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八卷 —— 12 恋人间的约定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2:29

红色的,房间中,棋盘上没有变化。

只是,本应消失的野兽棋子,正在行动。

并且,一个棋子沾满了血。但是,大局大概根本不受影响。

就算这样,还是有人哭了。

她喊着

我珍视着你,我想让你在我身边。这跟世界没有关系。

不要啊……

不要啊。

***

「——竟然是,『皇帝』?」

『哈,够丢人啊。以『拷问姬』自居的女人差点被神圣生物咬了』

『皇帝』以打心底瞧不起的态度冷笑起来。伊丽莎白皱紧眉头。

他为什么在这里?在他背后,圣人少女的四肢向诡异的方向弯曲,已经倒地不起。脚上的伤像假的一样紧紧闭合了,看样子已经不会再动了。

伊丽莎白被救了。但『皇帝』的存在令她不解。

(——维拉德死了)

他的契约应该同时消失了。

伊丽莎白想问他理由,但黑犬嫌麻烦似地挥了挥下巴。

『喂,汝似乎忘记了……那边的姑娘怎样都无所谓吗?』

「……!珍妮!」

伊丽莎白转过身去。此刻的确应该先将疑问收起来。

刚才,珍妮的脖子被咬破。从深度看,能否充分堵住伤口都不一定。

伊丽莎白冲向金色女孩身边。

珍妮正被伊莎贝拉抱在怀里。

此情此景,犹如童话中的场景。金色公主像睡着了一样,在骑士的怀中闭着眼。蜂蜜色的头发,华丽地在地上散开。但那发丝,大多被染成了悲惨的红色。

伊莎贝拉拼命摁住珍妮脖子上的伤,诉求着

「伊丽莎白阁下……血、血这么多!怎么办啊,啊啊,珍妮」

「……不必哭得那么伤心啊,『我的女士』。〖可爱的小脸全糟蹋啦〗」

珍妮睁开眼,伸出满是鲜血的手。她本想触摸伊莎贝拉的面庞,但又停下。大概是不希望手上的血把她的肌肤弄脏吧。于是,珍妮又轻轻把手放了回去。

但是,伊莎贝拉主动抓住珍妮的手,将她的手掌贴在自己脸上。大颗的泪珠顺着小小的手掌滑落,透明的液珠一粒一粒落到地上。

珍妮的眼睛微微张大,缓缓说道

「……你在疼爱我呢。〖哈,死而无憾啦〗」

「怎么这样……不要啊,别说那么悲伤的话。不要啊」

「……这里,是个令我怀念的地方。〖过去也好,现在也罢,都只能死在这里呢〗」

珍妮突然嘟哝起来。伊丽莎白再次扫视周围。

的确,这里不是其他地方,正是珍妮·德·蕾的故乡,是只为培养她而创造的摇篮。同时,也是炼金术师们选择成为祭品的墓场。

珍妮用她蔷薇色的双眸看了看周围。曾经被钉在十字架上的尸体已荡然无存。她又将目光放回伊莎贝拉身上,细细地呼出一口气。

「所有人都朝着死亡而活。在这里,我不过是为了将所有人杀死的提线木偶。〖『我们的拷问姬啊,实现我们的愿望吧。予我永远的梦』呢。什么叫实现愿望啊,这叫恶趣味吧!人嗝屁了还怎么做梦,又矛盾又沉重〗……他们的荣耀本身,我不否定。但是,我无法带入感情……这里,只有死亡」

