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三卷 第五章 女演员的学妹是我的前女友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4:06

这部电影的导演似乎从雪菜还是童星时就非常关照她。

他在业界最为人所熟知的,是只会依演员实力选角,最讨厌攀关系或事务所强推这一类「大人的理由」。

观众通常会给予这样的导演高度肯定。

因为他们对创作有所坚持,作品能维持在一定水准之上。

对演员而言,能被这样一位导演选上,除了是名誉象征外,同时也代表实力被认可。

正因为如此,待在「这个地方」,本该是件值得自豪的事──

「嗯……是还不坏啦~但就不能再稍微表现得更甜蜜一点吗~?」

「甜蜜点……是吗?」

导演在拍摄现场挑的毛病,正是针对雪菜这位女主角的演技。

她饰演的角色,是一名跟同年男生恋爱的高中生。

女主角为人直率、感情丰富,对恋爱却相当胆怯。

还有着在主角面前会隐藏真心的麻烦个性,雪菜在童星时期,从没演过这种角色。

如今她也成为高中生。与年幼时不同,身体和心灵都已有所成长。

尽管她打算全力以赴,来将这个角色演好,却发现自己有许多不足之处。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当然,演技没有正确答案。

不过自身演技确实没有达到导演要求的水准,而她也不满意自己的表现。

得演得更好才行。

得理解恋爱女生的心情才行。

她越是想,就越不顺利,使得焦虑一点一滴累积──

「──唉。」

拍摄回程,雪菜坐在经纪人柳开的车子后座,望着夜晚街道叹气。

当她产生自觉时已经太迟,经纪人看着前方对她说。

「叹这么大一口气。」

「对不起……」

「不必道歉……你很介意导演刚才讲的那些对吧?我觉得你演得并不坏就是了。」

「那当然,虽然我没有放水……」

雪菜用尽全力演戏,演技也没嫩到会让观众看出她内心的迷惘。

「导演不是也说过,稍微生硬点才比较有恋爱的感觉啊。」

「是没错啦……」

导演一方面指出演技有些生硬,另一方面又说这样能使恋爱少女的人设更加活现,所以没问题。

然而,那也只是符合女主角现阶段的形象。

待拍摄进入尾声、剧情有所进展,雪菜就必须得达成导演追求的「甜蜜演技」。

(果然,照这样下去不行……)

雪菜明白课题。

却想不出解决方案。

应该说,她觉得越是思考,自己就离理想越远。

还有另外一件事,一直挂在雪菜心上──

(为什么我会对惠太学长说那种话……)

雪菜一回想起前些日子的约会最后,自己在他房间说的那些话,就不禁自我厌恶。

那真的太糟糕了。

完全就是在迁怒。

百分之百是自己不对。

内心再怎么慌乱,也无法拿来当借口。

「学长明明对我这么好,这下肯定被他讨厌了……」

她回想起当时的事,觉得自己的性格真是糟透了。

惠太人再怎么好,都很有可能就此疏远她。

在那之后两人就没见过面,暑假即将过半,更何况两人本来就很少联络。

或者该说,雪菜根本没有脸去主动联络惠太。

「唉……」

工作与私生活。

两边都想不到解决方案,只能不断忧郁叹息──

「……看来病得不轻啊。还是去找她的王子谈谈吧。」

经纪人的自言自语,并没有传到不成熟女演员的耳中。

「……唉。」

夏日假期某天晚上八点,惠太吃完晚餐,坐在客厅沙发上若有所思地叹了一口长气。

「哥哥?你怎么在叹气啊?」

「又在烦恼新作设计?」

他抬起头,发现姬咲和乙叶站在面前。

堂姊妹依序问道。

「其实前阵子,我把小雪带回房间按摩,结果她中途生气回去了。」

「咦 !?按、按摩……哥哥,好大胆……」

「把女生带回房还让她生气,你到底是玩得多激烈啊。」

「什么玩,我就只是帮她按摩肩膀啊?」

「啊啊,胸部那么大肩膀肯定很酸吧。」

「那是我无法明白的概念。」

身为国中生却拥有傲人E罩杯的姬咲。

身为大学生却是幼儿体型还拥有奇迹般A罩杯的乙叶。

两人身上流着相同血脉,却出现了如此大的体型差异,只能说基因这东西,真的是蒙上一层神秘面纱。

(小雪当时,似乎是真的很烦恼……)

自己就没有什么能帮上忙的地方吗?

