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可能成为你的恋人,不行不行!(※不是不可能!?)

第一卷 第四章 真唯什么的,果然不行!(※似乎可行?)

作者: みかみてれん 更新时间: 2024-04-17 15:27:42

周一从一大早就是阴天,感觉就是个会让心情更加沉闷的开始。

虽说是六月的最后一周,现在却因为难以和真唯见面,害我心情更加郁闷……

……毕竟才刚发生过那种事。

在洗手间洗脸时,我想起了真唯以手指触碰我身体的触感,以及用手掌搧了她侧脸时的疼痛感。

可恶,我会道歉的。

就算原因出在真唯身上,动手打人就是不对。而且真唯是模特儿,那张脸可是她吃饭的家伙。

但明明身体差点就任她摆布了,却还要道歉,这也实在太屈辱了……!

至少要切换成战斗模式,我投入了之前收到的大量试用品,比平时更仔细地整理了妆容,也梳理好头发,出发前往学校。

但是,明明我如此充满干劲,真唯却从早上就不在教室,顿时害我有点泄气。

……是不是还在忙工作呢?

午休时,我与平时的成员并桌一起吃午餐,心不在焉地啃着甜面包。

看到摊开自制便当的紫阳花同学,也让我内心有点七上八下……因为紫阳花同学才刚回去,我就立刻和真唯开始难分难舍地纠缠在一起嘛……

虽然纱月同学的话比平时还少,但香穗就像吸取了她的能量似地精神饱满。

「香穗,你感觉好像遇到了什么好事?」

「嘿嘿嘿,小紫阳花看得出来吗?今天啊,放学后呢。呵呵呵。」

「啊,好像有恋爱话题的味道喔~」

「现在先暂时保密!」

听着她们两人的对话,我不经意地代入了自己和真唯。

我和真唯,还能回到像这样要好的关系吗?

……虽然还不知道,但我想要回到以前那样的关系。

以前是什么状态?小圈子的朋友?挚友?还是……?

是说,我现在脑袋整个都一团乱了,有办法好好道歉吗……

所有一切都让我感到不安。毕竟我对自己的人类指数没有信心啊!

正当我为这种事烦恼的时候——

「唉,甘织。」

纱月同学抓准我独处的时候,过来向我搭话。

「放学后能陪我一下吗?」

咦?真稀奇。

今天我虽然没心情出去玩……但被人邀请了,我就没办法拒绝……

胃开始绞痛了。

不过,虽然这样讲可能过于夸张,但纱月同学的眼神并不像是在约朋友去玩。那是毫无感情,如同玻璃球那样的眼眸。

「我有关于王冢真唯的话要说。」

「咦?」

纱月同学始终保持着神秘的态度,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黑色的污渍。

「放学后,顶楼见吧。」

那应该是只有我们才知道的秘密场所。

咦……纱月同学知道些什么吗!?

顶楼的门没有上锁。明明只有我和真唯才有钥匙的……

我带着紧张的情绪,缓缓地转动门把。

我战战兢兢地窥视着顶楼,迎接我的却只有阴沉的天空。

……还没来吗?

「你知道吗?这里的钥匙一直都是同一把,所以备钥随便都能做出来。」

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我不禁环视着顶楼。

下一刻,纱月同学从水塔背后缓缓现身。漆黑的长发与有些厌世的眼神给人一种魔女的氛围,彷佛从黑暗中出现一样。

「为什么要藏起来……」

「我不想被人看到我们两人单独在一起,因此遭到误解。」

「会有什么误解?」

「……不知道。」

纱月同学的口气显得很粗鲁。

明明平常聊天时还显得很有社交性,但纱月同学现在的态度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对待朋友的那种……

咦?难道我被纱月同学讨厌了?这是在霸凌我?

开始发抖了。

「是、是说,为什么要指定这里呢?」

因为难以看出对方的意图,所以我讲话不由得变得毕恭毕敬。

纱月同学好像对此没有兴趣似的,朝着护栏走去。

「自杀未遂。」

我被这句话吓了一跳。

「朋友与恋人的比赛。」

「那个?」

「泳池的咖啡馆、台场购物广场、饭店躲雨。」

「你怎么会知道!?」

难道是千里眼?纱月同学真的是魔女吗?

纱月同学突然笑着回过头。她长发随风飘逸的模样,有一瞬间让我想起站在屋顶的真唯。

像这样两人独处,更能让我深刻地体会到这点。纱月同学是一个即使站在真唯身边也丝毫不会逊色的美女。

「这个嘛,你觉得是为什么呢?」

面对一碰就会切伤手指,像刀具那般强烈的美貌,我吓得身子往后仰。

「难、难道,你是我的跟踪狂……」

「你该不会是被那家伙的自作多情给传染了吧?还好吗?」

「那么,是王冢同学的跟踪狂吗?」

纱月同学像是对人生感到绝望似地叹了口气。

「昨天,王冢真唯来到我家,全都跟我说了。」

「全都说了!?」

「还是边哭边说的呢。」

「边哭边说!?」

真唯也会哭啊……

「她也是会哭的。虽说那家伙只会在我眼前这样。」

纱月同学的发言就像读了我的内心一样。好可怕。

「拜此所赐,我今天可是睡眠不足呢……都怪那家伙……」

纱月同学的眼睛直盯着这边,隐约看得见犹如杀意般的气场。虽然我差点就要下意识地道歉,但要是现在道歉,感觉反而是火上加油……

「呃……她为什么会那样做?」

「应该是希望有人听她说吧。毕竟她已经脆弱到轻轻戳一下就可能会碎掉。」

「为什么……」

我低声嘟囔,随后突然意识到。

咦?是说,先等一下。

「全部……那个,你说,全部吗?」

「我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我顿时大惊失色。

意思是真唯做过的那些色色的事,纱月同学全都知道了吗?

