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九卷 —— 3 赴死的出击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6:29

阿奎那·阿尔法贝德瞧不起英雄。

他自少年时便喜爱读书,并知道『英雄』的概念。

在诸多故事中,他们总以光辉形象出现。读到相同故事的人们,大多数都会萌生向往之情。但是,阿奎那理解现实。没有什么英雄,不存在救世主。

因为,调查越深入就越能看出,亚人族的未来是多么黑暗。

在漫长的历史中,亚人族排斥混血,建立了阶级制度。其实总结来说,当初『并没有什么意义』。对于纯血,看得出是贵族式的固执,但因此可说是愚蠢的策略。但是,除了坚持到底之外已然别无他法。一旦放松,反弹将一口气袭来。纯血的固执将崩溃,说不定『亚人族』的定义本身都将变得模糊。搞不好国家首脑都会被其他种族血统浓重的人给取代掉。毕竟,亚人族的出生率成减少趋势。只是遭到恶魔破坏『也倒还好』,但今后人类将成几何级数增加,这个事实同样是份重压。

要么毁灭,要么伟大。

如今,亚人族只有这两个选择。

阿奎那做出了判断,然后成为纯血主义者。

正因如此,他讨厌英雄这个概念。

每当在各种故事中听到,他都会在心底里瞧不起,觉得荒唐愚蠢。

那种东西,现实里不存在。

若真有人来矫正世间的不公,那么在种族的窘境暴露出来之前就会把差距修正吧。

讽刺的是,阿奎那如今成为了『纯血主义者』,以自身的存在证明了英雄不存在。他以自己(某种意义上,如同反派人物)体现了现实世界中英雄的缺失与无意义。这个世界,既没有高洁的英雄,也没有传说中的勇者。

本应如此才对。

但面临『末日』,阿奎那看到了英雄。

思念着稀世罪人【拷问姬】的少年,明确地创造了一场奇迹。

另外,阿奎那还目睹了一场高洁的死亡。那是场愚不可及的终结。但是,他吐露出『想要一颗星星』的纯真心愿,临死都毫不动摇坚信着神明,那身影是那么美丽。

阿奎那·阿尔法贝德瞧不起英雄。

但对愚者——有时就不一定了。

「所以,我曾想至少成为那样的人」

「仅仅,只是这样而已吧」

***

为了用起来方便,【砂之女王】的脑袋被替换掉了。

里面装进了一个可悲的男人。

阿奎那本是想要守护隐藏聚落中纯血民的人。但是,他的灵魂被装进【砂之女王】里面,遭到了扭曲。他的自我一定在事先就被破坏掉了。但就算没有事先破坏,一旦被强行塞进不合适的容器中也会坏掉。更何况,那身体还是超出人类智慧之物。

幸存的亚人族与【拷问姬】,随时被烧死都不奇怪。

基于这样的判断,伊丽莎白冲出了聚落。她化作一阵风穿行在燃烧、崩塌的瓦砾之间,从头骨大门飞跃而出。

她打算从近距离向【砂之女王】施以猛烈一击,希望通过这种方式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但是,伊丽莎白根本没空施展拷问刑具。

【砂之女王】做出了意料之外的举动。

『Gu…………GuRu…………Gi………Ruru………Rurururu……Ru………gi…………』

随着不可思议的叫声,【砂之女王】垂下了头。

她用长长的舌头舔舐自己身上滴落形成的血海,迸发出黑暗的魔力,血海表面点燃火焰。

【砂之女王】开始将身体沉入那黑火之中。

她的脑袋——阿奎那的破坏冲动,似乎没有指向亚人的隐藏聚落。

「原来如此……坏掉了还能作选择啊」

伊丽莎白低声呢喃。她识破了黑色血海中施加的魔法。

【砂之女王】打算以不同于人类的方法移动。阿奎那是纯血主义者,考虑到他无意识下的冲动,可以轻易预测他要去的地方。

只能是『对纯血威胁最大之人』——人类的领土。

(【砂之女王】的传送开始了。以人的力量难以半途阻止)

伊丽莎白瞬间作出判断,冲向漆黑血海。

她生成漆黑之暗与红色花瓣的漩涡,在飞奔之中从漩涡中心抽出『弗兰肯塔尔的斩首剑〈EXECUTIONERS Sword of Frankenthal〉』,猛烈地将剑挥下。

