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短篇 小雏的日常(里)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34:02

网译版 转自 TSDM

翻译:笔君

小雏 Hina

——————————

机械人偶,女仆。将棹人视为主人与恋人。典型的病娇,为了棹人的幸福能够甘之如饴地,进一步说是很想为棹人去死,属于充满献身情结的类型,所以几乎不会对棹人本人造成危害。

濑名棹人 Kaito Sena

——————————

长期遭受虐待,最终被残忍杀害的少年。他被伊丽莎白召唤,成为她的仆从侍奉她左右。因生前的经历,产生恐惧、愤怒、憎恨等激烈情绪后,反而会冷静下来。

伊丽莎白·拉·芬努 Elisabeth Le Fanu

——————————

『拷问姬』。曾残忍地拷问并杀害子民,连贵族都不放过,因犯下滔天大罪注定要被处刑的美丽少女。教会让她『在临刑前做点好事』,下令她惩处十三名恶魔缔结契约者。

〖某人的口信 六〗

是的。为什么,是我。

而不是你。

为什么是我。只有我必须遭受这样的待遇么。

归根究底,照理说我根本没必要完成这一切。如今世界上所流传的『我』的故事,与真正的我大相径庭。既然这样,索性从开始到最后全都让其他人背负又有什么问题。然而,为什么,是我。

而不是你。

再说了,你现在不也正悠闲地生活在我所创造的世界上么?不也对真相、历程一无所知,愚昧地接受着被人灌输的信仰么?

是呀,羊只本来就是愚昧的,可以说指责你是没道理的。这正是罪孽。这该怎么说呢……你们还没有察觉到。

我明明都给你们这么长的喘息时间了。

可到头来还是不会吸取教训么,你们这帮肥猪。

迄今为止,我一直在给你口信,然而却始终没有回音。我的声音,传达给你了么?既然如此,你也付出了相应的努力吧?你总该不会说,你什么都没做吧。这实在是不可能的对吧。

好吧。我的口信没传达给任何人也没关系,我就一心诅咒吧,诅咒吧。

诅咒。

诅咒一切。

诅咒你。

〖小雏的日常·里〗

『嗯,小雏我当然也明白。你们也拥有属于自己的安宁』

昏暗中响起严肃的声音。那声音低沉地在墙壁间回荡,最终消失。

小雏翠绿色的眼睛笔直盯着前方。她朝着『敌人』,神情严肃地接着说道

『但是,你们的安宁或许会威胁到我最爱的人与亲爱的人的日常生活』

她现在的说话方式,作为对敌人做出的宣告而言十分罕见。不管怎么说,平日里小雏对敌对者是不会掩饰杀意与轻蔑的。她现在的言行,属于例外。

这里面有着相应的理由。

其实,这次的遭遇并非初次对阵,而是重新开战。

小雏曾一度将它们打倒,那次本该让它们全灭才对。他与敌人之间存在着相当大的实力差距。小雏的强者,而敌人是弱者。即便如此,敌军团依旧逃过了灭顶之灾,将相当之多的残存者藏匿起来。对于身为强者的小雏来说,这可谓是一种败北。