不会吧?

就连纱月同学也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没,没关系,你不用那么在意。不论你有什么样的兴趣,那都是个人的自由。我不会因为你们都是女同志就有什么偏见的。」

「不是那个问题!是说你误会了!我是、那个、因为无法彻底拒绝……」

「我想也是呢。」

「咦?」

「那家伙说了,说自己伤害了你。」

「……真唯。」

我喃喃念着她的名字,纱月同学闻言,扬起了眉看着我。

但是,接着又再度叹气。

「她说,你被一个不喜欢的女人强迫,一定很害怕吧。还说,自己一直都很自以为是,相信所有人类都会喜欢自己……不过,我听了后不禁觉得,这家伙是笨蛋吗?」

「……」

听到受伤的真唯内心的独白,令我胸口疼痛。

都是因为我没有坦率地表明好感。

所以才伤害了真唯。

「我听着王冢真唯的话,一直有个疑问。」

停顿了一拍后,纱月同学眯起眼睛对我说道:

「那就是,为什么是甘织?」

一阵风吹过。厚重的云层缓缓飘走,夕阳映射下来。

纱月同学举起原本环胸的双臂,就这样单手托着脸,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虽然我自己也一直在想,但是听到别人直接提出这个疑问,胸口还是会感到阵阵刺痛。

纱月同学的眼眸,就像是将人的本性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一面镜子。

「甘织很不起眼,总是在察言观色,无论成绩、运动神经、长相还有身材都都很平庸。家境和天赋也并非特别优秀。」

她讲得超直接的。

纱月同学一直以来肯定都是这么想的吧。是因为和真唯在同一个圈子,所以她才会应付我,但这并不代表她认同我。

「嗯。」

不过,这样反而比较痛快。

「我知道。」

这也是当然的。

真唯和紫阳花同学对我很温柔,而纱月同学对我很普通呢。因为,我打从一开始就一直与这个圈子不符嘛。

眼见我点头认同,纱月同学像是连这种动作也嫌弃那般皱起眉头。

「只要那家伙愿意,肯定还有其他更好的对象,甚至可以随意挑选。就连那些在演艺圈的熟人也是要多少有多少。即使是同班女生,也有像濑名紫阳花之类的。」

「还有像是纱月同学?」

「……会在这时提到我也很莫名其妙。」

「呃,对不起。」

好像踩到她的地雷了。

纱月同学往这边踏出一步。

这番强硬的话语好似细针那样抵在我的脖子上。

「我呢,虽然不知道那家伙是怎么想的,但我把她当作朋友,也很尊敬她。一直都在比谁都近的距离看着她,而且那家伙其实也意外地努力。」

「……」

「所以,要是知道那家伙和无聊的人在交往,我会觉得很失望,也想问『为什么?』。所以我问了。为什么你要选甘织呢?然后——」

总觉得我能猜到真唯当时说了什么。

她一定是露出犹如春风般的温柔微笑,如此回答的吧。

「她说『因为我觉得是命中注定』。」

真唯曾说过。会相遇并非命运,相遇的事实才是命运。

站在我眼前的纱月同学依然还是给人相当强的压力。

尽管如此,我还是有话想说出来。

「实际上,我也是这样想的。像我这种人,绝对配不上真唯。」

非常轻易地就说出口了。

「我想也是。」

纱月同学点了点头。

看到她没什么反应,我不由得出了声。

「唉?」

「我又不是笨蛋,在一起这么久了,这种事我当然看得出来。甘织与其说是有自知之明,比较像是一直在当个缩头乌龟。明明谁都不会把你抓来吃的。」

实际上,现在感觉就好像要被吃掉了,但我说不出口。

我害怕地询问:

「那个,我和真唯在一起,果然让纱月同学很不开心吗?」

「……果然是什么意思啦?」

下一刻,她露出了傻眼的表情。

是我哪里误会了吗!?

「和我的想法没关系吧。我没有闲工夫去干涉别人的恋情。可是,如果是因为和王冢真唯这个人在一起很有面子,就抱着随便玩玩的心态交往并伤害她的话,我还是会生气的。」

接着,纱月同学继续说道。

「只不过,甘织做不到那种事吧,毕竟你的个性也没那么机灵。」

「纱月同学,你很瞭解我呢……」

难道她是会说出『我的兴趣是观察人类』的那种类型……?

「我才不会这么说。」

「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好可怕!」

不过,我感觉自己也渐渐地瞭解纱月同学了。

纱月同学既是个美女,个子也很高,因为表情比较少变化,乍看之下很难接近……可是,我感觉她总是在关心我。

「……难道纱月同学,没有生气吗?」

「我很生气呀。因为被无聊的恋爱话题削减掉我睡眠和念书的时间。」

「呃,你现在该不会是在泄恨吧?」

「一半一半。你开始瞭解我了嘛。」

我现在总算明白,自己应该以什么样的心情站在这里。

并不是说什么现在可能会被人家从顶楼推下去。

只要表现得像是在听朋友发牢骚那样就行了……吧。

这样啊,那么……我也问问看纱月同学吧。

「可是,我就是不知道啊。我不知道自己想和真唯变成什么关系,想对真唯做什么……就是因为不知道,所以就抱着敷衍了事的心态,结果因此伤害了真唯也说不定。」

「不是你自己的事情吗?你还真笨耶……虽然我是想这么说啦。」

纱月同学就像是被戳中了痛处,移开了视线。

「……我懂,有时候自己的事情就连自己都想不通。」

「纱月同学也有吗?」

「肯定会有的啊。因为我们才高中一年级。」

这个意见非常客观……

「因为纱月同学是个很正经的人,我还以为你从指尖到一根头发的动作,一切都是在自己的支配之下……」

「这是理想的情况,不过我也是人。又不是王冢真唯。」

「真唯也是人吧!?」

「不,那家伙的种族就是王冢真唯。」

这种讲法我有印象……感觉我之前也曾这样想过……

那一脸严肃的纱月同学,现在突然觉得有些亲近。尤其是在对于真唯的看法这部分,我和纱月同学或许有着同样的感受吧。虽说以定位来看的话我是凡人,纱月同学则是凡人最强的朋友……

