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四卷 第五章 惠太的恋爱太难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7:43

暂且和瑠衣道别一小时后,腰缠浴巾没戴眼镜的惠太,一脸凝重地在浦岛家的更衣室烦恼着。

「嗯呣……该选哪件内裤呢……」

他眼前摆了两件男用内裤。

一件是充满解放感的蓝色四角裤。

另一件是使人聚精会神的灰色平口裤。

该穿哪件内裤才能撑过这个夜晚──这是他最大的难题。

「哥哥,你挡到了,稍微让开。」

「哦哦!?」

才听到背后传来声音,姬咲就突然进来把浦岛挤开。

她把堂哥推开后站在洗手台前,拿起自己的牙刷跟牙膏。

「姬咲?虽然你就这么大大方方进来了,但现在我可是全裸啊?」

「我只是要刷牙而已啊。而且平时被看到裸体的人分明是我好吗,看到哥哥的裸体我也没任何想法。」

「这、这样啊……」

堂妹姬咲还真是冷静。

她在惠太之前就洗好澡,现在放下头发,穿上看似暖和又毛茸茸的居家服。

「是说哥哥怎么了?今天这么用心选择要穿哪件内裤?」

「啊啊,嗯,我晚点要跟浜崎同学做夜晚的共同作业。」

「呼唉!?」

正打算刷牙的姬咲以超快速度转向惠太。

「夜、夜晚的共同作业……?」

「是啊,我还事先声明过,今晚不会让她睡了。」

「咦……咦?今晚不让她睡……难道是要弄到早上……?」

「嗯?应该看时间跟场合吧──决定了!决胜内裤就选这件平口裤!」

「决胜内裤!?夜晚的共同作业……不睡觉弄到早上……你的……意思是……!?」

浦岛姬咲,现在就读国中三年级。

惠太在这名正值多愁善感年纪的堂妹身旁,一边哼着歌,一边把决胜内裤穿上。

之后过了一小时左右,时间过了晚上九点,惠太面对着自己房间书桌,此时传来了小声的敲门声。

「那个……我来了……」

「欢迎。」

身穿居家服的浜崎瑠衣,战战兢兢地探出头来──

「哦,浜崎同学已经洗好澡啦。」

「嗯,那当然啊……」

她用手指把玩着微微湿润的发梢。

也不知为何,她看起来比平常还用心打扮,身上的居家服搭配毛茸茸的热裤,看起来比平时可爱三成。

「所、所以呢?这么晚把我叫来做什么?」

「啊啊,我有个东西想给你看。」

「给我看?」

「这是我刚才跟浜崎同学聊的时候想到的。」

惠太说着,并拿起桌上平板站起。

在瑠衣来到房间之前,惠太已经把浮现的灵感化成草稿。

接着他双手拿着平板亮出画面,将化作形体的想法与瑠衣分享。

「这样你觉得如何?」

「这是……新的内衣……?」

画面上显示的是一件设计相当罕见的内衣。

基底是成熟的黑色胸罩和内裤,但值得一提的是额外加入的全新要素。

漆黑的内衣上头,加上了纯白蕾丝,仿佛是遮掩少女秘密的薄纱。

即使布料量增加,上头的蕾丝看起来也一点都不俗气。

应该说那些布料呈现出了如极光一般的波浪造型,形成一种美丽且神秘的对比。

「……咦?」

瑠衣接过平板确认萤幕上的内容时,似乎察觉到什么,便小声说。

「这个设计,难不成是……」

「嗯,是把我跟浜崎同学的设计组合而成的。」

两人是因设计理念而吵架。

浦岛惠太RYUGU JEWEL的美丽内衣。

和浜崎瑠衣KOAKUMATiC的可爱内衣。

两种风格迥异的设计,竟然融于一件内衣之中。

「我想这样做我们就不会吵架了……你觉得呢?」

「嗯……这件,真的很棒。」

瑠衣说着,嘴角还开心地上扬。

惠太见状,不禁在心中摆出胜利姿势。

「我想跟这件内衣一样,将一切都对半分享。不论是开心的事,还是害怕的事,当浜崎同学难以承受时,我会在一旁扶持──我想,这样才称得上是一起工作。」

「浦岛……」

即使自己对这件设计有自信,但在确认对方反应之前都会感到不安。

瑠衣也说过,周遭的期待使她害怕。

将自己的作品展现给他人看,的确会时时伴随着不安。

可是,如果能够分享不安的心情,那就表示自己设计的内衣使他人绽放笑容时的喜悦,肯定也能一同分享。

