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三卷 第二章 内衣设计师的海边合宿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42:58

某天夜晚,惠太在公寓房间,整理合宿要带的行李时听见敲门声,打扮休闲的姬咲探出头来。

放下头发,身穿短袖T恤和短裤的妹妹,如回到自己房间般泰若自然地走进来。

「哥哥,现在浴室没人了~」

「知道了。我很快就整理好,到时候再去洗。」

说是说合宿,不过惠太准备的行李并不多。

只有平板这个工作道具,泳装跟最低限度的换洗衣物而已。

表妹好奇地走到惠太身旁,看向他塞进包包的行李。

「哥哥你们明天就要去海边合宿吗?」

「嗯,星期一还得上学,所以只住一晚。」

「真好,我也想去海边玩──」

「你想来我当然欢迎啦,不过你先跟朋友约好了,也没办法。」

明天就是她期待已久的电影上映日。

她似乎满心期待这部片,甚至跟学校朋友一起买了预售票。

「对了姬咲,你手上拿的那本书是什么?」

「啊,这个?我正好想拿去客厅看。」

姬咲雀跃地将手上书本的封面亮给我看,这书真那么有趣吗?

封面上以充满神秘感的字体写上「占卜师真陀子夫人的自学占卜~不要空等命运,而是要去掌握~」的标题,看了叫人不知该作何感言。

「是占卜书啊。」

「她真的很厉害喔。占卜准到让人觉得没有天理。」

「我还是第一次听过有人拿没天理形容占卜很准,总之似乎是很厉害。」

「对了。既然机会难得,我用这个来占卜一下哥哥明天的运势吧。」

「好啊,我也有点兴趣。」

准到没有天理的占卜。

就让我见识一下,夫人是不是真有传闻那么厉害吧。

「哥哥是射手座嘛。嗯……我看看?」

姬咲一边哼歌,一边看着书上文字,似乎是真的很开心。

只不过她看着看着,那漂亮的眉头便逐渐挤成一团……

「这……嗯……」

「咦?结果不太好?」

「嗯……哥哥,你明天最好要小心喔。上面写『注意头顶。可能会降下不合时宜的雪』,还有『将召开无人辩护的审判。反驳也没用。只能闭上嘴巴忍耐』之类的,总之会有各种不幸降临。」

「这种审判也太恐怖了吧……还有这个季节要是下雪那也太过异常了吧?」

七月都过了一半耶。

再怎么说都不可能会下雪吧。

「顺便问一下,工作运如何?」

「说是『工作从头到尾完全都一点也不顺利。建议乖乖休养生息』。」

「这下伤脑筋了。」

真的是倒楣透顶。

根据夫人的占卜,我明天的运势似乎差到极点。

「啊,不过恋爱运非常棒喔。」

「恋爱运啊……」

「上面写『不起眼的你终于迎来桃花期!说不定会有命中注定的邂逅喔 !?』耶。好像第一个被你见到裸体的异性就是命运之人。」

「这到底是什么占卜啊?还写什么第一次见到裸体的异性……」

惠太心想。

光是能看见对方裸体,就表示两人关系匪浅了吧。

还有,敢把这种叙述大大方方地写在自己书上的真陀子夫人,究竟是什么来头?

当然这一连串的吐槽,根本无法跟笑眯眯的姬咲说──

「明天要加油喔!哥哥!」

「嗯,是啊。」

最终惠太只能选择成熟地陪笑回应。

隔天星期六,刚过早上十点时。

「哦哦,天气简直太完美了。」

惠太穿上海滩裤和沙滩鞋站在海滩,面对着蔚蓝晴空和辽阔大海。

而既然来到海边,身边女性当然也是全都穿着泳衣──

「幸好有放晴。」

穿着蓝色泳衣的澪自言自语地说。

「真的耶,这种天气最适合出去玩了。」

身穿粉红色泳衣的绚花完全不顾大海,死盯着澪的身体看。

「要是下雨就扫兴了。」

以淡紫色泳衣包覆住硕大胸部的雪菜加入对话。

「我可是最怕热了……」

以黄色泳衣衬托褐色肌肤的瑠衣用手遮阳,并抬头以愤恨神情看向太阳。

在场四位女生。

每一人身穿泳衣的模样,都耀眼到不输给夏日艳阳。

「大家,要擦防晒乳的话跟我讲吧。我会温柔地帮你们擦。」

「真是可惜啊,惠太学长。我们早就擦完了。」

「什么 !?我还以为这是近距离研究泳衣构造的大好机会……」

「浦岛同学来到海边还是那么变态啊。」

「就算是为了工作,我也不想让男生帮忙擦防晒乳啊……」

澪傻眼地说道,而瑠衣则是用鄙视眼神看向惠太。

绚花在一旁看着大家说:

