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四卷 序章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6:03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论坛

天使动漫录入组

图源:流哲不哼太

录入:kid

暑假刚结束,时间来到放学,以浦岛惠太为首的五名RYUGU成员,聚集在私立翠彩高中的被服准备室里,围绕桌子而坐。

澪居上座,而惠太、雪菜、绚花和瑠衣,则是依顺时针的顺序坐着。

惠太神情凝重,对坐在正对面的浜崎瑠衣提问道:

「──你继续说吧?为什么我会和浜崎同学结婚?」

根据几分钟前张皇失措地冲进准备室的瑠衣所述,她的父亲浜崎悠磨先生,似乎以为自己的女儿要和惠太结婚……

当然,惠太本人也是一头雾水。

其他成员听了,同样能从脸上表情看出她们有多么困惑。

在这剑拔弩张的气氛下,褐色肌肤的同学尴尬地开口:

「其实是刚才爸爸突然联络我,问最近跟浦岛处得如何之类的。一开始我还以为他是指工作,但说来说去总觉得牛头不对马嘴……最后他突然冒出一句『你们俩可是约定终身的关系,要好好相处才行喔。』还说得格外开心……」

「看来他完全误会我跟浜崎同学的关系了……」

「只是,为什么会产生这种误会啊?」

「我爸爸很容易会错意……」

澪疑惑地问说,瑠衣则接话道。

「仔细想想,爸爸从先前就看起来不太对劲了。似乎是打从我被挖进RYUGU时,他就开始怀疑我跟浦岛之间的关系,现在完全以为我跟浦岛是对恩爱的情侣了。」

「关系也跳得太远了吧。」

总结来讲,大致上是这种感觉。

悠磨先生认为「把瑠衣挖去RYUGU=惠太喜欢宝贝女儿」,而瑠衣答应他的要求,等于两人开始交往。

在他心中,挖角一事似乎跟恋爱混在一起了。

「这么说来,先前悠磨先生似乎说了句奇怪的话。」

「奇怪的话?」

「嗯,之前我们在讨论挖角浜崎同学的时候,他说要不了多久就能抱孙子了。」

「什么孙子啊……」

「现在想想,原来他是从那时候就彻底误会了。」

就算是误会,也未免太过心急了吧。

看来跟瑠衣说的一样,她父亲误会得确实有点严重。

「所以呢,你解开悠磨先生的误会了吗?」

「爸爸一说完想说的话,就直接把电话挂断了。而且事情来得太快,我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

「啊啊,所以你才会急忙冲进来啊。」

总之终于理解状况了。

就在情报整理完毕的时间点,在一旁听着的绚花,用那对蓝色眼瞳看向瑠衣。

「所以呢,瑠衣打算怎么办?真的要跟惠太结婚吗?」

「哪、哪有可能啊!我被误会才觉得困扰好吗,谁要跟这种内衣痴结婚。」

「内衣痴……」

这话虽然过分,但也算是正确评价。

惠太倾心于制作内衣乃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甚至可说「内衣痴」算是值得夸耀的称号。

(不过,跟浜崎同学结婚啊……)

我看向坐在眼前的褐色肌肤少女──

她有着端正的五官,一身健康的褐色肌肤,是位不亚于其他成员的美少女。

我们工作相同,也相当聊得来,和她结婚说不定每天都会过得很开心。

正当我如此心想,坐在左方的雪菜说。

「所以结婚的事,纯粹是浜崎学姐的父亲会错意嘛?」

「嗯?啊啊,算是这么一回事吧。」

「那么,就请惠太学长快点跟她父亲联络解开误会吧。」

「咦……啊、嗯……说得也对?」

学妹以冷淡语调说,我则困惑地点头。

在瑠衣闯入前,雪菜明明一直黏着惠太撒娇,如今她却彻底转变态度。

不只把头转向其他地方,还连看都不看惠太一眼。

「小雪,难道说你生气了?」

「我才没有生气。」

「讲是这样讲,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脸颊能嘟成这样……」

简直就像是烤年糕一样。

她的脸颊胀到感觉用手指一戳就破了。

即使以迟钝着称的惠太,也能看出雪菜这副表情是在「吃醋」。

他心想,说不定吃醋的语源,就是来自于女生嘟嘴的表情。

「都有我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候补了,你怎么还冒出一个婚约对象?我要求你解释清楚!」