「……是啊。我也觉得跟浦岛在一起就一定没问题。大家一定会喜欢这件内衣。」

「哼哼,你可以再多夸夸我喔?」

「能变这么可爱,分明是多亏了我的设计好吗?」

瑠衣一面抱怨,一面露出平时的傻眼表情。

看来她已经有精神消遣人了。

「……嗯?奇怪?难道说,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

「是啊?」

「那你刚才说今晚不让我睡是指……?」

「啊啊,因为接下来得想办法改良这个设计。时间所剩无几了,在完成之前都不准你睡喔。」

「啊啊……嘿……原来如此,是这个意思……」

眼前同学说着,眼神逐渐黯淡无光。

尽管惠太不清楚她这是何种反应而担心起来,瑠衣却「啊哈」地笑出声来。

「浜崎同学,怎么了?」

「没事,我稍微放心了。」

「放心?」

「嗯,浦岛依旧是浦岛,让我放心了。」

「???」

听了这个难解的神秘台词,我脑中不断浮现出问号。

真伤脑筋,女孩子有时真的会突然说出神秘台词呢。

最后笑到喷泪的新人设计师拭去眼泪,双手抱胸,对着眼前陷入混乱的工作伙伴微笑说。

「那么,今晚我们就通宵完成设计吧。」

十月中旬的一个假日夜晚,时间刚过晚上七点。

联名企划作业的最终局面,在浦岛惠太的房间里轰轰烈烈地展开。

预定的设计已全数完成,模特儿们也已经试穿并检查完毕,接着就剩下完成要提交给工厂的版型。

澪等人在试穿时,有对部分设计做细微调整,所以瑠衣现在正在把修正部分反映在版型上。

兼任打版师的瑠衣在惠太桌上将偌大纸张摊开画线,专注于作业之中。

「……啊,这里改了那这边也得修正……」

要将布做成立体物,就不能缺少版型Pattern。

而有着褐色肌肤的打版师,正在修正这个可称得上是内衣命脉的设计图。

坐在房间沙发的模特儿们,也兴趣盎然地守候着她的作业──

「我很少有机会看打版师工作,好帅气喔。」

「就是啊。」

「浜崎学姐,加油喔。」

从右按照顺序是绚花、澪、雪菜等三位美少女所组成的啦啦队。

绚花身穿可爱连身裙,雪菜穿着毛衣搭配高腰裙。

澪则跟瑠衣穿着类似的裤装,彻底换上秋季装扮的女生们,一个个为瑠衣加油。

然而,加油并不代表一定会有正向效果。

被盯着看的当事人似乎心神不宁,开始在意起背后。

「试穿已经结束,除了浦岛以外的人可以回去没关系了……」

「反正机会难得,我们想看到最后一刻。」

「就是啊。大家一起分享完成工作的那个瞬间嘛。」

瑠衣的主张,被绚花和雪菜以笑容封杀了。

「而且最近浜崎学姐跟惠太学长感觉气氛不错啊?身为想追惠太学长的女生,我实在是看不过去。」

「你、你在胡说什么啊!?我跟浦岛才不是那种干系呢!!」

「瞧你都吃螺丝了……浜崎学姐,你根本就慌到不行嘛。」

尽管瑠衣一瞬间把嘴巴遮住,但也为时已晚。

她眼中泛泪地碎念着「晚点给我记住」,并再次回归修正作业。

「大家感情真好啊。」而刚刚才回到房间的惠太,则仿佛事不关己地在一旁守候着女生们的互动──

接着他回想起自己为何离开房间,拿着放着五杯马克杯的托盘,从门口走进房里。

「各位,我泡了热可可。」

他把托盘放在矮桌,将马克杯递给坐在沙发的三位女生。

最后他拿起自己和瑠衣的份,走向桌子。

「浜崎同学请用。」

「啊、嗯……谢谢。」

瑠衣接过马克杯,吹凉之后,啜了一口热可可。

「进度如何?」

「还算顺利。差一点就做完了。」

「要是我也能帮忙就好了。」

「这是我的分内工作就是了。」

瑠衣双手握着马克杯,咧嘴笑说。

「而且为了期待这些内衣的人们,我想尽可能做到完美。」

「说得也对。」

想法变得相当正向是个不错的倾向。

自从两人在那晚一起改良最后一个设计之后,瑠衣就变得对设计比较有自信,也彻底恢复精神了。

「呣……他们俩,又开始进入两人世界了……」

「惠太真的是很会诓骗女生。」

因嫉妒而生闷气的雪菜和冷眼旁观的绚花,不知在沙发上嘟囔什么。

虽然听不懂她说的两人世界是什么,但诸事顺遂倒是真的。

(这样就能平安消化工作行程。)