惠太的工作是内衣设计师。

演技当然不会是他的强项,因此无从给予建议。

而他先前才学到,半吊子的鼓励只会伤害到对方。

即使如此,他也不愿眼睁睁地看着学妹为迷失道路所苦。

「要是我能像包覆G罩杯胸部的胸罩般支持小雪就好了……」

「哥哥又在胡言乱语了……」

「惠太脑袋有洞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

他这次症状特别严重,使姊妹俩忍不住露出看着麻烦人物的眼神。

不过对家人说出「想成为胸罩支持他人」,会产生这种反应似乎也是理所当然。

「对了哥哥,能帮我把这个交给瑠衣姊姊吗?」

「嗯?」

姬咲拿出一个包上保鲜膜的大盘子。

「这是晚餐的青椒肉丝。瑠衣姊姊最近都没来吃饭呢。」

「啊啊,因为她忙着做角色扮演用的内衣。」

夏COMI即将开始。

而角色扮演服的准备似乎也渐入佳境,今年真凛似乎打算把澪跟泉也一起拉去参加。

真凛也有邀请惠太,不过考虑到雪菜的事,所以他暂时保留答覆。

「浜崎同学一集中精神就会忘记吃饭嘛。」

「为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哥哥去帮他送饭吧。」

「原来如此。」

这么做确实合情合理。

自从瑠衣搬到隔壁,姬咲就经常关照瑠衣,也常邀她来家里吃饭。

这主要是因为她刚进入RYUGU没多久就病倒了。

这件事点燃姬咲心中的一把火,说什么都不让瑠衣再过着只吃便利商店便当的生活。

「只要有姬咲在,大家的健康就不会出问题了。」

「我也只能做到这些事而已。」

「什么叫只能,你擅长煮饭又爱照顾人,就连洗我的内裤也不会一脸嫌弃,我都想把你取来当妻子了。」

「咦?妻、妻子……」

姬咲听了满脸通红、扭扭捏捏。

认真说,每天帮忙煮饭的姬咲,对工作繁忙的惠太和乙叶而言,早已成为不可或缺的救命绳索。

姑且不论暑假,上学时她可是连便当也会帮忙准备。

将来要是有一个这么可爱的妻子,在你工作结束时会迎接你回家,那当然是再好不过,肯定每一天都能过得充实美满。

「喂,我才不会把姬咲交给你这种变态。与其让给惠太不如我自己娶她。」

「姊姊 !?」

乙叶抱住姬咲腰部,表示不会交出妹妹。

不过身高差使得乙叶反倒像是妹妹,整个画面看上去像是小朋友抱住姊姊,显得格外温馨。

好了,家人互动就到这告一段落吧,差不多该把姬咲拜托的东西拿到隔壁了。

「那我去给浜崎同学送餐了。」

「嗯,拜托了。」

惠太起身,捧着接过来的盘子离开客厅。

接着穿过走廊,走到浦岛家自豪的宽敞玄关。

他先将盘子放在一旁鞋柜上穿鞋,此时口袋手机忽然传出震动。

惠太拿起手机确认画面,上头显示着最近才新增的人名……

「是柳小姐啊。」

进暑假前,两人在学校停车场聊天时顺便交换了联络方式。

惠太多少猜出对方想谈什么,于是按下通话键。

「是,我是浦岛。」

『啊啊,真不好意思那么晚打扰。现在有空吗?』

「没问题。有什么事吗?」

『我有事想跟你确认一下──你跟雪菜,最近发生些事情对吧?』

「果然是想谈小雪的事啊……」

惠太想不到她还能为什么事打过来。

从问题能够看出,她似乎没问过雪菜本人,估计是觉得雪菜似乎不太对劲,才会想过来打听看看。

惠太想反正隐瞒也没用,于是诚实以对。

「其实前阵子,我惹小雪生气了。」

『小俩口吵架?』

「不,并不是。」

『那孩子其实很怕寂寞。个性上还多少有点傲娇,常会摆出一副冷漠的态度,但只要一信任对方,就会不隐藏好感死黏着对方,你跟她相处得有耐心点。』

「就说不是了。」

分明没有交往,却莫名得到恋爱建言。

「是关于小雪的工作,我不小心多嘴了。」

『是这样啊……』

「我听说,小雪电影拍得不太顺利。」

『……算是吧。』

柳沉默片刻后承认。

『话虽如此,雪菜还是有交出超过及格分的演技。就我来看,已经跟其他演员相当,甚至超越对方了。不过导演是非常讲究的人,她才会陷入苦战。』

「你有把这段话跟小雪讲吗?」

『当然有──不过,雪菜她太过认真了。只要别人要求,她就非得拿出超越期待的成果。那孩子从童星时期就会主动练习,我很清楚她是发自内心喜欢演戏。她有才华,还愿意呕心沥血钻研演技,简直就是完美。正是因为如此,我才不希望那孩子放弃演员这条路。』

「…………」

惠太听了她这一席话后心想。

「难不成柳小姐……」

『嗯?』

「你以前,曾经想当演员?」

『咦?为什么……』

「没为什么,只是有这种感觉。」

从她的话中能够感受到。

她对演技的热爱,以及等量的憎恨。

面对这个问题,手机扩音器传来了沉重的叹息。

『跟你想的一样,我出社会后,曾花了好几年想成为演员。过去在戏剧社团被人夸奖有才能,让我整个得意忘形了。我当时的确努力过,也有过不错的机会。可是,不论我多么热爱演戏,演技天赋却没有眷顾我……总之,就只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

