情很好,所以这样也不错。

“高中什么的一晃眼就到了,很快的。嘛,在此之前还有考试这一大关就是了”

“我知道。倒是你为什么一副人生前辈的表情?”

“因为我就是你的人生前辈吧!”

这家伙真的把我给看扁了。总有一天让你好看。只依靠我的实力,到时候……。

“还有啊,姐姐”

“什么啊—”

“姐姐你突然出去旅什么行,所以妈妈相当提心吊胆的,我觉得你还是道个歉比较好哦”

“我一个人有点害怕所以希望你陪陪我啊小遥奈!”

我发出谄媚声搂住了妹妹。

“至少给我买个手信的话,我还能爽快的帮你……你真是不圆滑啊—,姐姐”

“求求了!”

看来这种姐妹关系是暂时不可能逆转了……。

之后,我就擅自行动让母亲担心一事道了歉,并获得了母亲的原谅。

我的寿命缩短了啊……。无论我怎么窝着沉迷于游戏,母亲都很少生气的,但如果我给别人添麻烦,或是做些危险的事的话,她就会大发雷霆……。母亲一生气起来很可怕的……。

感谢您给我机会好好说明这次不是那样的……。也感谢我妹妹的帮助……。

还有一件事。

紫阳花同学给我传了信息。

上面写道,想要再次表达感谢,所以择日登门拜访。

虽然我觉得自己没有做什么大不了的事,但是既然紫阳花同学想要感谢我,也就是说自己帮上了她的忙,这令我单纯感到很开心。

毕竟我也想见紫阳花同学,所以当然OK。只是,在我的MP恢复之前希望能再等一段时间就是了!

如同离家出走之旅的善后般的每一天逐渐流逝,我也完全回归了日常。

吹着空调的冷气,每天从早到晚打着游戏。实在是太惬意了。我偶尔也是有在好好做作业的哦。

我果然还是喜欢游戏君……离不开你啊……。

哈—。最近的FPS没完没了,只要下载了软件就能一直不断地更新着玩。果然存款什么的不需要!

家里,最棒了——!

——虽说只是老生常谈就是了。

我一直以为这样的日子会永远持续下去。

一大事件“高中出道”平安的成功,我的人生完全走上了正轨。没错,打个比方来说的话,我就是行驶在成功之轨道上的电车中的一名乘客。

仿佛转生到异世界,过着一帆风顺的逆天生活的主人公一样,我已经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即便暑假结束,学校开学也是如此。属于真唯团体的我,仍会边在意着自己的立场,边和大家愉快相处下去的吧,我如此想到。

尽管我会受挫或是失败,但也会与之相应的成熟起来,然后升上高二时就会成为班里令人钦佩的存在。

什么的。

我的心中某处如此对未来充满乐观。

但是,并非如此。

成为阳角——成为曾经某一天所梦想的理想自己——并非只是在班级里拥有一席之地,而是要从今往后诚心诚意,积极地加入到身边的人群中。

今后也会无数次无数次无数次的认识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而每当那时就会烦恼,挣扎并焦躁的不行。

就算哭泣着也得向前迈进。

那时的我,完全没有认识到这件事。

时钟的指针已然前进,已经无法回到暑假之前了。

***

自旅行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周。

叮咚,门铃响了。

来了!

我从房间中飞奔而出,跑向玄关。

今天,是紫阳花同学来我家拜访的快乐日子。

我站在玄关前,调整着呼吸。因为边喘着粗气边迎接紫阳花同学就简直是个可疑人物了。

不过,打紫阳花同学来的前一天,我就打扫了房间、一丝不苟的用滚轮清理了地面,今天上午开始我还坐立不安的又是化妆又是卸妆又是化妆的,要问这样的我究竟是不是可疑人物的话,我觉得还有评议的余地。

好。开门喽。

我不由得幻视出了“呀啊”的挥手打招呼的,真唯那闪亮的笑容。

然而站在那里的,毫无疑问是面带微笑的紫阳花同学。

“你好”

紫阳花同学手中拎着点心盒,自旅行以来就没见过她了。

“你,你好!”

呃,好可爱!今天也是一百分满分的话,有五亿分!