「不过真是难得,惠太竟然会邀我们出去玩。我以为你这个工作狂满脑子都只想着内衣。」

「偶尔一次嘛。幸好能配合上大家的行程。」

在场成员都有自己的工作。

惠太和瑠衣是设计师和打版师。

澪在书店打工,绚花是人气读者模特儿,一年级的雪菜甚至还是最近重回演艺界的演员。

这么一想,这个阵容还真是豪华。

「幸好水野同学的泳衣能用经费买。」

「拜、拜托不要一直盯着看……」

邀请澪参加合宿时才知道其实她没有泳衣,拿这事与乙叶商量后,最后决定由公司出钱帮她买。

由于没时间去店里挑选,最后惠太依个人独断偏见去网购买了一件适合她的泳衣,而正如他所料,澪穿起来非常好看。

「穿上男生帮忙挑的泳衣,还真有点害羞……」

澪扭扭捏捏地说。

「不用担心,穿上泳衣的澪同学真的是太可爱了。」

绚花站在澪面前,绽露成熟笑容说。

「是说惠太学长,你未免冷静过头了吧?你现在正被这么多身穿泳衣的女生围绕耶,就不能表现得开心点或是害羞吗?」

「讲是这么讲,可是我平常早就看惯你们穿内衣的样子啦。」

「单就暴露程度,确实跟内衣差不多啦。」

「呜……」

雪菜听了惠太和绚花的发言,略有不满地嘟起嘴。

「我有个单纯的疑问,明明暴露程度跟内衣相同,为什么穿泳衣被男生看到就没差?」

「浦岛同学,这问题再怎么想都找不出答案的。」

澪如此说道,总之会害羞就是会害羞。

在这世上,真的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事。

「仔细想想,穿内衣的样子明明不该被异性看见,我却一直给浦岛同学看……」

澪受到了带有时间差的伤害。

看来她回想起自己不停给男生看见内衣这件事。

「话说回来──」

惠太环顾海滩一圈说。

「如此开阔的沙滩,竟然一个人影都没有。」

现在这沙滩上,只有惠太他们五人在。

天气如此适合出游却没其他游客,当然是有原因的。

「能连同别墅都一并借给我们使用,真的得好好感谢悠磨先生。」

「爸爸有好几个私人海滩,最近几乎没用过就是了。」

「不愧是社长千金。」

「有私人海滩这种台词,我还第一次亲耳听见。」

瑠衣的资产阶级发言,令绚花和澪不禁阐述心中感想。

「我身边倒是挺多人有。」

「小雪的身边,那不就是指演艺圈的人吗。」

详情就姑且先省略,当惠太寻找能举办合宿的地点时,瑠衣爸爸──也就是悠磨先生,好意将私人海滩借给他们一行人使用。

既然晚上能住在别墅,那这次合宿实际上只有花到交通费跟伙食费。

RYUGU的经费其实也不是那么充裕,此举可称得上是天降甘霖。

「下次得好好向他道谢啊。」

「不必啦。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打给爸爸时一提到浦岛的名字,他就二话不说答应了。我爸似乎还挺中意你的。」

「是吗?我爸爸跟他似乎是朋友,八成是因为这原因吧。」

悠磨先生可是重要员工的家长。

考虑到未来的事,能跟他保持良好关系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好了,难得来一趟,我就帮大家拍些资料用的照片吧。」

「那种事晚点再说啦。」

「啊 !?绚花 !?」

惠太举起的数位相机被绚花取走。

她将摄影器材藏在身后,以指责口吻说道。

「难得来到海边,若是不好好玩一玩不就亏大了。」

「我也同意学姊说的。」

「怎么连浜崎同学也……」

这下连RYUGU的专属打版师都加入敌方阵营。

如今相机被没收什么事也做不成,尽管可惜,也只能晚点再拍了。

「没办法……我去架海滩伞吧。」

惠太暂时离开现场,在开始游玩前先设置一行人的据点。

「……」

此时雪菜直盯着惠太。

确认唯一的男生离开后,她小声地对其他女生说:

「大家听我讲一下。」

「雪菜同学,怎么了吗?」

「难得来海边,大家要不要玩个游戏?」

「「「游戏?」」」

澪、绚花、瑠衣异口同声说。

三人视线聚焦在黑发学妹身上,而雪菜神情严肃地说了下去。

「在海边玩这期间,我们来比赛谁最能让惠太学长心动。难得换上全新泳装给他看,他却跟平时一样无动于衷,我觉得自己身为女孩子的尊严受到挑战了。」

「原来如此,要借此扳回一城是吗。」

「听起来有点有趣耶。」

「是啊,我也觉得不错。」

绚花、瑠衣、澪依序一致同意。

说什么都得让这个只对内衣有兴趣的失礼男生怦然心动。

最好是还能看到他脸红心跳的害羞模样。

这一瞬间,四人团结一心。

「不过,游戏输赢该如何决定啊?」

「在合宿结束时,问惠太学长谁的示好最令他感到心动好了。」

雪菜回答瑠衣,于是她们就这么说定了游戏规则。

「那么,首先要玩些什么?」

「我有个提议!我想打沙滩排球!」

「这根本是对雪菜同学压倒性有利嘛。」

「毕竟雪菜的胸部是真的很惊人。这么做或许能牢牢抓住浦岛的视线……」

女生们在白色沙滩上聊得十分热络。

而惠太一边设置着他拿过来的海滩伞,一边从远处观望她们……

「感情真好啊。」

虽听不见聊天内容,不过她们玩得开心就好。

这样带她们来海边玩也算是值得了。

「说起来,昨天的占卜好像说今天会邂逅命运之人……」

脑中忽然浮现起昨晚姬咲说的占卜结果。

第一个看见裸体的异性就是命中注定之人……

难道说,那个对象就在这四人之中?

