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四卷 第三章 不起眼××××培育法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7:02

当天晚上,北条绚花在自家浴室。

她一丝不挂,在浓浓的水蒸气里冲着热水澡,一回想起今天的事,就「唉……」地叹了口气。

「惠太,一定生气了吧……」

她惦记的,是那名儿时玩伴的男孩子。

自己拒绝了惠太的要求。

拒绝协助对他而言可说是再重要不过的内衣制作。

在制作的工程之中,让模特儿试穿来确认样品,可说是做出美丽内衣所不可或缺的步骤。

她主动要求协助的契机,得追溯到小学时期。

当时年幼的惠太,说内向又土气的绚花很可爱。

他温柔、帅气,是绚花所珍惜的初恋男生。

正因为如此,担任内衣模特儿帮助惠太,才使绚花感到如此开心,她对于自己能帮上忙感到自豪,甚至希望这样的时光能永远持续下去。

然而──

「第一次拒绝了内衣模特儿的工作……」

至今为止,绚花从没拒绝惠太的请求。

即使是本业繁忙之时,她也会抽空参加试穿会。

因为被喜欢的人感谢、需要,令她无比欣喜。

起初,这样的协助关系,只是为了想多少接近对方而起,但不知不觉中,她开始发自内心享受这一切。

她竟然亲手破坏了如此重要的关系,实在是无可救药。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她对自己与内心不一的行动感到厌恶。

绚花听着连绵不绝的水流声,双手抱住自己的身体,蹲坐在地。

「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一天,惠太在午休的教室,和三位同班女生吃着便当。

「──咦?所以绚花学姐拒绝当模特儿?」

「嗯……」

他在四张桌子拼成的座位,吃着姬咲特制的中菜便当,并说起前几天发生的事,邻座的澪听了则感到意外地蹙眉说。

「我实在有点难想像学姐会拒绝浦岛同学的请求耶……」

「我是不是对绚花做错什么事啊?」

「不知道耶……绚花学姐和我不同,就算要求她露出内裤,也不会因此生气才对啊……」

坐在对面的两人──吉田真凛和佐藤泉听了这段夸张的对话,不禁露出复杂的表情。

「澪澪她们在聊完全不同次元的话题耶,泉泉,你怎么看?」

「我、我也不清楚耶?我实在难以评断……」

真凛问道,而个头虽高、胆子却小的泉则含糊地带过。

随后,坐在正面的真凛看向惠太说:

「是说浦岛同学,真亏你能这么自然地混进女生圈子里耶。」

「啊,抱歉,吉田同学。打扰到你了吗?」

「完全不会啊,我只是觉得你的精神力好强,值得尊敬。」

「尊敬?」

「真凛的意思啊,是指她认为男生就是应该要更加积极才对。」

她认为现在的男生草食过头,应该要变得更加肉食才可以。

肉食过头会把女生吓跑,看似完全没有兴趣,身为女生也不会感到开心。

尽管澪热切地阐述这一类内容,但听起来实在过度抽象,弄得惠太一头雾水,脑袋里充满问号。

「呃……所以意思是?」

「简单来说,真凛是因为濑户同学都没有主动进攻,所以在闹脾气啦。」

「咦?是这样吗?」

「呜……算是吧……」

真凛一脸不好意思地点头说。

「我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在示好了呀?可是秋彦同学似乎没有把我当成女生,而是把我当成普通宅友看待。」

「啊……」

「嗳,浦岛同学?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更加喜欢我呀?」

「咦?嗯、嗯……」

怎么办。

本来只是想找她们谈谈绚花的事,却反倒变成帮她恋爱咨询了。

虽然这发展出乎意料,但实在无法将她的心情置之不理,于是惠太也试着认真思考。

「我看干脆穿上符合秋彦喜好的决胜内衣勾引他如何?」

「决胜内衣!?」

真凛听了这预测不到的提议,顿时面红耳赤,惊慌失措。

「还什么如何。当然是驳回好吗?」

澪则是早已习惯,一口拒绝了惠太的点子。

「不、不过光是现在能直呼彼此名字,跟春天时相比,就已经有了很大的进展吧?」

坐在真凛旁边的泉急忙帮腔说。

「泉泉好温柔~喜欢~」

真凛维持坐姿,感激地抱住泉。

关于这点,惠太也持同意见。

泉非常贴心,总是为对方着想,让人抱持好感。

至于话题中的帅气男生濑户秋彦,虽然惠太有邀他吃午餐,但他说今天要去学生餐厅吃饭,就早早离开教室了。

不擅应对女生的他,要面对这种大阵仗吃饭,的确是有点困难。

「反正真凛的恋爱咨询基本上都是在放闪,就先不管了──关于内衣模特儿,不能拜托雪菜吗?」

「我当然是打算拜托水野同学你们啦,不过我还是希望由绚花担任主打内衣的模特儿。简单来说,就是形象问题啦,这次的内衣让绚花来穿是最适合的。」

「原来如此,是形象问题啊。」

澪也做了一阵子模特儿。

所以对于这方面的事变得多少能够理解,也明白惠太对于内衣制作有着异常的坚持。

「那么,你就得想办法说服绚花学姐了呢。」

「要怎么做她才会答应接受啊?」

「这个嘛……先调查看看她拒绝帮忙的理由如何?」

「理由喔……」

「这种事浦岛同学应该比较清楚吧?你们可是儿时玩伴耶。」

「问题是我完全想不到啊。至今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她不会是终于对浦岛同学的变态程度感到厌烦了吧?」

