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女孩任你摆布

第一卷 第二章 如何制作可爱内衣

作者: 花间灯 更新时间: 2024-04-16 11:36:06

浦岛惠太,十六岁,私立翠彩高中的二年级学生。

他和就读大学和国中的堂姊妹住在3LDK的电梯华厦。是隶属于内衣品牌「RYUGU•JEWEL」的年轻内衣设计师,每天都为了制作女性内衣不断奋斗。

这位新人设计师的早晨,都是从被堂妹叫醒开始──

「哥哥,差不多该起床了。」

「嗯嗯……已经早上啦……」

惠太感到肩膀被摇,一睁开眼,就看到床旁站了一位身穿水手服的少女。

「早安,哥哥。」

「早安,姬咲。」

这位将秀丽头发绑成侧马尾的女生是浦岛姬咲。

目前国中三年级,就她的岁数来说身材偏高、发育也好,是位穿衣显瘦,看不出有着E罩杯巨乳的可造之材。

「谢谢你每天叫我起床。」

「不会啦,我是喜欢才这么做。」

姬咲谦虚地说这没什么,但我是真心感谢她。

被手机闹铃吵醒或被可爱的妹妹叫醒,哪种情境会比较幸福当然是不言自明。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吃饭前记得先洗脸喔。」

「好──」

我目送姬咲离开后便下了床。

我戴上眼镜,正要走出房门时骤然停下脚步。

「嗯,我可真是做了个好东西。」

我看向摆在桌旁的半身模特儿。

它胴体上穿的,是前天以澪为形象设计的新作。

虽然没跟她提及,其实这个半身模特儿的三围碰巧与她相同。

「今天要跟水野同学开会,得打起精神才行。」

前些日子他的同学──水野澪终于答应协助制作内衣。

而他们预定今天进行第一次开会讨论。

预定要给澪穿的样品已经完成,就剩确认双方行程决定试穿会日期。

能让拥有理想体型的女生穿上引以为傲的内衣。

这自然让惠太提起干劲。

「就制作内衣而言,模特儿的职责可说是非常重要。」

午休时间,两人聚集在被服准备室,惠太坐在椅子上,慷慨激昂地讲述模特儿的重要性,自澪换衣服被他偷看后,这个教室就变成他们俩的集会地点。

「尽管能请人穿上样品确认舒适度,或是做使用问卷调查,不过更具参考价值的,还是正面听取使用者实际感言。」

「原来如此,受教了。」

拥有理想D罩杯的女生──水野同学,坐在他对面附和道。

惠太见她露出微笑,便进一步讲解:

「我个人认为,内衣要穿在女孩子身上才算是真正完成。内衣本身就只是布料的结合体,要实际使用才能化为它应有的面貌,并明白设计优劣。」

「嗯嗯。」

「半身模特儿无法表现身体柔软,在做成商品前应该要让真正的女孩子穿上,检查内衣是否有依照形象制作。」

「原来如此。」

「如果我有女朋友就能拜托对方了,可惜现阶段只能拜托家人跟朋友,会委托水野同学这种没什么交情的女生,是相当罕见的事。」

「这样啊。」

「就是这么回事,所以我想拜托水野同学试穿样品──」

「好的,我拒绝♪」

「什么!?」

她露出灿烂笑容拒绝我。

还以为终于能仔细检查内衣了,想不到一开场就发生意外。

「那个……水野同学?你不是说好要协助我制作内衣吗?」

「不好意思,这件事还是当没发生过吧。」

「为、为什么……?」

「因为……」

她顿时语塞,尴尬地别开视线说。

「……因为穿内衣的样子被看到很丢脸啊。」

「丢脸是什么意思?」

「是内衣耶?几乎等于裸体了啊?我冷静思考才发现,被不是交往对象的男人看到裸体,这未免也太扯了。」

「你说得也没错……不过事到如今讲这些也太迟了吧?你穿内衣的模样都被我看过两次了,再多看几遍也差不多吧。」

「浦岛同学,你是不是经常被人说不懂得察言观色?」

「呜……」

我承认刚才的发言太过轻率,但你也没必要这么讲吧。

你擅自反悔又用这么冷淡的态度说话,我当然也会感到生气啊。

「我说,水野同学真的能够接受吗?」

「咦?」

「你若是不帮忙,我当然无法提供你新作内衣。就算家里再怎么穷,一个女生穿那种撑到松垮垮的内衣未免太难看了吧?」

「什么!?」

你想找架吵那我奉陪,于是撂下一句戳到她痛处的话。

即使我说完便反省这么讲太过分,可惜为时已晚。

眼前同学紧咬下唇,以夹杂怒气的眼神怒视。

「浦岛同学才是,动不动就想看女生穿内衣,你不会是为了偷看女生裸体才当内衣设计师吧?」

「你说什么!?」

我可无法苟同这句话。

我从没抱持澪所说的轻浮想法从事这份工作。

就在我打算反驳时,骤然想起刚才伤害到她的话而缄默。

两人终于冷静下来,并同时将视线从对方身上移向别处。

「……」

「……」

彼此都为自身发言感到后悔,却为了自尊和赌气不肯道歉。

在这沉重氛围下,澪站起身来结束对话:

「总之,帮忙的事就当我没答应过。」

放学后,二年E班教室里只剩惠太和他朋友在谈事情,其他同学都回去了。

「然后水野同学就说『冷静思考发现被男人看到裸体太扯了』……秋彦你觉得呢?」

「就一般角度来讲,大家都不喜欢内衣被看到吧。」

「啊、果然吗?」

「就算真有女生愿意给非亲非故的男人看到裸体,那八成不是痴女就是仙人跳吧。」

坐在惠太前面座位讲述个人见解的男生名叫濑户秋彦。

他外观俊俏,个子也比惠太来得高。

两人从国中便认识,同时他也是知道惠太从事设计师工作的好友。

由于答应将100%纯棉内衣的事保密,惠太只有说他偶然看见澪换衣服,然后迷上了她的身体。

「你对水野同学也太执着了吧,是怎样,她身材真的有这么好吗?」

「嗯,我感觉到这就是命运。」

「哦,能让惠太说到这份上倒是难得啊。」

「她就是典型的脱了衣服惊为天人,虽称不上是巨乳但分量十足,那理想胸围能让内衣看起来更美。」

太小会觉得缺了点什么。

大过头又会抢走内衣风采。

而她的胸围能在胸部和内衣两者间取得平衡,对身为内衣设计师的惠太来说,简直是理想尺寸。

「所以我说什么都希望她能当模特儿,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水野同学脱光啊?」

「你不觉得后半段听起来怪怪的吗……总之只能让她提起兴趣吧,学摄影师拍写真女星那样赞美对方如何?」

「原来如此,拍马屁大作战是吧。」

「或者与水野同学成为被看到裸体也无所谓的关系。」

「嗯!?对啊,只要我与水野同学成为恋人……!」

「没错!到时候管他是内衣还裸体都能看到爽!」

只要成为恋人,内衣跟裸体都能看到爽。

乍听之下还觉得是个非常完美的提案,但我马上就恢复冷静。

「不不,怎么能因这么不纯洁的动机跟人交往。」

「咦──?我觉得这法子挺不错的啊……」

「说到底的,我根本配不上对方吧。」

「那就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

「又回到起点了……」

总觉得虚度了这世上最没意义的时光。

「水野同学被看到内衣会害羞不是很可爱吗?跟我姊她们完全不同。」

「啊……秋彦的姊姊们确实很惊人。」

「她们洗完澡竟然能一脸淡然地穿着内裤出浴室,我看她们早把羞耻心丢水沟里了,偏偏她们长得漂亮又叫人难以招架……至今不知有多少男人惨遭她们毒手……」

濑户家的美女三姊妹。

是凭借绝世美貌掳获无数男人心的魔女。

「我认真给你个建议,要是你真心想挖角水野同学,那最好别太过直接。」

「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吧,假设你跟女生独处,当下气氛不错好了。」

「我哪知,我又没碰过那种状况。」

「试着想像一下嘛──接着你突然要求这个没经验的女生脱衣服,她一时之间也做不到对吧?」

「啊啊,确实有道理。」

「所以啦,一开始要从低门槛慢慢让对方习惯才行。」

「我懂了……刚开始要从露出度较低的内衣穿起,一点一滴去麻痹水野同学的感觉才行啊……」

突然就叫普通女生脱衣服给我看内衣,这难度确实太高了。

既然如此就先让她从简单的任务开始挑战。

「还有啊,如果希望女孩子理会你,必须得提出相当的好处才行。女人这种生物啊,光说我爱你之类的甜言蜜语,她们根本不屑一顾。」

「秋彦你过去跟女生是发生过什么事吗?」

说实话有点在意好友的恋爱经历,不过现在那并不重要──

(让水野同学产生意愿的方法啊……)