「……不,怎么可能啊。」

占卜就只是占卜。

内容姑且信一半就算了。

「浦岛同学──!一起来打沙滩排球吧!」

「嗯,我现在过去!」

惠太回覆用力挥手的澪,接着赶紧把海滩伞装好,就回到女生那边。

难得来到海边。

今天就遵照乙叶的建议,把制作内衣先搁在脑袋角落,和大家一起放松心情游玩,好好享受青春吧。

题外话,一行人后来举办了沙滩排球大赛,在场所有人的发育都很不错,连雪菜以外的女生也是胸部晃个不停。

虽然有一名女生,几乎连摇都没摇就是了。

为了她本人的名誉着想,在此就不多做评论。

毫无仁义的沙滩排球大战告一段落后。

澪、雪菜、瑠衣三人跑去海里玩,而金发美少女则手持数位相机,在沙滩上拍照。

那名美丽的摄影师,正是身穿泳衣的北条绚花。

她不只从正面拍,还会不时移动到侧面乔角度,甚至会趴在沙滩上从低角度拍摄,看似拍得十分起劲。

惠太闲来无事便跑去向儿时玩伴搭话。

「绚花,你看起来好像很开心啊。」

「那当然啊♪能看到女孩子们身穿泳装在蔚蓝大海玩耍,我真是太开心了。活着真是美好。」

「呜哇,超级爽朗的笑容。」

她绽露出不输给盛夏暖阳的灿烂笑容。

丝毫不隐藏自身欲望这点,反倒让人产生好感。

「绚花为什么会如此喜欢女孩子啊?」

「因为很可爱啊。尤其是年轻女生的肌肤又滑又嫩,全身还会散发好香的味道,光是看了就叫人欣喜若狂。」

「绚花你自己也是年轻女生就是了。」

「我刚才有偷偷拍些若隐若现的照片,晚点再分给你当参考资料。」

「那真是多谢了。」

惠太与绚花热情握手。

两人到底是儿时玩伴,绚花非常瞭解惠太。

难得女生们穿着可爱泳衣。

若不拍照保存就太可惜了。

(插图009)

这些肯定能拿来当制作内衣的参考,至于那些若隐若现的照片,就晚点再仔细确认好了。

「那么,绚花的照片就由我来拍吧。」

「咦?」

「你难得穿这么可爱的泳衣,不拍下来太可惜了。」

「可爱……也对。毕竟机会难得,就拜托你帮忙拍吧。」

或许是因为天气太热。

绚花递交相机时,脸颊微微泛红。

「那我要拍啰?」

「随时都行。」

只能说绚花真不愧是职业模特儿,相机一对向她,就开始朝镜头摆出可爱姿势。

像是双手放在身后,从下方往上窥探。

又或是背对这边,只有脸朝向镜头。

还有趴在沙滩垫上,手撑下巴。

因为拍摄对象实在太优秀,使得惠太无法自拔,结果数位相机的资料夹里满满都是绚花的照片。

(这下我终于明白,为何绚花会如此热衷了。)

拍可爱女生确实很开心。

除了想把对方拍得更可爱之外,还会想多看看对方的各种面貌,总之令人兴奋不已。

惠太就像刚才的绚花一样,从各种角度拍起儿时玩伴。

直到最后用低角度镜头拍到最理想的一张照片,惠太才缓缓站起身来。

「呼,这样应该行了吧。」

他停止拍摄,看向数位相机萤幕确认刚才拍的照片。

绚花也靠过来,站在旁边看着惠太手上的相机。

「如何?有把我拍得可爱吗?」

「嗯,不愧是绚花,拍得超级可爱。」

「哼哼,那当然♪」

绚花可是每个月都会登上时尚杂志的职业模特儿。

也因此,她深知怎么做才能被拍得可爱。

「──我就是想让惠太看,才特地挑了件可爱的泳衣呢。」

「咦?」

绚花突然以惹人怜爱的口吻嘟囔说。

氛围与平时截然不同。

就在惠太为这不常见的反应心动之时──

他也因为惊讶而不小心按下相机快门。

快门响起喀擦一声,而拍下的最新照片,将罕见地面露羞色的绚花,那最真实的表情给纪录下来──

「呵呵,觉得心跳加速吗?」

「咦……?」

「惠太,你脸好红喔?」

「啊……」

听到这句话,惠太才终于理解自己被捉弄。

可惜当他发现时已经太迟了,年长一岁的儿时玩伴,露出坏心眼的微笑,享受着惠太心生动摇的神情。

过一阵子,时间来到艳阳高照的午后。

依旧穿着海滩裤的惠太,坐在海滩伞下休息。

他随意望向坐在沙滩垫上,用沙子做起精细雪人沙雕的绚花和瑠衣。

她们似乎把那雪人雕成女生造型,还莫名让它穿起学校泳装,使得画面看起来整个超现实。

而澪独自用着泳圈,在海上飘来飘去。

游玩方式似乎会突显出每个人的个性。

「跟女生一起到海边玩……这就是青春啊……」

跟四位美少女一起来海边合宿,总觉得自己成为了终极现充。

「……奇怪?小雪人呢……?」

惠太忽然察觉学妹不见人影。

她到底上哪了?

当他东张西望环视海滩──

「叫我吗?」

「嗯?」

背后突然传出声音。

一回头,发现自己正在找的雪菜就站在身后。

「太好了,我还以为小雪迷路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来,请用。」

「哦,是刨冰啊。」

「是蓝色夏威夷口味的。我发现别墅厨房有电动刨冰机,就做了这个。」

「那栋别墅连刨冰机都有啊。」

「一抵达我就先用冰箱制冰,没多久就做好了。那台似乎是业者用的昂贵机种呢。」

雪菜热烈地讲述。

这财力实在惊人。

瑠衣爸爸,也就是浜崎悠磨,除了内衣公司外似乎还有经营其他事业,有机会真想好好向他请益。

「那么我不客气了。」

惠太心怀感激地接过插着汤匙的刨冰。

雪菜也拿着自己的份坐在惠太身旁。

接着捞了一匙刨冰送入口中。

「嗯~好冰♪」

「在海边吃的刨冰真的是特别美味。」

惠太说着,也开始吃起刨冰。

用沁凉刨冰冷却燥热身体,实在令人感到畅快。

「惠太学长在做什么呀?」

「我玩得有点累了,先休息一下。」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一边休息一边观赏女孩子年轻水嫩的肉体是吧。惠太学长真的是很色耶。」