而且,既然纱月同学说『自己是真唯的朋友』,那一定不是敌人。

这样的话——

「那个,纱月同学。我还是要跟你说对不起。」

「你是为什么而道歉?」

「因为,我伤害了纱月同学珍惜的朋友。」

「唔……」

纱月同学虽然板着一张脸,但是和刚才为止的不悦神情不同,总觉得比较像是在掩饰害羞。

「我也必须向真唯道歉。要告诉她,我很抱歉打了她。虽然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原谅我……但我想要这么做,跟她好好和好。」

「……是吗。」

「所以纱月同学,如果你知道真唯在哪的话,可以告诉我吗?」

纱月同学压住被屋顶的风吹乱的头发。

在阴沉的天空下,给人魔女般印象的女性已经不复存在,站在那里的,毫无疑问是与我相处了两个月,那个为朋友着想的纱月同学。

「甘织,感觉你变了呢。」

「是、是吗?」

「以前的你应该更自卑的吧。虽说我并没有讨厌你这点……现在,倒是有点像真唯。因为自己想要那样就很强势的那种地方。」

「咦?我才不要!?」

我本性流露,直接叫出声了。

这时,纱月同学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这是看到别人惊慌失措却反倒高兴的那种坏心眼的笑容。

「放心吧。甘织在圈子里的时候,依然是毫无存在感。我没想过我们会像这样聊这么多。像今天我本来也以为是我单方面把话说玩,将甘织弄哭,虽然可惜,但我们的圈子会就此分崩离析,就地解散。」

「原来是这样……」

是说,原来纱月同学是背负着这么壮烈的决心把我叫出来的啊……

嗯?不过这就表示,她其实是想警告一下伤害真唯的我吧?

因为真唯很伤心,所以纱月同学才会追问造成这个原因的我究竟有什么想法,如果不满意我的答案就惩罚我,她应该是这么想的吧?

「咦?纱月同学,你根本就超喜欢真唯的啊!」

「…………」

「对不起。」

感觉到必须要道歉的气氛,我不禁低头道歉。

「我不知道那家伙现在在哪里,但我知道她想做什么。」

「那是……」

纱月同学暂时沉默了一阵子。

是相当难以启齿的事情吗?

「那家伙呢。」

她像打开地狱之门一样,打开沉重的双唇。

「她把事情解释一遍之后,要我『跟她上床』。」

…………

「咦!?」

「嗯……」

嗯什么啊。

「『我伤害了玲奈子。我想知道和根本就不喜欢的对象上床是什么心情。纱月,因为我对你没有任何想法,就由你来吧。因为你喜欢我吧?』」

纱月同学现在背诵的恐怕是真唯说过的每一句话。

「然后呢……」

「『虽然至今为止我好几次栽在你的手上,但还是第一次被你这么瞧不起』,我这样回答,然后早上五点半就把她从家里赶出去了。」

好想问,纱月同学究竟对真唯是怎么想的……非常想问……

但是感觉问了之后,就会被她从顶楼推下去……现在真唯不在,不能保证这次也会挂在树上。我不能用生命交换这个答案……

「辛苦你了……」

我不由得慰劳了她。

还有,知道了真唯没有和纱月同学上床,我为什么会感到非常安心啊!搞不懂!

「实际上,如果当时我把她渴求到身心都遍体鳞伤,是否也会痛快一些呢……唉,甘织,你怎么想?」

「你就算问我……」

「自己的事情,自己也想不通呢……」

「就是啊……」

不对,现在不是产生共鸣的时候吧。

「也就是说,难道真唯现在……」

「是啊。她很有可能正在寻找『愿意跟自己上床的对象』吧?」

「这个想法也太……」

我顿时愕然。那么真唯现在说不定正在某个人的怀里。

「为、为什么没有阻止她啊,纱月同学!?」

我抓住纱月同学的手。

「假如那个笨蛋真的笨成那样,也只代表她根本无药可救了吧。」

她吓了一跳,回头看着我,同时甩开被抓住的手。

奇怪……纱月同学,刚才手在颤抖吗?

「是说,如果她任性到连朋友的忠告也不听,那就让她直接堕落到深渊算了……而且她现在电话打不通,简讯也不回。」

纱月同学如此说道,侧脸很是紧绷,我见状后顿时抿紧嘴巴。

纱月同学也一定很后悔没能阻止真唯吧。

她把我叫出来,一半是为了泄愤。那另一半……

是想要拜托我去阻止真唯吧?