对只见过家人和欧美游戏中特有的浓颜角色的我来说,紫阳花同学太有魅力了。如果这样的角色能以DLC形式发布的话,我会以比游戏机本体更高的价格买下的。

“话说,你说下的话我就去车站接你了”

“嗯—,我大致记得路,所以没关系的哦。那样的话还得让你大热天的特意出来接我”

好温柔……啊,喜欢……。

我的眼中出现了爱心符号,这时今天休息的母亲碰巧从客厅走了过来。啧。

“哎呀……你是玲奈子的朋友吗?”

“是的,前些天失礼了”

紫阳花同学端正有礼地弯下腰,仿佛能听到“啪”的一声。

“把玲奈子同学卷入了我的旅行中”

“是你,这样……诶诶……?”

母亲从头到脚打量着紫阳花同学,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顺带一提,如果说是离家出走之旅的话感觉会变得很麻烦,所以我只对母亲说是旅行。紫阳花同学好像也理解了我的意图。

但是,不妙。

我被骂还好(虽然不愿意!),但是我不想看到紫阳花同学被骂……。就在我害怕着大声喊着“你还擅自去旅行!”的母亲是否会再现之时。

“嗯—,这样……。下次至少事先打声招呼啊。我们会担心你们的”

“是,?给您添麻烦了。虽然只是小小心意,这是我家附近在卖的水果蛋糕。不介意的话请您收下”

“哎呀,这么周到真是多谢了。今后也请你多关照玲奈子了”

“好的,这是当然”

对话和谐的结束了!

咦,咦……?和之前对我的信赖度完全不一样啊?虽然紫阳花同学是个仿佛在背后竖有写着“优等生!”旗帜的美少女……。

母亲最后也以温和的表情“两个女孩子去旅行,如果发生什么会很危险的。如果无论如何都想去的话,那就家人一起旅行时叫上朋友吧”如此说道。

呃,嗯……。虽然那很羞耻所以我不太愿意,但是总而言之紫阳花同学没被骂真是太好了。与良友为伴,路遥不觉远……。

因为母亲站在旁边有点尴尬,所以我赶忙邀请紫阳花同学。

“呃,呃呃,站着说话也有点那啥……要来我房间吗?”

“不了”

紫阳花同学露出微笑,摇了摇头。

“今天我只是顺道来拜访下而已,这就告辞了”

“啊……是吗?”

“嗯,下次就在学校见了。小玲奈,拜拜”

再次优雅地行了个礼,紫阳花同学向右转过身。

诶……这就走了?

紫阳花同学的芳香渐渐远去。

我慌张的穿上凉鞋,追在紫阳花同学后面。

“等,等下紫阳花同学!至少让我送你到车站!”

“呵呵,都说了不用的”

“不……但是,难得你来一次……所以那个,我想稍微聊会天啊……”

我有些难为情的说出了羞耻的话。呜呜,这不就像在和紫阳花同学撒娇一样吗……。

但是,我在旅行中充分摄取了浓厚的紫阳花同学成分,所以刚才那种程度的接触已经完全不能满足我了。或许我已经患上紫阳花同学依存症了。手,我的手在抖……!

“呼呼呼,好啊,小玲奈。到车站前都说些什么好呢”

我对着温柔地冲我微笑的紫阳花同学“呃—呃—”的苦恼着。

“啊,对了。和弟弟们和好了吗?

“嗯,已经和好如初了。不如说,他们不记得被我发过火,和平时别无两样。真是完全不长记性啊”

“啊哈哈……”

之后我说了有关暑假作业啊,最近在玩的游戏的话题。

紫阳花同学笑着附和我的话,还帮我拓宽话题,“这不就只有我在开心聊天吗?”,如果是往常的话我就会像这样疑神疑鬼的了。

但是,在两个人的旅行中,我知道了紫阳花同学很享受和我在一起的时间,所以就不必比之前更拼命了。

然而,快乐的时光转瞬即逝。

到车站为止我体感也就过了五秒左右。每天早上上学也这样就好了!

“啊,已经到车站了……”

“嗯,谢谢你来送我。小玲奈”

“嗯,那个”

我眼睛朝上看向紫阳花同学。

“在学校也……那个,多指教了”

“嗯”

紫阳花同学对我露出了微笑。

仿佛接受了一切般温柔。

所以我也不由得依赖着她的笑容,说出了更为羞耻的台词。

“那,那个。紫阳花同学之前有说过吧。在家的时候也偶尔会想起我”

“诶?”