「色我不否定就是了。像我现在也是会忍不住去观察小雪的乳沟。」

「这么大大方方地说这种话,反而让我不知做何反应……虽然早就知道了,可是学长你真的是个怪人耶……」

雪菜双颊泛红、举止扭捏,似乎是因视线感到害羞。

就算这是个探究巨乳神秘的绝佳良机,但要是惹模特儿生气可就得不偿失了。

惠太只好就此放弃观察。

「还有那是什么啊?那个像雪人一样的沙雕……」

「那个啊。我也不清楚。」

绚花和瑠衣一个劲地制作雪人沙雕(学校泳装版),看来状况渐入佳境。

就连泳装也做得莫名精细,仔细看上去,明明只是个雪人,却拥有相当傲人的上围。

「亏她们有精神在这大热天底下一直玩个不停。」

「就是啊,像我这种室内派的人体力根本支撑不住。」

「我也是。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虽然小雪才是今天这群人中最年轻的就是了。」

雪菜是今年春天才刚上高中的一年级生。

姑且不论绚花跟瑠衣,用泳圈在海中游来游去的澪,才是真叫人感到意外,她个性虽然内向,到底也是在书店打工,体力似乎还不错。

「……是说,惠太学长?」

「嗯?」

「我问一下──今天的我看起来如何?」

「咦?什么如何?」

「我说泳衣啦!泳衣!我挑这件可是费了不少苦心呢……看了有没有心跳加速?」

「呃……」

惠太重新确认学妹的打扮。

秀丽黑发、白皙肌肤固然出色,不过最吸睛的还是那个被泳衣包覆住,实在不像是高中生拥有的胸围。

这世上哪有男生不会被她那深深的乳沟所吸引?

不,没有(肯定)。

不可能会有(斩钉截铁)。

「这个嘛。我以为自己平时看习惯了,不过这么近距离看到你的乳沟,确实感到有些心动。」

「我是希望你称赞泳衣,而不是胸部就是了……」

雪菜似乎不满意惠太的答覆。

像个小孩一样嘟起嘴。

「你看仔细一点啦。」

「小、小雪……?」

学妹把身体靠了过去。

行为变得比平时还要大胆。

大胆到直接把胸部贴着惠太的手,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单纯没注意到。

即使看惯了女生穿内衣的模样,惠太也只是个年轻男生。

看到异性的肌肤,不可能无动于衷。

「如何?」

「不……该怎么说……」

「嗯?」

「小雪的胸部……碰到了……」

「……咦?」

经他一提,雪菜才将视线往下拉。

正如惠太所述,她那被泳衣包覆的胸部,硬生生地贴在惠太手臂上──

「咿啊啊啊啊啊啊 !?」

「呜哇,好冰 !?」

终于理解状况的雪菜,吓到不小心将装着刨冰的容器脱手,其内容物直接掉到惠太头顶。

讲直接点,状况惨不忍睹。

如果只有冰也就算了,刨冰糖浆还流下来,搞得头发跟皮肤都黏答答的。

「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啊啊,嗯。我没事。只是被冰到吓了一跳──不过浑身黏黏的,我先去冲个澡。」