这还真是有些困难。

让有羞耻心的女生主动脱衣服,这怎么想都不正常。

「这么说也对,既然是我希望对方协助,就必须表现出诚意。」

光会要求对方可称不上是合作关系。

正如秋彦所说,我得提出相当程度的好处才行。

「我试着做出能让水野同学一见钟情,让她忍不住想穿出去炫耀的内衣好了,我能做到的也只有这件事。」

正如同惠太看上了澪的身体想挖角她一般。

惠太也希望澪会想与自己一起工作。

因此才希望让她迷上。

自己必须做出能让她一见钟情、想主动帮忙的内衣,如此才能让她甘愿合作。

「首先,我得调查水野同学喜欢怎样的内衣。」

不论是开发何种商品,最开始进行的都是「企划提案」。

在制作内衣这块领域,瞭解用户喜好则是更加重要。

为了从无数内衣中脱颖而出,就必须得展现出让客人想掏钱买下的魅力──也就是必须创造产品的「附加价值」。

譬如喜欢的颜色。喜欢的素材。抑或是喜欢的设计。

内衣设计师的工作,就是在成本和品质中拿捏平衡,从极其庞大的选择中做出取舍,进而创造出理想的内衣。

因此设计的重要指标之一,便是整理市调并用于制作企划书。

「这次无法直接去问水野同学,我去找她朋友打听吧。」

这次企划是要给澪一个惊喜,直接去问她就没意义了。

因此惠太选定的目标是──

「吉田同学,方便打扰一下吗?」

「哎呀?浦岛同学?怎么了吗?」

我的同班同学吉田真凛,站在设置于楼梯旁的自动贩卖机前,拿着刚买的草莓欧蕾,歪头表示疑惑。

真凛是澪的朋友,留着独具魅力的短双马尾,她的个性开朗,跟任何人都能自在聊天,在男生之中颇有人气。

「其实我有事想找吉田同学谈。我想送水野同学礼物,想询问一下女生意见。」

「你要送澪澪礼物!?好棒喔!」

我才刚说完目的,真凛双眼就亮了起来。

「毕竟浦岛同学想追澪澪嘛,若是这样我当然愿意帮忙。」

「谢谢,其实我想给她个惊喜,希望你能帮我保守秘密。」

「瞭解!」

真凛立正敬礼说,这女生真的很配合啊。

「对了,你想送怎样的礼物给她?」

「啊啊,其实我想送她内衣。」

「内衣!?」

「嗯,还是超级可爱的那种。」

「超级可爱的内衣……浦岛同学原来这么大胆啊……」

「是吗?」

「不,这么做说不定能表现出自己与其他男生不同……?而且现在连情侣都会一起逛内衣店……」

真凛低声嘟囔,接着回归正题:

「可是伤脑筋啊……澪澪平时怕羞不愿意和我们一起换衣服,所以我从没看过她的内衣……」

这件事我早已知道。

她就是不想被人看到那100%纯棉制的内裤才不用更衣室。

「啊,不过澪澪应该喜欢蓝色系,像水蓝色之类的,她穿便服经常拿蓝色搭配。」

「原来如此……」

水野喜欢蓝色──我用触控笔将已知情报纪录在平板里。

「还有,她挑衣服很重视实用性。」

「实用性?」

「我们出去玩的时候,她多半会穿方便活动的衣服。」

「哦,是这样啊。」

这么一想,感觉她的确不喜欢轻飘飘的打扮。

(方便活动的衣服啊……这么一提,她好像有说过在家都会穿运动服。)

从真凛那打听来的情报。

我以这做为起点,开始在脑中整合灵感。

「还有啊,我有一个值得参考的情报。澪澪她这个人其实挺好唬弄的,而且挺容易被牵着走,我觉得你可以试着强硬点主动出击!」

「哦哦,这确实是相当有用的情报。」

惠太或许无从得知,其实吉田真凛是个御宅女。

她涉猎广阔,任何种类的作品都会看,其中特别偏好恋爱故事。

加上真凛至今仍误以为惠太正单恋澪,这时他又特地跑来向自己请教送礼意见。

既然得到支持朋友恋情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她的嘴巴自然不可能停住。

这使惠太在各种意义上都取得了十分有意义的调查结果。

企划通过、决定内衣的制作方向后,才终于进入设计阶段。

内衣会用前、后、侧面外观的三视图进行设计。

这是内衣设计师最具价值的工作,同时也是挑战自身才能和截稿日的严酷作业。

完成设计图后会交给打版师。

所谓的打版师,是制作出内衣版型──也就是量产用设计图的人,还必须依据设计师所画的设计图,挑选出缝制时所需的材料。

设计师的工作是决定内衣设计。

而打版师的工作是将设计实现,因此他们必须选出适合的布料和配件。

然而RYUGU并没有打版师,所以制作版型只能外包。

虽然有负责品牌营运的「代表」,不过能与打版师沟通磨合的,就只有身为设计师的惠太──

「──是,没错。这次想做成平时穿的轻便内衣,希望罩杯部分留有余裕,穿起来能舒适自在。」

深夜十一点,惠太座在房间椅子上用手机通话。

对方是打版师池泽小姐。

除了知道她是年轻女性外,其余一切都成谜团,她身为打版师的能力无可挑剔,不光是制作,就连样品制作她也一手包办,对惠太来说是个难能可贵的存在。

「……是,我明白了,那么我就修改那个部分,打扰了。」

惠太挂断电话,垂下握着手机的手,「呼……」地舒了一口气。

「工作这么晚辛苦了,哥哥。」

「谢谢你,姬咲。」

惠太道谢接过马克杯,辍了一口热可可。

身后的姬咲,望向看着桌上的平板说:

「真难得,哥哥竟然会画出这样的内衣。」

「啊啊,这件是为了某个目的做的。」

「什么目的?」

「我想用这件内衣,让在意的女生回心转意。」

「哥哥说的,是那个拒绝你挖角的人?」

「对对,就是她。」

「哼──?所以最近才努力到这么晚啊。」

和澪起争执后过了一周,为了给她看而做的内衣,制作也渐入佳境。

只要修正刚才池泽小姐在电话中提出的问题点,样品就大功告成了。

完成后终于要把内衣给她看,那才是决胜负的时刻。

「所以哥哥今天也会晚睡?」

「嗯,我打算做一个段落再睡。」

「那么就不打扰你,我先回房去了──晚安,哥哥。」

「啊啊,晚安,姬咲。」

目送可爱的妹妹离开后,我再次面向书桌。

桌上平板所显示的,便是如刚才姬咲所说,我不常设计的那一类内衣……

「水野同学,不知道会不会喜欢。」

心中充斥着等量的期待与不安。

女生准备情人节巧克力时,大概也是相同的心情吧──

惠太脑中如此想着,并拿起平板和触控笔。

「好了,开始最后冲刺吧。」

水野澪是个责任感极强的少女。

自小学母亲离家以来,她便代替工作繁忙的父亲保护家里、一手包办家事,上高中后她还一面去书店打工,一面照顾小她两岁的弟弟。

正因为她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才会导致她将内衣的烦恼藏在心中,不愿向他人诉苦──

