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拷问姬

第八卷 —— 7 诸王登场 ——

作者: 绫里惠史 更新时间: 2024-04-12 18:20:48

那个房间,

果然是红色的。

棋盘上的棋子摆放,依然一片混沌。但是,简朴的桌子周边很安静。

在那里,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泡好的红茶腾着热气,盘子里还摆着几片饼干。

安宁的空间中,两人没有对话。但是,他们不时会抬起眼睛,相互颔首让彼此安心。他们的手在棋盘旁边紧紧牵在一起。

但是,平静的时光突然宣告结束。

同时,这也是幕间的结束。

突然,棋盘晃动起来。

它发出卡嗒卡嗒的声音,开始震动,就像大地在咆哮。

濑名棹人探出了身子。盘面上能看出剧烈变化的征兆。

伴随着,某人的出现了。

棹人吃惊地睁大了双眼。

然后,他低沉地说道

「————————要来了」

***

「各位高贵之人,对诸位再次集结致以感谢——好了,先落座吧!」

巨大圆桌前,响起嘹亮的声音。

地点再一次转移到世界树地下的会议室中。

这在伊丽莎白受第一皇太子邀请,已过去几天。

瓦列夫卡·乌拉·赫斯特拉胸有成竹地召集了三种族代表。但各位显贵在领地都有各自的苦处。

虐杀与叛乱也没有结束,用于处理的时间又被夺走,因此集中在瓦列夫卡身上的目光十分冰冷。但是,黑豹头的美男子将手贴在胸前,温文尔雅地以礼回应。

众权贵露出诧异的神情。

慢说人类和亚人族,就连第四位以下的兽人皇族都没能掌握现状。

另一方面,他们脸上的表情不尽相同——但都显露出某种理解。

『出现了某种变化』『这言行,不像既非『霸王』又非『贤狼』的人』『但是,不像是没根据的自信』『自信大部分依托于力量』『是金钱或武力的支撑吗』『又或者』

『丧心病狂,失去理智了』『他决心去做某件事,得到了某种东西』

(大致上,众人都在想着那种事)

伊丽莎白环望众位代表,点点头。聚集于此的,都是支撑这个世界的中流砥柱,自然不会那么迟钝。

伊丽莎白莫名地感到他与濑名棹人有相似之处。

瓦列夫卡夸张地摊开一只手,中指之上的蓝色指环反射着光辉。

「着急百忙之中的诸位不为别的——很抱歉,只为事后宣告」

空气中忽然出现危险的扰动。

甚至有人拍案而起。这是轻率的反应。不过,这大概是心乱的影响。没人能有『好心情』。麦克劳斯的一名近臣向王国骑士偷偷说了什么。瞬间,年轻的王率先站了起来,大概是为了封锁身边人擅自行动。

周围沉默下去。

麦克劳斯无所畏惧地面对瓦列夫卡。

「还请详细说来。既然选择召集我等进行宣布,一定有这么做的意义,不然就不像话了。到底怎样呢,瓦列夫卡·乌拉·赫斯特拉阁下?」

「说的没错,麦克劳斯·费连纳王。因此我就把该讲的讲讲吧」

两位要人隔着纯白的圆桌,四目相交。

伊丽莎白眼睛眯了起来,回味『末日』化解后读过的记录。

在圆桌上,『霸王』伐历锡萨曾和『狂王』濑名棹人上演了一场刀光剑影。

现在,站在前面的瓦列夫卡正在效仿自己的姐姐。没错,他的一言一行终归只是在模仿。姐姐尚在时,瓦列夫卡未能崭露头角。他早已知道自己器量不足。正因如此,瓦列夫卡也理解装模作样的必要性。

这是为了推动进展,而且是剧烈的。

第一皇太子,必须是接替两名公主的存在。

(听说他尊敬『霸王』和『贤狼』……尤其对第一公主怀着深深的憧憬)

更荒唐的是,第一皇太子一心『喜欢』『霸王』和『贤狼』。

在伊丽莎白滞留的时间里,瓦列夫卡曾讲

『年轻时,我曾拜托伐历锡萨皇姐指教剑术,让比亚迪帮我治疗。这是因为,此事不能让部下们知道。因为皇族间私斗曾发生过伪装成意外的谋杀,因此即便宣称训练也被禁止。皇姐怀着对过去背弃荣耀的愚行以及陈腐规定的愤怒,把我打得体无完肤。她说我不变强便配不上皇族之名,是给皇族抹黑……然后,我又被比亚迪的温柔与关爱所安慰。那段时光令我很不甘心,却无比快乐!』