正当惠太感到放心时,房门突然打开,摇曳着红色马尾的品牌代表冒出头来。

「喂──有空吗──?」

「咦,乙叶?怎么了?」

「我来找你们确认啦。刚才柊奈子传邮件来,说是促销用的标语今天要提交,怎么办?」

「标语?」

「你该不会忘了吧?不是说好要想个联名企划用的标语才方便宣传吗?我说过这个要登在杂志上,记得仔细思考啊。」

「啊……」

这么说来,似乎有过这么一回事。

在开会讨论刊登在杂志的广告时,柊奈子似乎有提过……

平时都不会有想标语这个程序,所以完全忘记有这么一回事了。

此时沙发三人娘的其中一人,坐正中央的澪问道。

「这样是不是有点不妙啊?」

「相当不妙喔……我们已经确定要在柊奈子小姐家杂志上刊登报导,事到如今也无法延长截稿日……」

本来万圣节企划的活动准备期间就非常紧促。

应该说,一般而言,一家以上的公司要做联名企划时,应该会在更早之前花上漫长时间商议内容。

所以理所当然的,宣传团队的工作排程也赶到没有余裕。

「乙、乙叶,该、该该该该怎么办!?」

「先说好,我对这一类事物的取名品味可说是差到极点。打从小学,我就不擅长思考作文题目之类的东西。」

「我也没有取名品味啊。」

「总之硬是想点东西出来。」

「呃呃……嗯…………既然如此,就简单明了点取名为『万圣节限定特别性感内裤☆不给糖就露内裤喔♪』如何?」

「驳回,这也未免太过惨烈了。」

「连想都没想吗!?」

一瞬间就被击沉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布战力外通告。

「既然惠太没用,只能找其他人帮忙了……」

「可是,要上哪找擅长取名的人……」

距离时间截止只剩几小时。

得在剩余时间里找个人生出有品味的标语。

怎么想都觉得有这种能力的人才,不可能随随便便就找得到。

惠太烦恼地将视线转向房间,发现女孩子们正担心地观望着惠太和乙叶的互动──

「找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没想到那个人就在这。

惠太冲向坐在沙发正中央的女生面前。

「水野同学!」

「什么?」

当澪注意到,对方已经双手抓住自己的肩膀。

惠太牢牢固定她那穿着秋季开襟衫的双肩,表现出绝不让她逃走的意识。

「拜托你了,水野同学……」

「那个……?」

「能不能把水野同学的力量借给我?具体来说,就是用水野同学那独特的品味想出一个杰出的标语。」

「不,那个,就算你突然叫我想一个……」

「能给便当取那么多怪名字的水野同学一定做得到。」

「啊──澪确实很擅长思考吸睛的名字。」

瑠衣也对惠太的发言表示同意。

从塞满豆芽菜的『豆芽菜天堂便当』,到统一调成辣味的『豆芽菜地狱便当』。

以及最近的『马铃薯男爵大行进便当』,她那独特品味的势头完全停不下来。

「真的有这么怪吗……不过我打工地点的书店店长,的确也拜托我写推荐书的标语过……」

「那应该表示店长看出澪同学的才能吧。」

「澪学姐好厉害!」

一听到书店的小插曲,身旁两人也跟着附和。

惠太趁着现在的气氛不好拒绝,决定趁势追击。

「如何?我会准备谢礼喔,要不要试着写写看?」

「不过,我只是个外行人啊?如果我害得营业额下降,也没办法负起责任……」

「当然,若是那样我会负全责。」

「可是……」

「我只能靠水野同学了。」

「嗯、嗯……」

惠太不断恳求,而澪面露难色,然而她也知道,惠太在这种时候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澪实在无法拒绝,只好放弃叹道。

「我知道了。我想就是了,总之你先把手拿开好不好?」

未来几天,转眼间就过去了。

即使完成了设计跟版型,要做的事仍堆积如山,像是得和MATiC的人做调整,确认工厂送来的样品。在惠太和乙叶、瑠衣合力处理工作的期间,时光如停不下来的云霄飞车般飞逝。