(竟然违背了答应帮忙的承诺,未免太不付责任了……)

这阵子,她一直因为与惠太起争执感到心烦意乱。

(我很感谢浦岛同学解决我对内衣的烦恼,他说随时都能找他也让我很开心……不过这些是两回事……)

毕竟,他所要求的协助是──

(要我穿内衣给他看,我果然还是做不到……)

若是要帮忙就无法避免。

这世上确实有人拥有暴露癖好,但澪并非如此。

对一名普通女生来说,让男生看见裸体是极其害羞的事。

(说到底的,我几乎不认识浦岛同学……)

惠太说自己是内衣设计师。

然而,她还不清楚究竟是何种理由,让身为高中生的惠太去从事这个工作。

就算要拒绝,或许也该等瞭解情况后再做决定──

当她脑中如此转个不停时。

「──小澪?」

「咦……?」

她抬起头,坐在对面的朋友正朝她那看。

「……泉?」

「你怎么在发呆,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在想事情。」

时值午后,两人坐在咖啡厅的露天座位。

泉身穿毛衣搭配裙子,澪则穿着白色上衣配牛仔裤的轻便外出打扮,今天是假日,她和两位朋友相约出门玩。

「对了,真凛人呢?」

桌上有三人份的饮料。座位上却只有泉和澪两人。

「小凛去洗手间了。」

「这样啊……」

我完全没注意到,就算心不在焉也该有个限度。

「……哎,泉?我这只是假设喔?假设要是刚认识的男生,说想要看你的内衣,你会怎么做?」

「咦咦!?」

泉听完大吃一惊。

这位朋友羞得面红耳赤,低头抬眼看向这边。

「小澪跟浦岛同学,已经进展到这种程度啦……」

「为什么你会得出这种结论,我跟浦岛同学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是吗?」

「就是啊,这问题是帮我朋友问的,你别会错意啦。」

我可不想加深旁人对于我和他之间的误解。

尽管有些内疚,还是说谎避免大家揣测的好。

「要是男生这么要求的话,泉会怎么做?」

「嗯……要看时间跟场合,不过基本上都会拒绝吧。」

「也是啦,一般都会这么做。」

我为对方意见与自己相同而感到安心。

「你说要看时间跟场合,那什么状况下你会答应?」

「咦!?这、这个,呃……跟喜欢的人在一起气氛不错的时候……之类的……」

「泉真的好可爱喔。」

羞得面红耳赤嘀嘀咕咕的朋友实在太可爱了。

她个性内向、身材好,个子虽高举止却如小动物一般。

她是我们三人之中最纯情的一个也说不定。

「只是我猜,那个被要求的女生,应该并不讨厌对方才对。」

「咦?」

「就是因为不讨厌对方,才会陷入苦恼。」

「这……」

泉说得对,我并不讨厌惠太。

一开始我只觉得他是个变态,事后才知道他纯粹是对工作太过投入,那些言行并没有恶意。

应该说,我是真心感谢他解决了我对内衣的烦恼。

(再说,我对模特儿工作也不是没有兴趣……)

若真心不想做,那我也不会如此烦闷了。

只是,我同样发自内心认为让人看见肌肤非常羞耻──

(我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迟迟无法做出决定的心,再次陷入苦恼之中。

澪不断在思绪迷宫里旁徨,直到真凛回来为止。

之后澪她们来到最近刚开的购物中心。

她们陪喜欢漫画的真凛逛了书店,跟泉一起进宠物店看小猫疗愈,三人逛个不停,直到累得走不动为止。

(插图009)