「珍妮!不要说了,别说话了,伤会加重的。你……」

「然而,你……你是,那么温暖」

珍妮的眼睛轻轻眯了起来,嘴唇弯成笑的形状。

伊丽莎白想起来。珍妮讲过,那个粗暴口吻是随便抓了个强盗学来的。炼金术师们,并没有教给她表达情感的方法。

然而,珍妮此刻浑身是血,却用看着心爱之人的目光注视着伊莎贝拉。

珍妮感受着伊莎贝拉的泪水,强忍着悲伤一般嘀咕起来

「就算一部分是机械……就算被我弄成了机械,还是那么温暖」

「什么叫机械,这是你救我时给我的啊……在我眼里……在我眼里,你才更加温暖……不要,不要死。不要死啊!求你了」

伊莎贝拉把珍妮的手握得更紧,蓝色与紫色的异色双眸不断落下热泪。就像年幼的孩子,想要拼命挽留一般,伊莎贝拉紧紧抱住珍妮,把脸埋进蜂蜜色的发丝中,强忍着悲伤轻声说道

「我心爱的你」

「〖啥〗?」

珍妮发出……总觉得,有点……

傻兮兮的声音。

***

「噢、噢噢」

伊丽莎白不禁退了一步。

她有股与之前截然不同的,不同意义上的不祥预感。

珍妮以仰卧起坐的要领直起了身子,这绝非濒死之人该做的动作。

伊丽莎白感到畏惧,又退了一步。她的预感,恐怕根本没错。但是,珍妮本人眼里只有伊莎贝拉。她蔷薇色的双眸剧烈地张大,用无比严肃的口吻说道

「〖再说一次〈one more〉〗」

「呃、不,珍妮。那个,你的伤……」

「再说一次,拜托了」

「哪、哪句」

「『我……』」

「我、我心爱的你?」

嗙当,珍妮死掉了。

不,是向后倒下了。

伊莎贝拉哭着撑住珍妮。她紧紧抱着珍妮,真情哭诉

「啊,我心爱的你,振作起来吧」

听着那无比真挚的话语,伊丽莎白的眼神却像已死般冰冷。『皇帝』尽管是犬科,也露出类似的表情。此时,珍妮蓦地直起上半身。

她明明认真到可怕的地步,却又犹犹豫豫,向伊莎贝拉问道

「『我的女士』,莫非,对我。这个,那个,该不会,是不是,那个,把我当……〖恋人什么的,那种,感觉?〗」

「……什么当不当,我不就是你的恋人吗?」

珍妮死掉了。

不,怎么都好吧……伊丽莎白心中吐槽。

***

嘿咻~珍妮一声吆喝,特别轻松地直起身子。

但是,话没有接着说下去。

她嘴像鱼一样翕动着,似乎发不出声音。但是,那症状果真不算严重。珍妮又开始酷似谜样邪教舞蹈的动作,反反复复跳了几秒钟。

随后,她连珠炮似地开始了提问轰炸

「不,你平时都不是恋人的态度。又像很温柔但总是很冷淡,有时跟我还只打个招呼。〖老娘为了找人咨询,还踹破了兽人国的门啊〗!」

「这件事,余现在依旧觉得你该好好道歉」

「〖蠢丫头别起哄,给老娘闭嘴〗」

「你、你还做过那种事吗……不,虽说成为了恋人,但我想太飘飘然,改变生活态度和行为举止的话,反倒是种不真诚……让你感到不安的话,就本末倒置了呢。抱歉」

伊丽莎白挠了挠脸,低头认错。珍妮激烈地颤抖起来。喷涌而出的感情太过强烈,流露的速度似乎根本赶不上。她像立刻就要爆炸的样子,大叫起来

「我的,表、白、不是、没答应吗!」

「应该说过『谢谢,我知道了』才对。声明的话,就是这么说的!」

「就不能用更加甜蜜的话答复吗,你这不机灵的大笨蛋超可爱!」

『厉害啊,那小姑娘……就连正常说话都变成那种感觉了呢』

「『那种感觉』是什么意思啊,『皇帝』」

『话虽然是吾说的,但吾自己也不清楚』

伊丽莎白和『皇帝』开始了脱线的对话。

珍妮那态度,不晓得到底是在生气还是在害羞。具体而言,她一边鼓着脸,一边扭扭捏捏。此时,伊丽莎白发觉一件事。

珍妮脖子后侧的伤,已经完全堵住了。

银色金属填埋在肉中,是从伊莎贝拉手掌拜借来的一点点生体部件,确实地堵住了牙孔部分。与『对舞〈Waltz〉』一样,这是唯有她们才能实现的技艺。

伊丽莎白点点头,想明白了。

的确根本没有『哭的必要』。

伊莎贝拉担心珍妮的伤,似乎已经做好了某种觉悟。她本就是个一板一眼的人,就连让恋人感到不安都不愿饶恕自己。

她恭恭敬敬地执起珍妮的手。珍妮顿时僵住。伊莎贝拉将嘴唇贴在珍妮的手指上。有一幕犹如童话中的美丽场景,完成了。

接着,伊莎贝拉以发自肺腑的语调,轻声说道

「我心爱的你,你为了我失去了武器,为了救我而牺牲自己,倒在了我的怀中。那时的你就是美丽的星辰,化作照亮我的光……请不要再离开,留在我身边吧」

珍妮差点倒下去。这绝对是致死量,但她拼命承受住了。

伊丽莎白有些觉得珍妮了不起。伊莎贝拉这番行为,实在过火了些。

珍妮犹豫起来,似乎不知该如何回应。她又搞了几下邪教舞蹈般的动作,攥紧拳头,闭上眼睛。

最后,大叫出一个词。

「结婚!」

「啊,当然,就在王都举行仪式吧!」

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伊丽莎白寻思起来。

珍妮姑且确实遭遇了危险状况。

一对恋人最终得以平安生还。

然后,她们终于互诉情感。珍妮喜极而泣,伊莎贝拉轻抚珍妮雪白的后背。光看着构图,可以说非常令人感动。

但是,观众被彻彻底底抛在了一旁。

伊丽莎白僵硬地摇摇头,向『皇帝』看去,问道

「话说,这算什么?」

『吾哪知道』

用语言来描述就是……

只能说,无力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