「嗯……真的是非常抱歉……」

雪菜显得相当沮丧,像只被责骂的小狗一样。

惠太摸了摸学妹的头安抚她后,便离开海滩。

「呜……眼镜上都是糖浆的味道……咦?」

走往别墅途中,拿下眼镜闻了闻便皱起眉头的惠太,忽然惊觉某项事实。

「注意头顶……可能会降下不合时宜的雪……昨天那本书上写的占卜,难道就是指刨冰……」

即使不合时宜的雪单纯是指刨冰,不过能如此精准地成功预言,『真陀子夫人』真是太恐怖了。

或许夫人真能预见未来也说不定。

「若真是如此,那我真有可能邂逅命中注定的异性……?」

惠太并不相信占卜这一类的事物,如今真被说中了,使他不禁心想「说不定真有其事」。

「命中注定的异性啊……可是,再怎么说都不可能会看到对方裸体吧……」

虽然惠太平时就常看到女生们穿内衣的样子,但裸体可没这么轻易就能见到。

或者该说,他才想问到底要怎么做才能发生这种情境。

刨冰的事纯属巧合。

既然是难得一次出游,出这点小意外也很正常。

今晚要跟澪她们外宿,还是别想那么多的好。

惠太边思考边戴上眼镜,一抵达别墅,就直奔沐浴间。

到了黄昏时分,一行人回到别墅吃晚餐。

这栋两层楼的建筑,大小虽与一般独栋房子无异,外壁却是由天然木材所打造,显得外观设计十分时尚,颇有避暑别墅的风格。

各自换上便服后,大家就聚集在宽敞的庭院露台,准备进行夏天必备的烤肉。

他们把串好的肉、蔬菜、香肠、香菇拿到烤网上烤,再各自拿喜欢的东西吃。

「呜哇,好好吃 !?澪学姊,这个炒面超级好吃耶!」

「真的耶。我都想直接把你娶回家了。」

「这可是用了水野家秘传的自制酱汁呢。」

澪所做的炒面颇受好评。

她到底是平时有在做家事的人,制作炒面的手法十分纯熟,还美味到轻易抓住了在场所有人的胃。

「说起来──」

吃着极品炒面的雪菜嘟囔道。

「星期一就要开始期末考了,大家出来玩没问题吗?」

「我平时就有在念书,所以没关系。」

「我也没有问题。」

「我也是,上课有乖乖听课就能拿平均分以上。」

澪、瑠衣、惠太一个个回答。

「小雪没问题吗?」

「我平常都有听课,应该没问题。」

RYUGU整体来说都很优秀。

绚花虽然是三年级,但成绩在志愿大学的及格范围内。

瑠衣直到前阵子都还是名门女校的学生,没有任何不安要素。

看来身边没有人会考不及格,姑且能够安心。

「我去拿饮料。」

瑠衣将空盘放下起身。

「啊,我也一起去。」

惠太跟在同学后头,从落地窗走进别墅。

露台跟客厅就只隔着这扇落地窗,两人踏入客厅,往里头厨房走去。

穿着符合夏日风格短裤的瑠衣打开大冰箱,将事先冰好的饮料递给惠太。

「来,拿去。」

「好。」

惠太抱着瓶装碳酸饮料看向瑠衣,随意向她攀谈。

「浜崎同学也慢慢习惯RYUGU了呢。」

「嗯──?算是吧~」

「看你跟大家相处得不错,我总算是放心了。」

「大家都很和善啊。不光是澪跟雪菜,学姊虽然有点变态,但人也不错。」

「啊哈哈。」

绚花喜欢女生早已是众所周知的事实了。

如今她根本不打算隐瞒,一逮到机会就对澪性骚扰。

「浦岛,你想到下次新作要设计哪种内衣了吗?」

「还在考虑。」

「是喔。」

「我会尽快早点设计完,不然又会给浜崎同学添麻烦了。」

「啊,这可不是在催你喔?我纯粹是期待而已,工作排程上还留有余裕,你慢慢考虑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

浜崎瑠衣对惠太设计的内衣情有独钟。

就是因为她太过喜欢RYUGU出品的内衣,她才会想把设计师──也就是惠太挖进自己所属的品牌,甚至为此特地转学过来,后来发生了不少事,反倒是她跳槽到RYUGU做打版师。

「不过浜崎同学能来RYUGU真是太好了。你工作又快又仔细,还能准确地理解设计师的用意。」

「还行啦,我待在MATiC的时候也经常研究浦岛的设计。」

「你还肯当试穿模特儿,真的是帮了大忙。」

「那分明是被你硬逼去当的好吗。都有那么多漂亮的女生了,没必要拉我做模特儿吧。」

「我觉得浜崎同学也很漂亮啊。」

「我是觉得自己外貌不算差啦……但是我身材并不算特别好啊?」

「才没这回事。今天浜崎同学的泳衣可是让我看得脸红心跳呢。」

「……咦?」

瑠衣讶异地看向这边,似乎没料到我会如此回答。

「咦?脸红心跳?浦岛?对我?」

「为什么要怀疑?浜崎同学那么可爱,泳衣也很好看,现在穿短裤露出的腿,也是紧实得非常漂亮。」

「等等!?你在看哪啊!?」

瑠衣双手拿起刚取出的罐装饮料遮住脚。

「穿内衣的模样都被我看过了,事到如今也不需要感到害羞吧。」

「是没错啦……总觉得被人盯着腿比内衣被看到还害羞……」

瑠衣扭捏地遮住脚说。

比起内衣,脚被看到反而更加害羞,女人心真是海底针。

「老实说,褐色皮肤跟泳衣的对比可是深受某些狂热份子喜爱,是非常出色的搭配。」

「你这赤裸裸的真心话反而让我不知所措啊……」

瑠衣冷冷地盯着我看。

那道冰冷视线,在酷暑下反而令人舒畅。

「……算了。差不多回去吧。」

「也对。」

瑠衣走在前头,把瓶罐抱在C罩杯的胸怀中,又忽然想起某件事而回头。

「浦岛,如果工作有什么烦恼都能找我谈喔。」

「咦?」

「我现在是RYUGU的打版师,也就是你的搭档啊。」

「……说得也对。」

这可靠的话语令我心头一热。

若不是认同并发自内心信任对方,是说不出这种话的。

能从不矫揉造作的她口中听到这种台词,实在叫人感动。

「谢谢你,浜崎同学。」

「嗯。」

瑠衣简单点头示意,再次踏步向前。

惠太看到她微微泛红的侧脸,不禁会心一笑,拿起宝特瓶跟在她后头。

夜里,女生们一丝不挂在别墅浴室里。

浴室非常宽敞,而里头桧木制的浴缸亦是,甚至所有人都进去泡都还有空间。

「浴室真的好大喔。」

「都能媲美温泉旅馆了。」

「虽然这里实在没办法从泉源引水就是了。」

「光是这么宽敞就够奢侈了啦。」

澪、绚花、瑠衣、雪菜四人浸在热水里谈天说地。

「对了,结果游戏该怎么办啊?」

「啊啊,让惠太同学脸红心跳的游戏?」

「虽然还没问他,但我总觉得浦岛会说大家都是第一名吧?」

「呜哇……惠太学长一定会这样讲……」

大家开始热烈聊起不在现场的男生。

如此一来,对话内容转到经典话题上也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是说,大家有喜欢的对象吗?」

年长者绚花开启了女生聚会一定会聊到的恋爱话题。

「我完全没有这类恋爱的故事可说。」

「我也是。」

二年级的澪和瑠衣率先给了无伤大雅的答案。

「我是女演员,事务所禁止我谈恋爱。」

最后一年级的雪菜稍稍移开视线回答。

「又不是偶像,谈谈恋爱哪会有什么问题啊?」

「那北条学姊又是如何呢?」

「喜欢的对象?当然有啊。」

「咦 !?真的有吗 !?」

提问的雪菜诧异地说。

她整个上半身前倾追问,丰硕胸部顿时激烈晃动。

「到、到底是谁?」

「那还用说。是雪菜同学也认识的人。」

「难、难道……是惠太学──」

「是澪同学喔。」

「咦?」

「我对澪同学可是一见倾心呢。」

「咦咦……」

学姊双手捧脸,发出「呀♡」的可爱叫声。

反观雪菜则是一脸不满,似乎对绚花给出如此答案感到扫兴。

「所以澪同学,今晚要不要跟我睡同一张床呀?」

「对不起。我只想正常点一个人睡。」

「啊嗯,澪同学真是坏心眼。不过我也喜欢你这么冷淡的反应♡」

即使被冷漠对待,绚花仍不气馁。

此时,刚才保持沉默的瑠衣加入话题。

「不过说到恋爱话题呀?你们觉得浦岛如何?」

「浦岛同学吗?」

「他好歹也是今天成员里唯一的男生啊?大家得在这里睡上一晚,还被这么多可爱的女生包围,应该多少会在意我们吧。」

「嗯……是这样吗?」

澪对这看法保持怀疑态度,瑠衣进一步追问:

「不然澪,如果浦岛半夜摸黑上你的床,你会怎么办?」

「哪有怎么办,我认为浦岛同学不会做这种事。」

「咦──?」

「怎、怎么了……?」

「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你可真信任浦岛啊。」

「算是吧,毕竟我曾经找浦岛同学商量内衣的事。」

惠太是个变态,但不是坏人。

而且为人意外地真诚,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他人的行为。

这是澪对他的评价。

若非如此,澪才不会答应参加这次合宿。

「不过,他的确是个好人。在我发烧昏睡时还特地来照顾我……虽然内裤被他擅自拿去洗真的是非我所愿……」

「惠太从以前就很温柔喔……可惜他动不动就会想看女生内裤……」

「我为复出演艺工作而苦恼时,也是他从背后推了我一把……尽管后来他害我做了不少丢脸的事……」

「就是因为知道浦岛同学最大的缺点,才会无法老实承认他是个好人。」

变态归变态,人却不坏。

反过来说,就是他并不是坏人,不过是个变态。

而且他为了制作内衣,几乎什么都愿意做,这使得花漾少女们必须随时对他抱持戒心。

「不知道惠太学长,有没有喜欢的人啊?」

「「「……」」」

澪等三人一听到雪菜出乎意料的发言,便一瞬间僵住。

然后──

「就我所知,没听说过惠太有这一类对象。」

「谁叫那家伙满脑子都只想着内衣。」

「我实在很难想像浦岛同学会喜欢上人。」

「不是,大家刚才怎么定住了,你们现在故作镇定也没用好吗?」

学姊们这次反而装作没听见,看向别处。

雪菜看着她们那难以言喻的烂演技后心想。

成员里在意异性的,似乎并非唯一的男生,而是女孩子们也说不定。

「……咦?」

惠太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在灰暗的客厅。

他打了个呵欠,从沙发上起身,不知是谁帮他盖的毛毯顺势掉到地上。

「一不小心睡着啦……」

或许是因为晚餐吃得太饱了。

大家烤完肉,惠太就不敌睡魔,在沙发上倒头就睡。

其他人八成是不想吵醒他。客厅光源只有放在墙边的时尚立灯,他拿起手机确认时间,刚过晚上九点。

「呜哇,怎么睡得全身是汗……」

全身被汗弄得湿答答的,怪不得睡得如此难受。

室内有开空调,不过温度并没有调得多低。

除了难受外,他也不忍心让自己的汗水弄脏寝室床铺。

「回房前先洗澡吧。」

惠太从沙发站起,朝走廊深处的浴室前进。

「大家都已经睡了吗。」

别墅里静悄悄的,看来其他四人都跑去二楼寝室睡觉了。

于是惠太不疑有他,连门都不敲就直接打开更衣室的门──

「咦!?浦岛同学!?」

「……嗯?」

包含澪在内的所有女生全在里头。

看来四人是刚洗好澡出来,她们别说是衣服了,就连内衣也没穿,也就是全身赤裸站在里面。

「奇、奇怪……?大家、竟然在洗澡吗……?」

就连惠太自己也乱了阵脚。

穿着内衣倒还无所谓。

尽管跟裸体相去不远,起码最重要的部分都会被内衣藏住。

然而,现在的她们却不同。

这次不是平时的试穿会,而是私底下出来玩。

四个人刚洗完澡,彻底放下戒心,而且正因为完完全全处于裸体状态,才不知该作何反应。

「没想到,你竟然会大大方方跑进来偷看。」

「惠太也是个男生呢。」

「惠太学长,你太差劲了……」

「浦岛同学,这次你真的无法找借口了。」

女生们各自用手或拿着的内衣遮住重要部位,满脸通红地说。

瑠衣单纯就是生气了。

绚花难得地感到害羞。

雪菜一如往常,露出看着垃圾的眼神。

澪则对他投以看似悲伤又像谴责的视线。

「呃……」

在这情况下,惠太能做的事就只有一件。

「真的是非常抱歉!」

「借口晚点再听你讲,总之能拜托你先出去吗?」

「是。」

惠太遵从澪的指示,迅速将门关上。

随后摇摇晃晃地靠在墙边,蹲在地板深深吐了一口气。

「没想到大家正在洗澡……」

惠太也是男人,看到女生裸体不可能毫无感觉。

那怕这件事纯属意外,他也差点被背叛女生们信赖的罪恶感给压垮。

「等等喔?我看到所有人的裸体……那占卜结果到底该怎么算?难不成命运之人就在她们四人之中……?」

未来或许会与其中一个看到裸体的人结为连理。

一想到有这种可能性存在,一股躁热便冲上惠太脸蛋。

而当前不小心偷看到女生更衣,则是使他产生与想像未来不同的兴奋。

「──浦岛同学。」

「是!」

惠太立正抬起头,穿好衣服的女生们将他团团包围。

「让你久等了,现在就让我们听听你的借口吧?」

「你可别以为自己有办法逃走喔,惠太学长?」

「反正我们不可能让你逃走就是了。」

「今晚似乎会变得很漫长呢。」

散发出静谧怒火的澪,面带笑容反而显得更可怕的雪菜。

一脸生气的瑠衣,以及不知为何看似开心的绚花纷纷开口。

「等我回去,要跟家人一起着手设计新作内衣……」

惠太说完这段立死旗的台词后,就被拖到客厅,在坚硬地板上罚跪,接着如占卜所述,召开了无人辩护的审判。

没有人站在他这边,使得惠太如坐针毡。

最后被告只能不断拼命道歉,直到四人都原谅他为止。

偷窥狂的审判结束。场景转到别墅二楼房间,雪菜身穿居家服,坐在其中一张单人床上。

绚花坐在她面前的椅子上,拿梳子保养头发。

闲闲没事的雪菜,不自觉地看着她的金发看到入了迷。

「北条学姊的头发,真的好漂亮喔。」

「是吗?谢谢你。」

「我也干脆重新留长好了……」

「我觉得你留短发也很好看喔。」

「而且现在这长度也比较轻松。」

其实雪菜很中意自己现在的发型。

童星时期她曾经留过长发,但保养起来实在太麻烦,结果一停止演艺活动,她就一口气把头发剪短。

头发梳理完毕后,绚花便起身坐到自己床上。

「不过真是可惜。没办法跟澪同学睡同间房……」

「那是因为北条学姊有推倒澪学姊的前科啊?这次你就勉为其难跟我同房吧。」

「哎呀,我也喜欢雪菜同学喔?」

「咦……」

「你很可爱啊。长得漂亮又有女人味,而且胸部大,简直是太棒了。」

「谢、谢谢……不过,你可别半夜钻进我被窝喔?」

「哎呀,真是冷淡。」

北条绚花其实有百合癖好,这使得雪菜实在无法掉以轻心。

不过现在这种事一点都无所谓。

因为雪菜更在意刚才发生的事件。

「唉……没想到会被惠太学长看到裸体……」

「我想惠太应该不是故意的喔?」

「这我虽然明白啦……」

即使明白,也无法轻易当没发生过。

毕竟雪菜可是第一次被男生看到裸体。

这丢脸的程度,可不是内衣被看到能够相提并论。

「是说北条学姊,难道你觉得没关系吗?」

「我曾经被他看过好几遍了。」

「咦!?北条学姊跟惠太学长,原来是这样的关系吗!?」

「讲是讲看到,不过那都是小时候的事喔?」

「啊啊,因为你们是儿时玩伴嘛。」

这位娇小可爱的学姊,跟惠太自幼就非常亲昵。

和刚认识没多久的自己不同,他们曾一同度过了漫长的时光。

雪菜这么一想,心情就变得有点不悦。

(是说……为什么我必须为这种事感到不愉快啊?这样不是弄得好像我在嫉妒一样吗……)