「如果理由是这点,她应该早就厌烦了吧。」

她从小就接受了无数次性骚扰。

一见面就被掀裙子的次数也不计其数。

即使是如此,她也愿意协助惠太工作,这样一个女孩子,事到如今会因为何种理由离开,实在是叫人难以想像。

「绚花学姐近期本业似乎很忙,是不是跟这点有关啊?」

「这么说确实有可能喔……」

绚花的模特儿活动以「泷本绚」为艺名。

最近她在时尚杂志深受好评,加上现在是推出冬季新作的尖峰时期,听说她拍摄工作接二连三地进来。

因此,她就连周六、日或放学后都很难抽出时间。

「可是,我总觉得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之前她工作再忙,都会为了惠太腾出时间。

然而,前几天的绚花却用类似在警戒的眼神看着他,就连拒绝帮忙的语调也异常冷淡。

这其中的意涵是──

「她会不会是在避着浦岛同学吧?」

「咕哈!?」

那一瞬间,惠太趴在桌上。

澪指出的答案,对他的内心要害造成致命打击。

「澪澪,你真的一点都不留情耶……」

「浦岛同学,你还好吗?」

「还,还好……」

惠太勉强答复了关心他的泉。

「避着我,是吗……」

尽管不希望这是正确答案,然而不明白原因,也就无从否定这可能性。

惠太唯一清楚的事,只有一个。

就是对自己而言,北条绚花这女生是非常特别的存在。

正因为非常珍惜她,被儿时玩伴回避的推测,才对惠太造成了超乎想像的精神打击。

吃完午餐,惠太便离开教室,走向位于校舍四楼的三年级教室。

「总之,我得先找绚花谈谈才行。」

哪怕对方才回绝没多久,但是害怕失败,就无法成就任何事。

尽管想过传简讯问她,不过为表诚意,惠太还是决定当面拜托她。

他下定决心,穿过三楼走廊,走到楼梯,正好撞见一名从楼下走上来的女学生。

「咦,小雪?」

「啊,惠太学长。」

这人正是一年级的长谷川雪菜。

她不只是现正当红的年轻女演员,还有着看不出是女高中生的傲人G罩杯,然而今天的她,比平时还要更加强调那丰满的胸部。

原因是,她现在抱着大量的讲义。

而她那对双峰,就正好整个靠在讲义上。

「你手上那些是?」

「老师拜托我拿的。」

据她所述,似乎是老师到班上找人打杂,碰巧班长不在,于是拜托了刚从厕所回来的雪菜。

之后,又要她从教师办公室把讲义搬到四楼的地学准备室。

「运气真不好。」

「换作是平时,我就拜托亲卫队的人代劳了,偏偏今天找不到人。」

「雪菜亲卫队原来还没有解散啊。」

过去真的是被他们害惨了。

就惠太个人来说,实在不想再与他们扯上关系。

005

「总之,我来帮你搬讲义吧。」

「咦,可以吗?你不是有事要办?」

「可是,我看你搬这些好像有点辛苦。」

如此被讲义强调的胸部,给年轻男学生看到实在有害。

也不知为何,惠太实在不太希望她这样子被别人看到。

于是他将学妹手上大半的讲义拿去。

她抱着的讲义对男生来说并不算太重,不过对娇小的雪菜而言可就不一定了。

「你好温柔喔。」

学妹露出了恶作剧般的坏笑,并以试探眼神看着惠太说。

「你这样赚取我的好感度,到底是有什么打算呀?」

「我哪有什么打算。」

「原来如此,惠太学长是想恣意玩弄我的大胸部是吧。」

「我才没这么讲好吗?」

拜托别给我冠上莫须有的罪名。

「别浪费时间了,赶快搬过去吧。」

「啊,等等我啦~」

惠太抱着讲义走上阶梯,雪菜便从身后追上来走在我身旁。

两人就这么走往四楼。

越过三年级教室,走向地学准备室。

惠太还趁机在绚花教室前偷偷打探,不过那位金发少女似乎不在。

两人把讲义搬进没上锁的准备室,随意放在靠墙桌子的空位上,任务就此完成。

