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二卷 第一章 只有帅哥知道的世界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39:12

这天午休,在特别教室大楼二楼,也就是大家熟悉的被服准备室里,正在进行浦岛被告的审判。

「那么浦岛同学?你到底对长谷川同学做了什么?」

「我想自己应该没做什么事才对啊……」

与学妹雪菜并肩坐在桌子对面的澪审问道,而惠太毫无头绪。

他回想过去行为,应该没犯下必须被追究责任的过错。

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于是他决定让本人说明状况。

「小雪,水野同学这样逼问真的很可怕,能拜托你从头说明吗?」

「前阵子,惠太学长不是帮我做了内衣吗?」

「是啊,前扣式的那种。」

那件内衣是为了因巨乳所苦恼的雪菜而做的。

我记得在要求学妹摆出女豹姿势进行摄影会后,那件前扣式内衣和成对的紫色内裤就送给她做纪念了……

「难道说,那件内衣有什么问题吗?」

「不,应该说恰恰相反……」

「相反?」

「那件试用品穿起来太舒服,我变得无法再去穿其他品牌的内衣!」

「啊啊,早上那句话是这个意思啊。」

「浦岛同学的内衣穿起来的确是很舒服。」

被人这么称赞感觉还不坏。

如今不只是澪,就连雪菜也成了RYUGU内衣的俘虏。

「后来我想买RYUGU的内衣跑去店里,她们却说大尺码的胸罩都没有库存了……」

「因为我们至今很少制作给巨乳女生穿的内衣啊。」

「怎么这样!?已经成了非惠太学长就无法满足的我究竟该怎么办……」

「总觉得这说法充满了恶意啊……我想只要小雪多多协助,我们的内衣品项自然会慢慢增加。」

「咦!?意、意思是……又得举办那个不知廉耻的摄影会吗?就是让我摆出丢人姿势,还从各种角度拍摄的那个……」

「不,那种重口味的摄影会没那么常办。」

「什么嘛……」

「为什么你看起来有些遗憾?」

她一脸害羞扭扭捏捏。

忽然又看似遗憾地叹气。

少女心实在难解。

不知为何澪露出复杂神情移开视线,但雪菜并没有察觉学姊举止,激动地说:

「要我帮什么忙都行,拜托快点做出新的内衣。」

「我也想啊,只是现在可能没办法。」

「咦?为什么?」

「其实昨天,跟我们合作的打版师闹失踪了。现在无法制作新产品。」

「打版师,我记得这是服饰相关的职业嘛。」

「你知道啊?」

「因为拍摄现场也有专门负责服装的人在。」

「不愧是艺人。」

在一群大人里工作的雪菜,应该有着各式各样的人脉。

「所以我们现在正在找新的打版师。」

「惠太学长,你无法担任打版师吗?」

「我是设计专门。确实也有设计师会兼任打版师就是了。」

「意思是,在找到人手前都不会有新作啊……」

雪菜失望地说。

这世上有着像雪菜和澪这样期待新作的人。

惠太心想,为了她们,说什么都不能让RYUGU倒掉。

「是说浦岛同学,假男友的任务已经结束了,你还是叫长谷川同学『小雪』啊。」

「咦?」

「真不公平……唔……」

「咦,这是什么表情?为什么水野同学要嘟着嘴?」

看起来简直像个小孩。

平时她相当冷漠,实在难得会作出这样的举动。

「啊,难道说,水野同学也希望我叫你『小澪』?」

「为什么会得出这种结论?是我也想用名字称呼长谷川同学啦。」

「啊啊,原来如此……」

竟然会错意了,真是丢脸。

看来我暂时还是别说话的好。

「就是这样,长谷川同学,以后我能叫你『雪菜』吗?我都是用名字称呼朋友的。」

「嗯……这样的话,我也能称你为『澪学姊』吗?」

「请务必这么叫我。」

女生们把手言欢。

而惠太看着她们俩如此心想。

(水野同学和小雪,感情变得这么好啊……)

一想起这位学妹刚入学时连个朋友都没有,就让他差点落泪。

(是说,她到现在还是姓氏称呼我,意思是还没把我认定成朋友啊……)

总觉得这问题陷进去没完没了,于是惠太停止思考。

「是说小雪,谢谢你在堆特上帮忙宣传内衣。代表还开心地说营业额有所提升呢。」

「这也没什么,我只是希望像我这类为胸部太大而烦恼的人们,能够知道学长的内衣而已。」

「这样好吗?你不是很在意胸部的事?」

「反正会讲我胸部的人就是会讲。所以我干脆主动出击,告诉大家我根本不在乎那些事。」

「没想到小雪其实挺好战的呢。」

这想法实在简单明瞭。

(插图007)

真不知该说她是想通的事就不再纠结。

还是决定好方向就勇往直前。

不过这种干脆的个性确实让我产生好感。

「我都帮忙宣传了,可不准你们营业额下降公司倒闭喔。」

「没问题。我们家代表已经去找替代人手了。」

没错,没什么好担心的。

别看乙叶那样,其实能力非常优秀,公司有好几次都是被她拯救。

所以交给她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马上就能找到人手顶替池泽小姐,到时就能继续工作,顺利发表夏季新作。