「还什么解释不解释的……」

连我自己都没有搞清楚状况啊,拜托你别一脸愤恨不平地看我好吗。

顺带一提,这位黑发巨乳美女──长谷川雪菜之所以生气,是因为她喜欢上浦岛惠太,而且已经对他告白了。

由于惠太还没给她回复,才使得状况变得更加复杂。

至今保持沉默的金发学姐这时伸出援手,拯救惠太脱离这个突如其来的困境。

「不过雪菜同学,你还没有跟惠太交往吧?」

「呣……」

「我认为就算惠太真的有婚约对象,不是他女朋友的雪菜同学,也没有资格对他说三道四。」

「呣呣呣……」

雪菜被绚花指摘,显得有些不满。

该怎么说,现场氛围似乎有点糟。

就连平时敦厚的绚花也变得战战兢兢的。

瑠衣看着众成员的反应,便靠向澪问道。

「我不在的期间发生什么事了?」

「其实状况有些耐人寻味。雪菜在暑假对浦岛同学告白了。」

「咦、真的假的!?」

「非常震惊对吧。」

「……这么说来,他们好像在暑假期间约会了……看他整天装忙,结果还是有空跟女生调情嘛……」

瑠衣知晓原委,便冷眼看向惠太。

不知为何,绚花也跟着冷眼看向惠太。

「被雪菜同学告白,又有瑠衣同学这个婚约对象,你可真受女生欢迎啊,实在叫人羡慕。」

「不,结婚那件事纯属误会啊……奇怪?绚花也生气了?」

「我并没有生气。就算我真的生气了,你觉得我是为什么生气呢?」

「这什么哲学问题……呜、嗯……难道是因为,我妨碍到绚花开后宫了?」

绚花比起三餐更喜欢女生。

本以为她是因为我被女生奉承才会不愉快,没想到她却傻眼地叹气。

「惠太真的是个大傻瓜耶。」

「大傻瓜!?」

惠太似乎完全答错。

虽然他除了后宫崩坏之外,找不到其他能让绚花生气的理由,不过现在不是哄儿时玩伴消气的时候。

「总之就跟小雪说的一样,得先解开误会才行──浜崎同学,你知道悠磨先生什么时间有空吗?」

「晚上打给他应该没问题。」

「那么今晚在我家集合,再一起打给他。」

只要跟乙叶借笔电用就能三人同时通话。

虽然要打电话也行,但是想快点解开误会,还是得相关人士齐聚一堂,才能把话说清楚。

当天晚上,惠太和瑠衣换上便服,聚集在浦岛家客厅。

两人并肩坐在客厅桌前,看向放在桌面上的笔电,而萤幕上映出一位褐色肌肤的中年男子──

「你们好啊。竟然小俩口一起报告近况,还真是恩爱啊~」

瑠衣的父亲,内衣品牌『KOAKUMATiC』的社长浜崎悠磨先生,从一开场就直接爆出误会发言。

「啊,你们不会想报告关于结婚的事吧?这个嘛,我当然是不会反对啦,不过好歹得等你们毕业再说吧?」

「不,那个……」

瑠衣爸爸不顾惠太一脸困惑,自顾自地说着。

情绪还嗨到让人以为他是喝醉了。

正如瑠衣报告,他确实认为两人正在交往。

(没想到他竟然误会到这种地步……)

要是放着不管,肯定会让事情变得更加麻烦,就连身旁的同学目睹家人暴冲,都忍不住露出死鱼眼了,得快点解开误会才行。

「那个,悠磨先生。其实我们就是想跟你谈这件事──」

「哎呀──真是太好了。你们俩感情如此要好。」

「咦?」

「我听瑠衣说了,她感冒时还是你帮忙照顾的,你们晚上似乎还会一起念书。」

「啊,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到她房间打扰。」

「完全没关系啦。反正你们俩正在交往──不过,若是你们没在交往,那我可就有怨言了。我身为父亲,实在无法原谅一个不是男朋友的人,在深夜跑进女儿房间嘛。啊哈哈。」

「…………」

这句话实在让人无言以对。

悠磨先生面带笑意,眼神却无比正经。

「哎呀──真是太好了。要是你们没有在交往,我就差点要重新考虑让瑠衣一个人住的事了呢。」

「咦!?」

「她只是碰巧搬到惠太家隔壁,虽说是工作需求,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一想到不是男朋友的男生每晚跑进女儿房间,我就实在是静不下心啊。」

「就、就是说啊……」

正因为我这个不是男朋友的人每晚都泡在她房间,才只能含糊地点头同意。

随后,我脑中浮现一个疑问。

(咦?难不成,如果我们俩不是情侣的事穿帮了会出大事……?最糟糕的情况,说不定浜崎同学还会被带回老家!?)

如果只禁止瑠衣一个人住也就算了。

要是连和她的雇佣契约也一并撤回可就惨了。

现在RYUGU的打版师只有浜崎瑠衣,要是失去她,就会无法制作新作内衣。

到时候,『RYUGU•JEWEL』将再次面临倒闭危机。

惠太偷偷看向身旁,瑠衣也一样面色铁青,两人便开始用画面另一头的悠磨也听不到的声量交谈。

「(怎么办啦,浜崎同学!?事到如今要是你被带回家可就糟了啊!?)」

「(我也不想在累积经验之前被带回去啊!!)」

对惠太而言,他必须避免失去瑠衣这名优秀的打版师。

对瑠衣来说,她在惠太底下增进设计能力之前都不想被带回去。

「……」

「……」

这一瞬间,双方利害关系完全一致。

两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同时点头。

惠太做好觉悟,在悠磨面前大胆地搂住他宝贝女儿的肩膀,而瑠衣也如同撒娇一般偎着惠太。

尽管与富含魅力的异性超近距离接触。

浦岛惠太仍挥去自然涌现的杂念,全力大喊。

「悠磨先生,请你放心吧!正如你所见,我们可是超级恩爱的情侣!」

「就是啊!我们感情非常稳定,完全不需要担心!」

瑠衣紧接着惠太说道。

而悠磨先生听了,则是感动地频频点头。

惠太他们所选择的,是「暂且保留」的苦肉计。

也就是说,两人得想办法欺瞒会错意魔人浜崎悠磨,并拼尽全力扮演一对恩爱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