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九卷 —— 5 奋勇的突击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7:01

兰德古鲁夫·阿尔法贝德瞧不起父亲。

某种意义上,这不是他的真心。

他的确很尊敬充满理智的父亲,不然他也不会遵从阿奎那的劝导,移居到纯血民的隐藏聚落了。父亲是位足够令他景仰的完人。

同时,兰德古鲁夫也瞧不起那位父亲。

兰德古鲁夫·阿尔法贝德很清楚。

阿奎那·阿尔法贝德是位满怀情感的温柔父亲。

但他也是个能够若无其事采取令人难以置信的扭曲选择的男人。

兰德古鲁夫在聪明但有些古怪的母亲——莎缇丝巴丽娜,与娴静的乳母身边被抚育成人,同父亲的交流并不多。但到他发现时,他明白了一件事。

自己的父亲,是个怪物。

终有一天,他毫无疑问会犯下以十三枚金币卖主人之类的大罪。

同时,兰德古鲁夫也很明白。

自己的父亲是英雄。

终有一天,他或许会成为唯一被人民呼唤为救世主的人。

不论多么颠倒都不奇怪。

阿奎那·阿尔法贝德正是那样的存在。

而且还不仅仅是这样。阿奎那还怀着巨大的矛盾。

他是个不会为堕落成怪物而叹息,也不会因成为英雄而自豪的人。

阿奎那的选择,全都是为了种族。不论成为怪物还是英雄,都只会给他留下苦恼。

惋惜、荣耀、哀泣、耻笑,全都一样。

阿奎那经常这么扬言。应该也确实如此。

自己一个人所能抱有的苦恼总量不会变。

而这,正是兰德古鲁夫对父亲最憎恨的地方。

他错得实在太离谱了。他犯下了致命的错误。

「是啊,父亲。只要您一句话,我本愿意分担您的苦恼」

「或者说,我只希望您是我的父亲」

「不要当什么世界的敌人或者英雄——就只是,这样而已啊」

***

「『无与伦比的大鸦〈Never More〉』」

伊丽莎白召唤了出一只巨大的乌鸦。

空中,红色花瓣与漆黑之暗卷起漩涡,一个漆黑的身影展开富有光泽的翅膀,从中间飞了出来。

伊丽莎白跳上了空中滑行的乌鸦背上。但大鸦本是用于『动物刑』的东西,不是坐骑。大鸦发出噶的叫声,因增加预期外的重量开始乱动。

操纵这只乌鸦让伊丽莎白有些费力。

她勉强追上召唤兽后,马上降低高度与部下们并行。几名部下察觉到自己的队长登场,有的耳朵无力地耷拉下去,有的卷起尾巴,还有的整个人缩起来,所有人的目光拼命游移。

伊丽莎白勃然大怒,根本没有理由对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认真想过索性把他们都踹下去。但她勉为其难地忍了下去。

迎着粘湿的风,她赶到了一行人的最前面,与脚程特别迅速的召唤兽并驾齐驱。

「混小子,看你表情副很清楚要被大吼一顿呢……喂,琉特!」

「伊丽莎白队长阁下!」

出乎意料地,琉特坦率地作出回应。他直直地回望伊丽莎白。

在他背后,兰德古鲁夫抓得紧紧。似乎是还不习惯骑召唤兽,他的姿势还不稳定。美丽的秀发随风飘逸,伊丽莎白朝两人一瞪,喊了过去

「你这白痴!兰德古鲁夫也是!你们这是要一起搞什么鬼!」

「我不白痴!请听我们一言」

回答的声音出乎意料的冷静。看来不是没过脑子。

伊丽莎白忽然皱紧眉头,一时钳口。

沉默的时候,召唤兽在继续前进。轻盈的脚步声与肉块蠢动的声音传到耳朵里。

恶臭越来越浓重,琉特拼命陈词

「以【砂之女王】原本的姿态,耳朵距离地面很远,向她呼喊肯定无济于事!但现在全身都变成了感觉器官,可能性就很高了!身为儿子的兰德古鲁夫阁下的声音,或许能够传达到阿奎那阁下那里!值得一试!」