『若雪菜是讨厌演戏才放弃,那我一句话都不会讲。但她最喜欢演戏了,我才会想为那孩子的梦想加油打气。』

这就是,她执着于长谷川雪菜的理由。

她不愿看到热爱演戏,也被演戏所爱的雪菜,因为被网友中伤而离开演艺界。

正因为柳知道一时之间远离演艺工作的雪菜,心里仍期望复出,才会不断尝试说服她。

『现在雪菜正在苦恼。她有着好几年的空窗期,而这份工作也没有轻松到一复出就能摆平──所以,现在正是她成长的大好机会。那孩子不只有这点能耐,她肯定能展现出足以令我和导演大吃一惊的演技。』

「柳小姐……」

她的热情是货真价实的。

从她的话中能感受出,她之所以不断说服童星时期放弃演艺工作的雪菜回归,就是因为比任何人都相信雪菜的才能。

『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也能在一旁支持那孩子。』

「可是,我可能被小雪讨厌了……」

『这怎么可能。雪菜她非常信赖你,平时都会开开心心地谈论你的事情。这次只是她一时心情不佳,现在她八成后悔跟你吵架,然后边泡澡边开一人反省大会。』

「听你一说,我也觉得有这个可能。」

熟知雪菜的人这么一讲,确实很有说服力。

她可是那个曾在体育仓库独自吃饭的雪菜。

会在浴室开一人反省大会似乎也不足为奇。

「知道了。我会想想办法,我也希望能帮助小雪。」

『那太好了。』

她的严肃声调稍稍变得柔和些。

刚开始还以为她是个可怕的人,聊过几次就对她完全改观了。

她是个认真为雪菜将来着想的好经纪人。

『──不过,我得给你一个忠告。』

「什么忠告?」

『你可别随随便便对雪菜出手。她才刚复出而已,要是闹绯闻就伤脑筋了。』

与柳结束通话后,惠太将青椒肉丝交给瑠衣,向姬咲报告完,就回房间躺在床上。

「小雪果然很努力啊……」

长谷川雪菜是个专业的女演员。

她没有因为自己有才华就安于现状,而是持续精益求精。

现在惠太能够明白,因为她认真面对工作,才会对惠太这个外行人的鼓励感到生气。

「与她相比,最近我都没提交任何内衣设计……真是没用……」

从先前就着手进行的新作设计几乎没有进展。

若要说进度有多么糟糕,就是糟糕到他把工作时间都挪去写暑假作业,现在甚至把作业写完了。

当然,他并没有中断学习制作内衣……

回想起来,和雪菜一起去健身房挥洒汗水,似乎是他今年暑假过得最充实的时光。

「我也不擅长运动,不过陪她跑步确实很开心。」

早上慢跑、上健身房。

与她进行第二次约会,来当作是减肥成功的奖励。

说起来,当假男友时的第一次约会,其实也玩得很开心。

「明明一开始只觉得她是个嘴巴坏又嚣张的学妹。」

当时惠太确实是吃了那个巨乳学妹不少苦头。她又是把人当挡箭牌,又是要求作出让胸部看起来变小的胸罩。

不过──

「其实,我也很喜欢朝着目标努力的人。」

在这房里帮雪菜按摩时,她曾这么说过。

她说那些朝着目标努力的人很帅,且值得尊敬。

纵使有数年空窗期,仍凭实力赢得女主角宝座的学妹看起来十分耀眼,甚至令惠太为她感到骄傲。

「啊啊,对啊……」

惠太起身,走向书桌。

他坐在长年来支撑自己身体的椅子上,拿起平板电脑,打开工作用的程式。

「打从一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持她就好了嘛。」

惠太对演技一窍不通。

不过,他仍有能为她做的事。

「我可是专业的内衣设计师。」

说到制作女生内衣,自己不会输给任何人。

他要运用至今累积起的经验,搭配新学到的知识,来为学妹做件特别的内衣。