既然这样,现在得到了重新开战的机会,就不许向对方投以相对的敬意。

『觉悟吧。我的使命,便是将你们斩草除根,赶尽杀绝』

小雏再次向敌军做出歼灭的宣告。与此同时,前方的黑暗躁动起来。强烈的杀意让对方作为生物的本源性恐惧化作尖锐的声音,朝小雏释放出来。

小雏会心地点点头。

这次恐怕又会是一场惨烈的战斗。

小雏重新举起手中的武器。这次她手中并没有握着斧枪,而是抱着一个铜制的盆子。里面荡漾着的,是满满的除鼠剂。

『来吧,决一死战————!』

就这样,小雏孤身冲向浩荡的鼠群中。

顺带一提,她现在穿的不是女仆装,而是身体成筒状,手脚是粗大的构造,让人莫名其妙的(近似于棹人世界里的航天服),反射着银光的服装。

好了,要说此刻究竟在发生什么。

事情的开端,要追朔到决战拉开序幕的许久之前。

***

「哼哼哼~、哼哼哼~」

晚饭的服务结束后,小雏开心地哼着歌。

总之,今天也有许多愉快的事。

棹人帮她打扫楼梯,伊丽莎白夸奖她的厨艺,这些让她开心得忍不住哼起歌来。

「哼哼哼哼~,我的肉是优良的肉~饱含着爱与勇气和美味~吃下之后勇气百万倍~您的肉老板随时陪伴在您身边~哼哼哼哼~。另外,我是棹人大人的女仆兼恋人~呀~」

小雏自己唱着唱着害羞地捂住了脸。

今天也能够在心爱之人身边工作,这让小雏感到幸福满满,活力满满。虽然现在正值与恶魔交战期间,但对她来说,最棒的日常生活毫无疑问在持续着。

实际上,小雏自己也意识到了。

维拉德制作的用于馈赠的自动人偶,也就是小雏的姐妹们,并没有强烈的感情。纵然如此,尽管不知道她们现在的待遇,但她们即便已经被弄得四分五裂也不足为奇。

小雏现在现在就是如此幸运。

制作精巧的机械人偶,会因对待方式的不同而产生感情,拥有丰富的心灵。正是这一点,使得她们与人类的界线非常模糊。但是,在这个魔法技术十分发达的世界里,拥有心灵的存在实在太多了。使魔、精灵、幻兽都是,甚至还有棹人这样召唤人类灵魂作为仆从的事例。在这样的世界里,照理说没人会考虑『机械人偶的人权』。

通过魔法制造出来的东西,统统都是使用者的道具。这是这个世界的普遍认识。

而在这样的环境中,小雏就像人类女孩一般,得到了两位主人的珍视。棹人和伊丽莎白都很温柔。棹人是异世界人,伊丽莎白大概只是没有深入去考虑,他们应该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以小雏的身份来说,这样的待遇乃是不可奢望的幸福。

为他们工作的时候,正是小雏最幸福的时光。

而且,她每天都能疼爱自己的真命天子棹人,对她来说再幸福不过了。

「啊,棹人大人今天也帅得无与伦比……扎成短辫的头发一弹一弹的样子也好可爱好想舔好想亲……巡逻完毕之后做什么呢。看看伊丽莎白大人想要什么,卡牌、西洋棋或者小酌……」

伊丽莎白喜欢在月光下喝酒。虽然白天没出太阳,但现在又怎样呢?小雏这么想着,靠近走廊上的一扇窗户。

「——————!」

瞬间,她感觉到有气息,猛然转过身去。

目前,伊丽莎白以及身为她下人的棹人和小雏正处于与十四恶魔交战时期,小雏不论何时都不会放松警惕。当她脑子里想着对萌萌的棹人亲一亲舔一舔的时候,仍绷紧着弦不忘留意周围。因此,她的反应非常迅速。她将手伸进魔导皮包,一下子将斧枪抽了出来,摆好架势。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多余。

「————鼠辈!」

小雏厉声一喝,但没有回音。有东西冲向了走廊拐角的举剑盔甲后面。对方一溜烟就下了台阶。

小雏压低姿势,蹴地而起,如野兽般疾驰而去,追赶逃窜的黑影。在楼梯间,眼前奔跑的对象与其他别的黑影汇合。新加入的黑影嘴里紧紧地叼着(大概是棹人或者伊丽莎白边走边吃弄掉的)饼干。两个黑影的个头都有人类婴孩那么大。

(………………这是……)

小雏察觉到对方的真面目,惊呆了。

就像是致命一击,小小的叫声传进她的耳朵。

——————啾!

