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九卷 —— 10 【拷问姬】与【皇帝】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8:35

『最终决战』前夕。

「关于你的弟弟,余想谈谈」

伊莎贝拉·维卡被伊丽莎白·蕾·珐缪叫住,这样开口说道。

就这样,伊莎贝拉被告知了……得知了关于十四恶魔中『骑士』契约者的特征与死状。伊丽莎白并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是不是伊莎贝拉的弟弟。但伊莎贝拉本人一下子就接受了。那人毫无疑问正是自己的弟弟。

伊莎贝拉的弟弟有双美丽的蓝眼睛,拥有生存的信念与正义感,总之是个坚强的孩子。『串刺荒野』的绝望,想必足以让恶魔看上他吧。

讲完之后,伊丽莎白对她说,要不要战斗由她自己选择。逃跑也不怪她,反过来与自己为敌也无妨。对此,伊莎贝拉只回答了声『谢谢』。

感谢阁下拯救了我堕落成十四恶魔的弟弟。

这是她的真心话。但是,这不代表她没有苦恼与纠葛。回首一看,伊莎贝拉的人生算挺长的。她总把自己与正确放在天平上衡量,然后去选择正确。

对此,她不后悔,但也悲伤过。伊莎贝拉·维卡的人生,作为一个人类而言太过枯燥乏味。但是,这样的她得到了意外从天而降的救赎。

曾经落在怀中的人,是那么美丽。

珍妮救过她。

珍妮倾慕过她。

珍妮爱过她。

珍妮就是她的一切。

唯有正确的人的爱,有珍妮肩负了起来。

陪伴在心爱之人的身旁,直到最后。

这是多么多么幸福的事。

所以,伊莎贝拉·维卡认为

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之一。

不论健康或疾病,不论喜悦或悲伤,爱她,敬她,安慰她,扶住她,倾尽真心,直到生命尽头……能发誓吗?

「————我发誓」

***

爱丽丝面前,有两位女性的尸体。

她们下半身已支离破碎,内脏从肚子里漏了出来。但照理说,她们就算尸骨无存都并不奇怪。白骑士的攻击足有如此威力。

可是最后的一闪,爱丽丝故意偏了一些。

将她们整个身体轰掉,她办不到。

不论如何也办不到。

直到最后的最后,她们一直牵着手。

而且,脸上挂着平静的微笑。

「为什么……在笑啊」

爱丽丝嘟哝了一声。她拼命思考。死亡难道不是悲伤吗?难道不是绝望吗?自己肯定没法面带那种表情去死吧。然而,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在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如嘶吼般问过去,但无人回答。爱丽丝果然是孤零零的一个人。她在胸前紧紧地攥住拳头。虽然她站在已经杀害众多生命的立场,泪珠却咕噜咕噜地往下掉。

这时,她恍然大悟抬起脸,就像得到了一丝救赎般说道

「伊丽莎白!……对啊,对啊,伊丽莎白」

她东倒西歪地迈出脚步。她望着珍妮她们的尸体时,白骑士暂时消失了。爱丽丝用自己的双脚开始游荡,踩着不稳的脚步,走过被自己击穿的坑地。

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就像是要,去追抛下自己走掉的姐姐。

「告诉我,告诉我啊,伊丽莎白……我不明白啊」

已经,什么都,不明白了啊。

***

天空中没有云。那里『什么也没有』。

只有乳白色与七彩虹光填满天空。没有任何【恶魔】所引发的变化。

但是,世界确实正偏向于死亡。这个事实,令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

在『世界尽头』——被圣女规定为『那个样子』的地方。

伊丽莎白见证了珍妮与伊莎贝拉的死。

她默默地消除了【窗】,关闭了蓝色戒指上放映的情景。

伊丽莎白留下一道泪,转移目光。她静静地注视着结晶中沉睡的人们。【皇帝】一语不发。伊丽莎白轻轻将手放在那熠熠生辉的表面。

结晶十分冰冷。但她还是把脸靠了上去,轻轻地说道

「櫂人,小雏啊……你们会来一起战斗吗?」

没有回音。但伊丽莎白点了点头。她用红色花瓣切开了自己的手腕。

【拷问姬】将放出了充满魔力的血液。红色的线滴落下去,在櫂人他们沉睡的结晶周围细致地奔腾开。原本沉睡的两尊巨柱开始活动。它们一边相互纠缠,荆棘的藤蔓一边展开。蓝色与红色的蔷薇再度华丽绽放。成长后的巨柱犹如扭曲的神殿,将结晶包围起来。