最后时间终于来到了十月下旬的平日。

惠太下课准备回家时,手提书包的瑠衣探出头来。

「嗨──浦岛。」

「浜崎同学,辛苦了。」

「你接下来打算去『ARIA』对吧?」

「嗯,我是这么打算的。」

其实昨天晚上,惠太就从乙叶那收到消息。

说商品已经缝制完成,有合作的商店已经上架了。

所以惠太才打算去最近的内衣商店打探情况。

顺带一提,最近真凛和秋彦正式开始交往,今天也感情要好地一起回家──不过这又是另一个故事。

惠太他们离开学校,并肩走在回程路上。

两人一边走着,一边各自阐述着对于万圣活动的想法,途中走到了内衣专卖店「ARIA」前。

「真是期待会做成什么样子。」

「嗯……」

惠太和表情有些僵硬、看似紧张的瑠衣进入店内。

一进门,打工店员椿就上前迎接。

「惠太,小瑠衣,欢迎光临。」

这名面带温和笑容,留着美丽黑色长发的女大学生,正是濑户家的次女。

她外观看似清纯,但美中不足的,就是她的本性是个超级虐待狂。

而穿着工作用便服的柊奈子,则站在椿的身后,挥着她那美丽的手对我们打招呼。

「椿小姐你好。柊奈子小姐也来啦。」

「联名企划开始了,所以来探探店里情况。」

不过,这两位美女姐妹排在一块还真是壮观。

穿着清纯长裙的椿。

而柊奈子则是穿着罩衫搭配裤装,展现出女强人的风格。

两人虽然类型迥异,却多少能感受出血缘关系。

姑且不说这个,还是先达成前来这里的目的吧。

「哦哦,规模弄得还挺大的耶。」

「呵呵呵,就是说啊。毕竟是有着超高人气的RYUGU跟MATiC第一次联名,我们准备得很努力喔。」

这次的新作内衣展示在店内最醒目的地方,实在令人开心。

而展示用的半身模特儿,也穿上了联名企划主打的成套蕾丝内裤和蓬松胸罩,将内衣的存在感发挥得淋漓尽致。

展示柜上还把四款内衣全部摆上,看起来气势磅礡。

当惠太感动之时,身旁的瑠衣走到椿面前。

「那个,新作卖得如何?」

「现在才刚摆上架,但客人评价很好,卖得算很不错喔。」

「太好了……」

瑠衣听了才松一口气说。

接着轮到惠太对椿提问。

「顺便问一下,哪件内衣人气最高。」

「联名企划在堆特上也引发不小的讨论,不过卖得最好的应该是主打的内衣吧。」

「多亏有柊奈子小姐在报导上大肆宣传。」

听说乙叶在RYUGU官方帐号公开的内衣照片,也被小小地疯传了一番。

这是第一次共同开发的内衣,能做出好成果,的确令人感动油然而生。

「我写报导时也在想,这件蕾丝内裤,造型有点像是南瓜,的确和万圣节非常相衬。」

「其实我是故意设计成这样。」

「啊,果然吗?」

惠太和柊奈子聊起了蕾丝内裤的话题。

「除此之外,蕾丝薄纱的内衣人气也很高。从学生到成年女性都一致好评。」

椿指向我们最后制作,也象征着和好的内衣。

做为基础的黑色胸罩是由惠太设计,再搭配上瑠衣设计的白色蕾丝薄纱,就成了最新的一款内衣。

RYUGU的典雅。

搭配上MATiC的可爱。

这件出色的内衣,将两种截然不同的要素融为一体。

在这里提个小秘密,试穿会时是由瑠衣穿这件内衣,而她本人也非常中意。

「其实我也是一眼就迷上这件内衣,还买了自己的份。其实现在也穿着呢?」

「那真是太好了。」

自己制作的内衣,正被美女穿在身上。

该怎么形容呢,这件事实着实令人血脉贲张。

「我们家杂志也受到联名回响卖得不错,甚至卖得比前年度还好呢。对了,那个标语是惠太想的吗?」

「不,是我们的模特儿想的。」

「嘿──」

澪想的标语也被拿来用在店里的宣传海报上,上面用浑圆可爱的字体写着『Trick or treat!不给糖我们就要办联名喔☆请问要来点可爱别致的万圣节内衣吗?』。

真的是得感谢澪想出了如此出色的标语。

话刚聊完,店门正好打开,是年轻的客人上门。

「啊,欢迎光临~」

「午安~」

「你好~」