剩下的老师应该会自己处理吧。

「谢谢学长帮忙。」

「不客气。」

如今事情办完,两人便一边对话,一边走出准备室。

「对了,惠太学长原本是打算去哪啊?」

「啊啊,我有事去找绚花。」

「找北条学姐?」

「刚才我看过她教室,人不在里面。」

「学姐的话,就在那边啊。」

「咦?」

惠太看向雪菜指着的地方。

现在是午休时间,还有不少学长姐在走廊上,然而没有人比绚花更醒目好找了。

「唔。」

惠太反射性地从准备室前奔驰。

这样的距离不会追丢。即使是如此,他也加快脚步,尽量避免撞到别人,跑到目标背后对她搭话。

「绚花!」

「……咦?」

绚花被叫了名字,便摇曳着金色头发回头。

确认惠太身影的一瞬间,她那蓝色眼瞳流露出动摇的神色。

「惠太……你怎么在这……」

「我想再和绚花谈谈。」

「……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

绚花别开视线,以与昨天相同的冰冷声调回答。

她一瞬间瞥向随后过来的雪菜,随后转身结束话题。

只不过,惠太无法就此退让。

「等一下!」

在思考之前,身体就自己行动,抓住了她的手。

「你够了没──」

「我只剩下绚花了!」

「……咦?」

那一瞬间,绚花瞪圆眼睛,一脸惊讶。

本想把手甩开的儿时玩伴一动也不动,惠太心想这正是大好时机,于是将心中想法全数倾出。

「我已经决定好,这次非绚花不可了,事到如今,我没办法去找其他女生!其他女生没办法满足我……我已经非绚花的身体不可了!」

「惠太!?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呀!?」

儿时玩伴情绪激动地说。

然而,惠太那翻腾的热情已经停不下来。

为了不让对方逃走,他双手紧握住绚花的小手。

「拜托,能为了我再脱一次吗?」

「等等!?」

老实说,惠太也感觉到自己说了不少危险发言,但都说出口了也没辙。

顺带一提,不清楚状况的雪菜则在一旁不知所措。

「发生什么事啊?」人们听到这阵喧哗便围了过来。

被同学们投以好奇视线,使儿时玩伴那白皙的脸庞,变得跟迎接收获的苹果一般绯红。

「真是的,你够了喔!!」

「啊……」

惠太的手被挥开,才使他终于恢复冷静。

而突然被强制在众人面前玩起羞耻play的绚花,除了肩膀哆嗦不止,可爱的脸庞也被怒气和羞耻搞得满面通红。

「绚、绚花……?」

「……我不当RYUGU的模特儿了。」

「咦!?」

「我再也不当惠太的模特儿了,以后不要再找我说话!」

「绚花!?」

绚花用力把手挥开,再次企图逃走。

而惠太反射性伸出的手,这次彻底落空。

绚花离开时的眼神,明确地表露出了拒绝的意识,使得惠太乏力坐倒在地,无法再追赶下去。

「惠太学长!?你没事吧!?」

雪菜上前关心。

不过,学妹的声音却远得像是其他世界发生的事。

惠太满脑子,只想着儿时玩伴刚才断绝关系的话语──

「绚花……为什么……」

惠太双手撑地,因心中第一次发生的情感所动摇。

那就好比是心中开了一个大洞,而重要的事物从里头掉出,使他感到无比空虚。

他从没想过被亲近对象所拒绝,会是如此受伤的事。

顺带一提,这次事件之后,惠太被当时在场的高年级们烙上了「对绚花告白却被击沉的学弟」的印记,只能说有些事还是别知道的好。

当天放学后,他在老地方被服准备室向瑠衣说明事情经过,坐在对面椅子上的工作伙伴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意思是,这次学姐没办法帮忙?」