这样一来就准备完毕了。伊丽莎白细细地呼出一口气,默默地坐在地上。

她已经无法再靠在结晶上了。

她只是孤独地仰望天空。

【皇帝】也没有过来嘲弄她。这只聪明的野兽知道,现在不是做那种事的时候。

就这样,伊丽莎白像从前一样,

开始,唱起了歌。

***

来讲个故事吧。

这是个被独自留下的女孩,与被抛弃的孩子的故事。

曾是怪物的女性,与化身怪物的少女的故事。

终归,应当终结的故事。

所以,她拿起了剑。所以,他们拔出了刀。

讲个故事吧。

这是个关于忏悔与憎恶,还有梦的故事。

她和他们要保护世界的,怀梦的故事。

纵使要践踏自己

也要拼死一搏的,怀梦的故事。

***

变化,突然间开始了。

透明的大地上,红色沸腾起来。冰面上滚落的结晶纷纷粉碎。

周围如毒沼般浮现出异样的传送阵。

首先,『固定炮台』们出现了。他们以将伊丽莎白包围的形式,成圆形出现。眼皮与舌头被拔掉,四肢被切断的人们,在永不停息的痛苦中苦闷挣扎。

伊丽莎白直观地明白了。

(刘易斯的遗产,这些就是全部了吧)

不认为还有更多数量。这总算是把老底都给吐出来了。

这些可怜的人,必须了结掉。

伊丽莎白当即跨到【皇帝】背上,高高地飞舞起来。悲鸣的热射线,被她敏捷地躲开。【皇帝】就那样飞的越来越高,越来越高。他沉闷地低吼道

「杂鱼就省省吧,还不赶紧去睡」

【皇帝】以极高的高度——【坠落下去】。

以十四恶魔之顶点的降落地点为原点,黑暗染尽一切。

压倒性的寂静,一时将周围吞没。

几秒钟后,黑暗转变成羽毛。那些羽毛随蓝色花瓣一并爆炸。以原爆点为中心,『固定炮台』化成了内脏和血的团块。如此一来,他们终于从痛苦中得到解放,被送往死亡。

尽管展现出压倒性的实力,可这次【皇帝】没有冷笑。

他着地后,压低姿势,如低吼般念出不祥的预言。

「————要来了,愚蠢的女孩啊。灾难终于到来了」

灾难来了。

是灾难要来临了。

十四恶魔的顶点如此告知。

忽然,酷似兔子洞的黑球在空中打开,从中出现一个身着蓝色长裙的身影。

是爱丽丝。但是,她的样子很古怪。她一边哭一边向前方伸出双臂。

她就像一个迷路的孩子,一副惊恐不安的样子。

「……伊丽莎白……伊丽莎白!」

「你怎么哭了?」

伊丽莎白问过去。她平静地接受了爱丽丝的悲伤,平静得连她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爱丽丝猛地摇摇头,帽子上的白缎带耷拉着左右摇摆。爱丽丝一边哭一边拼命诉说

「我不知道。我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唯独有一件事可以确定。呐,拜托了——请你,请你,一起死吧!」