没必要硬去做些办不到的事。

只要用自己的方式,去支持那个努力的女生就好。

「虽然有些突然,但我有事想拜托浜崎同学。」

「真的是很突然耶……」

现在位于浦岛家玄关。

瑠衣穿着短裤跟短袖衬衫这样轻便又富含魅力的打扮,背对着刚才关上的大门,并递交手上的盘子。

「我只是来还昨天的盘子耶……」

「昨天的青椒肉丝如何?」

「很好吃。帮我向姬咲说声谢谢。」

「瞭解,我会转告她。」

惠太点头并接过清洗干净的盘子说。

「然后,我有事想拜托浜崎同学。」

「怎么了?又有什么麻烦事?」

「其实我想帮小雪做件决胜内衣。」

「咦 !?决胜内衣 !?」

瑠衣大喊。

接着,如澪一般露出了看着垃圾的眼神。

「浦岛,你……到底打算让高一的年轻女生,穿上多么下流的内衣……?」

「浜崎同学,你在说些什么啊?」

「你是不是打算做那种成熟姊姊穿的色情内衣?你这变态!淫魔设计师!!」

「浜崎同学,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啊?」

雪菜的确是个拥有超凡巨乳的高中女生。

可是,她要穿那种程度的色情内衣还嫌太早。

「其实,小雪她似乎正为工作的事苦恼。」

「咦,是这样吗?」

「她好像陷入严重低潮……我想为她做些什么,但我对演戏一窍不通,没办法给什么有用的意见……」

「所以要做决胜内衣?」

「嗯。浜崎同学跟我比赛时,不是也穿了决胜内衣吗?」

「拜托你把那件事忘掉好吗……」

那是浜崎瑠衣进入RYUGU前的事。

她突然转学过来向惠太宣战,之所以提出设计比赛,是为了将惠太拉进自己父亲经营的品牌。

结果发表那天,她竟然穿了中意的决胜内裤。

「被绚花掀裙子,差点哭出来的浜崎同学真的很可爱。」

「我不是叫你忘掉了 !?」

「哪有可能轻易忘记。谁叫当时与我敌对的浜崎同学,竟然会穿我做的内裤。」

「原来浦岛有点虐待狂倾向啊……」

「咦,是吗?」

不过,现在浦岛惠太是不是虐待狂已经不重要了。

惠太将盘子放在鞋柜空出双手,接着步步逼近毫无防备的瑠衣。

「咦?等等、太近了 !?」

「拜托了,浜崎同学。要制作新内衣,就需要借助浜崎同学的力量。」

「浦岛……」

「浜崎同学……」

「你靠那么近好可怕,拜托先离远点。」

「啊……」

当惠太回神,才发现自己正一边说话一边对瑠衣壁咚。

瑠衣似乎真心感到害怕,褐色脸颊微微泛红。

惠太小声对她说句「抱歉」,并回到原本站的位置。

「真是够了……浦岛每次找我都只会有麻烦事。」

「你愿意帮忙吗?」

「我哪可能拒绝。我在这就是为了要把你的设计做出来。」

「浜崎同学……」

她充满自信地笑说,看上去非常可靠。

双方达成协议,褐色肌肤的少女便调头打算回家。

「浦岛你早点把设计完成。之前那件角色扮演内衣马上就要完成了,一做好我就开始赶工。」

「……嗯?嗯~?」

乙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客厅沙发上。

「我睡着啦……咦、都晚上了。」

客厅窗帘拉上,开着灯光,壁挂时钟的时针指向晚上7点。

看来是因为冷气调成适温,室内太过舒服才会睡着。

「……肚子好饿。」

已经到了晚餐时间。

肚子发出悲鸣倾诉空腹,穿着和平时同一件便服的乙叶慢慢站起。

此时,她看到妹妹姬咲似乎在厨房做些什么。

「啊,姊姊。你醒啦。」

「哦~」

乙叶走向厨房寻求食物,而姬咲看到她便微微一笑。

这个妹妹真的跟笑脸和围裙很搭。

(插图014)