「真是抱歉……」

「已经没有时间了,我想快点找人试穿啊。」

「我想,她应该是有什么苦衷才对……」

北条绚花很显然是有所隐瞒。

不过这件事可能非常难以启齿,她连理由都不肯说,就直接让惠太吃了闭门羹。

「惠太学长突然说出了像是告白般的台词,真的是吓死我了。」

「毕竟我还没跟小雪说明状况嘛。」

惠太对坐在身旁的雪菜说,此时坐在斜前方玩手机的澪加入话题。

「我也传讯息拜托她了,可惜没用。」

「连澪学姐拜托都没用……这下,状况非常糟啊……」

一股阴郁气氛笼罩着在场成员。

北条绚花最喜欢女孩子了,她还特别中意澪。

现在连澪请托都没得到令人满意的答复,那表示状况真的是相当危急。

「北条学姐,甚至还对惠太学长说『不要再找我说话』呢。」

「我的血量HP已经降到零了……」

惠太回想起中午的那一幕,忍不住趴在桌子上。

看来被绚花拒绝的事,造成了超乎他想像的重大伤害。

「长谷川,你别给浦岛最后一击啊。」

「我也是无心的啊……」

「他现在都快变成没有干劲的僵尸了。」

「嗯……要怎样你才能打起精神呢?」

雪菜说着,并双手将裙子掀起。

这名黑发学妹不顾瑠衣和澪露出惊讶神情,还一脸坏笑地摇了摇裙摆。

「惠太学长你看,是你最喜欢的女生内裤喔?」

「……嗯,很可爱。」

尽管露出的蓝色内裤非常可爱,但惠太看了仍然无法恢复心灵的血量,再次趴在桌上。

「嗯,看来病得不轻呢。」

「我说你到底有什么问题啊,怎么突然就给他看内裤……?」

学妹的行动让瑠衣整个吓傻了。

雪菜则是一脸不在乎,还看似开心地把裙摆放下。

「姑且先不说内裤了,总之浦岛同学看起来是病得不轻。」

「也对啦……我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浦岛这么无精打采的模样……」

「惠太学长平时总是莫名积极进取嘛。这表示被北条学姐拒绝的确是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雪菜回到座位,摸了摸惠太的头。

打从告白之后,学妹就变得特别温柔,让惠太都快迷上她了。

「……抱歉我打个岔,长谷川你到底喜欢上浦岛哪一点啊?这家伙可是个超乎常人的变态喔?还是会亲手洗女生内裤的家伙喔?」

「说得可真过分……」

惠太听了瑠衣的发言忍不住抬起头说。

「对啦,我也觉得成天想看女生内裤的确是有点问题。」

「咦?小雪都不愿意帮我说话吗?」

「可是他有很多出色的优点啊。我喜欢有点变态却温柔的惠太学长。」

「小雪……」

看着雪菜的可爱笑容,惠太不禁怦然心动。

他听了顿时感到害臊,而另外两位女生似乎也是一样……

「总、总觉得连我听了都感到有点害羞……」

「这个玩弄女性的家伙……」

「拜托不要趁机骂我好吗?」

姑且不论澪,瑠衣的视线确实刺得惠太坐立难安。

那完全是看着「女性公敌」的眼神。

「总、总而言之,在得到绚花协助之前,试穿会就暂时停办吧。」

「要是我能帮忙当模特儿就好了。」

「小雪的心情是让我很高兴啦……」

「这次的试作品是给身材娇小的女生穿的,长谷川来穿会有点……」

两位设计师说着,并不约而同地看向同一个地方。

不用说也知道,就是那被制服包复住的傲人双峰。

今天可爱学妹的胸部也是一如往常的丰满。

到了晚上,惠太吃完晚餐,便待在房间面对书桌。

「嗯……感觉就是不太对劲啊……」

惯用平板上显示的,正是联名企划中的看板内衣设计图……

「这件内衣是整个企划的代表商品,设计上绝对不能够有所妥协……果然还是得让绚花试穿过……」

内衣必须要让女孩子穿在身上才算得上是完成。

所以试穿样品乃是必要工程,为此,北条绚花这位模特儿的协助可说是不可或缺的,可惜现在却无法找她帮忙。

「我看干脆自己穿吧……不,这么做怕是会发生惨不忍睹的悲剧……」

这个临时挤出的点子立刻被惠太自己驳回了。

他忍不住想像了身穿可爱内衣的男高中生,这般不堪入目的画面。

「说到底,样品本来就是照绚花的尺寸做的。」

这是打版师瑠衣以绚花的体型量身订做出的极品。

别说是惠太了,就连个子比他小的瑠衣跟澪都穿不了。

「……先去泡杯咖啡吧。」

再想下去也是浪费时间。

惠太如此判断,起身打算转换心情。

他伸了个懒腰,走出房间,朝走廊尽头的客厅走去。

「……咦,姬咲?」

有人早他一步进入家族的休憩空间,今天也绑着侧马尾的姬咲正坐在沙发上。

──还用双手抓住左右胸部。

006

「啊,哥哥。怎么了吗?」

「我想来泡杯咖啡……姬咲你在做什么?」

「啊啊,这个?这是丰胸体操。」

「丰胸体操?」

「刚才电视上有示范,说是这么做能让胸部变大。」

「嘿──」

多么出色的体操。

只要能让所有女生拥有自己追求的理想胸围,那么世界上的争端肯定会减少数成。

「不过,姬咲应该不需要再变大了吧?」

浦岛姬咲现在的胸围是E罩杯。

这尺寸会被分类在巨乳,考虑到她现在才国三,战斗力已经是相当充足了。

然而,她却「啧啧啧」地摇手指说:

「若是安于现状,人就无法继续成长喔。」

「这么说也对。」

「虽然这句话是跟姐姐现学现卖的。」

「是说乙叶没打算做这个丰胸体操吗?」

「我之前有邀她一起,她说她已经放弃了。」

「啊啊,意思是她以前曾经试过啊……」

竟然让胸部有着千千百百种的尺寸,上帝真是残酷。

「我觉得乙叶的A罩杯也是相当珍贵,希望她一直维持着现在的模样。」

小又何妨。

希望乙叶那永久不灭eternal的小奶能获得幸福。

「总之能变大或许会比较有利,我想为了将来努力培养胸部。」

「这我知道,但你可千万别在学校做喔?」

「别担心,我绝对不会在其他男生面前做这种事。」

「那就好。」

这画面对国中男生来说实在有害。

有这么一个懂得分寸的妹妹,身为哥哥实在感到开心。

「我要泡咖啡,姬咲要喝点什么吗?」

「那我要热可可。」

「了解。」

惠太接受订单,走向厨房。

热水壶里还留有热水,在惠太准备即溶咖啡粉跟可可粉时,姬咲一边做着丰胸体操,一边对他搭话。

「是说哥哥──」

「嗯──?」

「最近发生什么事了吗?」

「咦?为什么这么问?」

「总觉得难得你无精打采的。」

「啊……」

尽管惠太有尽量不表现出来,但姬咲似乎还是察觉出些微的变化。

惠太犹豫是否要说出口,此时姬咲中断体操转向他。

「你可以多依赖我们啊。我们是一家人耶。」

「姬咲……」

「啊,对了。我听说摸女生胸部能够放松心情,你要不要试着摸摸看?」

「这就不用了。」

这样绝对会超过家人不可跨越的那一线。

尽管有些可惜,不过摸堂妹胸部这事之后有机会再说吧。

「先不开玩笑了,有什么事要不要跟我谈?」

「这个嘛……」

反正窝在房间里只会东想西想的,说出来也许是不错的选择。

惠太得出结论后,便泡好自己的咖啡和姬咲的热可可,并拿回客厅。

他把马克杯递给姬咲后坐在隔壁,啜了一口咖啡。

「其实,我跟绚花吵架……这算吵架吗?总之她似乎避着我。」

「避着?」

「我拜托她当内衣模特儿被拒……今天她还说别再找她说话。我是不是对她做了些什么啊……」

「原来发生这种事……」

「她看起来非常生气,我可能没办法再拜托绚花当模特儿了……」

她连续拒绝了两次模特儿委托。

而今天的第二次挑战招致了最糟糕的结果,惠太一不小心失控,害得对方认真生气,最后弄得像是吵架收场。

「哥哥觉得这样好吗?」

「咦?」

「跟绚花姐姐失和,就此道别,这样真的好吗?」

「我……」

姬咲以告诫声调说道。

使得惠太重新正视了自己因打击而假装没看到的事实,以及有可能会就此失去绚花的未来。

他立刻就得到结论。

「……我不希望绚花离开。我想跟绚花和好。」

这点连想都不用想。

事到如今,他不可能和绚花断绝关系。

对方是自幼认识的朋友,是以模特儿身分支持自己的搭档,还是重要的儿时玩伴。

「我再去找绚花谈谈。」

「嗯。」

「失败了就继续努力。」

「就是这样喔,哥哥。」

「她可是拥有我理想中的B罩杯,小奶模特儿除了绚花之外不会有其他人选。」

「哦,又恢复成平时的哥哥了。」

看到哥哥恢复,姬咲开心地祝贺道。

「不论碰到任何逆境都不会放弃,这才是哥哥的优点啊。」

不论过去的澪如何排斥,他都不愿放弃,最后还成功说服对方成为模特儿。

这一点大家可说是有目共睹。

「好了,那我就继续努力吧。」

那怕绚花如何拒绝都没关系。

不论是为了尚未完成的新作内衣,还是为了最重要的儿时玩伴,他都会努力去追求对方。

隔天放学后,金发儿时玩伴出现在早已化为据点的被服准备室。

而且是以被跳绳绑在随便摆在房间角落的椅子的状态。

绚花看似不悦,瞪向眼前的惠太说。

「惠太……」

「怎么了?」

「你这样算是犯罪了吧?」

「啊哈哈。」

「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