「我知道了。」

自己的心情,即使是自己也想不通。

或许真的是那样。那么……

「纱月同学,我因为自己的考量去阻止真唯,也是我的自由吧。」

「……是啊,那是你的自由。不过,这样好吗?你不是被那家伙伤害了吗?」

「这个嘛,呃,嗯。」

不仅在自己的房里遭到袭击,甚至还被妹妹目击了事发经过。这我还真是没想到……

可是。

我的回答很简单。

「因为是朋友嘛。自然会伤害到对方,也会被对方所伤害吧。」

这就是我理想中的挚友形象。

我笑着这样说道,纱月同学闻言,既没生气也没笑,而是闭上了双眼。

「那家伙很任性,谁的话都不听喔。」

或许是吧,毕竟我也屡屡遭到她强吻。

所以——

「——到时候,我会再赏她一巴掌来阻止她的。」

纱月同学听到后,不禁瞪大双眼。

「原来如此……既然这样,或许没问题吧。」

我正要离开时,听到了一声「甘织」。

「我虽然不知道那家伙去哪了,但那个笨蛋就拜托你了。去告诉那家伙,她并不是如她自己想像中那样了不起的女人。」

「嗯。」

我笑着比了个V字。

「我一定会告诉她的!谢谢你!」

随后,我开始奔跑。

从顶楼飞奔而出,踏着楼梯快步地冲下楼。

看在旁人眼里,应该会觉得相当青春吧。但实际上我也只是去抓住自暴自弃的真唯而已。

但既然要捕获的对象是真唯,确实算得上是个大事件。毕竟对手是在这所芦高里任谁都抓不到的恋之女王。

总之,我先回到教室了,好啦,该去哪里找人呢?我对真唯的生活范围可是完全没有头绪啊。

「啊,小玲奈。你回来了啊。」

班上只剩下紫阳花同学。

竟然会没有别人,真难得。

「啊,嗯,我回来了。怎么了?紫阳花同学,有事情要留下来吗?」

「嗯~其实不是喔。其他人虽然也都很快就回去了,但因为小玲奈的书包还在这,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在这等你了。」

「什么……紫阳花同学是在等我……!?」

有这样的事?明明今天也不是我的生日耶!

接着,紫阳花同学拿着书包靠了过来。

「呐,就今天如何?而且小真唯也请假了,要不要像之前说的那样来我家玩?」

「咦?可以吗!?」

被天使邀请到家里了。这样感觉彷佛我和紫阳花同学已经成为了挚友……我的人生在这个瞬间得到了回报……

那天透过SNS,看了国小朋友的近况,不禁产生了危机感的我,已经不复存在了……现在在这里的,是在高中成功改头换面,完全成为现充阳角的甘织玲奈子!

我听着不知从哪传来的喇叭声,摇摇晃晃地走近紫阳花同学。

——但我随即停下脚步。真唯郁闷的表情始终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我想起当时说着『嗯,抱歉』的真唯,她的表情就像头上被泼了冷水一样。如果她现在依然带着那样的表情,在某个地方与不认识的人待在一块的话……

「对,对不起,紫阳花同学,我……」

「啊,你有其他事?」

「那个,那个……」

膝盖开始发抖了。紫阳花同学的表情突然变得模糊,消失在视野之中。

没错,我得果断拒绝。因为我必须去找真唯。能阻止真唯的只有我而已。

但是,糟糕,脑袋一阵晕眩。

我连拒绝男孩子的邀请都会搞得自己头晕目眩,更别说对方是大天使紫阳花同学了。唯独这个人,我绝对不想被她讨厌。

「我想去……但是……」

我挤出笑容,静静摇了摇头。

「小玲奈?」

呜呜,胸口好痛。

我根本还没克服心理创伤嘛!

我真想现在就立刻蹲下,直接倒在地上。但这样一来,就找不到真唯了。我……

我设法抬起头。在天旋地转的视野当中,我看到紫阳花同学一脸担心地向我问说:

「没事吗?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

「呜呜呜……对不起……下次,再约我吧……」

「小玲奈你哭了!?」

哭了……我都没注意到。

但是,为了摆脱天使紫阳花同学的诱惑,至少要做好这种程度的觉悟。

「这样啊,小玲奈很忙呢。」

听到她沮丧的声音,我顿时感到头痛不已。

不……可是,对了。

现在无法果断地拒绝,不正是因为我不相信紫阳花同学吗?

我之所以始终无法忘怀国中时期的回忆,就是因为会感到不安。觉得说不定会因此遭到排挤……但是这怎么可能。紫阳花同学或许任性又爱生气,但她绝不是会做那种事情的女孩。

是个小恶魔,个性恶劣的堕天使紫阳花同学,只不过是我的妄想!

所以,我也要好好表达我的想法。

我要告诉紫阳花同学,我到底有多想和她一起玩!

我回想真唯的行动。那家伙喜欢我的心情,是在我家紧紧抱住我之后才确实地传达给我的。

为了将言语无法传达的思念,传达给紫阳花同学——

我拭去泪水,然后像她对弟弟做的那样,抓住紫阳花同学的手。

「我跟你说!」

「咦?怎、怎么了?」

我以双手握住紫阳花同学的手,如此宣告——

「我喜欢紫阳花同学……最喜欢你了!」

「咦咦?」

紫阳花同学那近在咫尺的脸,顿时红得和苹果没两样。

「所以,对不起……真的,真的很对不起!我也想和紫阳花同学在一起!但是,只有今天不行!」

「小、小玲奈……?」

我握住她的手,进一步逼近。

彷佛这就是今生的别离那般。为了要传达自己的心意。

我一边凝视着紫阳花同学,同时如此诉说。

「拜托你,紫阳花同学,请你谅解……我也想去紫阳花同学家……我最喜欢紫阳花同学了!」

「咦、咦咦咦……!?」

「其实,我每天都想和紫阳花同学一起玩的!因为我最喜欢紫阳花同学了!但是,我今天有重要的事……所以,对不起!我绝对会补偿你的!因为紫阳花同学是很重要的人!」

幸好班上没人留在教室。要是有人在的话,我就无法像这样说出真心话了吧。

「从加入这个圈子的那时开始,我就一直觉得紫阳花同学很可爱,上次一起玩的时候也非常开心,因为紫阳花同学是我的天使,所以……今后我也会一直最喜欢你的!」

我将思慕之情烙印在紫阳花同学娇小的身体里。

即使是完全不考虑对方感受的任性的好意,也可以确实地打动人心。这是真唯教过我的。

紫阳花同学濡湿了双眼,微微点了头。

「嗯、嗯……我也喜欢、小玲奈、喔……?」

彼此距离近到鼻子几乎要碰在一起。

紫阳花同学在无人的教室,静静地闭上了眼睛。

然后,将那涂上刚买来的夏季色彩唇膏的嘴唇,微微噘起……

…………咦?这个状况是怎么回事?