(……被眼睛那么闪耀地盯着,『别拿那种事当动机』这种话,说不出口呢)

伊丽莎白心想,归根究底,混血种反叛的理由也是一样。

基于极为单纯而又沉重的事实。

『希望能活下去的人,被杀死了』

复仇的大旗,总是这样被高举而起。

瓦列夫卡的白狼毛皮飞扬起来,夸张地开始宣告。

「人心惶惶,大地动乱。对方紧盯消耗战,『异世界拷问姬』的成长程度也不清楚。难保他们没有『另外的手段』。不久,反叛军会看准我们的混乱,大举行动吧——既然如此,我们必须分秒必争,先发制人。呈地图!」

瓦列夫卡高声号令。在伊丽莎白身旁,维拉德苦笑起来

「哎呀呀……还真懂差使人来『造势』呢」

维拉德表示无奈,打了个响指。在圆桌前,苍蓝花瓣与漆黑之暗卷起漩涡,在空中绘制出巨大的地图。地图上方,沙漠的一角标注着红色印记。

瓦列夫卡重重一拳打了上去。

「他们的潜伏地点已经判明!就在此处!」

被打穿的地图随即粉碎四散,化做大量花瓣飞舞在整个会议室中。

苍蓝色的风暴中,权贵们一片躁动。

伊丽莎白眼睛眯了起来。演出效果十分华丽,可以说做过头了。但是,仅看了一眼的位置情报,想必已深深烙印在所有人的脑海中。维拉德的红色刻印拥有这份效力。

混乱尚未平息,黑豹头兽人便坚定有力地说道

「另外,已确认到刘易斯、爱丽丝二人,以及多只『恶魔之子的孩子』。混血种的大本营,已经证实就在此处——因此,我等此刻若不出击更待何时!」

现场陡然鸦雀无声。

下一刻,如同炸弹爆炸般掀起轩然大波。

这是正常反应。自作主张发起进攻,根本不在讨论之列。

有人谴责擅自行事,有人冷静地指出风险,有人冷嘲热讽——所有声音串起来,就像飞虫嗡嗡响。大家都如同蜂巢中的蜜蜂,忙不迭地不断发出声音。

在『窗户另一头』,伊丽莎白注视着这场躁动。瓦列夫卡行事『粗暴』,但她并不反对那么做。

(终结,总来得犹如流星划过)

正是有速度与热量,才能把一切撞飞。如若不然,灾难将会降临。

灾难要来啦,降临在大地上生活的人们头上。

为了抗争……

「答案,已经只剩一个——那就是拿起剑,哪怕这多么愚蠢」

***

现在,伊丽莎白和维拉德不在世界树内部。

他们正在亚人之国,偷偷藏在『砂之女王』的神殿内,透过将瓦列夫卡那蓝色指环的『视界』所化作的『窗』观察情况。

两人之所以在这里,是为重新确认调查结果并待命。

『砂之女王』遗骸的调查已经结束。

调查期间,时刻伴随着撞见人类军队的风险。但是,神殿内还十分安静。

恐怕这因为麦克劳斯·费连纳的决策。他隐瞒了伊莎贝拉获得的情报。从善意的角度看,应该是出于伊丽莎白能够不受权力约束而委任调查。但反过来,也可以理解为他担心这则情报本身是个陷阱。

阿奎那之妻被留在本国这件事,本身就不自然。尽管有调查的必要,但很可能是危险的陷阱,只能让『拷问姬』来趟。但是,不论王真意如何,伊丽莎白都无所谓。

要做的事,到底都一样。

结果,经过调查有了新的发现。

而这结果,十分不敬、亵渎。

在『砂之女王』闭合的口腔内,舌头上刻着传送阵。

通常,在『砂之女王』的石室内无法向外传送,但口腔内在禁咒处理的范围之外。另外,若没有得到前提情报,那种地方也不可能发现。谁又会想到,拉拢部分亚人族的人竟然在『砂之女王』的口腔内做手脚呢。