绚花怒斥道,仿佛是为遭受如此随便的对待感到不满。

不过,关于这点惠太也有话想说。

「我才是被绚花吓到了,没想到你真的会因为那样的讯息跑来。水野同学已经做好完全准备要接受你了,这种话正常来说都不会有人信吧。」

「怎么想都只是诱饵呢。」

在惠太身后的澪接着说道。

这次是她用手机协助惠太逮住绚花。

「我也知道这应该是谎言,但还是抱持一丝希望前来啊!能跟澪同学共度一夜,听到这种话我哪可能不来!」

「我很喜欢绚花毫不隐藏欲望的这一点喔。」

惠太他们设下陷阱,让失和中的绚花造访这个房间。

也就是让澪传假讯息过去,骗她来到被服准备室。

不仅被骗,如今还被人绑起来,会有一两句怨言也是无可厚非的。

「那么浦岛同学,我就先离席了。」

「嗯,谢谢你。」

澪贴心地先行离开,现场只剩下被绑住的女生和主犯。

「好了,我们马上开始吧,绚花。」

「……干么?你要硬是让我穿上内衣?」

「我才不会做出那么粗鲁的事。我今天只是想跟你谈谈。幸好绚花似乎还有心回应我。」

「……」

不论绚花有多么喜欢女生,也实在难以想像她会中如此明显的陷阱。

所以她八成不是被引诱过来,而是凭自己的意志前来。

「要谈倒是无所谓,但我不会当内衣模特儿喔?」

「我就是不明白这一点。为什么突然说出那种话?你至今都没有排斥当我的模特儿啊?」

「我要行使缄默权。」

「竟然来这招。」

虽然早就预料到了,但她果然没打算老实说出理由。

「要找模特儿的话,找雪菜同学或瑠衣同学不就好了?」

「嗯?为什么会扯到小雪跟浜崎同学?」

为什么会提起这两人的名字?

这一瞬间,平时迟钝到不行的浦岛惠太,突然发挥了神一般的观察力。

「难道说绚花你……」

「怎、怎样……?」

「是嫉妒那两人?」

「唔!?」

一指出这点,绚花便一口气涨红了脸。

很显然是被说中了。

「咦,真的?因为最近我都很少陪绚花?」

「……就、就算是这样又如何?」

「原来如此,是这样啊……绚花是活跃于杂志上的职业模特儿,而我最近却老是找其他女生试穿,所以你才会嫉妒啊。」

「为什么会解读成这样!?」

「嗯嗯,没关系。你不用说我都懂。我很明白,绚花是最棒的模特儿喔。」

「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懂嘛!?」

或许是因为发出大吼,绚花整个人气喘吁吁。

「……我的确是嫉妒了,但不是这个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

虽然不太明白,但这见解似乎有误。

绚花随即「唉……」地叹了一口气。

「够了啦。我开始觉得自己为这种事烦恼有点蠢了。」

「烦恼?」

「……最近惠太只顾着陪雪菜同学跟瑠衣同学……明明我才是惠太的第一个模特儿……」

「你的意思是……」

回想起来,这半年来一口气增加了不少同伴。

澪在春天成为同伴,没多久,雪菜和瑠衣也加入了。

随着成员变多,惠太开始会拜托大家试穿内衣,因此除了绚花外,跟其他女生互动的机会也变多了。

「我最近的确是陪小雪减肥,又是陪浜崎同学构思联名企划……难道说绚花,你是感到寂寞了?」

「……你好坏心眼。不用全说出口也没关系吧。」

惠太听了她的怨言忍不住笑了出来。

可爱的儿时玩伴说出如此可爱的话,反而令人高兴。

本以为她有更加重大的理由,反倒使原本紧绷的神经彻底松懈下来。

「咦?不过,那你为什么要避着我?」

「呜……那是因为……」

她顿时难以启齿。

还在椅子上扭扭捏捏的,仿佛是为了隐藏什么东西。

而且她现在被跳绳绑住,应该是无法隐藏任何东西──

「……嗯?」

那一瞬间,不对劲的感觉急速攀升。

「嗯嗯嗯~?」

那股感觉的来源在于她的胸部。

应该说,为什么自己到现在才发现这件事?