总之,我说了声「那个……」,向她表示疑惑。

随后,紫阳花同学立刻睁开了眼睛。她那浅色的肌肤染上红晕,甚至还红到了耳根。

「唉?啊,小、小玲奈?」

「不,那个……就是这样。」

紫阳花同学罕见地慌张了起来。被我这样的人拒绝邀请,果然是出乎意料到会陷入混乱吧……

不,没关系。反正我的心意已经确实传达给她了。这样一来应该不会被排挤的。嗯,我必须相信紫阳花同学。

「所以,你今天就约纱月同学还是小香穗看看吧……」

「唔、嗯,说、说得也是。毕竟小玲奈很忙嘛!嗯……我知道了。」

我松开紫阳花同学的手后,她便拿出手镜,连忙整理起头发。不愧是紫阳花同学,随时都要保持得很可爱。

「啊,可是小香穗也说她今天有事。」

「打工吗?」

「不是,她说要去赤坂。听说是被邀请去高级饭店什么的。」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香穗会……

「嗯……?这个,该不会……」

我突然会意过来,开始翻找书包。从钱包里拿出真唯擅自帮我办的会员证,看了看背面。

「是赤坂!」

一定是那样。真唯在那里。

她就在之前曾带我去过一次的,那个有泳池的饭店!

「谢谢你,紫阳花同学!」

「咦?嗯、嗯。」

我再次握住手后,紫阳花同学虽然一脸困惑,但依然回握了过来。

紫阳花同学放松那通红的脸颊,露出腼腆的笑容如此说道:

「虽然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小玲奈,你要加油哦。」

「嗯!我会加油的!」

「结束之后……那个,记得要来我家玩哦?啊,还是说,挑弟弟不在家的日子会更好呢……?」

「咦?」

「不,没什么!不、不是这样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紫阳花同学挥舞两手拼命否认,真是可爱得让人想立刻抱住她耶。

我以万分悲痛的心情向紫阳花同学说再见。

「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明明拒绝了她的邀请,心里却如此轻松。

这一定是因为紫阳花同学把我从心理创伤中拯救了出来。

她果然是引导迷途羔羊的天使啊。

可是,为什么呢……感觉自己好像犯下了无可挽回的失败。总觉得错过了什么千载难逢的机会……搞不懂呀!

可恶,臭真唯!害我没办法和紫阳花同学一起玩,这都要怪你!

所有一切!打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真唯对纱月同学说『你喜欢我吧?』,逼她跟自己上床。

结果,纱月同学拒绝了,那么她下次肯定会选择成功率破百的对象。

选择她对那个人没有什么想法,但对方喜欢自己的那种人。

既然如此,纱月同学说过,香穗曾经向真唯告白,以真唯的对象来说确实是最为理想。

知道对方同为女性,而且还是认识的对象,我也因此稍微松了口气……但如果她会做出我不希望的行为,我绝对还是要阻止她。

其实就算晚了一步,也只是真唯会受伤,不会因此而死……可是,我果然还是讨厌这样!

我从刚才在电车里就一直在联络真唯和香穗,但她们都没有回应。

带着焦躁不安的心情,我抵达了赤坂的饭店。然后——

「啥!?」

饭店的大厅里满是芦谷高中的学生。

「啥啊!?」

到底有几个人啊?不止十个、二十几个。差不多一个班?穿着制服在如此豪华的饭店里面徘徊的男女,就像参加修学旅行的学生一样,让人感觉非常不协调。

男女比例不均,男生要远远多出许多。大概是八比二左右。学年从一年级到三年级都有。每个人手上都拿着信封,露出紧张的神色。

我从这群人当中发现了认识的人,用手指着说道:

「小香穗!找到你了!」

「咦?哇,玲奈亲也来了啊!?」

「也来是什么意思?是说这是什么聚会?」

我拨开人群来到香穗的身边,香穗随之大吃一惊。

「咦?你不知道就来到这间饭店,这也太偶然了吧!?」

「应该说是偶然吗……总之,可以让我看一下那个信封吗?」

我从香穗手中借过信封,里面写着的是……

「这什么鬼?」

香穗戳了戳我的肩膀。我把视线望了过去。

随后,我发现饭店的手扶梯前面设有会场指示牌,上面以漂亮的毛笔字这样写着——

『王冢真唯·募集恋人派对会场』

我再重复一次。

「这……什么鬼……」

「说穿了,就是试镜喔!」

「我有在恋爱实境秀节目中看过这样的场景……」

也就是说,在这里的所有芦谷高中学生都是为了成为真唯的恋人而被招待过来的成员……?啊,所以教室才会只剩下紫阳花同学吗!

不,仔细一看,拿着邀请函的不只学生。连看起来就像饭店住宿客人的那些人也都有邀请函……啊啊,连那样的爷爷也有!?

「什么……难道真唯把向自己告白过的对象全都邀请过来了吗……」

「好像是这样哦!真唯实在是很受欢迎呢~!」

香穗没有注意到我不知不觉中直呼了真唯的名字,紧紧握着拳头。

这个规模根本脑子有问题吧。为什么要把整间饭店的派对会场包下来,搞得这么夸张啊……明明是一介高中生……

不过,原来如此……有这么多人在的话,确实可以实现真唯的愿望……因为遭到纱月同学拒绝,所以她接着就采用了靠数量取胜的无差别攻击是吗……

但话又说回来,真唯是在五点半被纱月同学赶出家里,后来就制作邀请函送给所有人的吗?那家伙,到底是什么怪物啊……

「小香穗……你看到这种景象,依然想成为真唯的恋人吗……?」

芦谷高中的妹妹系美少女并没有特别烦恼,直接点头。

「嗯!因为真唯是有钱人,又是艺人,长得又好看嘛!」

真是有够干脆的欲望。难道香穗意外地腹黑吗!?