正午的车站,我低着头说道。

“我也是哦,偶尔会想着紫阳花同学。比如说,她现在在干嘛呢?这道题紫阳花同学解起来会不会也很耗时间呢?还有就是,不会有和弟弟们吵架吧—,之类的”

这些话要是在电话里讲还好,面对面说的话就超乎想象的羞耻啊!

事到如今还“果然还是撤回前言”这样说而退缩的话就过于形迹可疑了,所以只能鼓起勇气了……。我努力说到了最后。

“所以,那个……如果,再有什么困难的话,就随时和我说吧。虽然也许紫阳花同学不想让人看到自己痛苦的样子……。但是,我没关系的。倒不如说,和我说的话我会更开心的”

我如此说道,想要稍微减轻特意买点心来道歉的紫阳花同学的罪恶感。

啊,没,没问题吧,这样说。听起来不会像“快点遇到困难啊”吧。

总而言之,我想表达的是,紫阳花同学是我非常重视的朋友……。

我想说的话,有传达到吗……?于是我观察着紫阳花同学的样子。

紫阳花同学微微低着头,而后。

“嗯,谢谢,小玲奈”

没错,她如同往常一样微笑着。

而后,泪水自眼中潸然零落。

“啊,紫阳花同学!?”

“诶?咦,咦?”

“这是,为什么呢?咦,好奇怪啊”

看到流泪的紫阳花同学,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为,为什么……?

怎么了?诶,什,什么?紫阳花同学在哭泣……!

我一味地惊慌失措着,同时突然回过神来慌张地从口袋中取出纸巾,递到紫阳花同学面前。

“抱,抱歉啊,小玲奈”

紫阳花同学用纸巾擦着眼角,然而过了一段时间后,她的眼泪也仍没有止住的迹象。

为什么……为什么……?

胸口好痛。

为了不让紫阳花同学引起别人注目,我把手搭在她纤细的肩上,带她来到了道路的角落里。……但是,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了。

或许是现在的表情相当不成样吧。紫阳花同学捂着脸,摇了摇头。

“不是的。对不起,对不起啊,小玲奈”

发生什么了?紫阳花同学……。

为什么在哭呢……?

紫阳花同学仍在流着泪。

“对不起”

我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紫阳花同学。

温暖的两人世界,就如同位于冰面上一样。给人一种本应充满快乐的,可某天它却突然扑通一声沉入了冰冷的水中的感觉。

之后,止住了哭泣的紫阳花同学不断说了好多次“对不起”并乘电车回家了。

即使我问她到底怎么了,紫阳花同学也不回答我。当然我是做不到强行问出来的。

最终,我只是傻笑着说了“我完全不介意哦”,并没有搞清紫阳花同学是在对什么道歉。

只是怀揣着焦躁的心情,站在回家的道口处目送着紫阳花同学乘坐的电车远去而已。

发生什么了呢,紫阳花同学……。

不可能什么都没发生,还哭成那样的吧……。

不,如果是我这种精神不稳定武士的话还有可能……。但那可是无论何时都能自己调节情绪的紫阳花同学啊。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注:精神不稳定武士,○○侍(日语里侍=武士)是日本年轻人经常在推特等处使用的,用来礼貌介绍自己的性癖和兴趣的用语。原梗出自漫画《花之庆次》】

好在意……。但是,不会很多管闲事吧……。还是不要掺和会比较好吗。

我没有想立刻回家的心情,就在附近的公园无所事事的看着手机。

嗯—,嗯—……。果然好在意。

虽然我不想做出那种逼问紫阳花同学的行为,但如果是真唯的话又如何呢。

旅行的时候,真唯在大浴场里说了些意味深远的话。或许她知道些什么。

好。只是问问而已,问问看吧。

即使这样还是一无所获的话,就委婉地给紫阳花同学发个短信吧。委婉地?委婉是啥……?要怎么做啊……?

我硬着头皮给真唯打了电话。不打什么电话发短信不就行了!三秒后我就如此后悔道。

但是刚打过去就挂断给人的印象也不太好!我在出发后就后悔了的茫茫大海(后悔乘航海的绝妙搭配)之上,祈祷着至少真唯不要接电话。【注:日语中后悔和航海同音】

接了。

“喂,是玲奈子吗?”

“啊,是我”

“你打来电话还真罕见啊”

接了啊……。

虽然我很紧张,但是既然她接了电话,那也只能好好和她讲了……。

我坐在公园的秋千上,开口说道。

“那个,其实”

“恩姆,是吗。感到寂寞所以想听我的声音了”

“才不是!”