笑着对接客的椿打招呼的,是穿着其他学校制服的女高中生二人组,她们一进门,就停在促销区域前。

「你看!说是万圣节联名耶!原来内衣也有办联名啊~」

「啊,这件轻飘飘的内裤,看起来好可爱!」

女孩子看到半身模特儿穿的内衣,不禁两眼发亮。

花费时间,用心制作的内衣似乎受到好评。

身旁的瑠衣看着客人开心地选着内衣,不禁眼眶湿润,惠太看了便对她搭话。

「看到客人那么喜欢,一定很高兴对吧。」

「嗯……」

实际来到店里,看到商品送到客人手中,就会觉得一切辛劳得到回报了。

这是身为内衣设计师最开心的瞬间。

「……那个,浦岛?」

「嗯?」

「谢谢你。」

瑠衣用手指拭去眼泪,笑着又说了一次「谢谢」。

「我能加入RYUGU,跟浦岛一起工作,真的是太好了。」

在一起工作,就等于是要一同分享喜悦和不安。

责任并不会只落在某一方身上。

工作成功了,到时候只要一起分享喜悦就好。

这样的关系就好比是──

「──啊啊,我才在想跟什么东西有点像,设计师跟打版师之间的关系,有点像是夫妻呢。」

「夫妻……?」

瑠衣听了惠太不经意说出的台词,便小声地重念了一遍。

「哦,浜崎同学你看,又有客人来了。」

「啊、嗯……」

回家时间到了,店里的客人逐渐变多。

惠太只顾着观察店里的客人,完全没注意到身旁的同学一直盯着自己看。

「……会不会成为夫妻我是不清楚,但要成为专属于你的打版师似乎也不坏。」

「那么,为庆祝联名企划成功──干杯!」

「「「「干杯!!」」」」

万圣节当晚,在浦岛家的客厅。

澪等四名模特儿围绕着矮桌,而惠太领头干杯。

桌上摆满了姬咲准备的肉料理和沙拉、披萨等美食,大家开始拿起自己喜欢的东西享用。

碍于人数问题,乙叶和姬咲只能坐在餐桌,而乙叶甚至已经打开啤酒猛灌了。

「能够平安举办联名企划,真的是太好了呢,姐姐。」

「是啊,销量也非常好,之后多办个几次似乎也不错。」

浦岛家姐妹穿的是一如既往的便服,而模特儿们则是各自换上万圣节扮装参加派对。

在此简单介绍一下──

「惠太学长,你看。」

坐在身旁的雪菜,穿着鲜红的小红帽装扮。

「哎呀,怎么啦?看着可爱的大姐姐看到入迷了吗?」

坐在正对面的绚花,则是换上了先前穿过的爱丽丝风味兔耳女仆装。

「……你看什么啊?」

斜对面的瑠衣,穿上不知哪弄来的正式巫女服。

「浦岛同学,怎么了吗?」

居上座的澪穿着普通的裙子配内搭裤,但头上戴了个可爱的猫耳。

「水野同学是扮成猫娘啊。」

「是啊,不给糖果的话,我可是要拿浦岛同学磨爪子喔?」

「太可怕了吧。」

看澪摆出猫爪的动作,惠太立即投降。

要是真被她拿去磨爪子可就惨了,于是他把放入内衣样品的纸袋代替糖果递给她,「好耶──♪」澪双手抱住,看似十分开心。

「惠太学长,我扮的小红帽好看吗?」

「哪有什么好不好,胸围如此丰满的小红帽,我看放眼全世界也只有你了。」

「Trick or treat。不给糖就得跟我结婚喔?」

「这台词也太新颖了吧。」

「应该说我不要糖果了,请跟我结婚!」

「等等、小雪!?大家都在看,别抱上来啊!」

雪菜抱住我的脖子开始撒娇。

尽管在场都是自己人,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么黏在一块,还真是有点害羞。

实际上,在场成员看到这个情况的反应──

「浦岛这个笨蛋……」

穿着巫女服的瑠衣不满地喝着可乐。

「雪菜同学,果然在各方面都充满破坏力啊……」

扮成爱丽丝的绚花则搓揉着自己的胸部。

「搞什么啊,惠太,你可真有女人缘呢。记得要负起责任啊~」

「要是哥哥和雪菜姐姐结婚了,我就会有一个当女演员的姐姐啊……咦?好像还不坏耶?」

乙叶和姬咲开始自说自话。

姬咲基本上和在场四人感情都很好,相信不论跟谁结婚都能相处融洽……

(……不不,为什么我要以跟其中一个人结婚为前提讨论啊。)

