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四卷 第一章 关于我转职变成内衣痴的婚约对象这档事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6:15

隔天午休,特别教室栋二楼。

惠太在被服准备室,吃着姬咲为他准备的便当,并对坐在对面吃着自制便当的澪,解释事情的前因后果。

「所以,浦岛同学你们现在得装成情侣是吗?」

「嗯──话虽如此,这次跟雪菜那时不同,不会有人时时监视我们,相较之下轻松得多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

惠太面对现状表现得相当乐观,然而澪却一脸阴沉。

「你有跟雪菜讲,你们现在正在假装情侣吗?」

「我有传讯息给她。」

「雪菜怎么说?」

「她分段打了『我知道了。请你加油。我会支持你。』」

「啊……」

「这显然是生气了吧?」

「百分之百生气了,你晚点最好去哄哄她。」

「我会的。」

「受欢迎的男生可真辛苦。」

「虽然小雪是第一个对我告白的女生就是了。」

她在瑠衣说出结婚话题时也生气了,估计这次也会发不小的火。

正如澪所说的,晚点最好不经意地哄哄她比较好。

由于惠太满脑子都在想着这件事,才没有注意到澪停下筷子,正直盯着自己。

「浦岛同学,打算怎么处理呢?」

「嗯?」

「我是指雪菜的事。你打算怎么回复她的告白。」

「啊啊……」

接受告白后需要回复。

现在姑且是保留回复,但是总不能一直把这件事搁着,必须在近期做出结论才行……

「说实话,我还不清楚该怎么办……我很感谢小雪的心意,不过我还有RYUGU的工作要做,至今也从没考虑过恋爱的事。」

「这世上多的是能兼顾工作和恋爱的人就是了。」

「你这样讲我倒是无话可说了。」

即使不是工作,而是代换成学业或社团活动。

全心投入的事情和恋爱。

有很多人能够同时兼顾两者。

只要有实际案例可循,那要面面俱到就绝非不可能的事,自己的说词可能只是个借口罢了。

「这是能跟女演员交往的大好机会耶,我看你干脆答应如何?」

「这可不行。」

「人家可是这么可爱的学妹,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

「我并不是不满意小雪。她很努力,有时嘴巴是毒了点,不过对要好的人非常温柔,是个很好的女生。」

「没想到你看得这么仔细。」

「只不过,我是第一次被人告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原来如此。意思是浦岛同学的优柔寡断又开始发作了。」