“那是为了感到寂寞所以想听你的声音的我而打来的?我好开心”

“那也不对!”

哈。要想讨真唯欢心的话,这里还是肯定会比较好吧?我下意识优先吐槽了。

呜咕咕。明明面对紫阳花同学时能够变得非常坦诚的……为什么面对真唯就连这点话都说不出口啊?

但是,一切都是为了大天使紫阳花同学。没办法。

我凭借毅力挤出一丝话来。

“其,其实是那样的…………因为我想听真唯的声音才…………!”

“原来如此。所以,你想说的正题是?”

“我都忍住害羞配合你了,你就这么略过这个话题了吗—!”

电话对面的真唯在笑。您对我这种人了如指掌是吧!?可恶—!

“其实!是关于紫阳花同学!我们刚才稍微见了个面,她好像还是有些无精打采的!”

“恩姆”

我叹了口气。

“所以……我想真唯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就给你打电话了”

“原来如此啊。嘛,我就觉得是这样”

“都这么觉得还弄点开场白来捉弄我这点,还真是很真唯啊……”

“抱歉,这是我的坏习惯呢……。而且明明玲奈子过于有机可乘而表露出毫无防备的可爱之处,是常有的事的说……”

“你这又是装作反省的样子,实则在捉弄我吧!?没错吧—!?”

真唯又很开心的笑着,把话题转换了回去。

“如果是有关紫阳花的话,我心里有数哦”

“不愧是真唯!真唯什么都知道!能够访问阿克夏记录的女人!”

“只是我没打算告诉你呢”

“为什么!?欺负人!”

我猛地还了嘴。

“不,我可没打算欺负你……”

因为感受到了她真心在困惑着,所以我得意忘形了。

“那怎样才能告诉我啊!?”

“怎样,是指?你打算为我做些什么吗?”

“诶……诶?”

糟了,太深入了。形势逆转了。

感受到真唯从容的氛围,我欲言又止。咕咕咕。

但是,如果是为了紫阳花同学的话……。

金钱对真唯不管用。就算我说替她做作业,或是游戏刷级,真唯也不会感兴趣的吧。

既然这样,说到我能给出的,对真唯来说最有价值的就是……。

已经只有这个了……。

我咽了下口水,而后出卖了自己的身体。

“亲,亲脸颊,之类的……!”

对我这一大决心,真唯的反应是。

“…………啊啊,嗯,原来如此”

“等等!刚才,‘你是小学生吗?’你像这样想了对吧!不是的,刚才的只是体验版的早期试用而已!制品版可是很厉害的!”

“怎么个厉害法呢?”

对完全在耍我开心的真唯,我在公园细弱蚊声般说道。

“我,我会……和你接吻……”

真是的,我都无可奈何的强忍着羞耻说了,真唯却很淡然。

“一直都在做吧”

“呜呜呜呜呜”

我还以为自己要因羞耻而流血泪了。

这已经演变成,我能为紫阳花同学把灵魂献出多少的话题了啊……。

“那,那我知道了……。这可是特别的哦……!”

“你要和我结婚吗?”

“作为代价支付的是我的人生吗!?”

“不,因为感到了那种气氛,所以不知不觉”

不被真唯的胡言乱语搅乱心绪,我谨慎地打出了手中的王牌。

“嘛,之前也两个人一起在笔记本上写下了很多欲望对吧……”

“我当然记得。我们还约定了总有一天要一起将这些全部实现呢”

你这不是完全不记得吗!我抑制住了几乎如此喊出来的声音。不要被拉进真唯的步调中,不要被拉进去……。

我意识到自己的脸颊在逐渐发烫。同时装作若无其事的说道。

“那,那个笔记本上的内容……我可以为你做其中的一件事,无论哪个都行……哦”

电话对面。能感到真唯屏住了呼吸。

夏风刮过回响着蝉鸣声的公园。

“……无论哪个都行”

“……是的”

我老实的点了头。

因为我相当积极地从脑海中抹消了真唯所写的内容,所以记不太清了,但感觉里面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对这相当混乱的提议,满是欲望的真唯她。

“原来如此……这是个足以充分摧毁我的理性的提议呢”

“那么,那个……”

刚想问她什么时候有空,真唯就干脆的对我说道。

“但是不行”

“为什么啊啊啊!?”