她挥去在心中盘旋的混乱情绪。

所幸的是,绚花似乎没有察觉她内心的想法,只是像安抚小朋友一般,温柔地对她微笑。

「难得大家一起办合宿,希望你不要对惠太那么生气。」

「这么说也对。今天难得可以不用顾虑他人目光尽情玩乐……」

自从雪菜回归演艺圈后,就敲定演出连续剧、拍广告,她再次成为了世人所熟知的名人。

当外出时,她必须要变装,还得顾虑各种事情。

也因此,今天她是发自内心感到放松。

「惠太为了雪菜同学,还特地找了人烟稀少的海水浴场喔。」

「咦?」

「雪菜同学是名人,他怕你会在意旁人目光无法放松去玩──虽然他一开始似乎找不到这样的场地。」

「原来是这样……」

惠太似乎为了雪菜这个名人,特地去找鲜为人知的海滩。

听她这么一讲,实在难以让人产生厌恶。

不如说是──

「哼──?」

雪菜偷偷用手背遮住上扬的嘴角。

这样的表情,绝对不能被其他人看到。

「嗯?雪菜同学?」

「我有点困,先睡了!」

说完她便躺在床上。

「咦?已经要睡了?人家还想继续聊天啦~」

不论绚花在身后说什么,雪菜因为还无法收回表情,只能继续背对着她装睡。

「……没办法,偷窥的事就原谅他吧。」

尽管雪菜也觉得自己这样太好摆平了。

不过,惠太的心意就是如此令她开心。

打从认识惠太,她的内心就躁动不已。

又是哭泣,又是生气,又是欢笑。

同时,她也非常珍惜这忐忑的心情。

在合宿夜晚,雪菜就这么抱持着甜美幸福的心情,和缓地坠入梦乡。

「──嗯?」

当惠太察觉异状,时间已经过了零点。

他身在别墅二楼其中一个房间。

由于他在客厅睡过,现在毫无睡意,正拿平板确认今天拍的照片时,忽然听见房门外传来微弱脚步声。

步声经过房门前,最后似乎走下楼。

惠太从椅子上站起,向窗外确认,看见溜出门的人走往海边。

「那人是……」

时间已是深夜。

尽管这里是私人海滩,让女孩子独自走在外头实在危险。

惠太实在担心,于是决定跟上去,他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走出房间。

他穿过走廊下楼梯,穿上运动鞋走出户外。

然后边呼吸着夏天的微暖空气,边往海边走去。

「……找到了。」

月色皎洁通透,与在城市里见到的截然不同,澪在那月亮底下,静静地看着大海。

他穿着带有夏日气息的轻薄连身裙,就和洗好澡时相同。

若现在是白天,那肯定适合搭配一顶草帽,不过纯白连身裙配上月夜的组合,也是非常相衬。

惠太观赏女同学美丽的脸庞片刻,才靠近向她搭话。

「水野同学。」

「咦?」

澪惊讶地回头,眼珠子整个睁大。

「浦岛同学?你怎么来了?」

「我看到水野同学出门。」

「啊,抱歉。我吵醒你了?」

「没有,我傍晚睡了一阵子,现在睡不着。刚才在看白天大家拍的照片。」

「绚花学姊,拍了好几张呢。」

「绚花拍的照片,几乎都用差点走光的角度拍。」

「晚点把档案给我,我会负责删掉。」

「我拒绝。这可是宝贵的参考资料。」

「浦岛同学,不要以为说是参考资料就能被原谅好吗?」

澪露出可爱的傻眼表情,并以带刺的口吻说。

一如往常。

澪接下模特儿工作时日尚浅,不过和她在一起,总是令人放松。

「水野同学也睡不着?」

「我跟瑠衣聊到刚才。她先睡了……不过我觉得,现在睡觉有点可惜。」

「可惜?」

「其实我是第一次像这样一群人去旅行。国中修学旅行,我怕那件丑内衣被看见,只能借故推托在房间里洗澡。之前去澡堂时也是,跟大家一起洗澡真的很开心。」

「水野同学……」

「美中不足的,就是被浦岛同学偷看吧。」

「抱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话虽如此,偷看到大家换衣服仍是事实。

惠太只能诚心诚意地对大家道歉。

此时澪突然靠近惠太,抬眼看向他的脸说。

「浦岛同学……」

「什、什么事?」

「哪个人,让浦岛同学最有心动的感觉?」

「什么?心动?」

「是啊。今天合宿,谁让浦岛同学最有心动的感觉?」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惠太不明白她这问题的意图。

于是请求说明,而澪简单解释。

「其实,今天雪菜提议要玩一个游戏。就是女生之中,能最能让浦岛同学有心动的感觉。」