这时惠太,是发自内心这么想。

五天后,六月六日星期一傍晚。

惠太上完课后没去准备室,直接离开学校,途中跑去药妆店买了洗发精补充包,便回到自家公寓。

「……咦?有人搬进隔壁吗?」

位于公寓七楼,已经空了半年的隔壁空屋门被打开了,搬家人员的大哥哥们正勤奋地将纸箱搬进屋里。

惠太向搬家人员说了声「你好──」,便走向自家大门。

「我回来了──」

打开门后,看到玄关摆着一双乐福鞋。

姊姊不在,而妹妹似乎从学校回来了。

「趁没忘记赶快补一下洗发精。」

洗澡时才发现洗发精用完,那难过程度可是非同小可。

这种事还是趁早做完吧。

他走在走廊上如此想着,并打开更衣室拉门。

「──啊,哥哥。欢迎回来。」

「咦,姬咲?」

没想到已经有人在浦岛家的更衣室里。

被突然打开拉门的惠太吓到的,正是堂妹浦岛姬咲。

她刚才或许在沐浴,有着E罩杯的她将头发放下,还穿着某件似曾相识的绿色内衣。

这件内衣,她似乎在之前澪来家里时穿过。

更进一步说,这件并不是RYUGU出品的内衣。

惠太看到她穿着这件内衣,愣到连手中书包跟塑胶袋都掉到地上。

「姬咲,你怎么又对其他品牌的内衣花心了!?」

「哥哥突然闯进来偷看女生换衣服,怎么还有心情讲这种话。幸好我已经穿上内衣,如果还是裸体那就惨了。」

「是啊。真是幸好你有穿内衣。」

正常状况来说,即使穿着内衣依旧算是出局,但一般家庭的「正常状况」,无法套用在浦岛家上。

由于姬咲以模特儿身分让他看过无数次身穿内衣的模样,导致感觉早已麻木。

「先不说这个,你花心实在是不可取啊。」

「哥哥讲得也太难听了。我这是在做市场调查,才会试穿各家品牌的内衣啊。」

「什么嘛,原来是这样啊。」

「不过,也不可否认这其中包含了我个人喜好。」

「你果然花心了嘛!?」

「没办法嘛,谁叫MATiC的新作内衣这么可爱。」

「MATiC?那不就是之前水野同学来的时候提到的品牌吗?」

「是啊,KOAKUMATiC。现在在年轻女生里很有人气呢。」

MATiC是简称,正式品牌名似乎叫「KOAKUMATiC」。

也就是小恶魔的意思,正如其名,卖点是设计可爱、价格亲民,因此吸引了广泛年轻族群。这品牌跟相对高价位的RYUGU,可说是采取了相反的销售策略,两家品牌的客群同样是「年轻女性」,因此也称得上是竞争对手。

然而,现在这种事一点都不重要。

「竟然穿我以外的人做的内衣,哥哥绝不允许这种行为!」

「又没有规定非得穿RYUGU的内衣。时尚是个人自由才对。」

「呜……虽然不甘心,但确实有点道理……」

「这岂止是有点道理,应该说根本没有反驳的余地吧?」

「是说姬咲,你怎么在这时间淋浴啊。」

「今天上体育课流了一身汗──比起这种事,能拜托哥哥先出去吗?我还正在换衣服呢。」

「真是不好意思。」

惠太道歉后关上拉门。

在姬咲换完衣服前也无法补充洗发精,于是他决定先回房等了。

就在此时,玄关大门打开,另一位堂姊回家。

「啊,乙叶。欢迎回来~」

「哦……」

「乙叶……?」

刚回家的乙叶样子一看就不太对劲。

该说是脚步站不稳吗,总之整个人摇摇晃晃的,没想到她一脱完鞋,整个人就乏力瘫倒在走廊上。

「等、乙叶!?你没事吧!?」

惠太慌慌张张冲了上去,抓住那瘦小的肩膀将她抱起。

霎时间,强烈的刺激臭扑鼻而来。

「呜哇,酒臭味……」

这显然是喝醉了。

她脸红的原因不是不慎跌倒,而是摄取过量酒精。

而姬咲听到吵闹声,便穿着居家服从更衣室出来。

「姊姊,你怎么了?」

「我也不太清楚,她喝醉回来。」

「什么──?我才没醉~」

「都在我眼前醉倒了,还在胡说什么啊。」

「哥哥,能帮我把姊姊搬过来吗?」

(插图008)