伊丽莎白,斩断了自己的左臂。

大量的血,洒在干燥的沙地上。

她没有立刻堵住伤口,将溢出的鲜红撒向那漆黑血海。

海面开始翻腾,就像水中混进了毒。

「————『生成〈La〉』」

【拷问姬】向其中写入平时不使用的魔法,干涉【砂之女王】的传送术。

【砂之女王】使用的血量,比兽人们从本国传送【森之三王】时要少,也没有使用周密的咒文进行加强。伊丽莎白针对其脆弱性,顺利进行了干涉。

【拷问姬】成功让目的地相位产生偏移。

【砂之女王】没有发觉,钻进黑暗之中。

就在巨大身躯彻底消失的瞬间。

黑海周围的大地猛然开始活动,沙子就像被蚁狮陷阱吞没一般向空洞中心坍陷。流沙卷着复杂的漩涡,落向漆黑的深处,黑海被逐渐掩埋。

由于少了只胳膊,伊丽莎白险些失去平衡摔倒。但琉特千钧一发之际抓住了她的肩膀。

「嘿!」

随着谜样的吆喝,伊丽莎白被拉了回去,不过琉特因为反作用过大而跌坐在地。他变成中了陷阱的蚂蚁,被流沙卷进去。伊丽莎白不焦不躁地用魔法取出绳索。她先系紧左臂进行止血,然后将绳索另一头投掷出去,缠住了琉特的尾巴,像钓鱼一样拉紧绳索。

「得救了呐!你还不赶快回来,琉特!」

「惭愧!感谢搭救,但,疼疼疼疼疼」

引以为豪的尾巴被紧紧逮住,琉特疼得快哭出来。最后,他勉勉强强爬了上来。

这时候,红蜥蜴头亚人突然现身。

「两位没事吧……看来不该问呐!」

兰德古鲁夫。伊丽莎白很吃惊。他似乎没有选择和纯血民们一起躲起来,看来此人很重情义。兰德古鲁夫帮琉特站起来,接着在被流沙吞进去前捡起了伊丽莎白的手臂,递了过去。他有些提心吊胆地说道

「你是魔法师,应该能接上吧?我们赶紧逃吧!」

「动作真快啊,谢过了。出发吧!」

伊丽莎白解开绳索,强行将伤口吻合贴在一起。她一边按着接缝,一边和兰德古鲁夫与琉特一起退后。拉开距离后,她转过身去。

然后,伊丽莎白不经瞪圆了眼睛。

黑海与火焰,都在她面前消失得无影无踪。

取而代之,耸立着一座六角形的砂塔。它的形状与亚人的圣堂相同。接着,那塔就像被敲击过的砂糖糖果,先是端部开裂,随后一鼓作气彻底崩塌,卷起干燥的黄风。

之后,什么都没有剩下。

忽然,兰德古鲁夫跪了下去。他大概听到了琉特的喊声,空洞地呢喃起来。

「父亲……【砂之女王】陛下……怎么会出这种事……我……」

伊丽莎白没有回答琉特。两人只是继续盯着前方。

就这样,【砂之女王】消失到了人类的土地。

为了带去,新一轮致命性的破坏。

***

灾难要来啦,

灾难要来啦,

降临在大地上生活的人们头上。

正如天使的宣告,名为【砂之女王】的灾难开始移动。本来,人类的土地应该已经化为燃烧的焦土,但转移地点受伊丽莎白的干涉,被变更成了东部山脉。那附近没有人家,也没有可利用的资源,是个远离人类生息区域的地方。

人类可以说赢得了应对的时间,但进攻本身难以阻止。【砂之女王】中途停下的希望也很渺茫,毕竟她的伤已经填补完毕。

其内部,仍留有足够将一切破坏殆尽的魔力。

坏掉的玩具修好了,于是拧上发条继续活动。

人类面临又一场绝境,该怎么办呢?伊丽莎白拼命思考。

(只能再度将魔力动力炉破坏掉吧……虽然有鳞片,但弱点之前就已经判明。尽管严峻,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吗……可恶,好歹这要是最后一战也好啊)

伊丽莎白这样想着,咬紧了臼齿。调动包括【圣人】在内的一切战力的话,胜算很高。但是,接下来还要面对【异世界拷问姬】。在同【砂之女王】战斗途中,爱丽丝很可能会出现。人类实在没有力量同时对抗这两个敌人。