「你别讲这么直接……」

拜托说词起码温柔一点。

「我知道浦岛同学有很多事要顾,但还是希望你多少考虑一下雪菜的心情。」

「水野同学还真是照顾学妹呢。」

「那还用说,雪菜可是我重要的朋友呢。」

「你们感情变这么好啊。」

「最近甚至频繁地用奇怪的表情符号互道早安跟晚安呢。」

「她也有传这类讯息给我。」

但不是加表情符号,而是加了一堆爱心。

这样做感觉是不坏,只是每次都得烦恼该如何回复。

「除了雪菜的事情外,还是早点处理瑠衣爸爸那边的问题会比较好喔,你不能一直跟她假装成情侣。」

「说得也对。我还是赶快想个解决方法。」

我也不觉得能一直跟她假装成情侣。

看来除了得告知自己和瑠衣之间并非交往关系外,还得想个对策让她不用被带回家。

「是说水野同学。」

「怎么了?」

「水野同学今天的便当,比以往还要更加独特呢。」

「咦,是这样吗?」

「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从头到尾塞满马铃薯的便当。」

澪摆在桌上的便当盒里,清一色装满了马铃薯。

除了炸薯条和马铃薯沙拉等经典菜色外,还有略为特殊的奶油酱油炒马铃薯。

「我趁超市特卖买到便宜的马铃薯。姑且就取名为『马铃薯男爵大行进便当』吧。」

「你的取名品味还是那么前卫啊。」

水野同学想出的便当名实在是非常有个性,像是过去有仅以豆芽菜组成的『豆芽菜天堂便当』,和调成辣味的『豆芽菜地狱便当』。

这个名字,确实将马铃薯们在便当盒里昂首阔步的模样表现得一览无遗。

「不过光是吃马铃薯营养不太均衡,我给你一块炸鸡吧。」

「可以吗?」

「这可是加了姬咲特制的高汤酱油调味,很好吃喔。」

「哇──♪谢谢♪」

她的便当看似十分美味,但总觉得营养有些偏颇,还请恕我冒昧献上配菜。

而她也给了我奶油酱油炒马铃薯做为回礼,非常入味好吃。

享受完水野同学幸福的笑容后,继续努力上下午课程吧──正当惠太这么想的时候。

001

「──浦岛,大事不妙了!!」

「浜崎同学?」

昨天似乎也发生了相同情况。

瑠衣用力打开门,惊慌失色地冲进准备室。

「你怎么慌成这样,绑绳内裤的绳子又松开了吗?」

「就说我没穿绑绳内裤了!你连着两天扯这东西,是有多喜欢啊!?」

我当然不讨厌。

我认为绑绳内裤就是男人的浪漫,我有一个微不足道的梦想,就是总有一天要解开恋人的绑绳内裤绳子,但是看现在的氛围,似乎不适合讲这种蠢话。

「所以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刚刚爸爸联络我说……今晚,爸爸妈妈要来我家……」

「……咦?」

这时,惠太才终于察觉自己犯下的错误。

这次和雪菜亲卫队那时不同,悠磨先生并不会实际监视两人,只要装成情侣就好,不需要太过紧张。

惠太在内心把这件事看得太轻了。

他完全没想过搁着不管的「误会」,将会招致何种未来。

「浦岛同学,突然就闹修罗场了呢。你请加油。」

「我、我会努力的……」

惠太以颤抖声调回复澪那事不关己的声援。

平日中午带来的修罗场消息,威力已经足以让惠太那乐天过头的想法彻底转变了。

几个小时后,过了晚上七点。在浜崎瑠衣住的公寓里,有四个人围绕着客厅餐桌。

神情紧张的惠太和瑠衣并肩而坐。

坐在惠太正面的是脱去西装外套的悠磨,而坐他身旁的是同样身穿西装,看似干练女强人的戴眼镜女性。

这位将一头黑发缠在后面,眼神尖锐,看似有些严肃的女性,名叫浜崎蕾贝卡,照姓氏来看,她应该是瑠衣的母亲。

她是悠磨的妻子,同时也是他的秘书。

这位外观看似精明能干的女性,与眼镜十分相衬,五官也与瑠衣神似,但和瑠衣、悠磨不同的是,她的肌肤如雪一般白皙。

(我记得褐色肌肤好像是悠磨先生他们家族的特征。)

先前好像跟瑠衣聊过这类话题。

顺带一提,餐桌上摆满了浜崎夫妻买来的炸虾鸡肉之类的拼盘。

「嘿~原乃如此原乃如此~尼们还在用姓氏称呼彼此啊~」

餐会才刚开始,悠磨先生就完全喝醉了。

他酒量似乎不好,平时也不常喝酒,看来难得见到女儿让他非常开心,没多久就打开了自己带来的啤酒。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太害羞了,我在学生时期可是比你们更积极呢~」