两只黑影沿着楼梯窜向地下。小雏下意识停下脚步,紧紧握住斧枪的柄,神色紧张地嘀咕了一声。

「………………还有幸存的呢」

这对小雏来说万万没想到,也是证明自己疏忽的证据。

因为,毕竟对于侍从来说,老鼠是天敌。

***

身兼管理城堡的大任,对灰尘、虫子、蜘蛛网、杂草、老鼠绝不姑息。一旦发现必然是你死我活。在死斗最后,除了歼灭容不下其它选项。

证明这一点的情况,正好就在昨天发生过。

作为日常业务的一环,小雏检查了地下室。转移魔法阵没问题,陷阱的控制也非常正常。但是,在平日不出入的房间里有异常情况悄然发生。

标记为空房间的房间里存放着粮食,结果那里有老鼠大量滋生。而且,用于长期存放粮食而施加的魔法似乎反而起了反作用,老鼠在魔力影响的作用下长到了人类婴孩般大小。

最终,小雏与老鼠之间的战斗演变的极为惨烈。

小雏虽然脚被稍稍咬到了,但还是出师大捷。事后,她将老鼠的尸体埋在了后院。若不下杀手,将它们赶进森林,这样也会破坏生态系统。虽然无情,但这也是无奈之举。

战斗顺利结束后,小雏松了口气。但是,她犯了个错误。

老鼠还没全部消灭。

「怎么会这样……这是小雏的失误。在最爱的棹人大人与亲爱的伊丽莎白大人遇到之前,这次必须做个了断!」

小雏攥紧拳头。她的决心之所以如此坚定,其实存在着相应理由。

她心爱的棹人的身体是人造人,只要不是大量出血造成灵魂脱离,他都不会死。但是,如果身体全被吃掉,那怎么说也顶不住的。在某种意义上,大量的巨型老鼠可以说正是他的天敌。而另一方面,虽说伊丽莎白拥有着老鼠根本无法匹敌的强大,但她受到惊吓的话搞不好会用刑具将城堡连同老鼠一并破坏。

小雏认为,这个时候应该由自己独自速战速决。

她站在通向地下的楼梯前,按着额头思考起来。

(昨天遇到老鼠的房间已经记住了。老鼠的巢穴很有可能就在那个房间附近……或者,那个房间和那个房间应该存放着那东西)

小雏搜索着关于那些必需品的记忆。地下的房间就像迷宫一样,虽然她并未完全掌握,但每次探索都会更新脑内的情报。重新开战的必要条件已经完备。

虽然不清楚幸存敌人的数目,但这次可以将其消灭。

小雏做出这样的结论,霍地睁开眼睛。

「好,没关系!自己犯下的错,我小雏要亲手挽回!」

小雏鼓足气势,将斧枪收进皮包,拈起女仆装的下摆华丽地沿着楼梯前往地下。银发飘逸,小雏消失在昏暗中。

说些题外话,这个时候棹人由于要确认预备的酒瓶数量,伊丽莎白想吃宵夜,两人正各自寻找着小雏。不过,小雏就不可能知道这些事情了。

就算深爱着的主人的声音,再怎么说也无法传到地下。

就这样,小雏开始只身在地道中奔跑。

***

小雏首先对老鼠的巢穴进行搜索。

不出所料,找起来并不困难。

小雏笔直前往前些天与老鼠交战过的粮食储藏室。

事情才过去一两天,再怎么也不可能有老鼠继续留在这里。可是,小雏没有放弃。

她连忙从皮包里静静地取出奶酪,将气味强烈的奶酪块悄悄地放在周边走廊的各个方向上。顺带一提,她为什么会带着奶酪呢?这是为了万一城堡陷入战斗状态之时,能够给棹人与伊丽莎白准备吃的。

奶酪放好后,只需消除气息静静等待便是。

只要把齿轮的声音都认真地抑制下去,小雏甚至能够装成普普通通的摆设。

不久,一只老鼠出现了。老鼠没有察觉到小雏就在现场,叼起奶酪开开心心地跑掉了。小雏注意不发出动静,紧跟在它后面。

追到最后,她突然在转角停了下来。

在那里,有一团正在蠕动的黑影。仔细一看,那里生长着谜样的藤蔓。

看来敌人不光只有老鼠。

小雏冷静地观察周围,最终想通了老鼠超限制急遽生长的原因。

这一带的地道里不自然地散落着大量土块,藤蔓就扎根在那些土块上面。小雏严肃地点点头。

「我懂了……恐怕是擅自启动的巨像兵崩溃了,老鼠把粮食运往巢穴时,谷屋的种子洒落在上面,植物在得到魔力后萌芽,然后老鼠吃了那些植物,所以才长得那么大……既然如此,巢穴应该就在这后面呢」