「瞭解。」

惠太用公主抱将那娇小的身体抱起,并送到客厅沙发上。

姬咲递了杯水过来,乙叶便双手抓住水杯缓缓饮尽。

「我去买姜黄饮,哥哥你先帮我看着姊姊。」

「知道了,出门小心。」

姬咲走出客厅,出门买能有效防止宿醉的饮料「姜黄的全力」。

而惠太目送妹妹后,视线便转回到瘫在沙发上的乙叶。

「乙叶,你没事吧?」

「只是稍微喝醉,这才不算什么。」

「不是跟你说过尽量少在外面喝酒吗?乙叶外观就是个萝莉,喝酒看起来充满犯罪气息啊。」

「你好啰嗦……不喝酒是叫人怎么干得下去……」

「怎么了吗?」

「……其实刚才,我去见朋友介绍的打版师。」

「咦?是这样喔?」

「她是在其他公司打工的专校女学生──她先在店里等我,结果我一坐下她就讲『你是浦岛社长的女儿吗?妈妈人在哪呢?』社长就在你眼前好吗!我就是RYUGU的代表!」

「乙叶真的是每次都被初次见面的人当小孩……」

这事经常发生。

只能说怪不得人,谁叫她外型就长这样。

「我想你应该不至于直接发火把对方赶走吧?」

「哪有可能啊,我只有自我介绍解开误会而已。问题是之后,她交出事前拜托她制作的内衣样品……」

「问题在哪?」

「老实说,做得不是很好。」

「啊……」

惠太接任设计工作时,乙叶找来的池泽小姐技术非常好。

甚至能说,她跟兼任打版师的惠太爸爸相比也毫不逊色。

对品牌而言,维持商品品质乃是重要准则,若要找人顶替,最起码也必须拥有与前任相同的水准。

「虽说内衣不是她的专门领域,但我们也不是随便找个打版师就行。所以只好当下明说她没被录取。」

「这样啊……真是可惜,不过再找其他人就好吧?」

「不,没办法了。」

「咦?」

「我已经找过所有能问的人了。现在正值繁忙时期,处处都缺人手,今天见的这个人也是好不容易才介绍给我的……我看这次真的不妙……」

「怎么会……」

乙叶的黯淡神情,清楚表述了这并非玩笑话。

惠太眼前一片模糊,脑中再次浮现起倒闭两字。

「抱歉……都怪我能力不足……」

「不,这又不是乙叶的错。」

「还有一件事,得先跟你道歉……」

「嗯?」

「我快到极限了……整个恶心想吐……」

「拜托你可要忍到厕所啊!?」

要是吐在这可就惨了。

惠太得知这意外的紧急状况,便急忙抱起脸色苍白的乙叶那娇小身体冲出客厅,将她送进厕所。

「就是这么回事,我这边也要开始帮忙找打版师。」

隔天放学后,大家待在老地方被服准备室。

惠太坐在他的惯用座位,而澪坐他对面开口说:

「没有找到人手顶替吗?」

「乙叶已经发出征人启事了,不过现在还没人应征。现在正值繁忙时期……而且,业界似乎传出RYUGU工作很繁重……」

「怎么会……」

「好像是池泽小姐在酒席上对同业朋友抱怨……」

「啊……」

不论谣言是真是假,惠太他们派给池泽小姐的工作太多仍是事实。

有不好的地方就要反省,未来得努力打造对员工友善的工作环境。

「所以现在浦岛同学也得去找新人手啊。」

「坐着空等无法保证会有人来应征,而且我也静不下来。话是这样讲,我没认识多少同业人士,正愁该如何是好。」

「意思是你也没人可以问啊。」

与工厂接洽还有业务等工作都是由乙叶负责,所以惠太自己的人面并不广泛。

「我姑且先问过小雪和绚花有没有认识的人能帮忙,但那些出现在拍摄现场的人几乎都有所属公司了。」

「这么说也对啦。」

「不知道哪里有从版型到样品都能制作的人才啊……」

「嗯……」

澪双手抱胸陷入思考。

「……说不定,真凛可以帮忙。」

「吉田同学?」

吉田同学,也就是吉田真凛,她是澪的朋友。

和惠太跟澪同为二年E班的同学。

「真凛喜欢漫画跟动画,还会自己制作主推角色的角色扮演服。」

澪拿出手机给惠太看。

上面是真凛穿上类似魔法少女的角色扮演服的照片。

「哦,做得挺正式的耶。」

「她说自己很讲究细部。」

尽管设计复杂,服装却完全没有歪扭走样。

这正是使用正确版型细细缝制的证据。

「我是不清楚她会不会做内衣,总之先问问看?」

「也是,反正现在也没其他人能打听了。」

而且光看角色扮演照片实在无从判断。

毕竟还得向她说明状况,于是惠太请澪传讯息问她有没有空出来谈,对方立刻就回覆了。

「真凛好像还在教室。」

「那我们过去吧。」

两人走出被服准备室,穿过二楼连通道回到教室大楼,接着走上三楼前往二年级教室。

一进教室,就见到里面有一名留着短双马尾的女生。

真凛看到我们便站起身,小跑步过来──

「澪澪~!」

「哇?」

然后抱住澪。

澪因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感到困惑,于是问真凛说:

「真凛,你怎么啦?」

「呜呜……我被濑户同学甩了……」

「咦,甩了?难道你向濑户同学告白了?」

「不是这样的……今天啊,我跟濑户同学负责打扫,打扫完我鼓起勇气邀他喝茶。我就是简单问一下『我晚点要去咖啡厅,有空要不要一起去?』……结果,他说跟其他女生有约所以拒绝我了……」

「意思是……」

澪听完便一脸「糟糕……」的表情。

真凛口中的「濑户同学」就是濑户秋彦。

他也是E班的同学,和惠太是从国中便认识的朋友。

「我看他一直都没女朋友就大意了,濑户同学很受女生欢迎,这怎么想都是交到女朋友……人家失恋了啦~!」

「那个……真凛?浦岛同学也在,你还是先……」

「咦,浦岛同学!?」

澪这么一讲,真凛才终于察觉惠太的存在。

「原来,吉田同学喜欢秋彦啊。」

「完全被发现了!?你……你不要跟濑户同学讲喔……?」

「当然不会。」

惠太好歹也有最低限度的体贴。

擅自转达少女恋心这档事,未免太不识趣了。

「是说,吉田同学怎么喜欢上秋彦的?」

「……其实,一开始我有点怕他。因为濑户同学个子高,眼神又锐利。」

「啊啊,他帅归帅,看起来确实有点凶。」

「一年级时我们不同班,不过委员会时正好被分在一起……明明之前没说过几次话,可是他看我因委员工作困扰时还不经意地帮忙……我不知不觉开始在意他,然后就……」

「原来如此。」

「后来我都是一直单恋他,我明知道情敌很多,却迟迟提不起勇气……」

真凛眼角泛泪。

惠太看她这样,便小声对身旁的澪说:

「(这怎么看,都不是能开口请她帮忙的状况吧?)」

「(是啊。先想办法解决真凛的烦恼吧。)」

两人得出共同结论。

并默默对彼此点头,组成真凛的恋爱啦啦队。

「浦岛同学跟濑户同学感情很好对吧。你有从他那边打听到什么吗?」

「不,我从没听说过他交了女朋友。」

「那就还无法肯定濑户同学是真的交到女朋友。现在放弃还太早了点。」

「是这样吗……」

真凛听了澪的话,只是没自信地嘟囔。

「顺便问一下,濑户同学喜欢怎样的女生?」

「简单来说,就是胸部大的女生。」

「之前我也听真凛说过。真是差劲……」

「男、男生都是这样嘛,最起码这样十分健全啊!」

真凛急忙帮秋彦说话,虽然这番话并没有帮到忙。

「我知道濑户同学喜欢巨乳,不过人家是贫乳啊……」

「吉田同学最近变C罩杯了,我认为并不算特别小喔。」

「咦?为什么你会知道?」

「浦岛同学好像只要用看的就大概知道了。」

「如果看到穿内衣的样子能瞭解得更清楚。光是推估罩杯尺寸的话,穿着衣服也能看出来。」

「好、好厉害……不愧是内衣设计师……」

惠太的特技似乎有点吓怕真凛。

「所以真凛真的变C罩杯了?」

「其实,我前阵子去店里量才发现变大了……现在胸罩也换成C罩杯,只是看起来并没有那么大就是了……」

「那是因为吉田同学个子比较小。下围较细,看起来会没那么丰满。」

即使同样是C罩杯,下围 65和 70的人,实际胸部大小也会跟着不同。

根据概略估计,下围 65的C罩杯,看起来会跟下围 70的B罩杯差不多。

「如果用挤的不知道会不会变巨乳……」

「就算不是巨乳,吉田同学也很可爱,只要多多展示自己其他优点就可以了。」

「浦岛同学……」

真凛听了这番话不禁抬起头来……

「可是……如果濑户同学交到女朋友的话,那一切都太迟就是了……」

表情又立刻变得灰心丧志。

「那么,就去确认看看吧。」

「咦?」

「来调查秋彦是不是真的交到女朋友了。」

再怎么抱头苦恼事情都不会有进展。

最快的解决方法还是确认真相。

「唉,秋彦?最近还好吗?」

「咦?你这什么超久没见的亲戚才会提的问题?」

体育课时,大家待在体育馆角落等打篮球的顺序,惠太就趁机向秋彦打听,不过他却一脸困惑地回答。

「没什么意思啊,只是有点在意。」

「就一如往常啊。真要说的话,就是昨天姊姊们半夜忽然说想吃便利商店的限定布丁,叫我出去帮她们跑腿,还附带了全力冲刺才能勉强赶上的限制时间,结果我买回家她们又嫌『早知道就买冰了』……」

「这还叫一如往常,我怎么觉得你的感觉根本麻木了。」

这三姊妹目中无人的程度也太夸张。

惠太实在忍不住同情他得过上如此不讲理的生活。

「是说秋彦,你今天放学后有空吗?」

「放学后?」

「我在找到新打版师前都无法工作,正闲得发慌。要不要一起去游乐场。」

提这问题当然是为了调查。

虽然惠太跟昨天真凛一样随口邀他出去玩……

「啊──不好意思……我今天有约了。」

「有约?」

「是啊,就有点事……」

惠太回问,秋彦搔搔脸颊说:

「有个非见面不可的人。」

他一脸害羞地说出意味深长的台词。

「看来秋彦,今天也打算与某人见面。」

「连续两天啊……」

「对方果然是女生吧……」

当天午休,吃完午餐的惠太,便与聚集在被服准备室的真凛和澪分享打听到的情报。

「他有没有提到那人是谁?」

「他似乎有些难以启齿,问了也被含糊带过。」

「要跟难以告诉他人的对象见面啊……」

「难、难道濑户同学,跟人妻发生那种关系……?」

「我想应该不是。」

高中男生与人妻交往,吉田同学的想像力未免丰富过头了。

「昨天我没讲,其实秋彦不太擅长应对女生。」

「咦?是这样吗?」

「他确实从国中开始就很受欢迎,但我从没听说他交过女朋友。女生邀他去玩也都全部拒绝,总觉得像在刻意回避。」

「真是意外,我以为他肯定恋爱经验丰富。」

「不过,濑户同学到底是跟谁约见面啊?」

分享完一连串情报后,三人陷入思考。

「嗯……不擅长应对女生,却跟人约见面……」

「而且对方是连身为朋友的浦岛同学都不能说……」

「说话时看起来有点害羞,感觉应该不是普通朋友……」

惠太、澪、真凛轮流发表想法,最后三人得出相同答案。

「难道秋彦那家伙……」

「和濑户同学约见面的人……」

「是个──男生?」

没想到会出现这类BL发展,霎时间,三人难掩心中动摇。

濑户秋彦竟出现与男生交往的嫌疑。

「不不,秋彦怎么可能……」

「可是,这样就能解释他为何难以启齿啦?」

「濑户同学不是交到女朋友,而是男朋友……」

不擅应对女生的秋彦。

约好与人见面,却不愿说出对方是谁。

这一切叫人纳闷的要素,都得BL论更具说服力。

「本来只是想调查他是不是交到女朋友,现在出现这种嫌疑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这样……」

「还无法肯定这就是真相啊。正好他今天也『有约』了──」

惠太扶正眼镜,神情认真地说:

「放学后,我们就跟踪秋彦。」

时间来到放学后。惠太、澪、真凛三人开始跟踪离开学校的秋彦。

「秋彦那家伙,脚步也太轻快了吧……」

「濑户同学要去哪啊?」

「是要跟其他学校的男生见面吗……?」

班会结束后,目标人物就匆匆离开学校,走往他家所在的住宅区──

惠太他们躲在阴影处,慎重地保持距离跟踪,避免对方发现。

就这么跟踪了一阵子后──

「这里是……」

「是公园啊。」

秋彦进了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公园。

并走向附带屋檐的凉亭。

他熟练地坐在凉亭板凳上,从包包拿出耳机戴上。

接着横拿起连接耳机的手机,也不知是否在看影片,总之死盯着画面。

惠太他们躲在附近树丛观察他,没多久,秋彦便一脸害羞地说「呵呵呵,我也爱你喔♡」。

「他、他说我爱你对吧!?他是在跟男、男男男男朋友讲视讯电话吗!?」

「这就是时下流行的远距约会吗?」

「我们悄悄地靠近他。」

三人蹑足绕到秋彦身后。

所有人站在目标正后方,战战兢兢地看向手机萤幕。

画面上映出的,似乎是游戏介面。

场景是一名留着双马尾的可爱猫耳女仆,笑着说「最喜欢你了♡」。

秋彦正用手机享受与女生模拟恋爱,也就是玩所谓的美少女游戏。

「濑户同学在玩美少女游戏──────!?」

「哈!?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真凛这么一喊,秋彦便吓得取下耳机转头。

「秋彦才是,你怎么来这种地方玩游戏?」

「在家我姊会缠着我,说与其陪游戏女生不如多陪陪她们,我哪有办法悠哉玩游戏。」

「秋彦的姊姊们真的是很自由奔放啊。」

秋彦是濑户家姊弟里唯一的男生。

因此,他在家总是被三位姊姊欺负。

在惠太和秋彦对话时,真凛再次盯向游戏画面,然后提问道:

「咦?这游戏是『兽耳☆工厂』吗?」

「咦!?吉田同学,你知道兽工!?」

「游戏是没玩过,不过动画版我很喜欢。」

(插图009)