真到那时候,毁灭将无可避免。

【砂之女王】必须在这里确确实实地杀掉。

同时,伊丽莎白回想濑名櫂人『真正的口信』。

「蠢货——都这种情况了,还要怎么相信」

伊丽莎白浑身沾满自己的血,呢喃着。

她像个年幼的孩子,注视虚无的半空。但是,她摇了摇头。

没空沉浸在无谓的思考中,必须抓紧时间赶回王都,将现状传达给王。周围正好也洒满了她的血。就在伊丽莎白准备绘制传送阵时。

琉特用格外低沉的声音嘀咕起来。

「原来如此,命运是这样转动啊……既然如此,我们兽人的混乱或许也是因此而产生的。为了做出不后悔的选择,对自己的生命深深思索」

「怎么了,琉特?怎么连你都说起这些不安分又混乱的话来了?」

这番似是掩盖了真意的言语,不像他的风格。伊丽莎白难免也有些担心。

琉特抬起澄净的双眼,把背脊挺得笔直,严肃地说道

「我无法保证,伊丽莎白队长阁下。但是,世界再度面临危机,末日已近在眼前。既然兽人和亚人是曾经的盟友,想必定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伊丽莎白本想反问,但随即作罢。琉特的眼中蕴藏着不可思议的气魄。而且,他紧紧闭上了嘴,明确地拒绝回答。

在身旁听到这番话的兰德古鲁夫,也摆出了十分相似的表情,默默地攥紧拳头。兰德古鲁夫似乎也不愿将心中所想讲出来。

伊丽莎白无可奈何,只好旋踝离去。花瓣抛洒开来,她展开传送阵。艳丽的红色凝固,开始形成障壁。障壁外头,琉特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

他们目送伊丽莎白离开,直到最后一刻。

此时的他们身上充满了某种悲壮的决意。

***

「——事情就是这样,【砂之女王】行动了。为实施迎击,需求战力」

返回后的第一句,就是这样的话。

地下陵墓内,王族用会议室的圆桌前。

一进这个狭窄的房间,伊丽莎白马上陈述情报。

最后,她以传达敌人将发动新一轮进攻,总结了报告。

在她面前是麦克劳斯及其近臣,然后是有力贵族与最高司祭代表,以及伊莎贝拉。伊莎贝拉表现愕然,看来有关【圣女】的死及爱丽丝的事情,还没有跟他们磋商。

这也难怪,毕竟对于人类社会,【圣女】是长久以来教会信仰的基础。但是,那位圣女选择将自我牺牲贯彻到底,迎接死亡。会议不出现纠纷反倒奇怪。

伊丽莎白在带回的情报中,投下了新的炸弹。

屋内的气氛顿时飘散起世界末日的阴影。

突然,一位最高司祭站了起来。他是站在稳健派与重塑派中间立场,相当年迈的人物。他抬起枯树枝一般的手指,缓缓指向伊丽莎白。

「怎么了?有话想说麻烦简洁点」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司祭控诉起来,满是皱纹的脸颤抖着。伊丽莎白理解地点点头。

这就是极度混乱之下冒出的指责吧,但不无道理。伊丽莎白也感到不可思议,自己竟然留了下来。但是,【拷问姬】作为棋子而言更适合长久作战,这也是【圣女】本人的判断。事情大概仅此而已。但是,这位最高司祭似乎不愿这样接受。

他绯红的衣衫摆动起来,情绪激动地讲起来

「为什么【圣女】大人要消失,【拷问姬】却活着?稀世大罪人存活下来,给我们报知灾难?现在还不迟,你还不飞到【圣女】大人身边,代她去死」

「竟想自残战力,看来相当错乱啊。恕我失礼处置」

随着礼貌的话语,一拳打在司祭脸上。那张满是皱纹的脸猛然变得变得扭曲。

与那口吻截然相反,相当出色的暴力。

行凶者是伊莎贝拉。银白飘摆,她收回拳头。不过看来她极力地手下留情了。

司祭也只是打了个趔趄。另一位最高司祭撑住他的肩膀。这位最高司祭是稳健派出身,是戈多·迪奥斯的弟子之一,也是恩师殒命后继承其地位的人物。

司祭长发摇摆,摇了摇头,平静地讲道

「镇定下来。此刻正确的是维卡阁下……伊丽莎白·蕾·珐缪,你方才如同告知灾难的使徒,说【砂之女王】已经出动对吧?换而言之,【砂之女王】选择协助【异世界拷问姬】胡闹吗?」