「呼喊那怪物吗?阿奎那已经彻底坏掉了!你们的期待太天真了!」

伊丽莎白厉声训斥。

如今,是阿奎那自身在进一步强化【砂之女王】的扭曲变质。在这样的情况,实在难以期待奇迹发生。但是,兰德古鲁夫回应道

「我非常清楚!可是父亲比任何人都更执着于纯血,更加为未来忧心!我并非寄希望于感情,而是寄希望于他的理性出现破绽!」

伊丽莎白眼睛眯了起来。阿奎那的确是个出格的纯血主义者。他就是因此成为了『世界公敌』。继承了自己血脉的纯血民所发出的声音,对他来说也是特别的吧。

可是,希望还是很渺茫。伊丽莎白打算继续劝说

「但是,就算这样……」

「最重要的是,以目前的状况,我等已不足以充当战力。既然如此……没关系的吧」

兰德古鲁夫做出断定。他宣言将自己的生命与胜利放在天平上衡量。

伊丽莎白眼睛眯了起来。兰德古鲁夫说的没错,她也理解这是事实。

(这个砝码,『很轻』)

【砂之女王】的身体已溶解崩溃,如今射去大弓的毒箭也只会被吸收。『渺小之人』已无能为力。琉特也好兰德古鲁夫也好,都不过是『无力的棋子』,死掉也不影响大局。

另一方面,【森之三王】负伤很重,希望避免更进一步的消耗。既然如此,的确有挺身一试的价值。但这是个冷血的判断。

伊丽莎白钳口,同时【拷问姬】说道

「余可不跟你们一起死喔?」

「当然!这件事当然清楚,我们的队长阁下!【异世界拷问姬】就交给阁下了!」

「……艾茵,还有孩子,你准备怎么办?」

『伊丽莎白』忽然这样问过去。在她脑海中,浮现出那位理性的山羊头治疗师的身影。她的腹中终于怀上了朝思夜盼的孩子。

琉特的面庞难过地扭曲起来,但目光仍然尖锐地盯着前方。在那视线的方向是,丑陋的肉块正在蠕动。他直指超出人类智慧的泥沼之战,讲道

「艾茵也应该会理解的……不,不对。她肯定会很愤怒,在愤怒中理解我。若留下那肉块,【异世界拷问姬】又出现的话,我们的未来将被黑暗所吞没。不光是我,还包括兰德古鲁夫阁下的女儿和儿子……大家全都会。即便如此,我们所有人还是来到了这片死地……就是为了未来,为了孩子们的未来」