「好香啊。」

「今天晚餐我做了天妇罗。」

「不错耶~」

正如姬咲所述,厨房台面上摆的大盘子,摆满了刚炸好的天妇罗。

虾子、茄子、色彩缤纷的南瓜,还有红萝卜跟洋葱的炸什锦,看得空腹的乙叶口水直流。

「能有这么一个擅长做菜的妹妹,真是太幸福了。」

「唉嘿嘿。我也是,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姊姊也很幸福♪」

妹妹的煮饭手艺非常了得。

不只美味,菜单还会考虑到家人健康。

她八成是把姊姊的家事才能全部吸走了。

肯定也顺便吸走了胸部跟身高。

若非如此,就无法解释两人被相同双亲生下,为什么体格会出现这么大的差异。

乙叶从冰箱拿出矿泉水倒入杯子饮下,看向客厅。

「对了,惠太呢?」

「哥哥窝在房间工作喔。」

「那家伙终于打开工作开关啦。」

「啊──其实……」

姬咲难得表现得吞吞吐吐。

「那个呀?哥哥激动地说,要为雪菜姊姊做出一件最棒的决胜内衣。」

「啥?决胜内衣?怎么回事?」

「说是想用这件新作内衣,来为努力工作的雪菜姊姊加油打气。」

「我越听越不明白了。」

最棒的决胜内衣是什么鬼。

还想用那个来给雪菜加油打气。

说实话,乙叶完全不明白姬咲到底在说什么……

「算了,如果是惠太应该没问题。那家伙只有在为了他人努力时才会做出最棒的东西。」

「我好期待哥哥做的决胜内衣喔。」

惠太虽然变态,不过乙叶十分信任他身为设计师的才能。

最近这阵子他都没有提交设计图,但只要一打开开关,就一定会在近期内做出非常出色的内衣。

「晚餐已经准备好了,要叫他吗?」

「我是不想打扰他,不过难得有刚起锅的天妇罗。」

「是啊。我们一起拿给他吧。」

「让美女姊妹给他送晚餐,这家伙可真是奢侈。」

让刚起床的我做到这份上。

要是敢交出平庸的设计,就绝对饶不了你。乙叶一面将天妇罗装盘,一面在心里默默对惠太施压。

暑假进入尾声,在八月下旬的某个晚上十点左右。

穿着洋装的雪菜,正坐在饭店房间的椅子上复习剧本,准备隔天早上的拍摄。

「──我有句话,一直想对学长说。我有好几次都想将这心声传达给你,却胆怯到不敢开口……你愿意听我说吗?」

这是故事最精彩的场面。

她念着高潮戏的台词,叹了一口气。

「明天要正式上场……得演好才行……」

专业演员绝不允许失败。

只要重拍,就会给其他演员跟工作人员添麻烦。

为了成功演出导演所追求的女主角,为了回报这个作品,以及为了期待这部电影的观众,必须得全力以赴。

明知道自己必须这么做──

「呜……完全不觉得能够演好……」

雪菜靠在椅子上吐露泄气话。

正如大家所见,长谷川雪菜的精神状态早已濒临崩溃。

「一点自信都没有,到底该怎么办……」

失败了该怎么办?

要是给其他人添麻烦,他们因此对我失望该怎么办?

由于心灵变得脆弱,她脑中只剩下负面想法。

「童星时期,都没发生过这种事……」

当时能够无忧无虑地演戏。

只要站在镜头前,身体就自然动了起来,台词也讲得非常流利。

过去闪闪发光的自己,以及现在丢人现眼的自己。

这个反差也是雪菜苦恼的主因之一。

「……唉。」

这阵子,叹气次数一口气增加。

甚至可说是叹气过头,搞得像是自己最近的个人兴趣,若是要拍一脸忧郁叹气的片段,铁定能够完美诠释。

就在她想着这些蠢事时。

突然间,放在桌上的手机响起。

「是柳小姐吗……?」

若是要谈公事,就非接不可。

雪菜起身拿起手机,一看萤幕,上头显示的却是意想不到的人名。

「……惠太学长?」

她顿时犹豫该不该接电话。

突然间打过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况且明天还有重要的工作。

现在心情都还没沉淀下来。

就在她卯足全力找些消极借口时,对方似乎终于放弃,来电铃声止息。

「呼……」

她暂时松一口气。

但没多久又响起了简洁的通知铃声,是同一个人传的讯息。

「这次又要干么……」

无视电话的罪恶感,使雪菜战战兢兢地看向萤幕。

一打开讯息,上面只显示简短讯息:『我现在在饭店前面。』这个惊人内容使雪菜不禁大吃一惊。

「咦 !?不会吧 !?」

她慌慌张张冲到窗边,往下一望。

这个房间刚好位于饭店正面的五楼。

雪菜看到正下方步道有一个熟悉的人影,还像个小孩朝着她用力挥手。

「为什么……」

他家距离这里有一段距离。

坐电车转乘大概得花两个小时。

正因为有点远,雪菜才会为了准备拍摄先住进饭店,没想到之前有了心结的学长会突然出现。

这下子实在无法当没看到。

雪菜坐立难安,只好主动打电话过去。

『──啊,小雪吗?我正在饭店楼下──』

「你在那边等一下!」

接通那瞬间,雪菜讲完这句话就立刻挂断。

她急忙披上放在沙发的单薄开襟衫,拿起房卡避免被反锁,便夺门而出。

现在时间已晚,饭店走道上空无一人,雪菜直接冲进电梯。

下到一楼,跑出大厅,来到充满潮湿热气的外头。

饭店位于车站前,夜晚步道被高楼包围。

眼前等待的人物,亲昵地对她招手。

「嗨,小雪。太好了,幸好有赶上。」

「……为什么学长会在这里?」

「我向柳小姐打听到的。她说你今晚住在这间饭店。」

「你什么时候跟柳小姐变这么熟啊……」

雪菜完全没料到,两人会在私底下互相联络。

虽然有很多事想逼问他,不过现在──

「总之先到我房间。在这被人看到就惨了。」

现在雪菜没有变装。

而且没有化妆,也没戴无数度眼镜。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过去,都能看出她是女演员长谷川雪菜本人。