「我哪知道爸爸年轻时是怎样,我们有自己的交往步调。」

瑠衣直截了当地代替尴尬到闷不吭声的惠太回话。

这段期间,蕾贝卡小姐也是一语不发、面无表情地小口喝着啤酒。

「悠磨先生完全喝醉了……」

「真是太扯了……」

父亲露出如此丑态,瑠衣忍不住低头叹道。

你的心情我很懂。乙叶一喝酒也是非常夸张,再也没有比目睹亲人丑态更令人无地自容的事了。

「社长,你还是适可而止吧。他们俩都看傻了。」

「宝千啦蕾贝卡小姐~不过,我还是希望你像平时那样叫我悠磨──最好在语尾加个爱心♡」

「悠磨,你要是再得意忘形,我可要增加你这个月的加班次数喔♡」

「是,非常抱歉。」

一瞬间,醉汉就安静下来了。

蕾贝卡隔着眼镜镜片的眼神,看向为夫妻上下关系所战栗的惠太。

「来,惠太同学也多吃点。」

「我、我开动了……」

尽管没什么食欲,但什么都不吃实在太过失礼,我只好抓起一旁的法兰克热狗咬下。

「蕾贝卡小姐,是悠磨先生的秘书吗?」

「是啊,我从结婚前就担任他的秘书。虽然我叫这个名字,不过我其实是个土生土长的日本人。我父母都是非常荒唐的人,还拿洋片的角色名给我取名字。」

「我和蕾贝卡是在大学时认识的。当时不论我怎么邀她约会或吃饭,她都无动于衷,真的是让我伤透脑筋。」

「还不是因为悠磨当时吊儿郎当的,我以为你只是想搭讪而已。」

「我可是从当时就对蕾贝卡情有独钟呢。」

「这个话题,我真的是听到耳朵都长茧了……」

瑠衣一脸厌烦碎念道,看来她是真的听到烂了。

然而,她的声调却没有带刺,而是有种家人特有的轻佻口吻。

「是说瑠衣,你跟惠太都没有合照吗?像是约会时拍的那种。爸爸好想看啊~」

「才、才没那种东西呢!我们根本就没约会过!」

「……咦?两人从来都没合照?」

「一张都没有吗?你们应该交往了一阵子才对啊……」

「「!?」」

糟糕。两人开始怀疑了。

现代年轻人的确是动不动就会找理由拍照。

他们这种生物,一旦外出就会在目的地拍照上传到社群软体,吃了外食就会拍下料理上传到社群软体。

一对刚开始交往的年轻情侣,竟然没有拍两人合照,也未免太不自然了。

「你说从来没有约会过是真的吗?」

「都怪工作啦!我们工作太忙了!」

「对对!我们一直被工作追着跑!」

「啊啊,原来如此。那就没办法了。我最近也是忙到没时间跟蕾贝卡约会。」

「先前说好要约会,也被临时安插的工作给搞砸了。」

「真的是非常抱歉……」

悠磨吃了这破坏力超群的一击,便对蕾贝卡道歉。

蕾贝卡本人倒是一派轻松地喝着啤酒。

也不知她是不是在宣泄不满,完全没看老公一眼。

「不、不过啊,你们和我不同,还年轻得很,别光顾着工作,好好玩乐也是非常重要。只要找到机会就去约个会也不错啊。」

「……这么说也对啦。」

「我、我尽量办到……」

瑠衣和惠太露出笑容含糊带过。

回答时还冷汗不止。

两人实际上并没有交往,因此会露出马脚也是理所当然,但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馅……看来谎言被拆穿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对了,干脆这周末你们俩出去玩吧?然后把约会照片传给爸爸。」