这是一番愚蠢的话语。从无力之人嘴里讲出来显得分外愚蠢。但是,伊丽莎白也清楚。

在这个世界里,大多数人都在肮脏丑陋地挣扎求生,任谁都不想去死。

所有人都会一边杀死别人,浑身沾满血地大喊

我不想死/所以你死/你替我死/死我以外的人。

蛮横的理论。但对死亡的恐惧,的的确确超越一切伦理。

结果,复仇者来到了审判席上。从现状看,三种族被判有罪。但即便在这样的世界,仍存在着哪怕践踏自己也要必须守护某种东西的人。

那份决意,那份觉悟,谁能取笑。

就在这样的,

嚷嚷着不想死,

咆哮着憎恨一切,

在这人会杀死人的世界。

「没错,我们决心已定!」

「我们!治安维持部队,既为伐历锡萨·乌拉·赫斯特拉斯大人与伊丽莎白·蕾·珐缪阁下的光荣的部下!岂能迷失应当守护之物!」

「让我们去吧,队长阁下!」

如今,部下们争相请战。这帮耍小聪明又耿直的家伙真叫人恼火。但是,伊丽莎白咬紧了臼齿。他们选择去做自己力所能及事,决定战至最后一刻。

既然如此,这一幕的一切……

都是为他们谱写的故事。

伊丽莎白嘴唇抿得紧紧,垂下双目,回想起某个事实。

那是过去的事。

挺过了『最终决战』的士兵们,都怀着某种罪恶感,对她非常温柔。但她还是尽量保持单独一个人。要保护这个世界,还是不要结下太紧密的新纽带比较好。

不知何时,又会遇到必须割舍什么的时候。

现在,伊丽莎白痛彻地承认了。

(这是,彻彻底底的错误)

如果有人对自己的部下们做出死的觉悟而由衷感到自豪,那种人才是恶棍。

于是伊丽莎白点点头——表情浑然一变。

她正大光明地,毒辣地冷笑起来。

悲壮的决心也好,苦涩的决断也罢,【拷问姬】都一笑了之。

「考吧,既然你们那么想去,那就自由地活,自由奔驰吧!然后自由地死去!自豪吧!与本【拷问姬】并肩前进,放声大笑吧!前进、前进,只管前进!不要索求任何人的允许,任何人的认可!只遵从自己的心,把一切赌在渺茫的可能性上吧!」

「当然,我等治安维持部队都是伊丽莎白队长阁下的部下!」

「虽说是难有回报的赌注,但一定要取得胜利!」

部下们纷纷拔剑,剑刃摩擦剑鞘的声音交叠在一起。伊丽莎白也拔出『弗兰肯塔尔的斩首剑』。肉块将察觉到他们。但是,伊丽莎白毫不犹豫地将剑挥下。以此为信号,琉特发出激扬的呐喊。

「前进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人提高了速度。

就像过去挥手的那位少年。

只为,自己要去守护的人。

***

肉块的『手臂』挥了过来。

右边身旁的部下上半身被轰飞。

肉块还是老样子愚弄着【森之三王】,但有几只『手臂』转向了这边。触手内侧排列着牙齿,遭它高速拂过的兽人身体被轻易地削掉——轻易到可笑的地步。血肉横飞,一切都在转瞬之间。身体里的东西到处飞洒,就此结束。

他一路洒落着内脏,下半身一时间还在向前奔驰,但最后痉挛着落向地面。眼角余光目睹着牺牲,但谁都没有让召唤兽停下脚步。伊丽莎白也没有转头去看。

就这样,所有人继续前进。

『手臂』又来了。

山羊头的部下化作难以言喻的碎肉。曾经开朗地笑着说『我们的大队长阁下特别能吃』的那位,就是他。那句「等着降薪吧」,已经无法再吼过去了。

不能再相互欢笑,相互交谈了。

即便如此,还是无人停止脚步。停下脚步,就是枉费已死之人的生命。

因此,所有人只顾狂奔。

(前进、前进、前进、前进、前进、前进!)

不许回头,不许哭,不许后悔。

奇迹般的救赎不会降临。他们应是深知如此而做出的选择。

要完成自己决定的事,就必须投身地狱之中。

他们逐渐靠近肉块。可能产生了危机感,『手臂』的动作改变了,开始执着地瞄准伊丽莎白。新的触手从四面八方向她飞来。

「无意识下的判断吗?但别小看本【拷问姬】了!」

伊丽莎白斩断正面的『手臂』,用锁链将背后的两只砸向大地,并操纵大鸦避开了左右飞来的几只。她以复杂的飞行动作让『手臂』相互缠绕在一起,然后一鼓作气拉开距离。就在此时