我可没法提出更进一步的条件了哦!?所谓交涉可是,不看清对方所能容忍的界线的极限就无法成立的哦!?

“说起来,那个,抱歉。不是你的错……我本来就没打算和别人说这件事”

“你说,什么……”

说到底,不是不肯告诉我的吗!

“呜呜,好过分……。真唯玩弄我的纯情—……。抽泣抽泣抽泣……”

“抱,抱歉”

“真唯明明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说的,还捉弄我,在那里得意的窃笑啊—……。嘤,嘤,太过分了啊—……”

“对不起”

就这样过了小一个小时,虽然我还想苛责真唯的良心以刺痛她,但还是适当的收手了。

不管真唯对我的哭诉与美色有多么没辙,但用太多这招的话,我就很可能会逐渐变成真唯喜欢的那种女人了……。

我怎样都好啦!现在是紫阳花同学比较重要啊!

真唯重新振作起来,对我说道。

“紫阳花所怀揣的问题,应该由她自己来解决。不必说你,我也无能为力。”

“是,是吗?”

“啊啊,虽然很让人焦急就是了”

真唯好像真的知道一切。

紫阳花同学的眼泪闪现在眼前,我的声音沉了下来。

“但,但是……真的是,无能为力吗?”

“是啊。特别是,你啊”

“……”

我很难坦率地说“好的是这样啊”。

但是,如果出于个人的兴趣而去触及敏感问题的话,或许会伤害紫阳花同学的。我不要那样。

家里蹲的我,不管被父母以何种温柔的言语相向,都未曾接受,而只是封闭在自己的世界里。

能够从独自一人的房间中走出去,那是因为我自己打开了门。

外面的世界中,有许多人向我伸出了援手,帮助了我,并为我创造了栖身之所。因此我被真正的救赎了。

但是,最初的契机果然并非其他,而是自己能否推开大门。仅此而已。

所以我想,真唯是想说,现在除了等待别无他法吧。

“……是,这样啊”

不能粗暴的敲门,让紫阳花同学感到害怕。那是最会引发反效果的,我自己比谁都更为清楚。

但是。

我发出了软弱的声音。

“那么那个问题,是与我有关的吗……?”

真唯的答复有些迟。

“……没错。但那不是你的错哦”

“但是……”

真唯干脆地断言道。

“不是任何人的错。关于这事,是真的毫无办法。……就好像,某一天突然有个女孩子从天空中掉下来一样,那种,可能会发生在任何人身上的毫无预兆的事一样”

如果这话不是真唯所说的话,我就会觉得是自己对紫阳花同学做了不好的事而一直责备自己的吧。

“……我知道了”

我微微点了点头。

而后叹了口气,装出打起了精神的样子。

“如果我总是劝阻的话,紫阳花同学会更在意的,对吧。嗯,我知道了。我会尽量不去想太多的”

其实我完全无法接受,想现在立马去敲紫阳花同学家的门,尽管很勉强但我还是很明事理的同意了。

紫阳花同学竟然是因为我才哭的,如果当面接受这个事实的话,我整颗心都很有可能被捣的稀碎,而且……。

我也不想让告诉了我很多的真唯感到为难。

真唯舒了一口气。

“太好了。谢谢你为我着想”

话说,明明我好不容易才努力理解的,为什么她就能如此轻易的读懂我的话中话啊……。这家伙……。

就因为这样才会超受欢迎的啊,你这人。

“……不过,我可以问个问题吗?”

“是什么呢”

我边目送着走在公园前的行人,边不放心的问道。

“紫阳花同学她不要紧吧”

“谁知道呢”

真唯又像是说给自己听一般说道。

“但是啊,一旦祈祷过自己能够获得某样新事物,那便已经是一种诅咒了。要想打破现状,只能由自己来迈出一步。你能理解的吧?”

……是这种话题的,吗?

既然如此,我。

是可以理解那种感受的。

因为我曾憧憬着遥不可及的光芒而向其伸出了手。

“……嗯”

我静静地点了点头。

如果紫阳花同学有什么烦恼,并且无法鼓起勇气的话,那我想为她加油打气。

告诉她,就算因此而犯错,失败也没关系哦。

虽然我可能不太可靠。

但是就像我并非独自一人一样,紫阳花同学的身边也有我在哦。

因为,紫阳花同学可是我重要的,非常重要的——。

朋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