「你是多想看女儿的情侣照啊……」

「啊,我也想看你们俩的情侣照。」

「怎么连妈妈也……」

浜崎夫妻提案说,而瑠衣一脸困扰地看向惠太。

「(怎么办,浦岛?)」

「(还能怎么办……)」

父母都说到这分上实在难以拒绝。

如果被他们发现两人并没有交往,公司将再次面临倒闭危机。

为了防止他们把瑠衣带回家,以及为了把她留在RYUGU,都必须完成出门约会并拍下情侣照的任务。

既然如此,当场的最佳回答只剩下这个了。

「好啊,我们周末就来约会吧,浜崎同学♡」

「哇──第一次约会耶♪好期待喔~♡」

于是这对表面上的伪装情侣,决定贯彻恩爱设定。

就这么,两人决定在下次假日出门约会。

这一天,浜崎瑠衣非常苦恼。

假日的早晨,她身穿轻便居家服坐在房间床上,比对摊在床上的白色与黄色的两组内衣──

「嗯……该怎么办呢……」

她烦恼的原因无他。

正是在选择今天预定要和浦岛惠太约会时穿的内衣。

瑠衣身为内衣制作者,对于自己使用的内衣也有超乎常人的坚持,甚至把自己拥有的道具分成数种级别。

首先是A级。

这是自己特别中意,且只会在特别日子外出时所穿的内衣。

这是品质、设计皆为最高级别的内衣。

其次是使用频率最高的B级。

这是上学或平时外出时穿的惯用内衣,多半是穿起来舒服,设计可爱得恰到好处的款式。

最后是C级。

这是比起设计更讲究舒适,即使乱丢乱放也没问题的款式,多半是工作或假日在家时穿的内衣。

用到太旧,不想穿去学校的内衣也被分类在这个等级。

顺带一提,其实也有名为决胜内衣的『S级』内衣,但这件得等之后有机会才会亮相──

「约会用的内衣,到底该穿哪件呢……」

总之,C级的绝对免谈。

就算对方不是真的男朋友,跟异性出门还选穿这种内衣,实在有损自己的女性自尊。

因此,实际上选项只剩下两种。

「穿平常用的白色……还是要稍微提起劲穿黄色内衣呢……」

要穿平时穿惯的B级内衣呢,还是要换上中意的A级内衣迎战呢,这着实是个难题。

「……是说,我又不是真的要跟浦岛交往,应该没必要用心到这种程度吧?」

瑠衣确实很尊敬惠太。

他身为内衣设计师的技术远超越自己,况且瑠衣也是他设计的内衣的粉丝。

但这和恋爱完全是两码子事。

惠太终究是个工作伙伴。两人的关系仅止于工作。

今天不过是要拍情侣照骗过双亲,不算是真正的约会,为这种事而烦恼实在是有点愚蠢。

最重要的是──

「这样做,不是搞得像是我非常期待约会吗……」

瑠衣摇头甩去多余杂念。

把这事一直挂在心上实在有点不悦,干脆穿平时用的内衣吧──正当瑠衣心中的想法往这个方向倾斜时,脑中突然浮现起那家伙的蠢脸。

「……等等喔?他对内衣痴迷到那种程度,要是一见面就要求我给他看约会用的内裤该怎么办?」

不论好坏,浦岛惠太都是个充满工作热忱的男人。

甚至可说是他的热忱过度旺盛,还会对女生提出一堆有的没的要求,难保他不会在今天约会提出要做市场调查,要求想看瑠衣的内裤。

「不是,我当然没有打算给他看喔?」

也不知是在对谁找借口,瑠衣说出了模范傲娇角色般的自言自语,只是一旦浮现这个疑问,就让人难以放下。

如果他真的要求给他看内裤该怎么办?

到时候,自己又穿着普通的内裤该怎么办?