和朋友度过愉快时光,回到家附近的车站时,已经过了下午五点。

「那么小澪,我们学校见。」

「掰掰,澪澪。」

「好,学校见。」

澪和回家方向不同的两人在车站前道别,独自踏上归途。

今天是假日,街上行人比平时来得更多,她经过打工地点的书店,在之前那间内衣专卖店前停下脚步。

「说起来,浦岛同学家好像在这一带……」

拒绝模特儿工作后,他就再也没主动找我搭话了。

现在我们在教室见面顶多点头示意。

我单方面违反约定,还讲了很过分的话,说不定他真的生气了。

「…………」

我将视线从里头摆饰的内衣上别开,如逃走般踏出步伐。

就在我远离店家,走过某座天桥时──

冷冽水滴忽然轻轻打在鼻头上。

「咦……?」

我停下脚步抬头看,天空云层密集,天色暗得不像是春天傍晚──

冷冽水滴再次落下,不过这次如散弹般击打在地上。

「骗人、下雨了……!?」

最初几秒还只是毛毛雨。

转眼间却化作滂沱大雨,掩盖整个视界。

面对这急骤的气象变化,没带伞的澪只能慌慌慌张张走过天桥,奔向骑楼避雨。

「呼……得救了……」

所幸一楼店家今天公休。

能暂时待在这等雨停。

澪如此心想,一面整理被雨打乱的头发,一面看向被灰色垄罩的街道。

「今天气象预报有说会下雨吗?」

平时我每天都会检查,最近老是发呆才会忘记确认。

这场雨也未免太大了。

即使赶紧找地方避雨,衣服还是转眼间就湿透了。

「连内衣也全湿了啦──嗯?内衣?」

澪的脸上顿失血色。

「啊、糟糕……!?」

今天早上天气不错,澪才会选择穿比较单薄的白色上衣。

想当然耳,上衣被雨淋湿害底下内衣整件透了出来,更糟的是,今天穿的还是铜板价内衣三剑客中最矬的米黄色100%纯棉内衣。

她立刻抱住自己的身体遮住胸口,可惜这么做无法隐藏背部和腋下。

在这避雨时姑且还不成问题,只是现在天色虽阴,外头却还算明亮,车站周围行人又多,在这衣服透出来的状况下,就算雨停了也难以回家。

身上的钱也不够叫计程车。

即使想找人求救,爸爸还在工作,而弟弟则说过今天有社团练习比赛。

或许刚才在车站道别的朋友有带伞,但又无法让她们看到这件内衣。

「该怎么办……」

眼前忽然一片白。

在这走投无路的状况下,澪被寒冷和不安逼得险些落泪。

就在这时,低着头的她在视线角落,看到一只男用运动鞋。

「──奇怪?水野同学?」

「咦……?」

这似曾相识的声音令她不禁抬起头来。

惠太在雨中撑着塑胶伞,出现在她眼前。

「浦岛同学……?」

他身穿休闲裤和连帽衫。

这位同学确认了澪的模样后,显得相当慌张。

「呜哇,水野同学怎么全身都湿了。」

「啊、那个……因为突然下起雨……」

「你等一下。」

他走到澪身边将伞放在一旁,接着脱下连帽衫打算披在澪身上,澪则遮住胸部慌张地拒绝他说:

「不、这样……会害浦岛同学的衣服弄湿……」

「你别在乎那些,来。」

「啊……」

他硬是将连帽衫披在澪身上,上头还带有他的些许体温。

「谢谢你,我这件惨到极点的内衣差点就被人看到了。」

「是说水野同学,我送的那件内衣怎么了?而且你好像还在准备室换衣服,你一次都没在学校穿过?」

「那是因为……这样、感觉很狡猾啊。」

「狡猾?」

「我都拒绝当模特儿了,还穿你送的内衣,未免太不公平了……」

「水野同学也太认真了,你不用介意那些,尽量穿没关系。」

身上只剩一件长袖T恤惠太笑说,接着他拿起雨伞转身。

「总之你这样会感冒的,来我家吧,浴室借你洗澡。」

「咦?」

「你会在这避雨,表示这里离你家有点远吧?」

「……嗯,有一点。」

离我家公寓走路大概要三十分钟。

以浑身湿透的状态要走这段路确实有点困难。

「不过浦岛同学,你出门不是有事情要办吗?」

「我只是去趟便利商店而已。好了,往这走,你躲进来雨伞底下。」

「那么…………不好意思……」

现在不是说共撑一伞很丢脸的时候了。

澪老实进入伞下,两人在雨中走往惠太住的公寓。

这是第二次来访,他家人似乎又不在──

「今天家里没人,你不用客气。」

惠太这么说着并带我走向更衣室,接着他进入浴室操作控制面板后回来。

「热水马上就烧好了,你慢慢洗。」

「好的,谢谢你。」

「衣服晚点我拿姬咲──妹妹的旧衣服过来。」

「浦岛同学原来有妹妹啊。」

「是啊,还有个姊姊。不过正确来说,她们俩应该算堂姊妹,由于种种原因,我们三个人一起住。」

「是这样啊……」

会三个人一起住,表示他们的双亲都在外地工作吧。

澪家里发生了不少事情,看来浦岛家也是如此。

「我这有新作的样品,你不嫌弃的话借你穿,如何?」

「新样品……」

「你想不穿内衣回家那也行。」

「呜……」

即使身穿铜板价内衣,澪仍是个正值青春年华的女孩子。

她实在没那个勇气不穿内裤走在外头。

「我、我跟你借……」

「瞭解,我拿个刚完成的特别款给你。」

「…………」

澪冷眼看向如此开玩笑的惠太。

「……想不到浦岛同学,有点虐待狂倾向呢。」

在惠太走出更衣室时,澪抛下这句话作为最低限度的报复,接着便独自脱起淋湿的衣服。

惠太被同年级女生投以冷淡眼神后离开更衣室,接着走向姬咲房间帮她拿替换衣物。

本来在未经同意下进入他人房间是违反礼仪,不过这次状况紧急。

晚点再向她解释,顺便买个布丁赔罪好了。

她的旧衣服都整理在衣柜里,惠太从中取出合身的裤子跟上衣后便离开妹妹房间。

随后回到自己房间拿刚送到的内衣。

「本来这个,是打算明天在学校才亮相就是了。」

比预定早了一天,但不成问题。

惠太确认过澪不在更衣室后,才入内把衣物放进篮子里。

「这样就好了,水野同学出来前就继续工作吧。」

虽然没去便利商店买食材,但少吃一餐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反正也无法丢下澪出门去,于是惠太回到房间,拿起惯用的平板开始绘制设计图。