「Gi……Guuuuuu……Uuuuuuuuuu………」

传来异样的声音,但那声音依然半途就超过了听觉范围。只见白鹿倒了下去,被肉块接住。就这样,白鹿即将被滚滚的肉浪所侵蚀。

这个场面不可能坐视不理。伊丽莎白打了个响指,展开新的魔法。

「『猫之爪〈Cats paw〉』」

空中生成五个红花瓣与黑暗的漩涡,从中伸出尖锐的,酷似钉耙的器具。

那器具从周围将肉块撕裂,并进一步深深地钻入内部,到达一定深度后停止动作。就这样,『猫之爪』像钳子一样将肉块固定住。

白鹿拼命动起前足。王爬行前进,艰难地逃离了肉块。

此时古狼再度挥舞手臂。手臂砸入肉块『被扯开的部分』,用化作骨头的手指胡乱撕挠起来。他应该是想探明魔力的动力源,将其破坏。

肉块沸腾一般爆裂开来。在其侧面,圣人的炮弹爆炸了。

似乎还有人剩下。伊丽莎白很惊讶,那人竟然还没有撤退。这是从拉·菲赛尔当初的敌对,绝对想象不到的情况。她茫然地,带着几分称赞地呢喃道

「明明都到极限了……干的真不错」

肉块发出惨叫,剧烈地苦闷蠕动。

琉特他们的召唤兽承受住了一连串的震动。他们不稳定地摇晃着,继续向前飞驰。

古狼留意着避免手指骨头被折断,继续挥舞手臂。

瞬间,

噗呲……响起沉闷的声音。

「————咦」

「蠢货,不要大意!」

琉特大吃一惊,伊丽莎白喊了起来。她向空中抬头一探究竟。是『手臂』绕到了古狼的背后,王身体的胸部被准确地刺穿。

如回敬一般,触手在古狼体内蠕动起来,然后把什么东西抽了出来,随便一扔。

那是搏动的心脏。心脏在地上一番夸张的滚动,十几名兽人被压死,血从动脉喷洒在林木之中。说来滑稽,心脏竟在半空中产生了七彩虹光。

既是父亲也是母亲的古狼高高地仰向天空,然后缓缓垂下目光,环顾周围的兽人。他在投去慈爱的目光后,就像在道歉似地静静阖上了眼睛。

一位王,不再动了。

悲鸣震天价响。兽人们纷纷哀嚎。但琉特他们没有叹息,没有止步。

恰恰相反。

他们已然只有一心信念。

不拿出成果,绝不止步。

***

「——散开!」

肉块逼近。琉特举起一只手臂,然后挥下。

其余十二名部下遵从指示,分成四股。

琉特与兰德古鲁夫被他们围在中间,单骑前进。

放倒古狼后,『手臂』数量增加,并逼近琉特与部下们。伊丽莎白用『猫之爪』将其压制。

伊丽莎白的魔力已耗费大半,无法同时展开三套器具。取而代之,她增加了『猫之爪』的数量。一旦被那巨大的身躯碾过,下场就是全军覆没。

【拷问姬】将『手臂』连肉块一并固定,但几只『手臂』分离出来。

同时,特别粗大的一只朝伊丽莎白挥了过来。

「————!」

无法完全回避,不可能防御。

作出判断后,伊丽莎白将注意力集中于眼前的『手臂』。

她架起『弗兰肯塔尔的斩首剑』,正面对『手臂』发起突刺。伊丽莎白就这样驾着大鸦强行前进,笔直从内侧将肉劈开。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伊丽莎白将『手臂』纵向劈成两半,但毒液撒满全身,承受着皮肤的烧灼脱离窘境。

她无视皮肤溃烂的疼痛,仅对肺施展回复术。接着,她目光转向地面。

『手臂』也朝琉特他们挥了过去,但瞄准十分随便。

治安维持部队的部下们灵巧地操纵召唤兽,躲过了攻击。但是,有只触手朝着琉特与兰德古鲁夫过去。就在那触手正要高速移动之时。

咚、剑刺在了『手臂』上。

是黑白斑毛皮的部下将自己的武器投掷出去。『手臂』改变方向。黑白斑的短毛部下是名以冷静气质得名的雄性。他嘴里飞快地念出兽人的祈祷词,接着

「啊——见鬼。只能到此为止了。我先走一步」

他,轻轻地一笑。瞬时间,他的上半身被轰飞。

伊丽莎白将压向自己的『手臂』残片踢落,同时用眼角确认到又有两名部下身亡。牛头与狼头的部下连同召唤后一起摔倒在地。

伊丽莎白像大叫一样清点数量。

(剩下——九个人!)