瑠衣能轻易想像自己露出普通内裤,却被对方嗤之以鼻的画面。

「这真的是有点……不,非常不可原谅……」

该怎么说,瑠衣身为女性的尊严不允许发生这种事。

自己身为花样少女,即使是面对伪装约会,也该负起责任做好万全准备,来因应各种可能性才对啊。

「……咦、糟糕!?已经这么晚了!?」

她一看房里时钟,才发现显示的时间为八点五十分。

约定的时间是上午九点。

纵使会合地点就在公寓大厅,但考虑到换衣服的时间,也没空再让她犹豫了。

「呜呜  !!就穿这件了!」

摆在床上的白色和黄色的内衣。

少女几经苦恼后,伸手拿起其中一件,便急忙开始做出门准备。

周末,星期天。约会当天的上午九点前。

惠太在公寓大厅等待,手机传来了瑠衣的讯息说「抱歉,我现在就出门」,没多久,盛装打扮的同学出现了。

「早安,浜崎同学。」

「……哦、哦。」

虽说步入九月,仍保留着夏天的炎热。

瑠衣的装扮算是偏近夏装,她穿着轻薄的上衣搭配健全地露腿的裙子,肩膀还提了个小小的肩背包。

「浜崎同学的外出服好可爱啊。」

「是、是吗……?」

「嗯,印象中你除了制服外很少穿裙子。」

「这是约会用的穿着嘛。我们要拍照伪装成情侣,多少得用心打扮才行啊。」

伪装女友大人给了个相当正向的评语。

既然搭档提起干劲,我自然也得全力迎接这场约会。

于是我们走出公寓,前往车站。

天气如画般晴朗,正适合约会,两人并肩走在街上,瑠衣对惠太搭话。

「所以,今天要去哪?」

「去这里如何?毕竟是要拍伪装用的照片,还是找点简单易懂的约会景点比较好。」

惠太说着,并拿起手机亮出事先调查好的景点。

「啊──好像不错耶?看起来应该挺上镜的。」

「那总之先决定目的地是这了──聊这种话题,感觉还挺像是真正的情侣呢。」

「……这,或许吧。」

她停顿了一会才回答,看来是有些害羞。

证据就是转过头的她,侧脸有些泛红。

「要不要像对情侣一样牵手?」

「蛤?为、为什么?」

「我想说要让照片更有说服力,就得尽力扮演真正的情侣。」

「哪需要做这种事啊。」

瑠衣脸蛋变得更加红润,并快步向前。

惠太微微一笑,一面赔不是,一面追上这位意外清纯的同学。

两人坐电车转乘公车后,来到邻近海边的水族馆。

该建筑物看似好几个巨大立方体所组成,造型相当直线条。

柜台人员给我们算较为便宜的情侣套票,一进入馆内,就看到巨大水槽和在里面优游的海龟迎接我们。

「我好久没来水族馆了。」

「是吗?」

「我家爸妈都很忙,很少有机会带我出门。从小我就几乎是一个人在家玩,多亏这点,现在完全变成一个室内派了。」

002

这感觉我懂。

我也是比起出门活动身体,更喜欢看电视或看书。

「啊,不过这间水族馆我还是第一次来。」

「我也是。这里规模虽大,人潮却不算太多,似乎是个隐藏景点。」

「是喔──」

她虽然只有简短回复,声调却似乎有些雀跃。

我们拍完海龟,便并肩走向里面。

里头有大小造型不一的水槽,放了形形色色的水中生物,两人同时停下脚步,开始观察有兴趣的东西。

「啊,浦岛你看!有水母耶!」

「真的耶,好漂亮。」

瑠衣欣喜地喊道,她的视线前方是筒状水槽,里头有好几只水母和缓地漂来漂去。

那半透明身体摇曳的模样非常美丽,仿佛是在舞会中翩翩起舞的贵妇人穿的礼服。

「我说浜崎同学,有没有办法用内衣将水母的特征表现出来啊。」

「不对吧,参考水母不就变成透明内衣了。」

「这一点可以在轮廓部分加上透明的蕾丝试试。」

「啊啊,原来如此。这样或许会很可爱。」

两人热烈地讨论着自己的小巧思。

聊着聊着还不断涌现灵感,最后反而是瑠衣开始兴致勃勃地讨论起来,我们就这么在水母前面聊了十分钟。

「是说我们还在约会,怎么就聊起工作的事了。」

「我也差点忘了。」

不知不觉间,便沉迷于新设计的话题上。

不过,两人对此并没有产生反感。

证据就是我和她最后相视而笑。

针对喜欢的事物交换意见,这件事不分任何领域,都会使人感到开心。

「假如我和浜崎同学结婚,说不定在家或出门都会一直聊内衣的事呢。」

「才、才不会发生这种事呢。」

瑠衣双颊泛红转过头去。

随后说:「去下个地方吧。」也不等惠太回复就先迈步向前了。