那是在惠太戴起眼镜前,还和双亲住在一起时发生的事。

才刚上小学的惠太,在当时住的独栋房子客厅里看着特摄英雄节目,突然间,他身穿黄色内衣的母亲笑呵呵地登场。

「惠太,你看你看!爸爸的新作内衣,是不是很可爱?」

「是啊,我也觉得很可爱。」

早已习惯母亲古怪行径的惠太,对着炫耀新作内衣的母亲竖起大拇指。

这位原本是当模特儿,和同年妈妈相较简直年轻到难以置信的母亲,却是位会对读小学的儿子炫耀新内衣的怪人。

「可是,妈妈这样穿不会冷吗?」

「才不冷呢!现在可是夏天啊!啊啊,真是的,我好想赶快把这件内衣的可爱传达给更多人!干脆自拍上传到堆特上好了~」

「我觉得最好不要喔,帐号会被冻结。」

「哦、哦……你居然懂这么难的词汇啊。」

「妈妈这么喜欢可爱的内衣喔。」

「那当然!内衣可是人生中伴随自己最长时间的伙伴,既然如此当然要穿最可爱的才好啊。」

「嗯,可能吧。」

惠太看着母亲那充满稚气的笑容,也跟着笑了出来。

尽管她是个喜欢可爱内衣的怪人,不过惠太最喜欢开朗又温柔的母亲了。

他是真心认为穿着内衣的母亲很美,也最喜欢母亲穿上父亲制作的内衣时,所绽放出的灿烂笑容──

「我长大后,要不要也做内衣给喜欢的人啊。」

「咦、真的吗?那样的话,等你做出可爱的内衣,能让妈妈第一个试穿吗?」

「好啊,我会做出一件超级可爱,甚至比爸爸作品还棒的内衣给你。」

这就是惠太之所以成为内衣设计师的理由。

他是为了看到母亲欣喜的笑容,才决定从事这份工作。

「……奇怪?我什么时候睡着了……」

由于连日工作过度疲惫,使得惠太面向桌子打盹。

他扶起歪掉的眼镜,看向桌上的电子钟,自澪进浴室后大概过了三十分钟。

总觉得梦到相当怀念的东西,可惜梦境轮廓早已朦胧不清。

他在椅子上打了个大呵欠,此时传来了敲门声。

惠太维持坐姿,身体转向门回说「请进」,澪将门半开,畏畏缩缩地从门缝中探头。

「那个……谢谢你借我浴室洗澡。」

「啊啊,身体暖和了?」

「嗯,当然。」

「那就好──是说水野同学,你干么只露出脸?」

「…………」

澪紧闭嘴唇、别开眼神,将头缩了回去。

接着半开的门完全打开,这才展现出她的全貌。

「水野同学……这……」

惠太之所以讶异,是因为进入房间的同学只穿着内衣。

说是说内衣,却又和普通的胸罩有所差异,澪身上穿的是细肩带睡衣型的内衣。

这件清爽的天蓝色细肩带睡衣,用的是触感极佳的滑顺布料,而内裤则是配合内衣做成睡裤。

睡裤是短裤造型的内衣,除了借由改短裤管来突显女生的腿,就这么穿着在家里行动也不会显得突兀。

细肩带睡衣整体露出度虽低,却和男友衬衫并列为「希望女友在自己房间里穿的衣服」之冠,也就是露出度低仍旧十分诱人的打扮。

「新作竟然是细肩带睡衣啊。」

「再过一阵子天气就会变热了,我想做件能当作居家服穿的内衣,毕竟水野同学说过,在家都是穿运动服嘛。」

「咦?难道说,这件是因为我那么讲了你才做的?」

「算是吧。」

「哼──?我还以为这是你的策略,打算用露出较小的内衣来让我习惯脱衣服,之后再逐渐减少布料面积。」

「老实说,也是有这个目的在。」

「我倒是希望你就算说谎也要否定我。」

澪冷眼看着惠太,却不是真心感到生气。

细肩带睡衣能当作居家服使用,穿起来也比胸罩轻松,虽说惠太心想只要降低露出度,她就不会抗拒穿上这件内衣……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穿给我看。」

(插图010)