在场全员都长得非常可爱个性又好,这点无庸置疑。

不过,说到要谈恋爱又是另一码子事了。

惠太挥去脑中羞耻过头的妄想,并用不至于疼痛的力道将雪菜的手拉开,接着不多做思考,默默将食物塞进胃里。

「──啊,对了。这是我爸爸送的。」

瑠衣说完,便取出了一个看似高级的时尚纸箱。

雪菜看了这个箱子便惊呼道。

「啊,这是那个着名西点店做的巧克力蛋糕对吧。」

「不愧是长谷川,真亏你知道。难得都送了,大家一起分着吃吧?」

在场一致赞成,于是惠太做为代表去厨房拿了把水果刀,接着将长方形的巧克力蛋糕按人数分切。

切成大小适中的七份后,再放上小盘分发给大家。

既然要吃蛋糕,当然得配茶,于是姬咲和澪准备好了在场全员的红茶,接着大家各自拿起叉子,将蛋糕送入口中。

「呜哇,这什么,太好吃了吧!?」

惠太忍不住喊出心中感想。

「真的是惊为天人耶……」

绚花手按脸颊,看似非常幸福。

「我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美味的蛋糕。」

澪的表情虽然冷静,但声调显然比平时还要兴奋。

当然姬咲和乙叶也是赞誉有加,瑠衣带来的蛋糕受到在场者一致好评。

根据雪菜所述,这似乎是知名甜点师傅费尽苦心制作出来的极品,在艺人之间也是非常适合拿来当赠礼。

「悠磨先生,实在是太恐怖了……」

不愧是掌管诸多企业的社长,就连送的伴手礼也是超高级别。

现场七人吃完蛋糕,喝着温热红茶歇息。

由于众人填饱肚子,客厅完全进入了悠哉的休息模式,此时发生了「最初的异变」。

「唉嘿嘿~惠太学长──♡」

「咦?小雪?」

坐在身旁坐垫的雪菜突然贴近惠太,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撒娇。

「怎么,你想睡了?」

「咦──?人家只是想黏着惠太学长而已啊?」

「唉……」

竟然说只是想黏着对方。

这样的举动实在可爱到令人难以置信,使得惠太怦然心动。

然而剧情发展太过突然,让人感到不太对劲。

其他女生目击这个突如其来的事态,也吓得直盯着两人……

「如果是惠太学长的话,要把雪菜带回家也可以喔?」

「什么?小雪,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

「就说啦──我问学长想不想把我带回家──」

「还说什么带不带回家,这里就是我家啊……」

说话内容也变得杂乱无章。

而且她的声调莫名地拉长尾音,眼睛微微湿润,脸颊似乎也在发烫。

「雪菜她是不是有点怪怪的啊……?」

「嗯──?我看看~?」

澪察觉到雪菜的异状,而身后的浦岛乙叶则摇曳着红色马尾,醉醺醺地走向雪菜。

她瞧了一眼雪菜的模样,接着拿起桌上的巧克力蛋糕盒子。

「啊──果然……这个蛋糕有加酒。」

「「咦!?」」

惠太和澪站到乙叶左右两侧确认盒子,上头标签的确记载着有加入少量的威士忌。

「我看姬咲突然睡着就觉得不太对劲了。」

「呜哇,真的耶……」

惠太看向厨房,姬咲整个趴倒在餐桌上。

「不过浦岛同学,这种甜点里加的酒,量应该低到未成年吃了也没问题吧?」

「大概……纯粹是酒量终究有个人差异……」

总而言之,已经得出结论了。

长谷川雪菜是因为摄取蛋糕里混入的酒精,才会整个人变得不对劲。

然而即使知晓原因,也早就太迟了。

在场者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吃蛋糕吃到醉的女生,即使叫计程车送她回家,到时她满身酒味回去也会酿成大问题。

「真是的,惠太学长,不要擅自离开我啦~」

「呜哇!?」

雪菜摇摇晃晃地走到惠太身边。

还从腰部环抱住惠太,不停磨蹭他撒娇。

除了丰满胸部紧贴着惠太之外,学妹身上散发出的甜味也差点使他理性崩坏。

(没想到看女生穿内衣都不为所动的我,竟然会动摇到如此地步……)

长谷川雪菜,实在可怕。

这位未来的大牌女演员可真不是省油的灯。

「我说小雪啊?」

「怎么了──?你终于做好觉悟要跟雪菜结婚了吗──?」

「不,我倒是没做好那样的觉悟……是说,你竟然会用『雪菜』自称,感觉还真可爱。」

她平时都用「我」自称,喝醉了似乎就会改口为「雪菜」。

虽然不太明白其中道理,但这一点却莫名使人心动。

「总之我各方面都快忍到极限了,你能先放开我吗?」

「呣……你又打算讲这种话蒙混过关了……」

「咦……」

这下惨了。

学妹小声嘟囔,还露出了非常哀伤的神情,仿佛是只在下雨天被丢弃在路旁的幼猫。

雪菜抬起头,直视着我的眼睛,还紧紧抓住我的手不放。

「惠太学长,你是怎么看我的呢?」

「怎么看你……」

「请回答我。」

「小雪……」

她那炙热的视线,刺得我顿时口干舌燥。

在自家碰到如此突然的剧情展开,让脑袋混乱得转不过来了。

「我……」

即使如此,我仍想着必须得说点什么话而开口──

「不行──!!」

从背后传来的尖叫声,使我收回差点脱口而出的话。

我慌张地看向声音来源,站在那的正是身穿巫女服的浜崎瑠衣,她指着惠太宣战道。

「你不能回应长谷川!浦岛要跟我结婚──!!」

「浜崎同学!?」

一个超乎想像的人物加入战局。

想也知道,她的眼神迷蒙,意识完全被酒精给支配了。

「我不会把浦岛交给任何人!我要成为你的新娘子,然后当上支撑整个品牌的设计师,将来还要跟最喜欢的浦岛生下两个小孩,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未来计划得也太具体了!」

浜崎同学似乎想要两个小孩。

看来未来要成为她老公的人会很辛苦。

「连瑠衣都向你求婚了,浦岛同学真的是很有女人缘呢。」

「不不,她们不过是被蛋糕里的酒精害得意识混乱而已。」

即使未来计划得非常具体,但她现在还没有喜欢对象,估计只是把理想的结婚计划套用在身边的异性身上罢了。

应该说,若不是这样我可伤脑筋了。

瑠衣是非常重要的工作伙伴,我可不想跟每天都得见面的对象弄得那么尴尬。

「浜崎学姐,能拜托你别来妨碍雪菜好吗?惠太学长要跟我结婚!」

「不对,要跟浦岛结婚的人是我!」

雪菜和瑠衣。

过去不曾对立过的两人,就在我身旁激烈争论起来。

争端竟然是为了争夺我的所有权,这实在令人头痛。

「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我到底该如何是好……」

「剧情发展得这么突然,好兴奋喔。」

「咦?水野同学竟然感到兴奋吗?」

说不定,她的酒意现在才涌上来了。

正当我抱头苦恼,这样下去要是所有人都喝醉该怎么办,此时雪菜似乎想起什么,看向我说。

「对了,惠太学长喜欢女生的内裤对吧……?」

「咦?」

「你说过只要有女生的内裤,就能吃下三碗饭嘛。」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说过这种话……」

我想应该没说过,要是做到那种程度,那肯定已经超越变态的等级了。

「瑠衣学姐,你看这样如何?我们就让惠太学长来比较看看,我们俩谁的内裤比较可爱。」

「好,我奉陪。」

「你也太配合了吧!?」

我已经搞不清楚现在是什么状况了。

原来常识无法通用的世界会如此恐怖。

「来,惠太学长……」

「嗳,浦岛……」

雪菜和瑠衣一左一右地站着,也不顾惠太跟不上状况,就各自将裙子和袴的下摆掀起,并步步逼近他。

「雪菜跟浜崎学姐的内裤,谁的比较可爱……」

「你可要仔细看过再选喔?」

「…………」

老实说,我非常喜欢女生内裤。

每次跟可爱女生擦身而过,我就会在意对方穿着怎样的内裤,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想窝进对方裙子里仔细观赏。

(不过,现在这种状况我可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啊!?)