应该就是藤蔓的恩惠,让那些老鼠一直藏到了今天。为了避免被其他虫子或老鼠占据,巢穴应该健在距离最近的死胡同里。于是,小雏便找到了巢穴。

既然确定了老鼠们的容身之所,那么要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了。敌人里多了个藤蔓,但小雏准备采取的方案应该能将杂草一并歼灭。没有任何问题,这正可谓囊中之鼠(物)。

于是,小雏翠绿色的眼睛闪耀光芒

「好了……让我们正式开战吧」

小雏点点头,将作战推进至第二阶段。

不过,困难还在后面。

***

「我看看……不行。会不会太老旧了啊」

在另一间仓库(令人吃惊,这里在地图上同样被标记为空房间)中,小雏交保双臂沉吟起来。在她面前摆放着许多瓶子。这些全都是从埋在墙壁里的快坏掉的柜子里拿出来的。

它们乍看上去陈年老酒,但其实全都是蕴含魔力的药剂。它们有别于魔法师用于正统研究的东西,是除草剂、驱虫剂等『常见的生活便利品』。去王都的『魔法师之街』(当然出于操作的危险性,要求至少用魔法开门的知识或会员证)就算普通人也能买到。可是,能有如此繁多的种类与数量,只能说这里不愧是伊丽莎白的城堡。

顺带一提,大量购入魔法药剂的原因也是个谜。

可以想到,恐怕是伊丽莎白害怕虫子老鼠孳生就顺手买下的吧。

现在,所有瓶子上都贴上了小雏亲手画的骷髅图案标签。这是为了防止伊丽莎白不小心把它们误当成酒喝下去。毕竟伊丽莎白虽然拥有能够看清魔力的一流眼力,但在某些时候却会疏于防备。

换而言之,伊丽莎白本性其实个冒失的孩子。

(这些是伊丽莎白大人的魅力之一呢……可是这下难办了)

小雏重新确认到主人的主人的可爱之处,但同时苦恼起来。

她从刚才起就一直盯着从中选出的两种药品,还有装干草的盒子。

「唔,果然劣化了呢」

小雏现在其实打算制作强力驱鼠剂。

古往今来,旅行魔法师在瘟疫所困扰的村子里会调配强力驱鼠剂。她的记忆装置中铭刻有具体配方。为此需要将两种单一功能的药剂混合,最后放入产生毒性气体的草。

可是,瓶中的这些药剂都已劣化。

「苦恼也不是办法,就来确认一下吧」

小雏一下子就揭开了瓶盖,此时便知道瓶子没有密封。她皱紧眉头,将瓶中的制剂在手指上滴了一滴,放在舌头上。虽然这么做对人类有害,但机械人偶没有问题。

小雏顺利地分析完毕,点了点头。

「知道了,不出所料。这个不能期待太大效果呢」

药剂中的魔力基本丧失了,成分本身的劣化也很剧烈,消灭老鼠所需的毒素大幅减少,因此应该也无法对抗那些硕大的老鼠。

小雏闭上眼睛思考起来。

暂时先回去也不失为一种办法。找『肉老板』帮忙筹备新的药剂就行了。但是,她一想到这段时间里要让老鼠跟棹人与伊丽莎白住在一个屋檐下便感到不寒而栗。

那种可怕的情况,她根本无法容忍。

不管怎么说,小雏是棹人永远的恋人、伴侣,也是士兵、武器、宠物、性用品和女仆。

(嗯,是啊……怎么能放弃!)

小雏下定决心,翠绿色的眼睛猛然睁开。

这种时候打退堂鼓,有辱侍从之名。

身为他至高的女仆,决不能放弃。

「没错……没问题。这里有我应该参考的人」

小雏将手轻轻放在自己的丰满胸膛之上,把手握紧,然后以充满敬爱与信赖的声音说道

「没错,那就是伊丽莎白大人,剧毒料理的大人!」

顺带一提,小雏这是真心实意在夸奖伊丽莎白。不过这话要被伊丽莎白这个当事人听到,恐怕会发出怪鸟般的叫声。而且,她估计还会「咕哇啊啊啊啊!」地嚎叫着朝棹人飞踢过去。然后棹人便惨叫着「为什么是我啊啊啊啊」被踢飞。不过,幸好没有出现牺牲者。