聚集在这里的家伙该不会都是这种人吧!?

「对不起,小香穗,你引颈期盼的这场派对,我无论如何都要把它中止掉……」

「咦!?」

真唯想必也已经抵达这个饭店了吧。正当我打算前去寻找那个完美恋人的时候,香穗抓住了我的手臂。

「什么意思?这样我可能会困扰的,真的会困扰的!」

「啊,等等。」

香穗虽然身材娇小轻盈,但与我不同,她运动神经很好,肌肉也很发达,力气很大。

是说,都走到这一步了,反而是香穗挡在我的眼前吗!?

「小香穗,会写那种指示牌放在那里的家伙真的好吗!?」

「这样很幽默啊!」

「那是她的真心话!」

「我觉得这种地方也很可爱啊!如果有那样的外表、个性还有资产的话!」

「唔咕咕。」

不行啊,靠我这前家里蹲的肌力,是不可能甩开香穗的……

既然这样就没办法了。只能靠我不擅长的沟通能力设法脱离困难!

「那个,香穗,好好听我说。」

「不要!我不听!」

「是在这里试镜对吧?会被选为恋人的只有其中一个。在这几十个、甚至一百个人的情况下,你敢肯定自己会被选上吗?」

「搞不好所有人都会被选中啊!」

「那是最不该出现的状况吧!?」

那已经不是劈腿可以形容的等级了。

我用手夹着香穗的两颊,在注视着她眼睛的同时义正词严地说道:

「听好了!?看是要从这里面只选出一个人,不然就是中止这场派对,你要认真思考哪一个比较好!」

「唔,唔唔?」

「一旦派对中止,真唯当然就还是自由之身。那么香穗,你不觉得在同一个圈子里的你占有绝对优势吗!?」

「啊……确实!」

香穗的眼睛里面有星星正在一闪一闪。

「你明白了吗!?对吧,就算是为了真唯着想,肯定也是这样做比较好!」

我将手从她脸上放开后,香穗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怎、怎么了?」

「不过,我也不能就这么算了呢。我有个条件,玲奈亲,你能回答我的问题吗?」

「是可以啦……」

香穗半睁着眼,嘴角露出贼笑,对我投以打量的眼神。

「我以前就这么想了——」

「唔。」

我回想起了纱月同学说过的『为什么是甘织?』这句话。要是香穗也觉得『玲奈亲为什么也在这个圈子里?』的话,我也许就无法重新站起来了吧。

但是,香穗酱看着我的脸,如此询问:

「——玲奈亲,你该不会也喜欢真唯吧!?」

「啥!?」

那方面的质问完全在我预料之外。我顿时目瞪口呆。

我立刻做了个打叉的手势,以足以响彻整个饭店大厅的音量大声说道:

「怎么可能!那可是会开这种派对的女人耶!绝对不行!」

香穗对我的反应似乎很满意。一个人大笑了一阵子后,拍了拍我的肩膀。

「瞭~解!既然这样,你和我就是竞争对手了呢~!今后我们一起加油吧,玲奈亲!」

「你根本完全没听懂啊!?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眼见香穗挥着手离去,我对着她的背影疯狂呐喊。

不过她只是回过头竖起了大拇指,而且露出非常灿烂的笑容。

我、我无法接受……!

穿着泳装的王冢真唯,将手靠在扶手上。

那慵懒的表情有着莫名的诱惑力,盘起长腿的模样只能以优美一词形容。扎起来的长发犹如银河那般流向脖颈。

「……差不多到开始的时间了吗?」

她抬头看咖啡厅里挂着的时钟,微微张开嘴唇,发出小小的叹息。

「真的很抱歉,玲奈子……请你原谅只能透过这种方式赎罪的我。」

紫水晶色的眼眸隐藏着宛若寒冰一样的决心,凝视着不在这里的某物。

此时——

「——那就来道歉啊!」

响起了彷佛要将这空间的上流阶级指数一脚踹散的怒吼。

「唔哦?」

真唯抬起头,总算看了这边。

我用手遮住胸口,面红耳赤。没错,因为我明明从刚才就站她面前,她却完全没有注意到。

「……玲奈子?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到处找你,最后才总算找到这里来的啊!」

「是说,你那身打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这是……出示会员证后,员工说我一个人的话不能穿制服进入泳池,所以才只好换上的!」

我现在穿着大胆的条纹比基尼。

因为舍不得花时间挑选,我就请员工帮忙随便挑了一件,结果却给了我这么夸张的泳装……这绝对不是我的兴趣……

「原来如此,真适合你……先拍张照片吧……咦,我的手机呢?」

「不知道啦笨蛋!在置物柜之类的地方吧!我明明一直疯狂打电话给你耶!」

真唯闻言,带着忧郁的神色露出微笑。

「你果然……在生气吧?」

「是啊!?毕竟我可是费了很大的功夫耶!?」

不好,照这样下去,讲什么都是牛头不对马嘴。

稍微冷静一下吧。找到了真唯后,愤怒的情绪不知不觉就突破天际了。

而且其他人还在瞪着我……我坐在真唯的对面。

「我听纱月说了。」

真唯皱起眉头。

「……这……她说了多少?」

「全部。」

「……是吗……那家伙,话意外地多啊……」

在那之后,真唯不发一语。看起来像是想说点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这次换成我叹气了。

「……我说啊,真唯,别做这种事了。」

「我拒绝。」

真唯换成盘起另一条长腿,同时盯着这边。

她露出了我不擅长应付的坚定眼神,是会折服阴角的那种眼神。

「我伤害了你。」

「所、所以就应该接受惩罚吗?当事人都说没关系了,这样就够了吧……况且我也赏了你一巴掌,对不起。」

好,很好。我顺利地坦率道歉,不禁松了口气,但是真唯本人却把脸别向一边。

这、这家伙!是小孩子吗!