看着她为自己的玩笑话而害羞还挺有趣的,惠太一边笑着,一边跟在她后头,两人就这么离开了水母区。

水族馆里头较为昏暗,这么做似乎是为了里头栖息的水生动物着想。

话虽如此,也会确保最低限度的照明,不会使人寸步难行。

能同时顾虑到人跟鱼的贴心,就好像拥有各种尺寸的胸罩一般,同时呵护胸部丰满及较为平坦的女生。

「……看浦岛这表情,感觉你又在想蠢事了……」

「真没礼貌,我可是很认真在思考。」

「认真思考什么?」

「我在想胸罩就像是能包容一切的大海。」

「果然是在想蠢事嘛。」

两人享受着没营养的闲聊,随意在馆内闲逛。

在左右布满水槽的道路上走了一会,突然进到一个开阔的空间。

「哇啊……」

「这可真是壮观。」

惠太他们停下脚步,眼前所见的,是一个气派的巨大水槽。

鱼群在人工的大海中自在优游,其中有一只特别大的鲸鲨在里头回游,表现出了王者般的威严。

根据手册所述,这个展示似乎是这间水族馆最大的卖点。

「浜崎同学,就在这边拍情侣照吧。」

「没有意见──是说不在这里拍还能在哪拍。」

既然决定了,那就事不宜迟。

碰巧现在没有其他客人,于是两人背对水槽并排,惠太将手机举起。

「浜崎同学,再靠近一点。」

「咦?已经够近了吧。」

「这样的距离感比较像是跟感情较好的男性朋友合拍,就一对初次约会乐上天的情侣而言有些不自然。」

「浦岛你也太重视细节了吧……」

「既然要做就要想办法追求品质啊。」

实际上,正如瑠衣所述,两人的距离已经够接近了。

不过他们这次要拍的是保证能骗过浜崎夫妻的照片,所以距离至少近到能碰到肩膀才说得过去。

「……好吧。我也是说什么都不想被带回家,我做好觉悟了。」

说完,瑠衣便紧靠在惠太身旁。

接着她仿佛是下定决心地「喝」了一声,牵住惠太的手。

还是十指相扣的情侣牵手法。

虽然与吆喝声相比,这举动显得有些朴素,但这样反而显得惹人怜爱,再加上她抬眼看人,更是令人怦然心动。

另外,她的手实在是小到让人吃惊。

因为她个性较为强硬,才让惠太差点忘记,瑠衣的身高和澪差不多,算是身材娇小。

这么靠着除了让惠太知道她有多么瘦小,也使他意识到对方也是一个女孩子。

「如何?这样看起来绝对像是情侣了吧。」

「是、是啊。」

惠太故作平静回答,避免心中动摇被人察觉。

两人紧紧相偎,十指相扣,如此亲密的距离,怎么看都不像是朋友,显然就是一对情侣。

「那我要拍啰~?」

惠太再次将手机向前伸。

角度看起来像是一时兴奋拍下的照片,还让紧紧相扣的手入镜。

就这么,两人以巨大水族箱这个绝佳的景点为背景,拍出了最棒的情侣照。

随后扮演男朋友的惠太还拍了几张恩爱的照片,两人就这么享受了水族馆,在馆内餐厅吃完饭才离开。

「回去还得传照片给悠磨先生呢。」

「那个我来传就好。」

「是吗?那我就全部传到浜崎同学的手机喔。」

等待公车的期间,两人坐在树荫下的板凳聊着。

身旁的惠太操作手机,没一会瑠衣手机就发出了简短的讯息通知,接收到几张照片。

「这什么东西啊,也太恩爱了吧……」

仔细一看还真的是羞死人。

尤其是在巨大水槽前十指相扣的那张,怎么看都是一对笨蛋情侣。

瑠衣实在无法直视液晶萤幕映出的自己,那副面红耳赤的模样,不就像个恋爱中的少女吗?

「这张照片,实在不想给爸爸看到啊……」

「不给他看,今天的努力可就白费了。」

惠太笑着叮咛说,不给他看可是会面临公司破产的危机呢。

瑠衣当然也不希望RYUGU倒闭,只能乖乖把照片传给父亲。

她一面想着,一面偷看身旁男生的侧脸。

(虽然现在讲这个也太晚,为什么我要跟这家伙约会啊……)

真要说原因的话,几乎都是自己父亲害的。

这点事到如今也无可奈何。

(反正照片拍完,已经要回去了……却有点意犹未尽……)

想到这我才大吃一惊。

(不对啊,谁意犹未尽了……这样不是搞得像是我跟浦岛约会玩得超级开心吗……)

我快搞不懂自己的想法了。

光是一早会烦恼要穿哪件内衣就够奇怪了,如今在他面前还会无法保持冷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这不是搞得像是浜崎瑠衣对浦岛惠太有意思吗?