即使已经入夜,但难保被外人看到,现在才刚拿到电影工作,要是闹出绯闻就糟了。

于是她一边注意周遭,一边将惠太拉进饭店。

雪菜将少见多怪地东张西望的学长塞进电梯,按下房间所在的五楼按键。

抵达五楼,她先确认过四下无人,才总算是成功将惠太带回房间。

「……呼,幸好没被人看到。」

「把男人带进饭店房间,要是被周刊记者拍到肯定会出大事。」

「既然明白就拜托稍微思考后再行动好吗……」

雪菜嘟嘴说,不过她并非真心生气。

因为像是在做坏事的刺激感,让她有些乐在其中。

每次都这样。

跟眼前的学长说话,会让雪菜觉得成天烦恼的自己简直像个笨蛋。

「所以呢,你特地跑来这种地方,到底有什么事?」

「啊啊,嗯。我有东西要给小雪。」

「要给我?」

「在那之前,能先等一下吗?」

「嗯?怎么了?」

「……」

学长忽然缄口不言,神情严肃地逼近。

「惠、惠太学长……?」

年轻男女于深夜饭店独处。

在这情境下,惠太站在紧张到声音颤抖的雪菜面前──

「失礼了。」

话刚说完,他便不加思索地掀起了学妹的洋装裙子。

「……咦?」

雪菜因为太过震撼而脑袋当机,而惠太拉起裙子点头说。

「嗯,是非常可爱的蓝色内裤。」

「……惠太学长,你到底在做什么?」

「好了,上面也让我看一下。」

「等等 !?」

才刚确认完内裤,他就把裙子再次往上拉到腹部,连上面的胸部也展露出来。

在无心理准备的状况下被看到内衣,这冲击大到雪菜脸颊红到彷佛烧了起来。

「惠太学长!?你到底想做什么!?」

「小雪,你才是到底在想什么?」

「什么?」

「你内裤是蓝色,胸罩却穿粉红……穿上下不成套的内衣,你都不觉得丢人吗 !?」

「又没关系 !?要怎么穿是我的自由啊!」

害羞加上愤怒使她高声大喊。

惠太这才终于将洋装裙子放下。

「根据统计,的确有很多女生认为上下穿不成套的内衣也无所谓。因为每天穿成套内衣很麻烦。」

「这样讲是没错啦……被男生指正还真的有点不愉快……」

出乎意料地,女生其实不常穿成套内衣。

然而被男生指出这点,总觉得叫人难以接受。

「不过呢,无法妥善管理自己内衣的人──讲直接点,我认为随便穿内衣的人,工作肯定也很随便!」

「什么 !?」

一瞬间,雪菜以为自己停止呼吸了。

随便穿内衣的人工作一定也很随便──

乍听之下,会认为这是不知所云的神秘理论。

明明只是个不知所云的理论,却有着不容忽视的说服力。

「明天,你在海边要拍重要片段对吧?」

「是啊……」

「你是个女孩子,面对决战时当然也要在内衣多下功夫啊?」

「就算是这样,也拜托你不要突然检查女生的内衣好吗……我还以为你是想趁着独处机会把我推倒……」

雪菜投以极其冷淡的眼神做为最低限度的抵抗。

做出这种恶行,就算被报警也无法有任何怨言。

「所以呢?你是为了说这些才特地跑来吗?」

「当然不只是为了说这些。」

说完,惠太便从身上侧背包取出纸袋。

「今天来,是为了把这个交给小雪。」

惠太将纸袋拿到雪菜面前,她接过纸袋并问道。

「这个是?」

「是决胜内衣。」

「什么决胜内衣?」

说到决胜内衣,难道是──

「是、是色色的内衣吗……?」

「不,不是指那方面的决胜。这是为了让小雪振奋精神,以万全状态面临挑战才做的内衣。我把设计图交给浜崎同学,今天傍晚才终于完成。」

「啊啊,所以才这么晚过来……」

这似乎是为了即将拍摄重要片段的雪菜,所特地制作的内衣。

所以他刚才才会说「太好了,幸好有赶上」。

「我能看吗?」

「当然可以。」

惠太乃是世间罕见的男高中生内衣设计师。

而他作出的内衣有多么出色,雪菜早已亲身体验过,一听到他带来新作品,雪菜自然是满怀期待。

更何况,这是为了自己设计出的作品──

「好美……」

首次在他人面前亮相的,是一件富含气质的灰色胸罩。

风格与其说是可爱,更接近成熟沉稳。

材料上大量加入别出心裁的设计,且包括成套的内裤在内,触感都滑顺到令人吃惊。

「为什么摸起来这么滑顺……」

「因为材质是用高品质的百分之百纯蚕丝制成,触感肯定是一等一的。」

「高品质纯丝……这不是很贵吗……」

「这应该是RYUGU史上从未见过的超高原价率,虽然是我要求用这个材料制作,但从浜崎同学那听到价格时我也吓傻了。」

「这样没办法拿来卖吧。」

「是啊。乙叶也说,现在这样绝对不可能做成商品。」

「出了肯定会亏死。」

无法获得利益,就代表不适合拿来做成商品。

经营公司可没有轻松到商品赔钱还能支撑下去。

「你明明还得设计新作,耗费精力做这种无法拿来当商品的内衣好吗?」

「当然行──而且这个不是商品,是为了小雪而做的内衣。」

「什 !?」

听了这突如其来的发言,使得雪菜脸颊再次燥热起来。

不论如何自圆其说,做出无法获利的商品,便是枉为专业人士。

而他明知道这件内衣无法拿来成为商品,仍为了雪菜做出来。

这样一份心意,令雪菜高兴到差点落泪。

「…………为什么……」

「嗯?」

「为什么惠太学长,要对我这么好?我……之前对学长说了那么过分的话……」

「我没有介意当时的事。任谁都会有想一吐心中不快的时候。」

「……那么,学长并不讨厌我吗?」

「咦?我倒是从来没想过这种事。」

「这样啊……」

真的,成天烦恼的自己简直像个笨蛋。

还以为自己无理取闹惹惠太生气,没想到他本人丝毫没有在意,这才让雪菜放下心中大石。