小雏一把握紧瓶子,有力地点点头。

「幸好我是机械人偶!剧毒对我的身体没有效果!既然如此,那就效仿伊丽莎白大人式『凭感觉随便乱掺的料理』来制造吧!」

她从柜子的最下层取出一口巨大的铜盆,然后按照当初的安排向里面大举倒入两种药剂。凶残的颜色完成了。小雏把空瓶随手扔到地上,当即又拿起其他瓶子。

「将小雏改良型凶残版最强驱鼠剂制造出来!」

于是,最凶残的试验宣布开始。

从房间的犄角旮旯痉挛这逃掉的蜘蛛,无力地掉了下去。

出人命的调制,还在小雏手中认真地继续进行下去。

***

「完、完成了!要做还是做得到的呢,不愧是伊丽莎白大人的方法!这样一来,女仆的颜面就能保住了!哈~哈~棹人大人蹭一蹭亲一亲舔一舔」

小雏发出欢喜的声音。在她面前,完成的液体焕发着诡异的油光。那颜色经过了紫色、红色、灰色、七彩色的变换,不知为何最终变成了现在的深绿色。

作为药剂,可以说这是很正统的颜色。

机械人偶不会出汗,但小雏还是擦了擦额头。这样的动作正表现出了她此刻的心情。她再次观察在自己手中完成的液体。魔力量十分充足,功效接近于最初想要的效果。毒素的效力得到了提升。小雏在对自己的工作感到满足的同时,向周围看了看。

在她身边滚落着许多只空瓶,就像酒宴过后的样子。

她犹豫地沉默了几秒钟后,自豪地挺起胸膛。

「总觉得似乎稍微有做点过火呢!」

不过药剂顺利地完成了。她气势十足地去盆子,但此时她突然回过神来,动作停了下来。

毒药虽然对身为机械人偶的她不起作用,可溅到身上的话,衣服会怎样呢?

(嗯,不能糟蹋伊丽莎白大人给我的女仆装!)

小雏连忙看了看身上的衣服,但幸好她调制腰际的技术十分完美。尽管将药剂倒入盆中时势头很猛,但身为一流的女仆是不会让液体溅出来的。小雏的衣服上没有沾到一滴液体。她松了口气,但她知道,在搬运盆子的时候不见得就那么好运了。

不管怎么说,接下来她将要冲入鼠群之中。

「我想想我想想,这样的话就需要那东西了……啊,找到了!太好了!」

小雏环顾房间,目光停在了左手边的柜子上。那里放着一个大箱子。小雏跑了过去,打开箱子。不出所料,里面收着她想要的东西。

那是同危险药品一同出售的防护服,果然被一并搬进来了。

「只要穿上这个,就再无后顾之忧了!」

小雏精神抖擞地穿起了泛着银光的衣服。心爱的女仆装被藏在了下面。于是,她变成了就像全身裹着航天服一般的奇妙样子。但小雏并未在意外表的难看,拿起了酷似头盔的帽子,将这个能把脑袋完全罩住的帽子逮了上去。

于是,小雏用因衣服而变得臃肿的手拿起了盆子。

『还请稍后,最爱的棹人大人和亲爱的伊丽莎白大人!我小雏这就亲自将未完成的事情做个了结!』

小雏坚定地宣言道。不过,从帽子下面传出来的只是非常模糊的声音。

顺带一提,棹人和伊丽莎白此前在城堡里跑来跑去处寻找小雏,此刻正累得在走廊上摊大字。不过,小雏对这件事就无从得知了。

她鼓足气势,大步流星地迈出脚步,来到了走廊上。

过了一会儿,她又匆匆赶了回来,拿起了装干草的箱子。

小雏再次离开房间,勇猛前行。

于是,回到故事的开头。

***

『来吧,决一死战————!』

小雏孤身冲向浩荡的鼠群中。

当然,老鼠也向她迎头还击。老鼠啾啾啾地叫着,齐刷刷地向小雏扑去。另外,藤蔓也加入了他们的攻势中。

看来由于获得了大量的魔力,那些植物拥有了类似意志的东西,认为与老鼠是共生关系。老鼠尽管会毫不留情地咬向藤蔓,但也会保护藤蔓,藤蔓大概绝对老鼠是有益的存在。藤蔓一方面在保护老鼠,同时想打败小雏后作为养分。

(咕唔唔,这可真够猛烈呢!)