「浜崎同学?」

「咦……怎、怎么了?」

「没什么啦,只是想接下来要去哪?」

「接下来……照片都拍完了,不是要回去吗?」

既然任务结束,约会应该就到此告一段落,惠太却露出和蔼的笑容说。

「是没错啦,不过我觉得就这么回去有点浪费。毕竟难得能跟盛装打扮的可爱女生约会。」

「咦!?」

「你工作上帮了我不少忙,想说偶尔也让你喘口气。如果你愿意陪我的话就再好不过了。」

「浦岛……」

不论理由如何,对方竟然跟自己有着相同想法──

这项事实,使自己喜出望外又感到困扰。

「……我觉得你这一点,真的是很卑鄙。」

「咦?」

「没事……算了,反正今天本来就是休假,要我再陪陪你也未尝不可。」

本想正常回答他,但害羞心情却更胜一筹,使瑠衣用高高在上的态度回复。

面对瑠衣这般态度,惠太也没有特别在意,只是露出平时那副微笑,实在让人看不顺眼。

「啊,浦岛你看,公车!公车来了!」

瑠衣拿远处见到的公车当借口,逃也似地起身。

公车站就在眼前而已。

明明没有必要着急,她却觉得面对惠太有点害臊,于是决定暂且撤退重整旗鼓──

「啊!?浜崎同学你等等!!」

「咦?」

瑠衣被惊慌的声音喊住,回头一看,发现惠太从板凳起身,神情认真地看着她。

「浜崎同学,你冷静点听我说……」

「嗯、嗯……」

「你后面裙子被卷起来,看到内裤了。」

「咦、骗人!?」

是真的。

瑠衣转身确认,发现裙子下摆一整个掀起来。

看来是坐着的时候卡进内裤里了,竟然犯下这种花样少女不该有的失态,瑠衣的脸颊顿时如燃烧般发烫。

「是说,你竟然穿了我的新作内裤啊。」

「不,这是……」

惠太说得没错,她穿的正是先前瑠衣在试穿会时穿的内衣。

刚发售没多久的全新内衣──这款带有鲜艳黄色的内裤,是瑠衣在浦岛惠太制作的内衣之中特别中意的逸品。

试穿会后,她就拿到这个样品,没想到会用这样的形式公诸于世。

「嗯,浜崎同学果然很适合黄色的内衣。」

「你真的是很不体贴耶!!」

瑠衣立刻用左手把裙子拉正后,便用愤怒之拳直击不体贴男人的腹部。

所幸四下无人,才没被惠太以外的人看到。

和瑠衣约会后过了几天,时间来到九月上旬的某天放学后。

惠太在鞋柜换穿鞋子,正打算走出校舍,就正好撞见一名胸围丰满的学妹,从一年级区域走出来。

「咦,惠太学长?」

「嗨,小雪。」

身穿制服,提着学生书包的雪菜一见到惠太,就仿佛是狗看到了久未谋面的饲主般直奔而去。

「学长今天只有一个人吗?」

「是啊。」

「真难得。你平时都会跟女生走在一起。」

「别把人说得像是花心大萝卜一样好吗?」

「我觉得也相去不远了。你前几天不是还跟浜崎学姐约会吗?」

「那不过是为了伪装而已啊。」

「哼──?」

学妹的视线刺得我坐立难安。

明明没做任何亏心事,却莫名产生了罪恶感。

「好吧,算了。惠太学长现在要回去了对吧?今天我没有工作,我们一起走到中途吧?」

「好啊。」

她的公寓也在车站那个方向。

我没有理由拒绝,便和她一同离开学校。

「工作还顺利吗?」

「还算行吧,小雪呢?」

「我也还不错。」

最近我们都是用手机联络,没空直接见面,所以回家路上一直互相报告近况。

在雪菜说完拍摄连续剧时发生的事,这一类自身演艺活动相关的话题后,她突然声调变得有些低落。

「……是说惠太学长?」

「嗯?」

「你差不多想跟我交往了吗?」

「嗯嗯!?咳咳!?」

「等等,惠太学长!?你没事吧!?」

「没、没事……只是有点吓到而已……」

我用手背擦去呛到时流出的眼泪。

接着在步道停下脚步,再次面向她。

「咦?怎么了?为什么突然讲这个?」

「没啊,不过,惠太学长身旁充满了可爱的女生……除了澪学姐跟绚花学姐,最近还跟浜崎学姐闹出结婚话题……总之,简单来说,就是让我有点焦虑。」

「啊……」

雪菜在暑假后半,向惠太表白自己的心意。

她没有任何隐瞒,而是将自己的真心传达给对方。

然而,收到告白后就需要答复。

澪也说过,这件事没办法一直保留下去,必须在近期做出结论才行……

「虽然我知道事情经过……但是你保留告白回复,还跑去跟其他女生约会,真的是有够差劲。」

「呜……你这样讲我还真的无言以对……」

她说得没错。

即使是想避免品牌的危机,竟然保留告白回复去跟其他异性约会,未免太不诚恳了。

「说到底的,被女生告白还无法直截了当回复,做为一个男人实在是太难为情了。」

「小雪,你再追打下去我的血量就要见底了。」

话虽如此,被一个比自己年轻的女生说到这分上,确实是很难为情。

她这么将心中想法传达给惠太,肯定是需要相当的勇气。

现在不是打马虎眼的时候,若要挽回名誉,就应该老实将自己的想法传达给她。

「……抱歉,小雪。我现在真的无法回应你的心情。这不是因为喜欢或是讨厌你,而是我还有非做不可的事。」

「非做不可的事?」

「我还正在修练当中,我必须多加钻研,让创立品牌的爸爸认同实力,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内衣设计师。」