她都快不记得,上次心情如此舒坦是什么时候了。

这样下去,怕是心情会表现在脸上,于是雪菜故意用冷淡态度接着说。

「连这种时候都想靠内衣解决,学长真的是内衣痴耶。」

「没有啦,没你说的那么好。」

「我没在夸你……不过,真的是非常感谢。」

她将收到的内衣连同纸袋,如宝物般抱入怀里。

「这下子,我得想办法回礼才行。」

「咦?不用啦。我不是为了让你道谢才做这个。」

「不行。是我想要回礼。」

「咦──?」

「学长,你有什么想要我做的事吗?」

「嗯……」

惠太稍作沉思,接着抬起头来,看似得出解答。

「那么──既然机会难得,我想看你穿这件内衣。」

「咦……?」

「这件内衣是我的得意之作,我一直期待你穿上的反应。我是外人,拍摄时无法参与,希望你能在这让我看。」

「咦?现在穿吗?」

「嗯。可以吗?」

「咦咦~?呜、呜嗯……」

若是平时的试穿会也就算了,现在两人在饭店独处,在这情况下只穿内衣似乎不太妥当。

最重要的是一定会很害羞……

不过,雪菜是真心想回报惠太这么晚还跑来见她的恩情──

「洗、洗澡……!」

雪菜稍作犹豫,最后做好觉悟,面红耳赤地宣言道。

「先等我洗好澡可以吗 !?」

几分钟后,雪菜将洋装和内衣脱下,在沐浴间淋浴。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其实在惠太来之前,她就已经洗过澡了,不过跑到饭店外时又稍微流了点汗。

难得要穿新内衣,还是希望能在万全状态穿上。

虽然她是因此才提出要洗澡……

(插图015)

「总觉得……让男生等着自己洗好澡,该怎么说……好像……」

好像是非常什么什么的情境。

身为一名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女,在这状况下不想入非非才显得奇怪。

「惠太学长,会不会说我可爱呢……」

心中萌生出期待与不安。

这和面对拍摄时的感觉相似。

最近工作时心中总是充斥着不安,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而现在的自己,似乎变成了剧本中的女主角。

她的心情好久没变得如此积极进取。

「学长只要能看到内衣就会乐上天……但我稍微抱有期待也没关系吧……?」

雪菜关上热水,看着镜中映出的自己。

──嗯,很可爱。

学长身边都是些有着犯规级可爱外貌的女生,不过自己也是个不输其他成员的美少女。

「──好。」

雪菜走出沐浴间,拿毛巾擦干身体,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做足准备后,便将百分之百高级蚕丝制内衣穿上。

尽管这样就准备完成,可是直接让他看实在没什么新意。

反正都要穿内衣给他看了,那至少也要让那个迟钝的内衣笨蛋脸红心跳才行。

虽称不上是什么应对策略,不过一点一滴露给他看似乎会比较好,于是她将饭店准备的浴袍披上,并回到房间。

「让、让你久等了……」

雪菜故作平静,其实她已经紧张到尾音不自觉上扬。

接下来要穿内衣给学长看──

光是这么想,她就害羞到脸蛋像被煮熟般通红。

她将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做为燃料,心儿砰砰跳地寻找学长身影──

「……咦?惠太学长?」

为什么不在?

学长刚才还在房间里,现在竟然找不着人。

雪菜歪头深感困惑,并移动到房间中央,却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发现目标人物。

「呼──呼──」

「真的假的……这人,竟然睡死了……」

诚如各位所见,浦岛惠太睡死了。

他躺在软绵绵的沙发上睡着,还非常惬意地打呼。

「是学长说想看我才特地跑去洗澡耶……」

雪菜小声抱怨避免吵醒他。

分明觉得生气,不过看着他幸福的睡脸,雪菜表情便自然变得柔和。

「真的是拿他没办法……」

照过往经验来看。

学长为了赶上拍摄,肯定是废寝忘食赶工才做出内衣。

「…………」

雪菜拿下眼镜这个惠太的标志配件,温柔地摸摸他的头。

「晚安,惠太学长。」

让男生睡在同个房间实在是不合常理,但今天就特别放过他吧。

时间已经到了晚上十一点。

雪菜将取下的眼镜放在桌上,自己也躺上床。

接着按下枕边的电灯开关。

「是说这件内衣,穿起来真的好舒适……不愧是百分之百蚕丝……」

高价材质果然不同凡响。

雪菜的胸部彷佛被幸福所包覆。

「这么说来,灰色似乎有放松心情的功效……」

她想起惠太曾经说过的话。

看来制作这件内衣时活用了他在暑假所学的知识。

「…………好困……」

或许是因为灰色内衣有着放松的功效吧。

这阵子因为压力导致一直偷闲的睡魔,转眼间就把雪菜的意识带入梦乡。

「那么雪菜。请你做准备。」

「好的。」

拍摄当天早上,雪菜遵照导演指示就位。

今天要拍的是剧情的最高潮。

也就是女主角背对夏天的大海,对主角传达心意的片段。

站在她眼前的是饰演主角的年轻演员,两人服装都是高中夏季制服,男主角穿着平凡无奇的学生制服。

雪菜则是穿着耀眼的水手服。

(身上穿的决胜内衣,请把勇气借给我……)