盆中的液体荡漾着,小雏一路前行。

要是被藤蔓缠住脚或是踩到老鼠尾巴泼掉的话,且不说她自身的安全,至少之前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了。不过,小雏对胜利很有把握。

驱鼠剂里还没有放进最关键的干草,但还是散发着强雷的气味。胆小的老鼠已经犹豫着不敢靠近了,就算勇敢的老鼠扑过来之后也有些连忙逃掉了。

而小雏充满信心的最大原因,就是这件防护服。这身衣服的质地相当厚实坚硬,这是防止衣服不小心破掉导致危险的药剂进入的措施。顺带一提,这种过分坚固的构造其实有着相应的理由。到『魔法师之街』购买驱虫驱鼠药剂的客人大多是有钱人,要是让他们的下人一不小心就死掉的话,索赔可是非常吃不消的。

这种不合理辗转周折,现在帮了小雏一把。

(呵呵呵,谁能阻止我就尽管来吧!)

虽然前进十分困难,但对于现在的小雏来说,就算被老鼠咬到也不足为据。藤蔓无法缠住粗大的手和脚,只会在表面打滑。

小雏将碍事的家伙彻底挥开,继续突进。棹人要是看到她这个样子,怕是会大叫『橄榄球啊!』。不过可惜,这个世界里不存在对应橄榄球的球类运动。小雏继续快速突进。但是,她守护巢穴的精锐拼命地向她扑来,她难免还是受到了阻碍。但就在此时,老鼠与藤蔓的猛攻毫无预兆地发生了变化。

(奇怪————没有那么猛烈了?)

小雏感到不解。就像背后又有新的敌人(而且看上去比现在的小雏更容易打倒)出现了似的。老鼠的攻击分散了,一些藤蔓也转向了后方。

其实,在它们身后发生了剧烈的骚动,不过隔着防护服只有震动传到了小雏身上。数不清的炙热铅水在她身后弹开。但是,小雏没有去在意这些,趁着这个机会继续突进。

最终,走廊的尽头出现在她眼前。

小雏透过玻璃制的窥视孔看到巢穴,翠绿色的眼睛绽放光芒。

『找到了!果真不出所料!』

墙角开着一个洞,老鼠在那里筑了巢。墙上的洞被扩大到适应他们硕大的体型,大概很深很深。但是,小雏手中的最强驱鼠剂应该能够到达那里。小雏抵抗着扑向全身的老鼠,勉勉强强地弯下了身子。