她那拘谨又美丽的胸部曲线,竟然散发出不自然的人工物气场。

「难道说绚花……你在胸罩里加了胸垫?」

「唔!?」

这如神之裁决般的追问,使得绚花双颊霎时染成朱红色。

这时她才似乎是放弃了一般地自嘲笑说。

「呵,没想到会被察觉到。」

「不,老实说,除了我之外应该没人能分辨出这种程度的误差。」

「所以我才不想被惠太仔细盯着啊。」

即使胸围几乎与过去相同。

却难掩以胸垫这种人工物垫起的不自然。

「不过,为什么你要用胸垫……」

「我、我行使缄默权。」

「事到如今还来这招!?你就老实说出来啦!」

惠太心想反正她八成不会逃走,于是将跳绳解开。

绚花紧握拳头放在膝上,开始小声说明事情经过。

「其实,是我一不小心搞砸了……」

「你会用到胸垫,那事情的确是非同小可。」

「我减肥结果从胸部开始瘦起!!」

「我就知道八成是这么回事。」

看穿绚花用胸垫时,惠太就多少料到了。

根据本人叙述,她两周前试着减肥,结果只瘦了胸围,现在她一时之间变成接近A的B罩杯。

从纯粹的B罩杯,变成了接近A的B罩杯。

这就男人的感觉来看只是一点点误差,但就女生而言可是件大事。

「我知道很多人罩杯会因为体重变化而变来变去的。关于减肥会先从胸部瘦起这件事也是时有耳闻。」

这一点是人体的奥秘,无法强求。

怪不得她先前会拿包包遮住胸口。

「说到底的,绚花根本没有必要减肥吧。」

她的体型本来就娇小纤瘦了。

正因为没有多余赘肉,才会从胸部开始瘦起吧。

「身为女孩子,多少都会想要让自己更漂亮啊。」

「让自己更漂亮?」

「我怕这样下去,惠太会被其他女生给抢走……」

「咦?你的意思是……」

「今年一口气加入了这么多模特儿,而且每个都非常可爱,我要是不多加努力,肯定会被抛在后头……」

「啊、原来……是这个意思啊。」

那一瞬间,惠太差点会错意了。

他还以为绚花跟学妹雪菜一样,对自己产生好感。

像这种奇迹,哪有可能接二连三地发生。

「总之最后我只瘦了胸部……惠太先前说过,我的B罩杯胸部很可爱,要是胸部没了的事被发现,你一定会厌倦我……」

「所以你才拒绝试穿啊。」

「只要被惠太仔细盯着看,即使隔着衣服也会被察觉到啊。」

虽然绚花用胸垫巧妙地把减少的量给遮掩过去,但如果是试穿会就无从隐瞒了,所以她才会拼死抵抗。

「唉,太好了……」

「一点都不好!我可是变成了接近A的B罩杯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啦。」

惠太跪在绚花的椅子前。

并轻轻地握住她的手。

「原来绚花并不是讨厌我,真是太好了。」

「惠太……」

「我啊,即使是绚花胸部变小也一点都不在意喔。」

「可是,这样下去实在……」

「嗯……对啦,这个问题比较敏感。」

对女孩子来说,胸围烦恼是绝对不容忽视的问题。

这和雪菜减肥时的状况相反。

当时是靠燃烧多余脂肪解决了问题,这次该如何是好呢。

(简单来说,只要能丰胸就可以了吧……嗯?丰胸……?)

前几天,惠太刚好才听过这个关键字。

下一瞬间,惠太脑中闪过一个奇迹般的灵感。

「绚花,这件事,能不能交给我处理呢。」

「你有什么好方法吗?」

「嗯,只要顺利的话,就能在短期间内见效。」

「真的吗!?」

儿时玩伴如死鱼般的眼睛再次充满了生气。

绚花仿佛是在沙漠中找到了绿洲,眼神闪闪发亮,而惠太笑着告知她这个方法。

「只要用我的手,来揉绚花的胸部就好了。」

「……什么?」

几分钟后,惠太和脱去西装外套的绚花坐在准备室的沙发上。

他们并不是普通地坐着,而是呈现绚花侧着身子坐下,惠太坐在她身后的奇妙姿势,儿时玩伴胆怯地转头问道。

「真、真的要做吗……?」

「绚花不喜欢这样?」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这样真的能让胸部变大?」

「别担心。交给我吧。」

尽管没凭没据,不过电视上不可能会介绍完全没有功效的体操。

其实惠太脑中仍存在着「如果这样的丰胸体操有效,那这世上就不会有为胸围烦恼的贫乳女生了吧」的疑问,但凡事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舍弃希望,并不断尝试挑战。

「说到底的,惠太真的会按摩吗?」

「关于这点,我有看姬咲做过。」

因为是近距离看着,顺序也记得一清二楚。

(最大的问题,就是伦理道德能够容许这样的行为吗……)

竟然对一名不是恋人的女孩子,触碰她那虽拘谨却仍确实存在的异性象征,岂止如此,还加以搓揉,这样的行为实在脱离常轨。

就常识而论,这实在不是什么正经的点子……

(即使是如此,我身为内衣设计师,仍有义务解决绚花的烦恼!)

没错,此举纯粹是工作的延伸罢了。

我不过是以职业内衣设计师的身分,在解决女孩子的烦恼,这点我问心无愧。

应该说,要是感到愧疚,那反而对绚花失礼。

「那么,要开始啰?」

「咦、咦咦……」

惠太向对方确认后,做好觉悟从身后抚摸她的胸部。

「呀呜!?」

「啊、抱歉。会痛吗?」

「不、不会。单纯是不习惯这个感觉,有点吓到而已。你继续吧。」

「知道了。」

惠太点头再次做按摩。

他一面回忆姬咲昨天手的动作,一面搓揉绚花那拘谨的胸部。

按摩前已经先把胸垫和胸罩脱掉了,但即使只隔着上衣,绚花那小却柔软的胸部触感,仍造成强大的破坏力,使惠太神魂颠倒。

再加上──

「呼……嗯嗯……惠、惠太……」

儿时玩伴还眼中泛泪,发出难受的声音颤抖,更是令人欲罢不能。

明明只是在按摩,却使得惠太产生了奇怪的感觉。

(专心点!抛开杂念啊浦岛惠太!)