伊丽莎白让大鸦调转方向,速度迅猛地飞行。

她凭着已经熟练的操纵技术,在空中纵横无尽地飞舞。就这样,她在所有『手臂』周围飞来飞去,半强制地将目标吸引到自己身上。

以锯齿状缺口的耳朵而特色的郊狼头年轻部下,惊慌失措地大喊起来

「您太乱来了,队长阁下!」

「在这边!还不过来!来杀呀!杀死本【拷问姬】!」

伊丽莎白高高飞翔,一群又一群的『手臂』向她逼近。

触手准备一鼓作气将伊丽莎白包住。一旦被捕捉到,将难逃变成肉酱的命运。

瞬间,【拷问姬】打了个响指。

『猫之爪』从左右两侧耙下,将那些『手臂』插在了一起,撕裂触手。伊丽莎白以坠落的形式从缝隙间急降。她不顾加重对自身的负荷,逃离困境。

她将胸口涌上来的鲜血吐掉,粗暴地擦了擦嘴。

在【拷问姬】赌上性命飞舞时,进军继续进行。

离肉块还剩咫尺之遥。

搏动的丑陋表面已出现在眼前。那上面沾满了脂肪和血液,反射着淡淡的光。那外观,能令所有看到的人产生生理性厌恶与恐惧。但是,兰德古鲁夫并不畏惧。

他站了起来,在召唤兽上拼命地维持不习惯的姿势。

然后,他呼喊过去。

「父亲!请听我一言!用这样的方法保护不了亚人族!把人类和兽人赶尽杀绝,我们只会被【异世界拷问姬】杀死!谁都不能存活下去!只会全军覆没而已!您只要恢复理智,一定能明白的!父亲!」