「严格来说不对,但整体情况说来话长,余事后再用文书提交吧……总之,『她』现在正朝着人类的地盘过来,不破坏一通恐怕不会停下」

「圣骑士与司祭集合起来炮击,不仅负担很大,火力也不够吧……哪怕暂时撤掉王都防卫,也只能派遣诸位『圣人』了。『她』的出现位置,弄清了吗?」

这次是麦克劳斯提问。他还是老样子,表现出一副冷静的态度,但实际上大概还在偷偷按捺着恐惧。他残有稚嫩的瞳眸深处,透露出难隐的畏惧。可是现在,他已无余力去管那些。伊丽莎白无视他的感情,单单回答王的提问

「嗯,知道。余最大限度地偏移了相位。问题是……」

「后面还有【异世界拷问姬】,是吗?想以尽量少的牺牲平息事态……但是,对手是死过三次的【砂之女王】,对我等而言恐怕很艰难啊」

接着,伊莎贝拉这样说道。

伊丽莎白点点头。为了击退迫在眉睫的威胁,只能倾尽全力。顾虑后面的事而先死掉的话,同样没有意义。为了人类的生存,迎击必须成功。

后面可以开始商讨圣人出阵的相关事项了。

气氛紧张得就像快要绷断的弦,尽管能听到声音,但感觉整个房间犹如沉到了水底一般静谧。

此时,响起门被猛地打开的声响。

「麦克劳斯王,出大事了!」

又有一个异类闯进房间。他是一位本来守在通讯装置面前的文官。这次又怎么了?所有人向他投去僵硬的视线。在这样的气氛中,文官兴奋不已地叫喊起来

「接到亚人兰德古鲁夫·阿尔法贝德阁下,兽人瓦列夫卡·乌拉·赫斯特拉斯阁下——两位的通讯!得到皇族许可,双方组成了混成军」

「兽人和亚人,一起?」

「而且身负重伤的【森之三王】大人也开始进军,计划对抗【砂之女王】!」

现场顿时躁动起来。

同时,伊丽莎白明白了琉特那番话的含义。

(兽人们选择了理解)

【砂之女王】的脑袋,由坏掉的阿奎那充当。既然如此,他在干掉人类之后,恐怕会出于对纯血的固执继而袭击兽人。若人类胜利,后面等着的将是爱丽丝的虐杀,而兽人中最强的【森之三王】不适合与『渺小的老鼠』作战。

换而言之,兽人一旦失去人类这个盾牌,也将走向灭亡。

明白了上述这些条件,这样的判断便接近于最好的选择。

(任谁都不想死)