若是被性欲吞噬了,那就太对不起相信并委身于自己的绚花了。

要抛弃身为男性的欲望。

排斥必要的感情,专心活动手腕,化身为按摩乳房的机械──

「……你们,在做什么?」

「哈!?」

第三者的声音使惠太回过神来。

他看向声音来源,不知何时,澪打开被服准备室的门,露出能面般的表情。

看来她是觉得自己离开好一阵子,两人应该谈完才回来。

「啊、不是,水野同学这是……是我先前在电视上看到的丰胸体操,绝对不是在做什么猥亵行为──」

「浦岛同学……」

「是。」

「我觉得这实在是做过头了。」

「我想也是──」

说实话,惠太做到中途也开始觉得不妙。

被不断按摩小巧胸部的绚花,颈部冒汗瘫坐在沙发上,使得画面看起来更加不妙。

「我要说教了,浦岛同学你跪坐在地板上。」

「遵命。」

随后,惠太乖乖正坐向澪解释状况,对方才勉强原谅他。

附带一提,也不知是不是当时的丰胸体操凑效,绚花的胸围在几天后又变回了纯粹的B罩杯。

某个九月下旬的放学后。

惠太一放学就直接回到公寓房间,今天终于要举办他心心念念的试穿会。

在模特儿准备完毕前都在外头待命的惠太一进房里,就看到身穿内衣的金发少女站在床旁,以那对宝石般的蓝色眼瞳看着他。

「……看、看起来如何?」

「太棒了。」

这景色棒到惠太忍不住竖起大拇指。

可爱女生与可爱内衣的梦幻组合,实在是令人感动。

正如惠太所料,以蓬松材质制成的胸罩和加了蕾丝下摆的内裤,搭配上娇小女孩子的组合实在是太过美妙。

「那么马上来拍照吧!」

「你看起来好开心呢。」

「好久没办试穿会了嘛。」

惠太说着,并拿起手机将镜头对着绚花按下快门。

他从正面、后面、低角度拍摄身穿内衣的女孩子,累积了一堆资料用照片。

「嗯……现阶段已经算是完美了,但是不是该把下摆改短一点呢……」

「还,还没结束吗?」

「是啊,晚点浜崎同学也会过来,能暂时先别换回来吗?」

「这样啊……」

「?」

怎么了吗?

绚花平时都会兴致高昂地展现出身上穿的内衣,今天的氛围却有些不同,看起来扭扭捏捏的,似乎静不下心。

「你还好吗?脸好像有点红,是不是感冒了?」

「没、没有啊?」

「是吗?」

尽管绚花本人这么说,惠太仍有些在意,并拉近距离。

他用手掀起自己和对方的浏海,以额头碰额头。

「嗯……好像没有发烧……」

「那、那个……惠太?」

「嗯?」

「那个……有点太近了……」

「啊、抱歉。」

能额头互碰与其说是近,不如说是零距离了。

两人距离近到能感受到彼此呼的气,尤其是绚花还穿着内衣,令人想入非非,于是惠太立刻远离对方──

「呀!?」

由于绚花同时后退,使得她的脚撞上床的边缘,一不小心失去平衡。

「绚花!?」

惠太反射性伸手保护向后倒的儿时玩伴,尽管及时抓住对方的手,只可惜已来不及将对方拉稳──

结果,惠太随着绚花一同倒在床上。

「……」

「……」

这段沉默,是因两人脑袋跟不上这突发事故所产生的空白。

两人紧贴着几秒钟后,早一步回过神来的惠太,急忙两手撑床,将身体移开。

就这么,他与眼睛微微湿润的儿时玩伴对视。

「绚花,你还好吧?」

「没、没事……」

看来她没事。

似乎也没有受伤,总算是让人放心了。

(是说,总觉得这状况……)

对方没有受伤自然是再好不过,然而惠太正逐渐感受到当前状况有多危险,吓得面如土色。

现在进行试穿会中。

模特儿绚花正呈现如此无防备的状态。

具体来说,就是除了全新胸罩和内裤外什么都没穿的状态。

而一名身穿制服的男生,将穿着内衣的女生压倒在床的这个状况,就伦理道德而论,实在是非常危险。

其实他只要下床就能解决这问题,但他的身体却僵住,完全动弹不得。

理由是,儿时玩伴的模样,令他看到入迷了。

惹人怜爱的双颊,美丽的颈部,如金丝般柔亮的长发。

构成她的一切零件,全都令人目眩神迷。

最重要的是,那似是在倾诉着什么的湿润双眼,使惠太无法别开目光──

「惠太学长……」

「浦岛……」

「哈!?」

两名女生的声音,使惠太回过神来。

他看向声音来源,房门不知何时被打开,门外站着两个手拿包包的女高中生。

身穿制服的她们,不约而同地冷眼看着惠太。

「竟然假借试穿名义推倒女生……」

「惠太学长竟然喜欢娇小的女生……难怪不论我如何示好你都没有心动……」

「你们也误会得太深了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好不容易跟儿时玩伴和好并举办试穿会,本以为事情就此告一段落,看来浦岛惠太的内衣制作,仍会波澜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