「你怎么就得出那样的结论」

伊丽莎白有些无语,但能够理解。

说服是不可能的,看不出她能好好听人说话。

这是因为,爱丽丝是真的『只有那样』。她堆起的尸体太多太多,不是凭一句「她还小」就能饶恕的罪孽。爱丽丝自己也已经不考虑要被饶恕了吧。

既然如此,也就只有破坏一切了。

爱丽丝的所作所为,就是『那样的事』。

回过神来时,爱丽丝已经骑上了白骑士的马。以伊丽莎白的视觉,没有看到事前变化,就像是错觉画的效果,眼前的情景被替换掉了一般。

伊丽莎白心想,白骑士与爱丽丝基本是一体了吧。召唤连作为讯号的语言都不需要。要打倒白骑士,只有杀死爱丽丝。

白骑士将长枪高举起来。挨上这一击将必死无疑。

但是,【皇帝】没有选择拉开距离。他直接纵身一跃,流畅地驱动肌肉,黑色的躯体描绘出美丽的弧线。就这样,【皇帝】咬住了白骑士的脖子。

骑在他悲伤地伊丽莎白也伸出手臂。

两人将白骑士与爱丽丝的身体硬生生地从马上拽了下来。

【皇帝】与伊丽莎白双双从高处落下。

这是只有『现在』能办到的事。因为爱丽丝在哭,这是致命性的破绽。

「————诶?」

爱丽丝发出惊讶的声音。但是,白骑士仍默不作声。他不具备可称为意志的东西。白骑士喉咙喷出血,但还是去优先保护爱丽丝。

他以不稳定的姿势准备挥下长枪。伊丽莎白召唤出一把新的剑落在手中。

「『蛇蝮之刃〈Rickrack〉』」

自由伸缩的剑画出弧线。伊丽莎白让纵横无尽地奔腾起来,平安地打散了并不完全的冲击波。即便如此,伊丽莎白的皮肤还是受到了灼烧。但她直接将『蛇蝮之刃』扔掉,不考虑用它施展第二击。伊丽莎白架起『弗兰肯塔尔的斩首剑』,笔直挥了下去。

这一剑,势要剜掉爱丽丝的心脏。

「————结束了呢」

瞬间,就仿佛

时间停止了一样。

***

剑,折断了。

何止没有剜掉心脏,剑刃根本就没有刺进爱丽丝的胸膛。剑停止在肌肤之上,开裂折断,就像猛挥到金属块上一般。

深深的悔恨,充满伊丽莎白心头。她平静地领悟到。

(啊——是这样吗)

已经,为时已晚。

分水岭恐怕就是白骑士在王都的那一击吧。

爱丽丝获得了大量的魔力,肉体完成了变质。她的身体已然刀枪不入烈火不侵,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都已经无法伤害到她了。

『哪怕召集国王一百匹马,召集一百名士兵』

爱丽丝·卡萝尔,杀不掉。

(已经,连结束都办不到了)

爱丽丝大概也理解了自身的变化,一瞬间的确露出了悲伤的表情。但她又立刻改变表情,准备装成什么都没察觉的天真无邪,直到最后。

就好像在说,那是以『终结世界』为目标之人应尽的使命。

爱丽丝露出僵硬的微笑,轻轻打了个响指。

「再见啦,伊丽莎白。我很开心……真的」

接到她的讯号,白骑士动了起来。他首先击飞了【皇帝】。黑色野兽在冰面上滑行,一路撞碎结晶。爱丽丝的话语中蕴含着深深的悲痛。但白骑士毫不留情。白骑士一举起枪,当即大幅度拉向后方。

对伊丽莎白一人,白骑士要投掷长枪。

伴随热与冲击的必杀一击

贯穿了闯进中间的【皇帝】。

***

「……为什、么?」

「谁知道啊,为什么呢,吾自己也不明白啊」

伊丽莎白问了过去。她向身上扎着长枪的黑犬,投去发自心底的疑问。

【皇帝】回答的态度,似是有些愉快。

裂痕以黑亮的腹部为中心扩散开来。他的负伤,与通常之物不同。【皇帝】犹如暴露在高热之下的瓷器,开始破裂。噼哩、噼哩、发出碎片掉落的声音。【皇帝】眼中露出几分惆怅,发出低吼。从他嘴里传出酷似人类的冷笑。