「真假,这游戏其实挺冷门的,没想到能在这地方见到同志……顺便问一下,你喜欢哪个女主角?」

「果然是玛莉吧~我喜欢她一心一意只为服侍主人这点。」

「我太懂了!」

秋彦和真凛开始聊起宅话题。

就对话内容来看,他玩的游戏内容似乎是与猫耳女主角们培育爱情。

「秋彦他们聊得好开心啊。」

「毕竟真凛对游戏也很熟嘛。」

「是说水野同学,猫耳女仆的的尾巴是怎么从衣服露出来的?是在内裤上开了洞吗?」

「谁知道?」

「真想掀开她裙子确认一下。」

「咦?你还打算继续这个问题?」

就在惠太和澪聊着没营养的话题时,秋彦终于回神提出心中疑问。

「是说,你们三人怎么会在这?」

「这个……呃……」

真凛顿时眼神游移、讲话结巴。

此时惠太主动代替她蒙混带过。

「今天我们三人打算去喝茶。结果偶然经过这里,看到秋彦单手拿着手机说甜言蜜语,才想说你是不是在跟女朋友打电话。」

「我交女朋友?哈哈哈,哪有可能。」

秋彦笑说这种事不可能发生。

「濑户同学不是很受女生欢迎吗?」

「是经常有女生找我搭话啦,不过我把三次元女生排除在恋爱对象外。」

「「什么?」」

澪和真凛不约而同地说。

真凛难掩惊讶,畏畏缩缩地问道。

「咦,濑户同学不是喜欢巨乳女生吗……?」

「看是喜欢看啦,但提到交往就另当别论了……说实话,我对女生没什么好印象。」

「是这样吗?」

「那是我还在读小学时发生的事──我一升上四年级,就立刻被全班公认的可爱女生告白,交到人生第一个女朋友。」

「濑户同学从当时就这么受欢迎啊。」

「只是没多久后,就发生了因我而起的血淋淋争夺战。」

「「……咦?」」

两位女生听到危险的关键字,再次不约而同地说。

「你说血淋淋,当时发生了什么事?」

「跟我交往的那女生,有两个总是玩在一起的要好朋友,而那两人似乎也喜欢我……」

「「「呜哇……」」」

这下整个变八点档了。

惠太大致猜出了接下来的剧情发展。

「最后她们哪一方都不愿妥协,还在教室里大打出手。又是捏脸颊、又是扯头发,总之闹个没完。我当时发自内心觉得女生好恐怖。」

「换做是我八成也会产生心理阴影。」

小学生看到那种景象,肯定会成为永生难忘的回忆,当然是指糟糕的那种。

「另外我还有三个姊姊,姑且不论她们外观,可是个性真的糟透了。我见过无数男人被她们玩完就甩……不知不觉就变得无法相信女性,还害怕谈恋爱……」

「也太可怜了。」

「小雪那时我就在想,太受异性欢迎也很伤脑筋。」

惠太也知道秋彦对恋爱没什么兴趣。

不过关于他小学发生的事,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我并不是讨厌女生,要玩在一起是不成问题啦,只是一旦提到交往,就会变得踟蹰不前……我无法抹去女人是恐怖生物的印象,最后就迷上了萤幕里的女主角们。」

「原来你玩美少女游戏是有这样一层原因啊。」

「说实话,如果要结婚,那我宁可选二次元角色当老婆。」

这句话事实上算是单身宣言。

也能说是没有打算和三次元女生交往的意志表现。

「(虽然是我建议她跟踪的,这结果对吉田同学来说也很要命吧……?)」

「(喜欢对象竟然说只会爱二次元的女生。)」

惠太和澪两人偷瞄向真凛。

此时,她一脸正经地对秋彦说:

「那个,濑户同学。」

「嗯?」

「我想多跟你聊些动画的事,我们能交换联络方式吗?」

「好啊。我也想多跟吉田同学聊聊。」

看来惠太他们不过是穷操心。

意中人眼里只有二次元女生。即使面对这般逆境,仍没有浇熄那蕴藏在真凛C罩杯胸部下的恋爱之火。

「唉嘿嘿,拿到濑户同学的联络方式了♡」

「太好了呢,真凛。」

真凛和秋彦交换连络方式后,帅哥便再次回到游戏世界里,而三人也离开公园。

「原来吉田同学这么瞭解动画啊。真叫我吃惊。」

「算是吧,其实我还挺宅的。」

连角色扮演服都自行制作。

从这点就能看出她对作品的爱有多深。

「我跟秋彦也认识很久了,没想到他有这样的过去。」

「他说无法信任女性的原因之一,是他的姊姊们对吧。」

「他曾经跟我提过,濑户家姊妹确实很要命。」

「要命不该是拿来形容人的话吧……」

我实在想不到其他词汇来形容那三姊妹。

总之她们的个性都太过强烈,也难怪秋彦会称她们为魔女,若要举例的话,她们一个个都像是角色扮演游戏里的最后头目。

「不过,吉田同学真的还是喜欢秋彦?你刚才也看到了,他可是会对游戏中的女生说话的家伙啊?」

「我倒是觉得能和喜欢对象有相同兴趣让我很开心。我看动画时也像他一样,而且跟濑户同学聊天很开心。虽然没料到他只对二次元女生有兴趣,但我会努力让他回心转意!」

「吉田同学……」

如此坚定的表白,叫人听了忍不住想声援她。

真羡慕秋彦能被这么一位可爱女生喜欢。

「是说,之前传讯息说浦岛同学想找我谈什么事?」

「对喔,我是为了找你谈这件事才来的。」

「完全忘记了呢。」

现在真凛的烦恼已经解决,于是惠太从头说明来意。

「其实我们,正在找能制作内衣的人。」

「我看真凛会做角色扮演服,说不定能够做到。」

「嗯……我的角色扮演服确实是自己做的,可是我没做过内衣,而且我想自己的技术还不到能拿来卖的程度~」

「这样啊……」

然而真凛没有给出可喜的答覆。

惠太姑且问了一下她有没有认识会制作内衣的朋友,结果也是否定。

就这么,惠太寻觅打版师的旅程又回到了起点。

隔天早上,惠太在教室窗边座位玩着手机,此时秋彦忍住呵欠走进教室。

「早,惠太。」

「哦──秋彦早。你怎么看起来有点困啊?」

「我看吉田同学推荐的漫画看到停不下来。」

「你们马上就开始交流啦。」

一开始看秋彦和游戏角色对话时,还以为事情发展会变如何,幸好似乎还算顺利。

「对了,你有听说吗?最近B班转来一个超级美少女。」

「转学生?怎么在这种奇怪的时间点?」

「听说是个有着小麦色皮肤的活泼女生。」

「哦──」

小麦色皮肤,这关键字可真是充满魅力。

「对了,惠太。你对这个有兴趣吗?」

「这什么?内衣设计比赛?」

秋彦递过一本时尚杂志。

简单看过他翻开的那夜,似乎是杂志编辑部主办的内衣设计比赛,正在募集参赛作品。

「是柊奈姊拜托我的,她说目前没多少人参赛,反正没有募集条件,所以希望惠太也来参加。」

「啊啊,柊奈子小姐啊。我记得她是时尚杂志编辑嘛。」

濑户柊奈子。

是濑户家的长女,目前担任出版社编辑。

「嗯……不好意思,我没办法参加。现在RYUGU的事比较要紧。」

「我想也是──好吧,我去告诉她。」

「不好意思啊。」

「这本杂志就送惠太了,你拿回家给姬咲看吧。」

「她应该会很开心。」

姬咲正值对时尚敏感的年纪。

她和总是穿着同一套衣服的姊姊恰恰相反,这应该会是个不错的礼物。

「话说回来,打版师那件事该怎么办呢……」

当天放学后,惠太坐在被服准备室的专用座位思索。

六月都过好几天了,至今依旧没找到打版师,甚至没人来应征。

迟迟找不到解决方案,使他心焦如焚。

被逼到绝境的惠太念念有词,此时一位留着飘逸中长发的女学生走进房里。

「浦岛同学,辛苦了。」

「啊啊,水野同学……辛苦了。」

「怎么无精打采的,打版师那件事还是没进展吗?」

「就是啊。征人启示也毫无下文,到底该怎么办啊……」

「是说,只要浦岛同学学会打版不就解决了?」

「要是能的话我也想,但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学成的。设计跟制作版型所需要的技术,完全是两码子事。」