这样的暴行,就好比让『守墓人』抛弃信仰,让『肉老板』忘掉『圣女』。

所谓的背叛全世界,就是这么一回事。

不过,这里有一个疑问。

即便把遗骸摆在莎缇丝巴丽娜,她恐怕还是不知道其中意义。关于这一点,可以推测她会提供某种情报,来让其他纯血民去注意『砂之女王』的嘴部。但事实上,其他纯血民却未发觉那件事关系到背叛,讯问时只字未提。

就算万一有人听到过,恐怕还是弄不清什么意思。

(又不是玩文字游戏……而且,跟亚人族走得越近的人就越难发觉)

伊丽莎白分析了传送阵,确定了传送坐标。但是,她并没有启动。

一旦输送魔力,一下就会被逆探知。放出是磨合通讯装置,同样风险很大。但是,她身边正好有张化不可能为可能的手牌。

那就是十四恶魔的顶点,『皇帝』。

『皇帝』的话,很难被人发现。之后就看『皇帝』的心情了。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轻易地接受了请求。『皇帝』十分随性,大概是厌倦了漫长的销声匿迹。

最终,目标地点得到确认。

发现了纯血民的聚落,在那里有大量混血种,还有爱丽丝与刘易斯的身影。

既然如此,接下来就简单了。

只待命运的选择。

***

是否要进攻。

何时进攻。

三种族能协调好各军吗?亚人族会出兵吗?

谁来担任总指挥?

瓦列夫卡刚才的宣言十分唐突,但并非不假思索的行动。

这是因为,水面之下已经堆积了种种问题。

尤其人类是头痛之源。『拷问姬』脱离后,他们人心不一,各怀鬼胎,暗流涌动。可想而知,拖得越久,以功利心和风险性衡量问题的倾向肯定愈演愈烈。到了那一步,连兽人也将被迫陪着人类浪费时间。

瓦列夫卡此番行动还有另一个理由。

那就是与比亚迪的遗言……与临终的诅咒相关联的东西。

『伐历锡萨·乌拉·赫斯特拉斯,还有我,乃是『森之三王』大人挑选的宝物。我等『皇族』乃『森之三王』大人的特殊棋子,国家的至宝,子民的奴隶』

『既然如此,对毁坏财宝之人所该施与的惩罚,唯有死罪』

『谁都不会饶恕,永远不会饶恕————因此,你们要死在这里』

『贤狼』在临死之际对刘易斯和爱丽丝这样喊过。

早已得到公认,『霸王』与『贤狼』在皇族中也是特别的人材。而他们被混血种夺走了。亚人族身为相交甚久的友邦,竟恬不知耻地与罪人为伍。

后面就是个简单的算式。

起初就不会道歉,连赎罪的机会也彻底丧失。条件就是这些。那么,答案就唯一确定了吧。将怨恨与憎恨相乘,不妨抛开碍事的伦理观。

让前者向后者复仇,故事就会平安谢幕。

(若就跟曾经的混血种一样,这正是兽人的共识的话……)

就连不愿行动之人,也会行动。

现在,『窗』的那头一片混乱,连兽人中也不少人主张谨慎。这也没错,不确定要素过多,便拿不准正确答案。

骚乱完全没有平息的迹象。维拉德睥睨着一切,呢喃道

「来吧——喜剧的舞台上,主角级登场」

「我们有胜算!听吧,允许诸位见证!」

瓦列夫卡的声音,被震耳欲聋的咆哮声盖过。

但音波一下子超出了人类的可感音域。

但是,会议室剧烈晃动起来。声音消失,但晃动伴随着倾轧一直持续,反倒令人恐怖。护卫与士兵以为是敌人来袭,纷纷庇护各自的主人。但是,他们察觉到了异常。

刚才那声音,是野兽声音。

而正在摇晃的,是这棵世界树本身。

伊丽莎白眨了眨血红的双眼,呢喃起来

「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看到这一幕呢」

「怎么会……怎么会,这!是真的吗?」

麦克劳斯发出惊呼。他十分聪明,但言语中透出原有的稚嫩。有几个人可能迟疑了一番后才最终发觉,不敢相信地屏住了呼吸。

现场所有的目光向黑豹头汇集。瓦列夫卡点点头。他正是为此数度喊破喉咙,哭干泪水,豁出性命。

瓦列夫卡展开白狼毛皮,如同一名神官,郑重地宣告道

「日前,终于取得同意——『森之三王』大人参战了」

杀害卓越的皇族,背叛友邦的结局……

传说中的存在,『森之三王』抬起了他们的泰山之躯。