她闭上双眼,双手放在胸前,彷佛是在祈祷。

接着,导演指示开始拍摄──

这一天的雪菜,完全投入到角色里,连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但她或多或少明白理由。

因为她终于察觉,这个角色就是现在的自己。

女主角的人物设定──是个早就已经喜欢上对方却不愿承认,导致心意无法传达出去的女生,就跟某人一模一样。

(怪不得我再怎么努力,都没办法演好……)

不论自己多么想投入角色都不会有用。

因为现在雪菜所需要的并非演技,而是承认心中恋情,并把这份心意在舞台上加以升华。

光是她想要扮演别人时,就已经脱离角色本质了。

就简单暴力的结论来说,不要入戏,才是这次工作的「正确答案」。

(现在的我真是没资格当女演员……)

绝不能让他人察觉,正在对着男主角告白的自己,心里却想着其他异性。

(我果然,喜欢惠太学长。)

我再也无法欺骗自己了。

打从在学校被服准备室,第一次穿上他做的内衣时。

从他对我说出温柔话语的那一刹那,学长就已经成为自己心中无可取代的人了。

(──啊啊,这部电影一定能成为杰作。)

拍摄进入尾声。

雪菜向主角表达心意的那个瞬间,众人就如此肯定,因为她的演技就是如此精湛。

「……咦?这里是……」

惠太从饭店房间的沙发上起身,戴上放在桌子的眼镜,确认手机时间。

「已经过中午了……」

没想到已经过了正午。

这阵子都专注在设计上,如今一休息,就让惠太足足睡了超过十小时。

「……嗯?」

摆着眼镜的桌上,有某样东西吸引到他的目光。

上面留了一张小字条,上头以美丽字迹写着『给贪睡鬼:请留在这等我工作结束。雪菜留』。

还贴心地留下这个房间的房卡。

这么做或许为了方便让惠太出去买食物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先去趟便利商店吧。」

睡那么久,肚子整个饿扁了。

惠太先上完厕所,一脸神清气爽地走出房间。

他循着昨晚记忆走向梯厅,当电梯开门时,雪菜从里面走出──

「啊……」

她一见到惠太,就像只发现饲主的大型犬般扑上去。

「惠太学长!」

「哦。」

雪菜亲昵地拥抱惠太,而惠太则是急忙接住她。

尽管那压倒性的雄伟上围,或者说是胸上的丰硕果实,总之就是乳房直接贴着惠太,雪菜也毫不在意地微笑说:

「早安,贪睡鬼。」

「早安,小雪。」

她抱着对方并打招呼。

「拍完了对吧?结果如何?」

「很完美!导演不停夸我呢!」

「那太好了。」

最终片段似乎拍得非常成功。

看着学妹欣喜的笑脸,让惠太也忍不住开心起来。

「是说,那个……可以的话能拜托你先松手吗……」

「咦──?这么可爱的前女友抱住你,就不能表现得开心点吗?」

「就算是前女友,也只是伪装的恋人关系吧。」

「就我个人而言……就算要真的成为恋人也没问题喔……」

「咦?」

她这句台词越说越小声,到最后整个听不清楚。

「总之,拍摄顺利真是太好了。」

「是啊,这都多亏了惠太学长送的决胜内衣。」

「那么有效我也感到开心。」

不枉费自己通宵赶工。

这还得多亏有个优秀的打版师,只花一天时间能将前天深夜交出的设计图做出成品。

「我终于发现了。只要不逞强、老实面对自己的心意并运用在演技上就好了。我用这种方式去演,结果变得非常顺利。」

「是这样啊。」

这应该是日复一日地练习,已经让她打好了演技基础。

如今加上一个小小的契机,终于使她的演技开花结果。

「而且,我还发现了另一件事……」

「嗯?什么事?」

「在那之前,能拜托学长稍微蹲下吗?」

「嗯?可以啊。」

惠太虽不解,仍照着她的意思去做。

或许是她不希望被别人听到,才想在耳边悄悄说,而站在身旁的雪菜慢慢靠近惠太的脸──

然后,将唇瓣贴在惠太脸颊上。

「……咦?」

当惠太瞭解状况时,她早已离开。

状况太过惊人,令惠太只能呆呆地看着学妹走到他的正面。

「小雪,刚才那是……」

「……就跟你看到的一样。」

学妹羞得脸颊泛上一抹桃红,并露出了不带一丝迷惘的迷人笑容向他告白:

「我,似乎喜欢上惠太学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