「毕竟,今天是多亏浦岛同学才得救,只是这点程度的话……我觉得这是件很棒的内衣。」

「太好了,这是我希望让水野同学一见钟情才做的内衣。」

「一见钟情?」

「如何?有迷上它吗?」

「嗯……我居然忍不住在镜子前看到入迷了……」

「那就表示非常成功啰。」

惠太微微笑说,接着再次确认她身上的内衣。

细肩带睡衣的缺点,就是会让拥有一定胸围的女性显得臃肿,所以这次新作改成了胸部以下收紧的设计。

也因为这个设计,使得澪这种身材好的女生穿上会倍增破坏力。

「不过,为什么你愿意给我看了?你不是觉得很害羞吗?」

「仔细想想,我的秘密全都被浦岛同学知道了不是吗,不论是内衣,还是我的弱点,都被你知道得一清二楚了……所以才觉得只是穿内衣的话……应该……不算…………什么……」

她一开始说话非常清晰,却逐渐变得吞吞吐吐。

「果然还是会害羞……我脸好像要冒火了……」

「你这不就是俗称的自爆吗。」

「呜……我、到底在做什么啊……竟然在男生房间只穿着内衣……」

满面通红的澪十分羞涩可爱,惠太觉得如果把这想法说出口,怕是她再也不会穿内衣给自己看,只好默默藏在心中。

「那个……我能问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浦岛同学,为什么会成为内衣设计师?」

「为什么喔……因为我喜欢女生内裤?」

「或许是这样没错,不过我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个。」

「啊哈哈,我开玩笑的──这个嘛,理由还挺多的,最主要应该是不希望RYUGU消失吧。」

「咦?RYUGU面临破产危机吗?」

「营运方面并没有什么问题。RYUGU本来是我爸创造的品牌,基于种种原因,我爸得出国工作,所以打算收掉RYUGU,于是我决定继承下去。」

「你还是学生耶?」

「一开始的确很辛苦,经历过无数失败,受到许多人帮助,我才勉强撑得下去。」

未成年的小孩要和大人一同工作。

这绝非易事,现在也是多亏有家人协助,才有办法继续这份工作。

「我啊,想用RYUGU的内衣让女孩子崭露笑容。」

「笑容?」

「嗯,我希望自己做的东西,能让人开心。」

我回想起儿时,母亲那炫目的笑容。

要是自己孕育出的内衣,若能让别人露出如此灿烂的笑容就好了。

「内衣可是人生中伴随自己最长时间的伙伴,既然如此当然要穿最可爱的,你不这么认为吗?」

「……这么说也对。」

澪点头莞尔一笑。

「我懂这种感觉,穿上可爱的内衣会使人精神抖擞,就算光用看的也会感到十分幸福。」

「这么说来,水野同学站在店前的确看起来非常幸福。」

第一次请澪到家里的那天,她站在车站附近的内衣专卖店前,用着欣赏宝物的雀跃神情看着RYUGU的内衣。

我本以为她是个冷酷的人,因此那笑容令我颇为意外。

「浦岛同学真是个变态。」

「干么突然骂人?」

「你偷看我换衣服,还要我穿上你的内裤。」

「这误会不是早就解开了吗……」

「可是,我喜欢浦岛同学做的内衣。」

她以温柔语调说道,然后低头看着自己的内衣继续说下去。

「RYUGU的内衣之所以会这么可爱,一定是浦岛同学为穿的人着想,并努力钻研才得来的成果。」

「水野同学……」

「我,果然还是想尝试当模特儿。」

「咦、真的吗?」

「嗯,我还是觉得害羞,不过我会努力的。」

「我好开心啊,你怎么突然改变心意了?」

「刚才不是说了吗,我喜欢浦岛同学做的内衣,喜欢到甚至会在店前停下脚步,目不转睛地看着。」

身穿着细肩带睡衣的澪,用那双美丽眼瞳直视着惠太说:

「所以我也希望成为配得上出色内衣的女孩子。光只是憧憬等待,是无法配上那些内衣的。」

「……这样啊。」

促成她这项决定的正是自己所做的内衣。

她现在这笑容,估计也是新作细肩带睡衣所引出的。

这项事实令我高兴到差点哭了出来。

「况且浦岛同学是内衣设计师,你不会用下流眼光去看身穿内衣的女生。」

「咦?不会啊,多少还是会带有那样的眼光喔?」

「咦……」

「刚才内衣被看见而感到羞耻的水野同学很可爱,真的非常诱人,我现在也认为能看到可爱女生穿着内衣简直赚到了。应该说,完全没抱持那种想法对女生未免太过失礼了。」

「…………」

「嗯?水野同学?」

她怎么了。

眼前同学两手紧抱住身体、侧身遮住胸部,并冷眼看向这边。

她原本散发出的温和氛围彻底消失,接着她以冷漠声调骂道:

「……浦岛同学这个变态。」

连假刚结束的这一天,澪她出现在学校的更衣室里。

她在不习惯的环境下紧张地脱去西装外套,解开裙子和上衣,露出了惠太做给她的第一件水蓝色内衣──

「啊──!?」真凛看了大叫。

「澪澪的内衣超级可爱!」

「我也觉得很漂亮。」

「谢、谢谢夸奖……」

泉也接着称赞道,澪听了自然是笑颜逐开。

今天是澪第一次主动邀朋友一起换衣服,两位朋友听到她如此提出也是非常开心。

能够与她们俩一起换衣服,都是多亏了惠太给的内衣。

「……他确实有些变态,不过是个好人。」

澪以小声到没人听得见的声音碎念。

他真心认为惠太实在是太厉害了,居然能做出光是穿上就能令女孩子绽放笑容的出色内衣。

「是说澪澪……原来胸部这么大啊?」

「咦?」

「啊,我也这么觉得,穿着衣服完全看不出来呢。」

「泉的胸部不是比我更大吗。」

与朋友讨论胸部大小,让澪感到十分别扭、难以静下心来。

和女性朋友聊天固然开心,但肌肤被看到还是觉得有些丢脸。

即使如此,她仍下定决心要改变自己想法。

「真凛、泉──」

两名朋友听见澪的声音,便转头看向她。

她手按胸口,神情紧张地向她们提议:

「下次,要不要一起去店里帮彼此选内衣?」

一切,得先从让两人认识真正的自己开始。

因为和知心好友一同度过的时光,比起顾面子买新衣服、躲起来换衣服,不知道要重要多少倍。

那天放学,澪踏着轻快步伐走向特别教室大楼。

「得跟浦岛同学报告,真凛和泉都称赞内衣很可爱。」

一想起更衣室发生的事就不禁笑了出来。

今天说好要进行上次讲到一半便中止的会议,多亏那件新作内衣,澪才得以变得更加积极,对工作的干劲也不断攀升。

具体来说,她现在甚至认为内衣被看见似乎也不算什么。

就当澪来到被服准备室,兴高采烈地转开门把时。

「浦岛同学,让你久等……咦、这是?」

一打开门,眼前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景象。

具体来说,就是色彩缤纷的物体散落在地板和桌子上,而那些物体的真面目,正是五颜六色的胸罩和内裤。

更奇妙的是,准备室镜子前站了一位金发女孩──

她头上戴着兔耳,脚穿条纹过膝袜。

身上则是穿着蓝与白色为基底的围裙洋装,还双手将裙子前摆掀起。

「金、金发兔耳女仆在镜子前把裙子掀起来……?」

连澪自己不明白她到底在说什么,头脑也难以理解这景象。

在这处处散落内衣的异次元中,身穿神秘装扮掀起裙子,确实是常人难以理解的行径。

「──哎呀?」

那名女孩子听见声音,察觉到有人进来便转过头。

她长发摇曳地转头九十度。

就连这时候,她拉起裙摆的手都没放下,使得澪将她令人目眩神迷的腿和纯白内裤尽收眼底。

(哇啊,好可爱的内衣……)

脑中首先浮现的,是对映入眼帘的内裤之感想。

(而且,她真是位美少女……)

接着浮现的是对她外貌的感想。

(好美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简直像是宝石……)

最后忍不住盯着她的金色长发,和宝石般青色眼瞳看到入迷。

这位绝世美少女的身体每一部分都如同精巧的西洋人偶,身材娇小腿却修长,就连身为同性的澪也看到不禁赞叹。

(我记得这人是三年级的学姊吧?为什么她会在这房间……)

她有着与日本人大相迳庭的容貌,在校内相当知名,由于她经常在学生之间引发话题,就连澪都知道她的事。

这么一位绝世美少女,以世人看了都心动不已的举止歪头问道:

「请问你是哪位?」

「啊……那个……」

她以银铃般悦耳的美声提问,我不禁慌张起来。

说起来我并不算是擅长交际,更何况对方是高年级。

就在澪烦恼着该如何回答时,她身后忽然有第三者冒出头来。

「咦?水野同学你已经来啦。」

「浦岛同学……」

踏进这尴尬现场的,正是今天跟我相约讨论的人。

一见到有男生进来,金发美少女便若无其事地将裙摆放下,而惠太则亲昵地对她打招呼。

「绚花辛苦了,这件衣服是拍摄用的?」

「是啊,很可爱吧?」

看来他们似乎认识,惠太甚至直呼她的名字。

虽不明白对话内容,看来他们关系颇为亲密。

「嗯……你们俩认识吗?」

「啊啊,水野同学跟她是第一次见面吧。这位绚花是从以前就协助我制作内衣的模特儿。」

「模特儿……?」

所以她不只学年,就连模特儿方面也算是我的前辈啊。

身穿女仆装的学姊,站在澪面前露出惹人怜爱的笑容。

「初次见面,我是三年级的北条绚花。」

「初、初次见面,我是二年级的水野澪。」

如此近距离目睹美少女的笑容,使得澪脸红心跳地做完自我介绍。

「那个,北条学姊?我能提一个问题吗?」

「哎呀,什么问题?」

「学姊这身打扮是什么?」

「啊啊,这些是角色扮演服──」

绚花低头看向衣服,在原地转了一圈说:

「正如你所见,是可爱的兔耳女仆喔,还带了一点爱丽丝梦游仙境的风格♪」

「看这房间的惨状,应该比较像爱丽丝梦游内衣之国吧。」

为什么她要穿上角色扮演服。

为什么要在镜子前观察自己的内裤。

澪开始认真烦恼,在解开这些谜团前,究竟该如何收拾散落在地的无数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