「你们竟然玩这种游戏啊……」

「最后要由浦岛同学,来选出游戏的赢家。」

「原来是这样。」

怪不得今天女生特别积极。

在惠太不知情的地方,竟然玩起这么开心的游戏。

「就是这么回事,希望你能选出冠军。」

「嗯──这个嘛……所有人都是第一名不行吗?」

「这是我能想到最烂的答案了。」

「嘴巴好坏啊……」

澪把惠太的回覆贬得一文不值。

他只是希望给出一个无可非议的答案,却受到澪的强烈嘘声。

「不过这种事,到底要怎么回答才不会伤和气啊。」

「就是这样才有趣啊。」

「水野同学竟然难得表现出虐待狂的一面。」

「所以呢?真要选一人的话,你会选谁?」

「就算你叫我选……」

回想起来,今天有太多令人脸红心跳的事件了。

看到绚花可爱的一面。

雪菜大胆地贴上来。

因瑠衣的美腿感到兴奋。

最后还在更衣室,将刚洗好澡的女生胴体深深烙进眼底。

(发生太多事情,实在很难选出谁才是第一啊……)

就在惠太仍优柔寡断地思考时。

「……嗯?」

上一秒,澪的连身裙还随着海风飘逸,转瞬之间,裙摆在惠太眼前扬起。

这能说是夏日之神的恶作剧。

(插图010)

澪系列第一号作品,水蓝色内衣于月光下现形,它展露出自身可爱的造型后,又再次被裙子隐藏。

「…………」

「…………」

两人陷入沉默。

尽管迟了一步,澪这时才急忙用手盖住裙子,而惠太对着满脸通红的澪说:

「──嗯,应该是刚才这个最让我脸红心跳吧。」

「我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好吗 !?」

没有女生内裤被男生看到还会感到开心。

或许这世上真有癖好如此偏门的女性,但起码澪并不是。

「谢谢你。这让我再次确认,内衣果然是最棒的。」

「比起裸体,内衣还更令你心动,浦岛同学果然是个变态……」

澪略带不满地说。

明明赢了游戏,她却一点都不觉得开心。

「我们差不多该回去吧。那么晚我也想睡了。」

双颊仍微微泛出一抹嫣红的澪,朝着别墅走去。

现在是不是别追上去比较好啊?

澪经过不明白少女心的惠太身边,向前走了一阵,又转过头说。

「你怎么还愣在那?」

「咦……?」

「你没经过同意偷看我的内裤,当然要负起责任互送我回别墅啊。」

「──您说得是。请交给在下吧。」

惠太听了澪的话后微微一笑,背向大海朝她身旁走去,接着配合澪的步调走回别墅。

和女同学在夜晚海边聊天,一起在沙滩上散步──

他心想,这样子,确实很有青春的味道。

隔天,过了星期天晚上九点。

乙叶坐在自家公寓客厅沙发,视线从手上平板抬起。

「──所以?这就是这次合宿的成果?」

「嗯!」

精神抖擞地回话的人,正是站在沙发旁的惠太。

海边合宿结束后,惠太一回到家就着手设计新作,并在当天提交设计图给公司代表。

「这是我昨天看到大家裸体想到的。女孩子的身体本身就有一种完好的美感。而这个就是从中获得灵感,所设计出的划时代内衣……也就是『与裸体无异,无限趋近于无色透明的内衣』!」

「不是,你到底想做出怎样的色情内衣啊。」

「咦?不行吗?」

「你这不是废话吗,当然不行。」

惠太所提出的新作设计,理所当然地被可靠代表的英明决断给驳回了。

乙叶将显示出透明内衣设计图的平板电脑还给惠太,深深叹了一口气。

「真是的,看你这个样子,前途实在令人担忧啊。」

「真有这么糟吗?」

「……」

乙叶完全无视惠太的提问,并告诉他。

「你真的明白吗?距离『期限』只剩下一年,已经没多少时间了。」

「期限啊……」

「要是在那之前不让你老爸认同,RYUGU就……」

「我知道。我会在期限之前,做出能让爸爸认同的内衣。」

这是惠太除了乙叶外,没对其他人说过的事。

他从父亲那继承了内衣品牌『RYUGU•JEWEL』。

不过要继承这个品牌,还额外附带了一个条件。

父亲在最爱的妻子去世后,无心继续经营RYUGU,而惠太为了说服他,提出一个让步方案。

惠太必须在父亲订下的期限前,创造出能让他认可的内衣。

而期限,就是惠太升上高中三年级前。

浦岛惠太必须赶在时间之内,制作出超越父亲这个RYUGU创办人的最高杰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