两人眼睛布满血丝,同时逼迫我看内裤的模样,说实话有点可怕。

就这么,她们无视胆怯男生的心情,把衣服下摆拉起,就在差一点点要看到两人的内裤时──

「……咦?」

「突然……好困……」

雪菜和瑠衣,突然像是电池没电一般坐倒在地。

雪菜倚靠着矮桌。

瑠衣则卧倒在地垫上,一语不发。

「小雪……?浜崎同学……?」

两人如同力量用尽的丧尸一般,一动也不动。

我战战兢兢地看向她们的脸。

「睡着了……」

两人看似幸福地坠入梦乡。

乙叶偶尔喝了酒后也会像这样突然睡着,所以我倒是不太讶异。

「那个,浦岛同学……绚花学姐不知不觉也睡着了……」

「什么?」

澪那么一提,我才看向绚花,那名金发儿时玩伴已经横躺在沙发上就寝了。

「竟然连绚花也……」

怪不得从刚才就没听见她的声音。

而刚才人在餐桌,原本精神饱满的乙叶,也落得一副凄惨的模样。

「呜……头……头痛到像要裂开了……」

「姐姐,你还好吗?要不要再喝点酒?」

「不,再喝下去乙叶会死掉的……是说姬咲,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姬咲露出看似不太对劲的笑容,打算再拿一罐啤酒给乙叶,而惠太急忙制止,看来她虽然从睡梦中醒来,但酒意似乎没退。

「那么这罐酒给哥哥喝吧。」

「不好意思,我还未成年。」

正如想像,姬咲已经醉到不行了。

竟然打算让喝醉酒头痛的人继续喝下去,这实在不太正常。

惠太给坐在椅子上的乙叶倒了杯水,看向周遭。

「没想到万圣节派对最后会变成这样……」

客厅看起来俨然像是地狱。

金发兔耳女仆躺在沙发上。

褐色肌肤的巫女倒在地垫上。

巨乳小红帽倚靠着矮桌,还说出了『惠太学长想一口吃了我也可以喔♡』的神秘梦话。

乙叶醉成死尸一般,正对姐姐而坐的姬咲看起来随时都可能睡着。

女性阵营里只剩下澪还保持清醒,但她眼神逐渐朦胧,看起来似乎也撑不了多久。

「为什么事情会变这样?」

「真要抓出犯人的话,应该是带巧克力蛋糕来的浦岛同学吧。」

「不对吧,你别诬赖我啊。带蛋糕来的分明就是浜崎同学,水野同学你看起来一派轻松,可是记忆根本就乱成一团了。」

她外观看起来十分正常,实际上也是醉成丧尸的其中一员。

后来,剩下的参加者也一个接着一个倒下──由于画面实在太像恐怖片了,我就不多做赘述。

恶梦般的威士忌大混乱经过一小时后,时间过了晚上十点,失去意识倒在地板上的惠太醒了过来,他按着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头部,坐起身来。

「完全睡着了……这巧克力蛋糕可真恐怖……」

他确认周围,躺在沙发上的凛花,从背后抱住睡着的澪陷入爆睡,猫耳娘完全化作兔耳女仆的抱枕了。

乙叶和姬咲趴在餐桌上睡着,雪菜倚靠矮桌,以掀起红帽的状态,发出平稳的呼吸声。

而瑠衣则睡倒在一旁的地垫上,巫女服的袴还整个掀起,呈现不堪入目的状态,惠太只好悄悄地将袴拉回原位。

「大家都睡死了……乙叶倒是喝啤酒喝醉就是了。」

010

惠太看着女生们毫无防备的睡姿微微一笑,接着走到窗边。

把窗帘拉开,打开落地窗,从客厅走到阳台。

他手靠栏杆,头上是秋天的清澈夜空,一阵醒神的寒风拂面而来。

「果然还是有点冷啊。」

十月即将结束。

季节一步步地迈向冬天,夜晚出门不穿外套实在有点难受。

惠太想呼吸点新鲜空气醒酒,加上继续待在客厅,怕是会忍不住想东想西,而他正好也想让脑袋冷静下来。

之所以为这么想──

「告白的回复,该怎么办呢……」

他吹着夜风,思索着不断拖延回复的雪菜告白,还有其余种种事情。

之前忙着联名企划,没空静下心仔细思考,但刚才那么直截了当地面对她的好感,实在令惠太心生动摇。

雪菜既温柔又努力。

能被像她那么出色的女生追求,实在不胜荣幸。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在得到爸爸认可之前,我哪有资格谈恋爱……」