她将盆子塞进巢穴里,里面齐刷刷地发出啾啾啾的抗议声。

小雏怀着深深的歉意,轻声细语

『你们应该也只是想安宁地生活吧……对不起』

即便如此,她依旧没有停下。

她打开箱子,取出里面的干草。

『但我身兼管理城堡的大任,对灰尘、虫子、蜘蛛网、杂草、老鼠绝不姑息。一旦发现必然是你死我活。被你们咬伤,我也难免一死,所以死心吧』

话虽这么说,但她已经处于全身被咬的状态了。其实即便不穿防护服,机械人偶的身体也不会死。

小雏举起手,以全身挂满老鼠的状态,大声叫喊

『就用这招做个了结吧!』

于是,小雏将干草一把投入药剂中。

草漂浮在液体之上,凝重的沉默降临现场。

咦?小雏不解地歪起了脑袋。

瞬间,随着「噗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的声音,可怕的浓烟喷发而出。

***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浓烟喷发势头之猛,让小雏自己也禁不住大叫起来。

噗唰啊啊啊啊,浓烟遮蔽了她的视野,向后方流去,速度非常快。小雏不禁庆幸自己这幅机械人偶的身体。如果是肉身,就算穿着防护服,在这么近的距离遭受直击恐怕也很危险。

『吓、吓我一跳……吓我一跳啊』

回过神来,周围满是人仰马翻的老鼠。挂在她身上的那些老鼠也掉了下来。看来战斗顺利结束了。

小雏静静地双手合十,祈祷之后站起身来,拖着着臃肿的身体向走廊折返。

空气中还残留着薄薄的烟雾,视野浑浊不清,照这个样子很难看清前方。她灵巧地用单手将盆子重新拿好,脱掉了防护服头部的部分。之后,她甩了甩头,拂去挂在脸上的银发。

美丽的翠绿色双眸眨了眨,这回终于松了口气。

「呼,这样就完美解决了呢……哎呀?最爱的棹人大人,还有亲爱的伊丽莎白大人!两位为什么在这儿?究竟怎么了?」

脱掉防护服之后,她发现棹人与伊丽莎白就在眼前。

这种时候应该说些什么,可小雏自己也不清楚发生了什么。身着拘束装的伊丽莎白与身着管家服的棹人确实正站在眼前。而且他们还气势汹汹地吼了回来

「我们才想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雏你消失后,我们一直在找啊!这么久你都在干嘛啊!」

「我么?真是非常抱歉!这毕竟是日常工作的一部分,本以为用不了多久就会结束,所以没有事先打招呼。但是,调配出乎意料的麻烦。真是非常抱歉」

小雏非常混乱,深深地低下头。面对两人的出然出现,她实在没能力立刻弄清情况。小雏耳朵里都要冒出蒸汽似地拼命思考。

(为、为什么两位会在这里?啊、啊啊,幸好没在药剂喷发的时候过来,谢天谢地!险些把天下间下最重要的两位牵连进来!)

其实棹人和伊丽莎白已被彻底牵连进去了,但小雏毕竟不可能知道。

伊丽莎白对小雏催促道「你没事就好,抬起头吧」。

正当小雏准备回答「不,还不能抬头」的时候突然一惊。棹人正准备伸头向铜盆里看。小雏摇摇头,唰地将盆子藏在了身后。

「虽然不是很多,但还有微量的气体正在冒出!伸头去看非常危险!」

「小雏,这究竟是什么?」

「这是记录在我记忆装置中的,自古传承的灭鼠秘药!的,小雏改良型凶残版」

「凶、凶残版」

棹人的声音有些颤抖。突然对他说这种话,他应该也不会明白了。

小雏心想,得跟两位把自己之前在做什么解释清楚,于是连忙道出事情的经过。

「事情是这样的,小雏在夜巡的途中撞见了残存的老鼠……然后发现,它们的主食并不是粮食,而是这里生长的草。巢穴就在走廊那边的尽头。因此,小雏就取出地下仓库里的材料和专门的服装……」

「城堡里还有那种东西啊,余真没想到」

「你还是把你的管理提高一下吧」

「调制老鼠药,避开老鼠群,冲进老鼠窝,最后把草放进药水,产生烟雾!要是棹人大人或者伊丽莎白大人万一被如此巨大化的老鼠咬到,小雏我肯定忍不住一定要把全世界的老鼠全部碾死!」

小雏激动地捏紧拳头。两人点了点头,看来是听明白了。小雏松了口气。在她放下心来的同时,强烈的喜悦涌上心头。

(啊……果然我好幸福)

在这个世界,根本不会考虑机械人偶的人权。然而,伊丽莎白和棹人确会担心小雏,到处寻找小雏。这是难以置信的幸福。

小雏不禁露出花儿绽放般灿烂的微笑。

「给两位添麻烦了,但非常感谢……最爱的棹人大人与亲爱的伊丽莎白大人为小雏担心,小雏实在太幸福了……」

她的眼睛里甚至盈满了感动的热泪。两人挠了挠脸。

「这不是当然的么。毕竟是珍爱的小雏啊」

「你总在为余和棹人工作,或许会在什么地方遇到困难,这时候就得我们来找你了」

这番话让小雏好开心好开心,再一次哭了起来。两人温柔地抱住小雏的肩头。

同时,棹人与伊丽莎白发出差异的叫声

「哇,小雏你这衣服真够硬啊」

「真的啊。要不要这么硬啊」

「呵呵……因为做功非常结实呢」

就这样,小雏不禁露出微笑。三个人沿着这条已经同老鼠战斗完毕的道路往回走,留下了身后的惨状。小雏心想,明天必须把这里收拾干净,但今天还是收工了。今天也有好多好多东西可以写在日记上,是个幸福的一天。

小雏由衷地许愿,希望这样的日子明天、后天,还会继续下去。

即便,她隐隐知道这并不现实。

但愿能够永永远远幸福地生活下去。

—— EN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