「是说,抱着这种像是惩罚的心情交往,对对方也很失礼吧。既然要谈恋爱,就应该好好地和真正喜欢的人交往啊……」

「我已经没办法和真正喜欢的人交往了。」

「……这……」

是在说我。

真唯的声音实在过于冷淡,害我吓了一跳。

我还以为只要能见到真唯,再来总会有办法解决,但这或许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既然这样,我也只能去找个能喜欢上的人了吧。难道连那份希望,你也要从我这里剥夺吗?」

胸口一阵苦闷。

「真唯……」

突然间,我忆起了她说过的话。

『——明明对方拒绝与自己成为恋人,我却非得一直温柔以待,我希望你也能明白这其中的痛苦。』

这时我才第一次意识到,说不定我——比自己想像的还要更加——严重地伤害到了真唯。真唯将手放在太阳穴旁,发出极为平静的声音。

「所以,已经够了,玲奈子。谢谢你。和你一起度过的日子很开心。最后请你作为感情要好的『朋友』,祈祷我下一次的恋爱能圆满吧。」

这一天,真唯扎着头发。

王冢真唯是个既顽固,又坚强到不让他人靠近的偶像。

对真唯来说,这就是朋友之间的距离。

「我也衷心祝你能幸福。若是遇上什么困难,随时告诉我。为了曾经真心爱过的你,即使身在地球的另一边我也会赶来的。」

「等一下……那我和你的比赛呢?」

「两者都不是。」

真唯的眼眸闪烁着虚无飘渺的光芒。

「我和你,已经是陌生人(朋友)了。」

我伸出了手。

真唯不由得回望这边。

「玲奈子——」

「我不要。」

我将手往前伸。

解开了真唯扎着的头发。

那金色的光辉顿时翩然起舞。

金发被水面的漫反射照得闪闪发亮,犹如获得解放那般发出灿烂的光芒。

「……玲奈子?」

「还没有结束……不要擅自做决定啊。」

我们的视线终于交会了。

其实我早就知道了,真唯是个很麻烦的女人。

可是,我也是会在关键时刻行动的女人。

否则,我要怎么当真唯的『挚友』。

「纱月同学说过喔。王冢真唯,并不是如自己想像中那样了不起的女人。我也有同感。」

「即使不是,我也努力在让自己维持出色。被纱月看不起并非我所乐见。」

「……明明就无法抵抗性欲不是?」

真唯的眼神变了。

她简直就像被击中要害那般咬紧牙关。

「!所以我想说,为了不再伤害你!为了不再失败!所以我才会——」

我第一次。

主动亲了真唯。

只是一触即分,一瞬间的吻。

不禁觉得明明还有其他客人,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

可是,真唯只因为这样就呆住了。

「才会打算……放弃跟你在一起的……」

她睁大双眼,映在她眼里的我笑得一脸僵硬。

虽然想让真唯看到更有她风格的美丽笑容,但我真的摆不出来。

但是,我要好好告诉她。

「失败再多次,又有什么关系呢。我明明说过无论真唯失败多少次,都绝对会接受你的……其实,真唯也一样不相信我嘛。」

「可是……」

真唯的语气明显弱了下来。

那个完美恋人只是被吻了一下就变得这么老实,总觉得好好笑。

「像我的人生,可是每天都充满着失败喔。」

「可是,一躺到床上我就会屡屡回想起来……被你赏了一巴掌的那个瞬间。」

「那个我也有说过了。不就是床上的反省大会吗?我每天晚上都这样的。」

我贴着额头,对她说。

「对不起,我也必须早点说才对。这不公平吧。所以,对不起。我也错了。」

「错什么……?」

好害羞啊。

「其实我……还挺在意真唯的。」

「…………意思是?」

如果现在面对的是平常的真唯,我是绝对不会说这种事的。

……今天,是没办法了。毕竟她好像脆弱到连调侃我都做不到。

「意思是自从被真唯亲了之后……我就开始把真唯视为恋爱对象了……」

我稍微窥视了一下真唯的反应。

她满脸通红。

「是、这样吗?你不是讨厌我了吗?所以才赏我一巴掌的吧?」

「那是因为真唯做得太过分了……我希望你能再选择一下时间和地点。」

「不敢相信。」

真唯用手掌捂着脸。

「我还以为,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我们不就是吵个架而已吗……」

她美妙的声音在颤抖。

「继续。」

「咦?」

「继续说,这样才能让我真的相信你,继续。」

「唔唉?可是这样很难为情耶。」

真唯一直盯着这边。

她的视线脆弱到就像是要紧紧抓住救命的稻草。

好、好狡猾。

「……啊,真是的,知道了啦,真唯。」

被这样的表情看着,是要怎么拒绝。

真是的。

「一开始,我一直很害怕面对真唯这个超级美女……是那次在家里被拥抱的时候,我才觉得,你或许真的只是喜欢我吧。」

我回忆起这一个月的经历。

回忆起我和真唯既是恋人,也是好友的这个六月。

「然后两个人去了台场玩得很嗨,之后在饭店……被你做了那种事。会在意也是理所当然的嘛。毕竟我也是第一次,每次想到真唯的时候心都会跳个不停……」

我们为什么要穿着泳装讨论着这种事呢?