但是,还存着几位人物,站在哪怕践踏自己也必须守护他人的立场之上。

背负一切之人定然要承受寂寞和悲伤。即便如此,【森之三王】依旧选择为民众而行动。

在充斥着困惑的骚动中,唯有伊丽莎白坚持沉默。

文官将手贴在腹部,飞快地讲起来

「继续传达通讯!『我等既为亚人长久以来的盟友,在此取下友人首级亦责无旁贷。愿与新朋友人类,一同对抗【异世界拷问姬】。然后——」

『这是【森之三王】

「赴死的出击」』

为了广大苍生,他们前进。

一边留下贵重的,血的河。

【森之三王】的宣言响彻屋内,之后静静消弭。

***

来吧,高唱凯歌。

死亡的后面有什么。死亡的尽头有什么。死亡之后是什么在等待。

不是虚无,不是悲剧,不是绝望,不是终结。

是生在等待。我们的死,蕴含着生命。

既然如此,在拔剑的那一刻起,胜利便与我们同在。

因此,高歌吧,高唱我们的凯歌。

高唱死尤传唱的歌。

高唱诸王的凯歌。

无数士兵齐声高歌,汇织的歌声响彻四方。

伊丽莎白明白,这是凯歌,也是送葬进行曲。

士兵们全都正确理解【森之三王】所做选择的含义,并尊重诸王守护子民的决意。同时,这也是对他们赴死觉悟的选择致以哀悼。

士兵们步伐沉重继续向前。湿哒哒的进军之声,在森林中响起。此处是死地,他们肯定做好了丧命的心理准备。即便如此,依旧没有任何人停下脚步。

这庄严行列的领头人,由兰德古鲁夫与瓦列夫卡担任。两人的决断与行动都十分迅速果断。他们身先士卒,得到了其他兽人皇族的许可,站在了死亡线上。

然后在出阵的士兵之中,也有琉特的身影。

「你那番话说的就是这件事了吧。这是余等应当欢迎的选择。但是,国家正直混乱当中,三名王做出死的觉悟选择出战,还真能得到同意啊」

「哇,伊丽莎白队长阁下!怎么连阁下也在这里?」

「余说你啊……听过那则报告后,你怎么会认为余不参战?莫非觉得有半点可能?昂?」

伊丽莎白吓唬琉特,而琉特尾巴膨胀起来。看来琉特真被吓得不轻。还是老样子,不知该说他不懂看气氛还是不够机灵。

尽管这是一片未开垦的山林,但在穿行于树木之间没有不便,视野也很开阔。森林里湿润的风拂过伊丽莎白的脸颊。潮湿的空气中混杂着铁锈的气味。这全都是【森之三王】一路扫倒树木,碾平地面前进所带来的影响。

而且他们的鲜血染红了附近一带。

琉特暂时脱离兽人的队伍,和伊丽莎白一起转移到树影下。

他陈述出自己对现状的见解

「正因为正直混乱当中,所以才要这样……原本众位皇族意见出现了分歧,但对毁灭的恐惧是一致的。因此,他们只有挥泪接受【森之三王】大人的决意。最重要的,还是【森之三王】大人的威光」

「为了子民,为了未来的生命,王以重伤之身出战,是吗……简直就像神话呐。真乃一副美丽悲壮的画卷。的确,没有人不为之震撼」

伊丽莎白眼睛眯起来。她虽然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憎恨着『英雄传』。

因为以可喜可贺的结局来谢幕的神话,都是为了隐藏原本的悲剧。英雄的人格也将被改写得面目全非。但同时,她也承认。

美丽的故事中,蕴藏着推动人的力量。

这一幕,也的确值得悠久传唱。

伊丽莎白他们,即将目睹传说。

她就像要挥掉甜美的幻想,摇了摇头,然后冷静地开口说道

「人类方有【拷问姬】——伊丽莎白·蕾·珐缪及六成圣人参战。预备人员有余下中的两成及珍妮·德·蕾、伊莎贝拉·维卡两人。但是,最适合迎击的人,拉·缪尔斯与拉·克里斯托弗已经不在了……余虽然会上最前线,但基本上只是辅助【森之三王】。希望你也能么想……这件事应该也经过通讯兵传达给瓦列夫卡了」

「明白了。【森之三王】大人,兰德古鲁夫阁下,瓦列夫卡·乌拉·赫斯特拉斯大人也都预计到了。既然这里是兽人与部分亚人的死地,我们便高唱凯歌与送葬曲共同前行……比亚迪·乌拉·赫斯特拉斯大人若是在场,肯定也会这么说」

「是吗。那就好……话说琉特啊」

「什么事?」

「不准死喔」

伊丽莎白简短地叮嘱道。琉特目光露骨地游移起来。伊丽莎白半认真地朝他屁股踹了一脚。琉特差点重重地撞到树上。队长开始教训起自己的部下

「白痴!你还有孩子啊!余虽然会单独行动,但也准备根部下们一起行动呢。余可没打算让你们被杀死……不准死,这是命令」

这番话完全不像【拷问姬】的风格。伊丽莎白自己都感到滑稽。即便身处此等困境,依旧没有谁是该死的人。

最关键的时候,『这关系到后面的战斗』。

不能让这个男人死在众人高喊的口号之下。

琉特的目光本来继续游移,但一提到孩子的话题表情就变了。他深深颔首。

「嗯,我不打算无所作为地送死。我发誓,哪怕是为了艾茵」

这话听着总觉得不吉利,但注入了不灭的意志。

伊丽莎白打算继续忠告,但发声之前,空气剧烈地震动起来。

号角,吹响。

高高地、高高地……

如同天使吹响的一般。

它告知人们

灾难来了。

伟大的,坏掉的女王,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