「…………」

两人陷入沉默。

雪菜紧闭嘴巴,迈出停下的步伐。

短裙摇曳,她大大地踏出了一步,又一步。

走到第三步,她又再次停下,在原地回头。

「那么,我就等到你完成这件事吧。」

「咦?」

「这是惠太学长必须优先处理的大事对吧?那么我会等你完成,再来问你的答复。」

「不过,这样小雪能接受吗?」

「可以啊──因为我,喜欢总是全力以赴的惠太学长。」

「……」

看着她那美丽的笑容,心脏不禁发出「扑通」的跳动声。

这是没有任何矫饰,充满好感的话语。

这样的心意是多么地犀利,多么惹人怜爱,连惠太都不敢相信,自己会如此心动。

「啊,既然惠太学长跟浜崎学姐约会了,那我应该也多少能拿点好处吧?」

「咦……?」

学妹说着令人费解的台词,一步步靠近。

她一站到身旁,就突然发出了「喝呀!」的可爱吆喝,抱住了惠太的手臂。

远超越寻常高中生尺寸的丰满胸部,隔着制服挤压手臂,使得惠太的心跳因为和刚才不同的理由而提速。

「那个……小雪?你在做什么?」

「我在抱住惠太学长。」

「为什么!?」

「有什么好紧张的?这就是普通的身体接触嘛。只是感情要好的学长跟学妹在闹着玩而已。」

「不、可是……」

「不然是怎样!你想说女演员不能够恋爱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雪菜平时是个普通的高中学生,但她到底是个最近经常拍广告、上电视的当红女演员。

这么一位女生竟然抱着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生。

要是这样的画面被第三者看见,肯定闹出绯闻之类的事。

「总之,你先快点放开──」

「──惠太?」

「速!」

没想到刚才担心的第三者真的介入,使得惠太顿时僵住了。

他战战兢兢地转向声音来源,车道上停了一辆看似昂贵的外国车Sports car,一名褐色肌肤的熟人从驾驶座车窗探出头来。

「悠磨先生!?」

这下大事不妙了。

惠太所能预想到最糟糕的情况,正是与可爱学妹的亲热现场,被这名身穿西装的中年男子浜崎悠磨看到。

某种意义上来说,状况比闹绯闻还糟糕,这使得惠太的精神以惊人速度磨耗。

「悠、悠磨先生怎么会在这啊?」

「我正好因为工作跑到这附近,所以想顺道看看瑠衣的状况。」

「是、是喔──?原来是这样啊。」

「先不说那些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啊,果然无法当没看到吗……」

悠磨先生的视线,仍紧盯着抱住惠太的雪菜。

尽管惠太想拔腿就跑,但他仅剩的勇气和身为社会人士的常识,勉强让他停留在原地。

「那个女生,是女演员长谷川雪菜对吧?你都跟我家宝贝女儿交往了,怎么还会跟其他女生卿卿我我的?」

「这个嘛……」

「难不成──是你劈腿了吗?」

「噫咿!?」

被对方犀利的眼神刺中,惠太不禁发出悲鸣。

这一瞬间,惠太突然理解被蛇盯住的青蛙是什么心情。

现在的自己,是一名在步道上被大胸部女高中生抱住的男生。

对于深信着惠太和宝贝女儿交往的悠磨来说,这状况实在不容忽视。

即使想解释,雪菜仍紧抱着惠太的手愣住。

而瑠衣爸爸则继续以眼神施压,仿佛诉说着:「根据答复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喔?」

如果这世上存在着地狱,一定就是指现在这个地方吧。

(我到底该怎么办……)

今天可能没办法活着回去了──

惠太不禁仰天,脑中浮现出在公寓等待着自己回家的家人,并预感到接下来将发生本世纪最大的修罗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