因为太害羞了,我无法回望真唯的脸。

「还有你去国外之前我们能稍微两个人独处,与你提前回国来找我的时候,我大概,应该说一定很开心……嗯,很开心。」

身体好烫,好像要烧起来了。

「所以说,被真唯推倒的时候,我的内心某处肯定也觉得其实无所谓……就算顺水推舟,我想必也不会那么那么后悔,所以就以那种半吊子的形式接受了真唯,到头来害两个人都受了伤。」

这也好那也罢,一切都是因为我隐瞒了自己的爱慕之情所造成的后果。

「对不起,真唯。其实……我还挺喜欢你的喔。」

自己试着说了一下,却被这句话的分量而浑身猛颤。

并非是告诉『挚友』,而是第一次告诉『恋人』的我的真心话。

「那个……其实,我差不多到极限了,已经可以了吧……?」

我像是要窥探她的脸色那般战战兢兢地抬头。

然而,真唯却依然低着头。

「玲奈子……我居然伤害了那样的你。」

说了这么多,我的心意还是没传达出去吗!?

「啊啊,真是的!」

我抱着「你给我适可而止」的心情。

抓住了真唯的手,让她站起来。

「我说啊,真唯。我无法像真唯那样解救从顶楼跳下来的人,也没办法飞在天空。」

「咦?」

「但是,我可以陪你一起淋雨,一起淋湿或是一起潜水什么的,这种小事我还是做得到。并不是单方面地保护对方或是被对方保护。这才是真唯所说的『恋人』,也是我所说的『挚友』吧!」

我拉着真唯的手来到泳池边。

「既然你是王冢真唯——我就是甘织玲奈子!」

如此宣告后,我带着真唯一起跳进了泳池。

水花瞬时飞溅,我们沉入水中。

真唯的头发犹如在风中飞舞的绒毛一样散开。她在水里睁开眼睛,震惊地看着我。

在这里的话谁都看不见。自然不会害羞。

所以我把手贴在她脸上,亲了上去。

在没有重力的苍蓝世界之中,我们将嘴唇交叠在一起好一阵子。

真唯也把手绕到我的背后,我们互相拥抱着,两个人合为一体。

就这样,我们浮出水面。

又能说话了。

可是,如今肯定没有什么话是非说不可了。

「这样传达到了吧……真唯。」

我在撩起头发的同时这样询问,她也微微颔首。

「嗯。」

像是在对抗水的凉爽似的,真唯的身体变得火烫。

濡湿的头发贴在她的身上,令她像穿上金色礼服那样美丽。

真唯把头靠在我的胸口。

「你的心意传达给我了。真的是,很感谢你。」

「嗯……太好了。」

……要是连我的心跳都传达给真唯的话,就太令人害羞了。

不过,真是的,竟然这么给我添麻烦。

「……你真的很爱撒娇呢,真唯。」

「呵呵……是啊,或许是那样吧。这就是我所说的『恋人』,而且,是你所说的『挚友』吧。」

「是啊。」

虽然挚友之间应该不会接吻就是了……!

真唯把手掌贴在了我的脸上。我的眼睛顿时遭到遮蔽,看不见前面了。

「咦?等一下,你做什么?」

「不过,我是王冢真唯。」

我知道。

「我现在不能让你看到我的泪水。麻烦你先暂时这样吧。」

「呃……是可以啦……」

这是什么自我规则啊……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不过这也没办法。谁教我在意的就是这样的女人呢。

「我说,玲奈子。」

「怎么啦~」

「你刚才也说过。你每晚都会在床上想起讨厌的事情。」

「嗯。」

「除了我以外的人真是了不起啊……每天夜里都想着那种事,真亏你们还能活下去。」

「听了这话我倒是很想死耶!?」

她把手掌挪开,阳光射了进来。

我的眼中映着犹如阳光般灿烂的光辉。

那是真唯的微笑。

「所以你才会那么温柔,那么坚强吧。」

「……你这样……」

我移开视线。

「犯规……」

「呵呵。」

算了,是没关系……既然真唯都打起精神了。

「所以,比赛还是继续下去吧。虽然只剩一周就是。」

「知道了。我奉陪到底。」

真唯爬上泳池边,我也跟着在她旁边坐下。

我们紧握在一起的双手是像恋人那样十指交扣,此时此刻,觉得这个手指的触感令人舒服。

我也绽出笑容。

「一知道自己有了胜算,立刻就打起精神了。你还真现实呢。」

「我很开心呢。因为命定之人的你都像这样来迎接公主了。」

适合讲这种做作台词的真唯,还是为了不让我看见泪水而用手掌蒙住我眼睛的真唯,无论哪个都是我喜欢的真唯呢。

……老实说,我还不太瞭解何谓交往还是恋爱什么的。

「那么,我们这样就算和好了吧。」

「嗯,和好了。我伤害了你。你赏了我一巴掌。就当作互不相欠,让它随风而去吧。」

「嗯。」

我松了一口气,不禁露出笑容。

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安心之后,现实的问题突然出现在眼前。

「对了!既然这样,恋活派对也不会继续办了吧?聚在这里的人该怎么办?那么多人……」

「由我解释情况之后再请他们回去。跟他们说我已经恢复精神,没有这个必要了。」

「这不会太过分吗!?」

我如此大喊后,真唯露出那种自作主张、最有她风格的微笑。

「你在说什么啊?他们一定会高兴的。再怎么说,他们最喜欢的我都打起精神了。这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家伙……

真的,无论到哪里都是比谁还要王冢真唯的女人!

从泳池上来的真唯依照我的吩咐,不情不愿地在大家的面前道歉了。

之后,真唯不知为何突然说「为了表示歉意,就让我献上一曲吧」,用吉他秀了自弹自唱炒热气氛,现场顿时变得像在开演唱会一样热闹。

真唯的歌唱力有着职业水准,看着香穗在最前排挥舞着刚才发下来的萤光棒,我不禁用傻眼的声音嘟囔着:

「这什么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