工作与恋爱,自己并没有机灵到能够二者得兼。

既然有此自觉,现在就应该以工作为第一优先才对。

「──浦岛同学?」

「嗯?」

回头望向声音出处,刚才关上的落地窗被打开,而澪就站在窗边。

「水野同学,你醒啦。」

「是啊,真不好意思,我好像睡着了。」

她似乎尚未完全醒酒,感觉比平时还要活泼。

话虽如此,澪已经把头上戴的猫耳拿掉,从猫娘变回了普通的女孩子,她关上窗户,走到我身旁。

「没想到,会因为吃巧克力蛋糕而醉倒。」

「啊哈哈,大家可能玩得太疯了。」

「被渚知道肯定又会被念。」

「这倒是真的。」

我回想起那个姐控弟弟,不禁苦笑说。

这次只是别人带来的点心正好有加酒,并非真的喝酒,希望不会被怪罪。

「浦岛同学在这做什么?」

「啊……」

我不太想说出实情,于是随便蒙混过去。

「算是独自反省这次工作跟种种事情吧。」

「这次也辛苦你了。」

「水野同学也是。感谢你总是鼎力协助。」

两人互相低头,同时笑出声。

「跟MATiC的联名活动,能够成功真是太好了呢。」

「就是说啊。」

联名企划创作出来的特别内衣在社群软体上疯传,就连真凛跟泉也说她们买了,实在令人感到高兴。

浜崎夫妻也为联名活动成功感到开心,甚至说之后有机会还想再办。

客人们的回响也都不错,这次企划可说是大获全胜。

「这是我第一次跟其他设计师共同作业,让我获益良多。要是浜崎同学能够一直待在RYUGU就好了。」

「你的意思是想跟瑠衣结婚吗?」

「不是啊?为什么会这么讲。」

「我开玩笑的。」

同学变得比平时还要活泼,还难得开了玩笑后嗤嗤地笑出来。

「不过,你说得也对。我也想要一直待在RYUGU当模特儿。我喜欢这里的所有人,虽然到现在试穿还是觉得有点丢脸……但比起丢脸,我更感到愉快,在这里,让我经验了许多开心的事。」

「水野同学……」

澪展露出柔和笑容,而她发自内心的话语,使得惠太心中涌上一股热流。

「是啊──我也是,希望水野同学永远当RYUGU的模特儿。」

我希望如此快乐的日子能永远持续下去。

RYUGU已经不再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了。

这个地方,是多亏乙叶和姬咲扶持,再加上瑠衣和澪她们的协助,才得以成立,如今已经是所有成员不可或缺的栖身处了。

所以,我绝对不能让RYUGU垮掉。

(为此,我必须快点跟爸爸分出胜负。)

这是正式继承品牌的条件。

在惠太升上高三前,他必须做出理想的内衣,得到父亲这个创始人的认同。

而定下的日期,正一步步地逼近。

这件事,发生在万圣节派对的隔天。

「──咦,浜崎同学?」

一早,惠太在一如既往的时间离开家门,发现瑠衣正倚靠走廊墙壁站着。

她穿上西装外套,但这样似乎还是有点冷,所以还穿了黑色的膝上袜。

看她的表情似乎还有点困,可能是酒精没有完全退掉,表情有些慵懒地看向这边。

「……早安。」

「早安?」

之所以会用疑问句语调是有原因的。

因为我和瑠衣,平时上学时间搭不上。

她似乎喜欢早上悠哉度过,通常会在称不上勉强上垒,但是稍晚一点的时间出门。

「真难得,竟然会在这个时间遇到你。」

「算是吧。我是特地等你。」

「等我?」

我回问,瑠衣温顺地点头。

「昨天对不起。」

「昨天?」

「我是指爸爸带的礼物。我没想到蛋糕里面有加酒……」

「啊啊……不过也没办法啊。毕竟你不知情嘛。」

昨天在浦岛家举办了联名企划的庆功宴兼万圣节派对。

因为种种原因弄得太晚,最后是惠太自己掏钱叫计程车,把所有人送回家里,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瑠衣带来的巧克力蛋糕。

看来,瑠衣很介意自己把派对搞得像是地狱一样。

「还有……那个,我还说了要跟浦岛结婚之类的……」

「啊,那个你还记得啊。」

「是啊……」

那也是昨晚发生的事。

雪菜因蛋糕里含有的酒精彻底失控,最后瑠衣也跟着她一起失控,甚至还摆出一副要与雪菜争夺惠太的态度。

「不过,你肯定是因为喝了酒,才会意识不清楚对吧?所以才会说出那种违心之论──」

「──不是的。」

站在正面的瑠衣打断惠太的话,并直视着他说。

「我是真心觉得,跟浦岛结婚也没关系。」

「咦……」

意料之外的台词使得惠太感到困惑。

对方带来的情报令人一时难以理解。

惠太的脑袋已经乱成一团,甚至超出负荷即将爆炸。

然而眼前的少女,却不给他任何思考时间。

「我啊,好像对浦岛──」

她的表情蕴藏着决心,讲到一半,又转变念头改口说:

「我好像,喜欢上惠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