学会新技术需费时间,这是理所当然的。

只怕在惠太学会打版前,RYUGU就先倒闭了。

「要制作出正确无误的版型,就必须对女孩子的身体瞭若指掌,加上内衣造型复杂,使得难度又更高了。」

基本上比起内裤,胸罩的价格相对更高。

这是因为胸罩造型复杂,所需零件和程序增加,成本也就跟着提升。

所以制作胸罩版型的难度,自然会比较为单纯的内裤还要更高。

「……那么,如果你不嫌弃的话,要我帮忙吗?」

「咦?」

「只要能仔细观察女生胸部,说不定就可以学会打版对吧?」

「理论上是这样没错啦……」

尽管不切实际,但似乎有必要将惠太自己兼任打版师这方案视为最终手段。

只要能研究她的胸部,自然能使这个方案实现的可能性提升。

「不过可以吗?你不是觉得穿内衣的样子被看到很害羞?」

「反正之前试穿会中止了。而且,我也想为RYUGU做点事。」

「水野同学……」

这是何等的奉献精神。

惠太都忍不住被她的心意感动。

「那么……我要脱啰……?」

这名同学害羞地说着,并将制服的缎带解开。

她把缎带放在桌上后,接着将上衣钮扣一个个解开。

因为换成夏季制服少脱一件西装外套,使她没花多少时间,就将内衣展露出来。

惠太因这太过唐突的状况心跳加速,并默默看着眼前的景色,没多久,上衣就敞开,她美丽的肚脐,以及被桃色内衣包覆住的D罩杯胸部便一览无遗。

「哦哦……」

这美好的景色令惠太不禁站起身来。

他久未目睹澪的胸部,顿时兴奋起来,但没多久──

「……嗯?咦?」

一股强烈的既视感袭向惠太,令他皱起眉头。

「那个……水野同学?我问个问题,这件胸罩是……」

「啊,很可爱对吧。之前我和真凛他们去内衣店时,把心一横买了MATiC的内衣。」

「又是MATiC……」

「咦?有什么不妥吗?」

「没想到不光是姬咲,连水野同学也移情别恋了……」

「移情……?」

「我现在心灰意冷……」

「为什么我努力让你看胸部,你还一脸扫兴的样子?」

帮忙制作内衣的女生竟然穿着竞争对手的内衣。

这个事实,使惠太心灵受到不小的打击。

颜色虽然不同,不过澪穿的正巧是姬咲那款内衣,身为拮据少女的她愿意花钱买下,代表MATiC的内衣确实是价格实惠。

正当他这么想时,澪露出了显而易见的不悦表情……

「算了。既然你没有干劲,那就不给你看了。」

「咦!?怎么这样!?」

澪穿着MATiC的内衣确实让他受到打击。

可是这两件事完全没有相关,况且惠太也想借这机会好好研究她的胸部。

或许是他太担心错失这次机会。

当惠太靠近扣上上衣钮扣的澪,打算阻止她时,脚一不小心被桌脚绊到。

最后他失去平衡,朝前进方向倒下──

「啊……」

「呼唉?」

他的脸直接顺势埋进了澪敞开的乳沟里。

加上他的身体为了保护自己而做出反射动作,使他无意识地抱住澪。

这突发状况,使得澪满脸通红,嘴唇直打哆嗦。

「浦、浦岛同学!你到底在做什么──!?」

「请容我解释,这只是场不幸的意外,还麻烦你不要报警。」

「总之你快点放开我!」

也不知是生气还是害羞,总之澪拼命地对惠太大喊,只可惜她的受难仍未告终。

「……惠太,你在做什么?」

「惠太学长……」

接着发生了她能料想到最糟糕的状况。

惠太和澪听到声音,便往门那边看去,北条绚花和长谷川雪菜正冷冷地看着两人。

「硬是抱住女生实在太差劲了……」

「惠太不公平!我也想把脸埋进澪同学的胸部啊!」

学妹以冷淡语调责备,学姊则不知为何燃起嫉妒之火。

惠太放开澪这个最大的受害者后,还费了不少时间才解开两人的误会。

包含澪在内的女性成员回家后,惠太将门窗关好后也离开了准备室。

他走在放学后的无人走廊上,回想起刚才发生的事。

「没想到,MATiC的魔爪竟然还伸向了水野同学。」

继姬咲后,连澪也移情别恋。

他身为一名内衣设计师,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就算想早点完成新内衣还以颜色,但少了打版师连样品都做不成,现在也只能等人应征……」

今天是六月八日。

期限逐渐逼近。

要是惠太自己能做出样品也就算了,可惜他不论是裁缝或打版都只是初学者,就算加紧练习,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学成。

这怎么想都不切实际,就在他放弃这个方案时。

「──那边的同学,能打扰一下吗?」

「嗯?」

他听到声音一回头,就看到走廊正中央有位陌生女学生。

这人身高大概一六○公分。

是一位有着柔亮头发与褐色皮肤的女生,穿上全新夏季制服的她,以看似有些不悦的眼神,直盯着惠太上下打量。

(小麦色皮肤?莫非她就是秋彦说的转学生?)

惠太回想起今早朋友说过的话。

有褐色皮肤这明显的特征,那她想必就是传闻中的转学生。

问题是,这样一个人怎么会找自己说话。

「我想说只要追着长谷川雪菜,总有一天会找到你,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找到本人。」

「咦?」

「你就是RYUGU的设计师对吧?」

「…………」

被初次见面的人说中身分,使惠太顿时提高警觉。

对方彷佛是看透他心中想法般说:

「啊,就算装傻也没用。刚才我有听到你跟女生们在被服准备室的对话。」

都还没问,这人就大大方方地说出自己偷听。

她的行为实在太过可疑,使得惠太对她的警戒等级再次升高。

「你到底是……」

「嗯……我忘记带名片,直接用看的应该比较快。」

一说完,她就做出了出乎意料的行动。

她用双手拉起裙子下摆,就犹如服务生毫不犹豫地掀起料理盖子一般。

当然,这么做肯定会露出底下隐藏的内裤──

而惠太见到这名陌生女生的内裤,不禁睁大双眼。

「这、这件内裤是……!?」

她身穿的,正是这几天看过数次的内裤。

虽然她穿的是淡黄色,但明显与姬咲和澪穿的属于同款设计──

就在看到这件内裤的瞬间,惠太直觉性理解了「她」的真实身分。

「不错嘛,看来你也有调查过竞争品牌的新作。」

说完,她终于绽露出愉悦笑容。

「我叫浜崎瑠衣。是内衣品牌『KOAKUMATiC』的设计师──」

这名自称瑠衣的少女,将裙摆放下,遮住代替名片的内裤。

「有空谈谈吗,RYUGU的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