听到发自灵魂深处的痛彻之声,

肉块一瞬间,动作完全停止了。

就短短的,一瞬间。

***

『手臂』更加激烈地挥了过来。横扫的重击逼近。

没有办法当即阻止,包括刚才的年轻部下在内,又有四个人变成了肉酱。

「……果然没有理性吗」

伊丽莎白低沉地呢喃道。

同时,她也察觉到自己的声音中出乎意料地透出了不甘心。不知不觉地,连【拷问姬】都开始期待奇迹发生了。眼前的情况,就是如此令人可惜。

肉块有了反应,声音传达到了。

就算没有意义,但已近乎奇迹。

阿奎那担当着那个怪物的脑袋,本来就不是能够听取言语的状态。但是,兰德古鲁夫似乎不那么认为。他的脸上露出绝望与失落的神色。

伊丽莎白降低高度,朝他呼喊。

「回来!兰德古鲁夫,继续下去只会制造无谓的牺牲!活着回去吧!」

「……就算这样,就算这样,我……」

兰德古鲁夫垂下了脸,但又立刻摇了摇头,注视前方。

下一刻,兰德古鲁夫做出了出乎意料的行动。他一边声嘶力竭地呼喊,一边抓住琉特的颈口。

「不,还不能放弃!」

「兰德古鲁夫阁下,这是干什、唔喔!」

「抱歉了。我知道这么做很无礼!」

兰德古鲁夫把琉特从召唤兽上扔了下去,接着抓起了皮革缰绳。他连正规的操纵方法都没学过,就那样踢了下召唤兽的侧腹。

他让召唤兽以非常乱来的速度开始狂奔,耿直地一心飞驰。

他惊险地躲开了逼近自己的『手臂』,但第二只从正面撞了过来。

伊丽莎白飒爽地飞过他前方。部分已经腐蚀的黑发随风翻飞,『手臂』被她斩落。在与伊丽莎白相交错的瞬间,兰德古鲁夫大喊。

「——感谢!」

「想去就尽管去吧!不要让自己后悔」

劝也劝过了。但是,伊丽莎白不再出言制止。

兰德古鲁夫这番疾驰是实实在在的愚蠢之举。在他前面,只有『死亡』在等待。

【拷问姬】非常清楚。

即便知道,还是让他去了。

伊丽莎白放任兰德古鲁夫继续飞奔。

兰德古鲁夫毫不畏惧等待者自己的东西。明明说过自己的父亲就是令【砂之女王】面目全非的原因所在,他却不露恐惧,简直就像早就想到过父亲可能会变成怪物一样。他冲到靠近肉块的极限距离,从腰间拔出了剑。

然后他手臂抡向脑袋后面,把自己的武器奋力朝肉块投掷。

「————看着我!」

剑刃刺中,黑乎乎的血顺着表面流下来。

但面对明确的敌人,肉块却没有伸出『手臂』。那东西再次停止活动。

面对难以置信的反应,伊丽莎白发狂似地回想起某件事。

悠扬的诗歌,在耳朵里唱响。

——那双阖上的眼睛守望着种族

——尊贵的您的孩子们 都是善良的子民

——不论到什么时候 都还请相信

(这个肉块,是『通视一切』的怪物)

也是对『都是善良的子民』与否,作出判断之人。

(也就是说,如果变质真受诗歌的印象影响的话——)

根本不是什么奇迹。这东西预先就留有『看』的功能与『作出判断』的理性。然后兰德古鲁夫不是兽人。

他是【砂之女王】的『善良的子民』。

而且,还是阿奎那的儿子。

眼球睁得更大,那东西开始乱动。肉块表现出混乱,不久之后决定避开兰德古鲁夫。肉块准备将『手臂』伸向受伤的白鹿。

但是,在『目光被移开之前』,兰德古鲁夫行动了起来。

他从怀中取出了某样东西。

瞬间,伊丽莎白感觉耳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用刀具自决,失败时将很悲惨』

「绝不会失败,只要我是您的儿子」

兰德古鲁夫,笑了。他举起匕首。

那手窝囊地颤抖着。

「父亲,为了不让您独自背负苦恼,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请看吧」

然后,兰德古鲁夫·阿尔法贝德——

一鼓作气,割开了自己的咽喉。

***

血,喷了出来。

噗唰,溅在【砂之女王】身上。

空气冻结了。

至少给在场的人们产生了这样的感受。

召唤兽身体都动起来,兰德古鲁夫的遗体掉了下去……那掉落的样子是那么轻,轻得令人悲伤。瞬间,【砂之女王】伸出『手臂』。那触手慎重、温柔得令人感到滑稽,支撑起兰德古鲁夫的腹部。然而,触手上的牙齿却伤到了遗体,让兰德古鲁夫变得更加鲜血淋漓。