『要怪那小子吧。那个扭曲殆尽的玻璃工艺品——那小子,和脑子里养着地狱的男人都保护过的成果,就连吾都不忍心眼睁睁看着被杀掉。何其,凄惨啊』

【皇帝】嘲笑起自己。但不可思议地,从他身影中感觉不到后悔。

黑犬逐渐破碎,那样子是那么美丽。非但不残酷,甚至显得神圣。他一点点地失去身体,却仍沉重地迈着脚步。【皇帝】,堂堂正正地去走自己要走的路。

至高的猎犬,站到伊丽莎白面前。

无数碎片,炫目地洒向天空。

在闪耀的漆黑中心,【皇帝】轻声道

『喂,女孩啊。人是这么艰难的物种吗?会为失去什么而胆怯,哭泣吗?』

「啊————没错。人,懂得恐惧」

『那么说,汝等还真强大啊。分明是无为的命,却不去死,艰难地活着』

噼哩、噼哩,黑色的结晶掉落下来,就像沙漏。那层层堆叠的东西,想必就是【皇帝】的内脏。不知有没有痛觉……就算有,黑犬也无视那种东西。

他堂堂正正,高傲地睥睨伊丽莎白。

『取胜吧,愚蠢的女孩。活下来。既然是汝杀掉了吾,那就——不许汝死!』

瞬间,【皇帝】再度跳跃。带着无数裂纹的漆黑,画出优美的弧线。

他的躯体接下了第二只长枪。燃烧着地狱之火的双眸,明确地注视着伊丽莎白。

那是看到愚蠢之人时的眼神。

简直,就像人类一样

与濑名櫂人神似的,眼神。

***

噼啪,响起微弱的声音。

一片格外美丽的碎片崩开,消失。

那便是,临终的瞬间。

之后,没有留下活着的东西。

伊丽莎白倏地站了起来。她低沉地笑起来,这次没有流泪。眼泪那种东西,早已干涸。只是,她扔掉了断剑的柄,放声大喊。

「爱丽丝!」

「……伊丽莎白」

爱丽丝作出回应,并让白骑士停止动作。

一如曾经的某一刻,在她的手中落下一只勺子。她已刀枪不入,不论怎样的攻击恐怕都已无法奏效。即便如此,伊丽莎白仍旧为了挣扎到最后,下定决心。

只能凄惨地顽抗到底。但是,伊丽莎白心里如狂喊般想到

(谁会后悔啊)

「余,岂会有任何一丝后悔」

哪怕这是多大的错误,纵然愿望没能实现。

但确确实实地,朝那渺茫的希望伸出过手。

「谁能说那是错误的,谁有权决定!」

所以,没有后悔。

唯独,只有一个

星星一般的

小小的心愿。

***

伊丽莎白再一次从鲜红花瓣与漆黑之暗中抽出长剑。乌黑的发丝飘逸起来,她朝少女跟前飞扑而去。爱丽丝正毫无畏惧地等待着【拷问姬】。

她张开双臂,露出满面笑容。

就像迎接玩耍对象。

感觉,时间仿佛停止了。

伊丽莎白将剑高举。

爱丽丝拿起了茶匙。

血红花瓣与苍蓝花瓣飞散开来。

【拷问姬】挥下利刃————

然后

这是个红色的房间,没有窗户也没有门。

没人能够出去,也没人能够进来,像座坟墓,又像座牢笼。

但现在,『不存在的门』开启了。

在里面,只有小雏坐着。她一个人缓缓地环顾房间。

环顾这个染成鲜红的房间内……

环顾这个,被封入结晶后,依然继续承受着世界的痛楚,用濑名櫂人的血染遍的房间。

濑名櫂人缓缓起身。

小雏喃喃自语。

「在战斗的,不光只有您喔,伊丽莎白大人」

然后

伊丽莎白与爱丽丝各自的一击……

被某人徒手抓住了。

斩击的风压令那人披在身上的破布摇摆起来。那人深深戴着兜帽,看不到是谁的脸。那人只是若无其事地接住刀刃。

伊丽莎白眼睛眯了起来。

她很清楚,如果攻击不被人接住,被砍到的就是自己的腹部。她看看对方,抓住兵刃的那人,形象果真与『肉老板』如出一辙。但是,手不一样。

那手,是人类的手掌。

那是,心愿。

那是真正的,心愿。

就像星星一样的,小小的,闪着光,

是惟一的,

『想要见面』的心愿。

伊丽莎白·蕾·珐缪,百感交集地呢喃

「————————————————————————櫂人,是你吗?」

然后

他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