无数的眼球落下泪水,【砂之女王】哭了。

『善良的子民』的死,令她开始哭泣。透明的谁哗啦啦地落到地面。

这一次,大鹰啄下了喙。但【砂之女王】无视袭向自己的攻击,身体颤抖起来。

在她表面,某样东西浮了上来。又有新的变化发生了。

这回,伊丽莎白呼吸为之一窒。

肉块发生了重要的变质,表面浮出了部分男人的姿态。感受到那个魔力量,伊丽莎白明白过来。直接受到灵魂的冲击后,魔力的动力源改变了形态,显现了。

迄今一直藏在深处的部分,跑到了最外面。

男人形态的动力源拼命伸出手臂,但就连近在身旁的尸骸都够不到。

他的双手无依无靠地在半空中彷徨。

就在此时——

「唔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琉特一边叫喊一边冲过去。他手持大剑,向肉块飞奔。

这是一场凄惨、可悲的突击。动作一蹴即成,甚至由不得琉特动做任何准备。他的飞奔,是那么的缓慢。浮现的男子马上就可以回到肉块深处。而一旦那样,就全完了。

这本该是个稍纵即逝的机会,但琉特却毫无迷茫地朝『阿奎那』喊了过去。

「报告阁下——我,也有孩子了」

男人的动作陡然停止。『他』做出了在琉特与兰德古鲁夫尸体之间『来回看的动作』。最后,男人的目光固定在面对孩子的方向。

琉特的剑刃向『他』逼近。但是,男人却一动不动,俨然准备接受处决之刃的样子。朝着纹丝不动的对方,琉特继续高喊,光明磊落不带虚言地喊了出来

「那句『祈祷阁下早生贵子』的吉言,我永不忘记」

剑刃,够到了。

琉特将化作阿奎那形状的东西纵向劈断。

这一瞬间,肉块不断移动各个部位。

这是魔力的动力源,被破坏掉了。

***

(……太惊险了)

伊丽莎白在大鸦背上如此心想。

若当时是自己、白鹿或大鹰准备去破坏,『阿奎那』定会再度逃进深处。但是,『他』乖乖地坐以待毙了。原因不是别的,正是琉特的呼喊。

因为同为『父亲』,所以办到了。

男人的形态开始颤抖,溶解崩溃。

瞬间,肉块鼓了起来,迁布在表面的血管开始浮出。

与迄今为止完全不同,这是让人感受到『终结』的,破灭式的膨胀方式。

琉特连忙退后,但没来得及,一只胳膊被肉吞噬。他拼命挣扎,捶打踢踹肉的表面,但一只脚又被肉咬住。

伊丽莎白让大鸦急速下降。使用『猫之爪』的话,恐怕会连琉特一并撕裂。她迅速用魔法生成绳索,使用套住琉特尾巴时相同的手法。

「帮大忙了!你也赶紧回来吧,琉特!」

「惭愧!」

随着与过去相似的对话,伊丽莎白用缰绳套住了他的手腕。但是,伊丽莎白被惊人的势头拉向前面。肉将琉特卷进去的力量实在太强。

伊丽莎白跌倒了,冲击造成大鸦也坠落下去。就这样,她被拖向了肉块那边。她用剑扎进大地,准备与之抗争。

但是,她沾满血的手在剑柄上打滑,松开了。

半边身体被肉吞噬的琉特,注视着这个情况。

他露出下定某种决心的表情,拼命地伸出了手臂。然后,他一把抓住伊丽莎白脖子上的皮带,奋力将她扔向远处。

就像……在开某种玩笑一样。

「————你这、笨、蛋!」

「后面就拜托了!伊丽莎白阁下……不,櫂人阁下心爱的,我们敬爱的队长阁下!」

他此时脸上,的的确确是放下心来的表情。

就那样,琉特他……

噗地,被肉吃了下去。

***

伊丽莎白被砸在地上,猛烈地打起滚。她立刻抬起受伤的脸,茫然地注视着眼前的情景。状况,让她想不理解都不行。

(大鸦也被吞噬。暂时也没有余力放出强力的『拷问刑具』)

已经没办法救出琉特了。

伊丽莎白拖着因毒液与冲击受伤的身体,开始前行。

这真是凄惨的撤退,跟【拷问姬】的身份彻底不搭。即便如此,她还是踉踉跄跄,嘴上挂着呕出来的血,拼死地退向后方。

命被救回来的人,必须去奋战。

停下脚步以求解脱这种事,绝不被容忍。

就这样,伊丽莎白好不容易逃离了影响的范围。

血糊住了眼珠,视野变得模糊。她一边像个孩子一样揉着眼睛,一边把脸抬起来,见证肉块最后的变质。

肉块膨胀,膨胀,

炸开了。

之后,只有,

一滩脏兮兮的肉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